林辰轉過身來,手中拿著一條毛巾,遮掩了腰下。

看著低著腦袋,面色通紅的依雲,他笑了笑,徑直走到那隻水桶跟前,而後坐進了進去。

說是一隻水桶,其實它的個頭頗大,足以當成一個澡盆。

「真舒服!」

沐浴在熱水中,被淬體丹的藥力折磨一個晚上的林辰,倍感舒泰。

他將那條毛巾平攤在水上,故作疑惑地問道:「你就那麼站著伺候本大人洗澡嗎?」

依雲這才回過神來,輕輕咬了咬牙,走到林辰的後背,一雙手伸出,卻不住地抖動著。

此時此刻,她不禁在想,為了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這麼委屈自己是不是值得。

「值得!」

她迅速權衡一番,認為自己的計劃沒有問題。

而且,眼下她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她覺得林辰的出現對自己而言是天賜良機,不可錯過。

當她的雙手放在林辰的肩膀上的時候,已經不再抖動。

她抓住了那條毛巾,開始為林辰擦洗身體,動作很自然,很輕柔。

林辰確實只為試探依雲,他總覺得這個小姑娘很不對勁,具體什麼地方有問題,他又搞不清楚。

他直覺,她之所以跟著自己,就算沒有不良企圖,也肯定是有所圖的。

這個有所圖,不是指她想要跟著他過上好日子。

此番重生於異世界,他多少有種遊戲人生的態度,只想盡量讓自己舒坦一些,不想委屈自己。

試探不出什麼,享受一番也是好的。

這裡有這裡的規則,臉厚心黑的他,不會拿前世地球上的規矩來約束自己。

給林辰洗了肩背、胸膛與雙臂,心事重重的依雲輕聲說道:「領主大人,洗澡水有些污濁,我給您換一桶去。」

「嗯。」

得到林辰的應允,依雲快步走出了廂房。

即便有著不低的心境修為,出了房間之後,她還是忍不住長吁一口悶氣,心臟咚咚跳個不停。

她發現,自己的雙手又開始微微地抖了起來。

總裁的小小點心 一邊走向廚房,她一邊在心中思量道:「如果一會兒他讓我給他洗下半身,我該怎麼辦?」

讓她心安的是,她多慮了——

當她又拎著一隻裝滿熱水的水桶進入那間廂房,只站了片刻,林辰便讓她退下了。

沒多久,林辰將兩隻水桶都拎了出來,將其中的污水隨意地傾倒在院中。

他沒有再穿那件麻布長衫,換上了一件乾淨的白色長衫。

這件白色長衫,自然是任家人留下的,林辰穿在身上略顯寬鬆。

吃早餐的時候,已經穩定境界的屠青發出詢問,想知道林辰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林辰漫不經心地回道:「昨晚一直在修鍊,沒有想這個問題。」

