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微見萬雲海半時辰沒說話,深知他心裏不好受,可林微心裏也不好受,林微對萬雲海一直都稱呼:“海哥”。雖然,小小少年,沒有那種男女私情,可地久天長地在一起成長,這份情感天真無暇。

晚上,21:00點多鐘萬雲海與林微回到了家,萬雲海向爸、媽回報了一聲:“爸、媽我回家了。”

“回來了,就到廚房洗臉、洗腳回房間睡覺。”王雪梅向海兒回覆了一聲。

萬雲海與林微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難捨離別情緒,各自懷着傷感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萬雲海沒有一點睡意,從書桌抽屜裏拿出萬仁和送給自己的精緻小紅木盒,小紅木盒上寫了這麼幾個字:“銘記父言,天天向上”。萬雲海小心地打開紅木盒,把一封爸爸的遺書展開,映入萬雲海的眼簾:海兒:你好!

爸爸實在對不起你,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哺育你成長,當你看到我寫給你的遺書時,我已不在人世,到天國去了,所以在走之前,將對你想說的話全寫了下來。

爸爸出生在一個地主家庭,是不能選擇的,在我們這個大家庭裏,所有的親人都很勤勞、善良、正直。

你的公公、婆婆,大伯,大媽,叔叔,或者太公、太婆前輩的前輩,靠聰明才智、勤勞、勤儉、善良發家致富,而不是靠剝削、壓迫鄉親成了大地主。

我不後悔生長在這個大家庭裏,我們的家庭成份不是“什麼黑鍋”?不要覺得低人一等,活得要有尊嚴,也不是媒體宣傳的那樣,地主、資本家都是壞分子,這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所必須的政治宣傳,也是階級團體的信仰,我所闡述的家庭問題,就是教你要愛我們這個大家庭所有的親人,血濃於水的親情。

今年下半年,你就要上學了,我不在人世,爸爸不在你身邊,不管時局怎樣動亂,一定要勤奮學習,直到考上大學,受高等教育,做個有知識,有道德的萬氏家人,將來學有所成,光宗耀祖,成爲國家棟梁。

當然,在漫長的人生成長路上,必定有很多坎坷,很多困惑,要堅定信念,正人正己,不怕困難,向前看。

當遇到困難時,一定要請求萬仁和叔叔的幫助,他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人,他善良,正值,是爸爸從小到大一生難得的知己。

他身懷武功,要誠懇地拜他爲師,增強體質,聽他的話,他會照顧你的。

在家裏,要好好聽媽媽話,你媽媽身體不太好,要學做點家務事,要自立,消除依賴思想,一生要記住一個“勤”字,不論學什麼?做什麼?都離不開一個“勤”字,它是走向成功的良師,也是品德的修行。

長大後,一定要有德性、善良,爲人正直,要孝順媽媽,遇事要多與媽媽商量,多與萬仁和叔叔商量,纔有長進,才能成正果。

如果想爸爸的時候,就到爸爸墳上,看看我,說上幾句心裏話,要慢慢地說給爸爸聽,如果晚上夢見爸爸,說明爸爸回家來看你了,不要害怕,爸爸在天國會保佑你的……

你的父親:友寬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四日

萬雲海看完爸爸的遺言信,眼眶內淚水涌出,爸爸離別時的情景又浮現在眼前,控制不住的傷感,發出哭泣的聲音:“唔……唔……唔。”哭泣聲驚醒了媽媽和萬仁和。

林微的爸爸、媽媽也被哭泣聲驚醒,都走進了萬雲海的房間,萬仁和看見雲海手裏拿的萬友寬遺書時,一切都明白了,是這封遺言信,引發海兒的傷感,萬仁和摟住海兒說:“孩子,別哭,要記住你爸爸的話,你是個好孩子。”

萬雲海的媽媽王雪梅看到此情景,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淚,走近海兒身邊,用手拍下海兒肩膀,說:“好海兒,別哭了,噪醒了林伯伯一家人。”

林微的爸爸林錫文看到雲海手中一封萬友寬工程師的遺言信,明白了雲海哭泣的原因,就安慰起雲海:“孩子,你爸可不許你這樣哭泣,男子漢是不流淚的,記住你爸的話,男子漢當自強,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長大做個好棟樑。”

雲海看到林伯伯一家人進來了,趕緊用毛巾擦了一把眼淚,對林伯伯說:“林伯伯,真對不起你,驚醒了你們,我不哭了。”

“孩子,哭吧,哭出來,心裏舒暢,別聽他們的。”

林微的媽媽江玉玲,意見不一致地說了一聲,林微的媽媽江玉玲很喜歡雲海這孩子,又懂事,又很有禮貌,走上前去,彎下腰,看了一眼雲海,說:“好孩子,是不是想爸爸了。”

“嗯”,雲海點點頭回答。

萬仁和摟着雲海說:“海兒,今晚爸爸陪你一起睡。”轉身又對林微的爸爸林錫文說:“林主任,對不起,吵醒你一家人啦,你們都回房睡覺吧。”

“仁和兄弟,說那去了,雲海想爸爸了,心情不好,哭下也好,心情會好過一點,吵什麼?你今晚陪海兒睡也好,我們大家都回房吧,雲海,明天見!。”林微的爸爸說完,與林微的媽媽江玉玲、女兒林微、林虹正回各自的房間。

“林伯伯、江阿姨你們晚安!”雲海很有禮貌道歉地說了一聲。

林微心裏很清楚,海哥哭泣的原由,是因爲要離別,而引發傷感,他是一個重情重義的男子漢,林微回到房間,心裏也不好受。

時光流逝的真快,林微家就搬走了一年,林微轉學分別了一年,又到了秋天。

這一年裏,萬雲海時常在夢中想起林微妹妹一家人,特別是對林微的思念。

中秋節的前一天,上午,萬雲海代表南江市柴油機廠“子弟中學”參加南江市中學生作文大賽,題目是——落葉的思緒,各學校的選手都彙集在南江市第二中學參賽,林微代表南江市第二中學也來參賽,林微看見萬雲海坐在比賽教室中,向萬雲海做了個鬼臉,萬雲海見到了林微,心裏特別高興,寫作的靈感操縱手中的筆,揮筆沙沙寫下:

落葉的思緒

又是落葉紛紛的時節,秋天的天空,大地總鋪陳一種氛圍,爲一切情節安排回味無窮的背景。秋天的樹葉飄落滿地,藍色的天空出奇的高,讓人的目光也能永遠地往天邊滑去。

想起了你,我的朋友,你此刻呢?是不是一切秋天都充斥着離愁別緒?是不是每個秋天都註定會有失落的感受?你不會憂愁,離別算什麼呢?“人生如浮萍”嘛!你不會失落,縱然你也一定會懷念你十幾裏外的朋友,哦,我可愛的“小微”。

去年秋季,我們正準備話別,正爲準備話別的最精美的措詞而不亦樂乎。哦,“小微”,沒想到今天秋季,我卻耐不住孤獨,而獨自回憶起來了。儘管你警告過我:你走時我不能流淚,你走後我不能因回憶而抑鬱。不過我忍不住留戀我們共同度過的美好日子和去年離別的傷感季節。

“小微”本來我們勾指下盟,要一同唸書到高中畢業,可你卻半途“變卦”,隨你父親調動轉學,記得當時,我懊喪、傷心的樣子嗎?你倒挺會僞裝,唱起歌來,但你的嘴角分明流露無可奈何代替了平常的活潑生動。看我不言不語,你用手搭在我的肩上,向前走去。落葉在腳下“沙沙”作響,我覺得那是葉脈脆裂的聲音,你卻在我耳畔哼起“讓我們蕩起雙漿”的調子,歌聲在我心中緩緩滑過,在落葉上緩緩飄走,我不出聲,心裏卻想但願你將這曲子永遠記住。你試圖把我拉上沒有落葉的小徑,而我卻笑笑說:“不要回避這秋天的美麗,不要躲開心靈的憂傷。”你握緊我的手,說:“秋天並不總是失望,生活的碎片總有相依入土的時光,凋落並不能代表死亡,甚至也不全是失敗。”你又說:“放心吧,我們永遠是最好的朋友。我走了,你的歡樂還會重新長出來。”我笑了,你跳躍的思維我聽得懂,有了你,秋天的落葉,秋天大樹的心緒我都讀懂了,於是,我也說:“小微,不論你我在何方?相隔千萬裏,心裏總會想到你,就是快樂!”你笑了,笑得是那樣甜,那樣美。