不是敷衍,更不是隱瞞,他確實沒有想好下一步的計劃。

「蛇山鎮領主是白石鎮領主的堂弟,一定會來報仇的。」

乾坤劍神 「我知道。」

「我們如此輕易就覆滅了白石鎮的任家,蛇山鎮領主若是來報仇,一定會準備充分,甚至請動四象境高手。」

林辰看了看屠青,沒有說話,繼續吃飯。

「屠青,正吃飯呢,少說兩句。」

屠猛以為林辰不悅,沖屠青使了個眼色。

屠青卻沒有理會屠猛的好意,接著說道:「領主大人,蛇山鎮應當沒有四象境高手,一旦對方真有四象境高手出現了,證明望雲城也要對我們不利……」

「唉!」

林辰的嘆息打斷了屠青的話。

作為一位穿越者,帶著一個所謂的最強領主升級系統,他本該有不可能過上太平日子的覺悟,可是真等到麻煩不斷出現,他又不免有些煩惱。

用腳丫子都能想到,即便解決了蛇山鎮乃至望雲城的威脅,後面肯定還有更多更大的麻煩接踵而至。

刺激確實是很刺激,就是太累了,還有種被人拿著鞭子抽打、被趕著走的感覺。 吃過早飯,林辰又回到了廂房裡,躺在那張溫軟的大床上,呼出了系統界面。

他在昨晚晉級到了開脈境一階,那粒淬體丹也讓他的身體變得強悍了許多。

這次功力修為的提升,讓他獲得了15000點系統經驗值,如今他的系統經驗值顯示的是72510點。

這些經驗值對於眼下的他來說,還是有不小用處的。

不過,在利用這些經驗值之前,他要先用了那張中級幸運抽獎卡。

利用中級幸運抽獎卡抽中心儀獎品的概率是15%,還有一次重置獎品清單的機會。

有重置獎品清單的機會,林辰肯定會用的,這種心理很正常,因為覺得有能出現更令人心動的獎品。

他最終將一件名為「百萬經驗卡」的獎品點了一下,視為心儀獎品,而後點擊「開始抽獎」。

顧名思義,百萬經驗卡是一種能讓宿主直接獲得一百萬經驗值的卡片。

相比於那些法寶丹藥或是功法技法,大量的經驗值對於如今修為尚弱的林辰更加有用。

然而可惜的是,他的運氣不算好,這次抽獎最終抽到的獎品仍舊不是他心儀之物。

他抽到的獎品是一件名為「風影符」的中品靈符,只需往其中灌注一絲真氣,便能將之催動。

被催動的風影符,會化為一股疾風,包裹住將它催動的修士,可以藉此逃脫,也可以憑藉短時間內的速度暴漲來殺敵。

唯一不好的是,這種靈符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用過就沒有了。

「這靈符也不錯,可以保命,也可以用於出其不意的殺敵!」

林辰沒有得到那張百萬經驗卡,倒也不是很失望,抽獎清單里的每一件獎品其實都不平凡。

風影符自動被收進了系統倉庫,他只是稍微看了看介紹,然後將注意力轉移。

「72510點經驗值,似乎也能幹不少事情。」

林辰再次研究起來。

系統里的頁面不多,但涉及的事物太多,不是幾天時間就能完全掌握的。

給屠猛升級?

不行!

三萬點經驗值才能兌換到一張領衛升級卡,從心府境八階到九階還需要額外扣除十萬點經驗值,就算林辰願意,他的經驗值也不夠。

況且,心府境八階與九階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很大。

再兌換一張心府境高階的領衛召喚卡?