離別後的日子過得真快,轉眼又到了葉落紛紛的時節,回想這一年來,我由起初午餐時寂寞無聊,到現在也能拍着飯盒到別人桌上去“侃”了;由起初回家時形影相弔,只有晚風做伴,到現在卻也能一邊向西沉的太陽飛馳,一邊唱“讓我們蕩起雙漿”的歌了。可是,“小微”我依然惦記着你,只此刻的我已經不再悲觀失望。像你希望的那

樣,我把我的生活塗抹的很美麗。秋天來了,我說本該回憶,當然不該抑鬱。自然中沒有落葉,那麼便少了一種瀟灑的動感,生命中沒有爲感情而悲或喜,那麼便沒有深沉的韻味。秋天的葉子飄的漫天滿地皆是,秋深了,天邊的一方湛藍中仍有你活潑潑的身影。

我獨自走在落葉上,記得誰曾說過,“秋天的葉子是一種閱讀”,我邊走邊讀,邊讀邊走……

南江市柴油機廠“子弟中學”

萬雲海

1973年9月10日

萬雲海寫完比賽作文,正收拾書包,林微叫參賽同學傳過來了一張紙條,紙條上寫着:“寫完作文,在教室外等我。”

林微

9月10日上午

萬雲海在教室外等了10多分鐘,林微走出教室,親切地喊了一聲“海哥,很高興見到你。”

“是嗎?我也一樣,見到你真高興,有一年沒見面,真有點想念你,今天的作文比賽,我把你也扯進去了。”萬雲海說的是心裏話,毫不掩飾自己。

“呵,把我描寫成什麼樣子?寫歪了,到時,我可要找你算賬。”林微興奮地故意這樣說一聲。

“行,到時比賽結果出來,一定給你看,你高興還來不贏,把你寫神了,你寫的作文肯定獲獎,到時也要給我看。”萬雲海說着哈哈…笑了起來。

林微接着說:“我寫得不怎麼樣,不能跟你比,你今天下午有課嗎?如果沒有課,中午就到我家吃飯,下午,我沒有課,一年沒見面,我們說說話。”林微說完斜視了一下萬雲海,等他的反應。

萬雲海想了想,很樂意地接受林微的邀請,很高興地回答:“下午,老師政治學習,我也沒課,在家自由活動,到你家吃午飯,行,走吧,我想看江阿姨和林伯伯,還有林虹姐姐。”

倆人邊走邊說話,不知不覺走了二十多分鐘,就到了林微家門口,林微家住在省**大院廳局級青磚四層樓房,林微家住在一樓,有一個院子,林微打開院子門,院子裏種了好多花色品種的花,花的芳香撲面飄過來,有好幾棵石榴樹,都開滿了小五星紅花,結了石榴,還有幾棵柑桔樹,樹枝上掛滿了桔紅色的柑桔,這院子有300多平方米,院子中間有一條10多米長的小道,直通房間涼臺。

“哇,好漂亮,林微,你家院子真是《西遊記》中的天庭花園。”萬雲海觸景感嘆地說一聲。

林微深有同感地說“這幾棵果樹,是一位搬走的老幹部栽下的,這叫做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嘛。”看完院子的景色,倆人走過了客廳,林微拉着萬雲海到各房間看看,看下住房結構,邊看邊說:“我爸、媽住右面朝南房間,姐住對面朝北房間,我住姐隔壁房間,走廊西邊是衛生間,廚房,飯廳。”

正說着,林微的媽媽下班回家吃飯,看到萬雲海來,高興地輕拍了一下雲海的背,“小云海,貴客,你真難得,來我家,長高了,胖了一點,成了一個小帥哥,現在是吃飯時間,一起到飯廳去吃飯吧。”林微的媽媽熱情地拉着小云海的手,向飯廳走去。

林微的爸爸也回家吃午飯,他就在省**大院工作,見雲海來,熱情地說:“呵!小云海,真是稀客,稀客,看到你很高興,長高了,長成帥小夥子,你叔叔、媽媽他們身體都還好嗎?回家請你代我向他們問好!”林微的爸爸仔細地看看雲海

“謝謝林伯伯、江阿姨的問候!我一定把你們的問候帶回家。”萬雲海憨厚地笑着說了一句。

林微家請了個做家務事的吳大媽,五十歲左右,因家裏生活困難,出來當保姆,做事麻厲,在林微家做事很開心,林伯伯與江阿姨也是非常隨和的人,林微和林虹都稱呼她大媽,吳大媽把飯菜已燒好,大家都圍上了桌,在飯桌上,林微的媽媽一個勁地給萬雲海夾菜,“雲海,多吃點,你正是長身體的時期,在江阿姨家可不要客氣。”林微媽媽親切地招待。

萬雲海被江阿姨的熱情,不知所措,忙說:“江阿姨,你不要給我夾菜了,碗裏滿滿的,這麼多好菜,都給了我了。”

江阿姨愛惜地說:“你是我家的稀客,難得來我家,幾年不見,孩子,別客氣,吃吧。”

萬雲海推卸地說:“江阿姨,別忙了,我自己會夾菜,你還要趕時間上班,林虹姐姐、林微妹妹碗裏還沒有菜,我不能太自私。”萬雲海拿碗站起來,躲避江阿姨的熱情夾菜。

林微見萬雲海有點不自然,命令似的,“海哥,我媽給你夾菜,你就吃,別客氣,你難得來我家一次,請坐下。”

“我說就是嗎?雲海弟弟,你還這麼客氣什麼?又不是外人,吃吧。”林虹姐說了一句,林微的姐姐林虹在南江市第二中學讀高二,今天在家,見到萬雲海也很親切,把他當小弟看待。

“好了,好了,別忙乎啦,雲海自己會夾菜,雲海你也別客氣,把這當成自己的家,隨便一點。”林伯伯親切地說了一聲,接着又問:“林微、雲海你倆今天怎麼碰到一起?你們下午上課嗎?”

“林伯伯,我和林微今天上午參加南江市中學生作文比賽,下午沒有課,老師政治學習。”萬雲海回答了林伯伯的問話。

“好,祝你倆比賽取得好成績!你們下午,就玩一會兒,或者,到人民公園去走走說說話,公園不遠,裏面景觀很漂亮,就在我家後面,難得今天在一起。”

林伯伯親切的話語,萬雲海感到無比親近,心想,林伯伯官當的這麼大,高級幹部,可一點架子也沒有。萬雲海忙迴應一句:“謝謝林伯伯的祝賀!林伯伯,好成績要看結果,參賽的同學都是高手,我心裏沒底。”萬雲海誠實的話語,逗得林伯伯一家人笑開了心,增添了許多歡樂。

林微與萬雲海吃完飯,邀請萬雲海到人民公園玩,“下午,我們到公園去玩,走走看看,說說話。”

“行”,萬雲海應邀,轉身向林伯伯、江阿姨禮貌地打聲招呼:“林伯伯、江阿姨、林虹姐姐,我和林微到人民公園玩。”

“去吧,別太晚回家。”江阿姨和藹回一聲,看着他兩人走出院子大門。

吳大媽與江阿姨收拾碗筷,吳大媽好奇地問:“**,這男孩長得很清秀,是誰家的孩子?從來沒見過。”

“哦,他父親與老林共事多年,是我們柴油機廠一位總工程師,與我們家老林是知交,他已去世多年了,過去是共堂屋的鄰居,看他長大,這孩子不錯,品行好。”林微的媽媽江阿姨向吳大媽簡單地介紹了萬雲海情況。

一個月過去,比賽結果出來了,萬雲海同學的作文——落葉的思緒,獲得南江市中學生作文比賽一等獎,林微作文,獲得南江市中學生作文比賽三等獎,並編進了南江市中學生優秀作文選。