經驗值是足夠的,但是似乎作用也不大,畢竟他眼下需要應對的是可能到來的四象境強敵。

值得一提的是,系統並未判定蛇山鎮領主或是望雲城的某人對他存有敵意或殺意,他不能讓自己的系統領衛主動出擊。

他只能等著對方殺來。

對方何時殺來,他也猜不準,但肯定不會等太久。

是不是會來四象境高手,來幾位,這些同樣是未知情況。

經過一番研究與權衡后,他選擇了一套陣旗。

這套陣旗共有四面旗幡,將它們分別布置於四個方向,遇到危險時將它們催動,便能瞬間形成一座封禁陣法。

若是強敵置身於那座封禁陣法之中,就會受到極大限制,發揮不出自身戰力,甚至無法動彈。

這套陣旗讓林辰付出了六萬五千經驗值,等兌換完成,他才發現一個頗為尷尬的問題——

四面旗幡必須同時催動,當然需要有四個人同時出手才行。

如今,己方倒是有四個人,但依雲並無修鍊經歷,她自然催動不了陣旗的旗幡。

「去鎮里找個修鍊有成的人來充數?」

林辰搖頭,打消了這個念頭。

面對強敵,必須用自己完全能信任的人才行。

如果隨便從鎮里拉一個人過來,萬一那人與任家有不錯的關係,在對敵之際忽然反水,麻煩可就真的大了。

系統忽然出聲道:「解決這個問題太簡單了,花點經驗值,兌換一位開脈境領衛不就行了?」

「對呀!」

林辰對著自己的腦門拍了一巴掌,一副茅塞頓開的樣子。

開脈境的領衛召喚卡只需要三千點經驗值,此時他還剩下7510點經驗值。

時至今日,他已然清楚,幾千、幾萬點經驗值根本不算什麼,浪費了也無所謂。

稍作沉吟,他直接兌換了兩張開脈境的領衛召喚卡,如此一來,他自己也不必去催動旗幡了。

不過,他的系統經驗值只剩下了1510點。

直接激活了剛剛兌換的領衛召喚卡,床頭隨即出現了兩名同樣貌似青年的男子。

他們都是身披鐵甲,手持長刀,而且相貌也頗為相似。

林辰雖然見識很一般,卻也能一眼看出,這兩名領衛的戰甲與戰刀在品質方面遠不如屠青與屠猛的。

「屬下施傑,見過領主大人!」

「屬下施雄,見過領主大人!」

二人不約而同地恭敬施禮。

「嗯。」

林辰點了點頭,而後親自出去,將屠青與屠猛喚到這間廂房裡。

再之後,他取出了那套陣旗,分別將四面旗幡交給自己的四名領衛,吩咐他們從現在開始,在這片大宅院的四個角落進行戒備,遇到強敵入侵,便直接催動旗幡。

四人得令而去,林辰這才安心許多,重新躺到那張溫軟的大床上。

許是這兩天疲倦了,許是不再擔憂,他躺了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依雲一直在自己挑選的房間里,並未發現院中多了兩個人。

她安靜地坐在一張梳妝台前,獃獃地看著銅鏡中的自己。

按說以她的心境與見識,不該會有發獃的情況出現,可是此時她確實在發獃。

她的心境與見識,幾乎與男人沒有半點關係。

林辰光著身子修鍊以及她幫林辰洗澡的畫面,總是浮現在腦海里,令她心緒有點繁亂。

一頓早飯的時間,沒能讓她的心情恢復正常。

她此時又想到了一個問題——

如果林辰以後有更越軌的舉動,自己該如何處置呢?

依照搖光大陸的規矩,林辰是領主,她是他的婢女,他怎麼對待她都不算過分。

這些問題,是她之前沒有想到的。

她本以為林辰應該不會胡來,可今早發生的事情讓她的這個想法動搖了。

她盯著鏡子里的自己,是為了看看自己是不是對一個年齡不大的男人有著很強的吸引力。

真正細看過後,她才恍然發現,自己如今已經長成了大姑娘,而且長得似乎頗為美麗。

緊跟著,她又想到在來白石鎮的路上發生的事情,想到那些護送牛車的男人對自己動了邪念。 一覺醒來,已是入夜時分。

這片原本屬於任家的宅院靜悄悄,整個白石鎮都很平靜。

晚飯,只有林辰與依雲吃了,此處的四位領衛盡忠職守,一直在宅院的四角認真戒備著。

剛剛過去的一個白天,沒有白石鎮的鎮民過來,這證明大家心存顧慮,不敢過早地向新來的領主獻殷勤。

或者說,他們不認為新來的領主能夠擋得住隨時可能到來的危險。

沒人來打擾,林辰樂得清靜。

吃過晚飯,他回到自己的廂房裡,盤膝坐於那張溫軟大床上,漸漸進入了修鍊狀態。

他剛剛晉級開脈境一階,需要穩定並熟悉自身的新境界。

由於這副身體已經完成過一次開脈境的修鍊,又兼以陰陽洗脈丹重塑過天、地武脈,他只要稍微努力一些,在開脈境不會停留太久。

開脈境的修鍊,其實就是不斷以真氣打通天、地兩條武脈,使功力能夠順暢在體內流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