晚上,林微推開爸爸房間的門,把發給她的中學生優秀作文選給爸爸看,興奮地說:“爸爸,我和萬雲海同學上次參賽的作文,都編進了中學生優秀作文選,你可要仔細看。”林微的爸爸接過中學生優秀作文選,戴上老花眼鏡,喝了一口茶,清清嗓子,閱讀起來:

落葉的思緒

又是落葉紛紛的時節,秋天的天空,大地總鋪陳一種氛圍,爲一切情節安排回味無窮的背景。秋天的樹葉飄落滿地,藍色的天空出奇的高,讓人的目光也能永遠地往西沉的夕陽滑去。

想起了你,我的朋友,你此刻呢?是不是一切秋天都充斥着離愁別緒?是不是每個秋天都註定會有失落的感受?你不會憂愁,離別算什麼呢?“人生如浮萍”嘛! 舊愛來襲,總裁的偷心寶貝 你不會失落,縱然你也一定會懷念你一年曾未見面的朋友,哦,我可愛的“小微”。

去年秋季,我們正準備話別,正爲準備話別的最精美的措詞而不亦樂乎。哦,“小微”,沒想到今天秋季,我卻耐不住孤獨,而獨自回憶起來了。儘管你警告過我:你走時我不能流淚,你走後我不能因回憶而抑鬱。不過我忍不住留戀我們共同度過的日子和去年離別的傷感季節。

“小微”本來我們勾指下盟,要一同唸書到高中畢業,可你卻半途“變卦”,隨你父親調動而轉學,記得當時,我懊喪、傷心的樣子嗎?你倒挺會僞裝,唱起歌來,但你的嘴角分明流露無可奈何代替了平常的活潑生動。

看我不言不語,你用手搭在我的肩上,向前走去。

落葉在腳下“沙沙”作響,我覺得那是葉脈脆裂的聲音,你卻在我耳畔哼起“讓我們蕩起雙漿”的調子,歌聲在我心中緩緩滑過,在落葉上緩緩飄走,我不出聲,心裏卻想但願你將這曲子永遠記住。你試圖把我拉上沒有落葉的小徑,而我卻笑笑說:“不要回避這秋天的美麗,不要躲開心靈的憂傷。”

你握緊我的手,說:“秋天並不總是失望,生活的碎片總有相依入土的時光,凋落並不能代表死亡,甚至也不全是失敗。”你又說:“放心吧,我們永遠是最好的朋友。我走了,你的歡樂還會重新長出來。”我笑了,你跳躍的思維我聽得懂,有了你,秋天的落葉,秋天的大樹的心緒我都讀懂了,於是,我也說:“小微,不論在何方?心裏想到你,就是快樂!”你笑了,笑得是那樣甜,那樣美。

離別後的日子過得真快,轉眼又到了葉落紛紛的時節,回想這一年來,我由起初午餐時寂寞無聊,到現在也能拍着飯盒到別人桌上去“侃”了;由起初回家時形影相弔,只有晚風做伴,到現在卻也能一邊向西沉的太陽飛馳,一邊唱“讓我們蕩起雙漿”的歌了。可是,“小微”我依然惦記着你,只此刻的我已經不再悲觀失望。像你希望的那

樣,我把我的生活塗抹的很美麗。秋天來了,我說本該回憶,當然不該抑鬱。自然中沒有落葉,那麼便少了一種瀟灑的動感,生命中沒有爲感情而悲或喜,那麼便沒有深沉的韻味。秋天的葉子飄的漫天滿地皆是,秋深了,天邊的一方湛藍中仍有你活潑潑的身影。

我獨自走在落葉上,記得誰曾說過,“秋天的葉子是一種閱讀”,我邊走邊讀,邊讀邊走……

優美悅耳的朗讀聲,吸引了姐姐林虹、媽媽走進了房間,閱讀完萬雲海的優秀作文,林微的爸爸摘下眼鏡,看了看女兒林微,興奮地做出評述:“萬雲海同學這編作文——落葉的思緒,寫出了水平,借落葉而抒寫友情,落葉既是自然的景物,也是情感的寄託與象徵。對樹葉的描寫活潑生動,飽含情感。作者與友人的交往過程交織在對美景的描繪中,情與景達到高度統一,使全文形神一致,自然和諧。文章筆調優美,語言中飽含哲理,顯示出一種成熟的美,林微,你知道文章裏所寫的友人,是誰嗎?”

“爸爸,你明知故問,你朗讀的真好聽,聽了你的朗讀,是一種享受,水平真高,把姐姐、媽媽都吸引過來了。”林微美滋滋的讚揚爸爸朗讀,其實也讚賞萬雲海的文筆流暢,作文寫的非常優美,富有詩情畫意。

“我也看了你寫的比賽作文秋天的收穫,寫的也不賴,也是一篇優秀作文,評爲三等獎,與萬雲海同學比,有點差距,我就不加評述了,我女兒的文筆,老爸心裏清楚,還要加把勁。”林微的爸爸評述完作文,對可愛女兒林微笑了笑,做了個怪相,然後,全家人開心地笑了起來:“哈……哈……哈……” 轉眼,就到了1974年8月30日,萬雲海十四歲,初中畢業,升入高中,南江市柴油機廠“子弟中學”沒有高中部,而轉入南江市第二中學讀高中,這天上午,萬雲海心情特別好,拿着初中畢業成績報告單,去南江市二中報名,心裏可高興,又要和林微同學在同一所中學讀書,一路上哼着:“讓我們蕩起雙漿”的優美歌曲。

來到南江市二中,校園內宣傳櫥窗貼了許多張大紅紙寫的高中新生分班名單,圍滿了來報名的新生查看,高一年級共有六個班,萬雲海從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被分配在高一(3)班,林微同學也被分配在高一(3)班,這下可樂了,萬雲海喜悅心情由然而生。

這時,張國林同學看見萬雲海站在前面,從背後拍一下萬雲海肩膀:“嗨,萬雲海同學,我們又分在一個班,巧的是林微同學也分在咱們班,老同學又到一起了,真是天意啊。”張國林顯得特別興奮。

“說的也是,老同學又到一起了,是件很開心的事,這也是上天的安排。”萬雲海隨意說了一句,接着,又問了一聲:“我到校園走走看看,你去嗎?”

張國林搖搖頭,“我不去,已在校園走了一圈,你去吧。”有點心事似的,左右前後看看。

其實,張國林很想見林微同學,林微漂亮可愛的形象早就刻骨銘心,從內心喜歡林微,張國林有意在校門口等林微同學的出現,可就是等不到,林微早一小時報了到就回家了。

萬雲海獨自走在校園內,校園南邊共有三棟三層教學大樓,一棟四層校辦公大樓,高一年級教學大樓,高二年級教學大樓,初中部教學大樓,教學大樓西邊有一片柳樹林,校園中間有體育環形跑道,足球,籃球、排球場,北邊有教職工宿舍,東南邊有三十多畝學農田,養魚塘。

萬雲海在校園內走了一遍,熟悉環境,最後向教學大樓走去報名,走上二樓高一年級老師辦公室,萬雲海向接受報名的老師遞交初中畢業成績報告單,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女中年老師,中等個子,短髮,上身穿了件藍色秋裝,下面穿條黑色褲子,顯得格外精神,面帶祥和的微笑,接過萬雲海的成績報告單,仔細地看,然後,擡起頭來打量起萬雲海,和藹地對萬雲海說:“你就是萬雲海同學,你初中的班主任老師對你評價很高,在畢業成績報告單和檔案中,寫了這麼幾句話,該同學,品學兼優,是難得的一位好學生。”

老師自我介紹說:“我叫楊麗珍,教你們高一(3)班數學,是班主任,我要你擔任高一(3)班班長,團支部書記。”

“這,我行嗎?楊老師!沒經過民主選舉,同學們是否有意見?”萬雲海感到太突然了,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

“這什麼?就這樣定了,班上所有同學的檔案,我都看過了,你就不要推卸了,這把班上大門鑰匙你保管,下午,你和幾個同學打掃教室衛生,明天開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