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山似乎有所感應,雙拳揮舞而出,本能之下要阻止金龍真血靠近!

“哼!”萬水靈冷哼一聲,直接從原地消失不見,下一刻便出現在林山跟前,雙掌翻動,將林山的攻勢拳頭抵悉數擋住。

這倒不是林山實力不濟,而是喪失神智之下,緊靠本能是不可能敵過萬水靈這位高階修士的。

“謝謝水靈姐!”張柔見萬水靈出手就放心下來,心中十分感激。

“噗噗噗!”一連串悶聲響起,在萬水靈的牽制下,那些金龍真血從林山的各大要穴沒入體內…… 身週一片金光閃過,林山悶哼一聲,緊緊地皺起眉頭。

“林大哥……”見到林山有反應,張柔面色大喜。

在金龍真血的刺激下,林山體內血脈沸騰起來,一滴滴汗水順着臉頰滑落。見他皺眉痛苦的樣子,顯然是恢復了幾分神智……

“哎喲,怎麼覺得渾身痠軟!”小寶虎目中血芒褪去,忍不住擡頭**起來。

“不要亂動!”東方白出言提醒。

小寶聽到外人聲音,先是一驚,發現林山的異樣之後,虎目閃動陷入沉思中。腦海中一幕幕模糊的影像浮現出來,小寶想起先前的事,焦急地看着林山掙扎的模樣。

“嗡!”一陣詭異顫動從小寶額頭傳出,目標直指林山!

萬水靈雙掌翻飛,毫不含糊地擋下小寶額頭上射出的一道道血色紅芒!

小寶連忙神識全出,努力控制體內血魄之力,避免再度傷害到林山。

先前若不是萬水靈眼明手快,林山只怕要傷上加傷了。前車之鑑,張柔和蕭馳紛紛上前,小心翼翼地盯着小寶。

虎猿二人也不含糊,面色冰冷地將小寶圍了起來。虎大平時最爲溺愛小寶,從他冰冷的目光可以看出他這次是動真怒了!

小寶想要解釋什麼,卻一時無從說起,覺得全身痠軟,乾脆乖乖地趴在地上。可以想象,此時他要是敢亂動的話,絕對會被衆人一通暴打,想他一代風騷神獸,此時也只能像個老老實實地呆着了。

“啊!”林山突然痛苦地咆哮起來,皇階威勢全面爆發之下,整個山頭都搖晃起來!

東方白見此異樣,雙目閃動,心念如電,瞬息就想明白了原因,暗道:“糟糕!”

“他先前神識已經受到壓制,根本無法控制身體吸收金龍真血,現在金龍真血反噬,情況比先前還要嚴重!”萬水靈皺眉說道,衆人聞言紛紛緊張起來。

“沒想到我東方白好心做壞事,反而害了他!”東方白心中懊悔。

被林山的強大氣勢壓迫,蕭馳雙拳揮舞抵抗,皺眉說道:“林兄弟這般氣勢,可不是築基修士該有的!難道說金龍真血爆發之下,威力強大如斯?”

轉身看着虎大,萬水靈肅然道:“小柔說你們是來自九州世界?”

虎大點頭不語,此事被知曉,已經沒有否定的意義了。

“立即告訴我他的真實修爲!”

“皇階頂峯!應該相當於修真界的金丹後期修爲!”虎大慎重地回答道。

萬水靈原地踱步,自言自語道:“皇階頂峯,若是有帝級修爲,神識或許還能抗住反噬,可是皇階修爲,完全不可能了!”

“林大哥,你可千萬別有事!”張柔失神地喃喃自語,心中十分難過。

虎大轉身看向洞府入口,一道黃芒在那裏盤旋不已,顯然是洞府外有人發來的。

瞥了眼傳音符,萬水靈一臉不屑:“不用看,肯定是風莫問和四大長老!林山動靜這麼大,他們沒有硬闖已經算好的了!”

“這……”虎大一時爲難起來,不知如何面對風莫問等人。

“火龍使在此辦事,還請風宗主行個方便!”東方白知道虎大爲難,便主動出言解圍。身爲紅龍使,地位不下於六合宗主,風莫問自然會給他幾分面子。由於四大家族近些年極少出現,外界只知道東方家族擅長火系功法,便稱呼爲火龍使者。真正知曉他們先祖是紅龍,而不是誤傳火龍的,除了四大家族傳人,外人幾乎已經沒人知道了。正因爲此,東方白才自稱爲“火龍使”的。

洞府外風莫問客氣的聲音傳來:“原來是東方道友親臨,多年不見,東方道友不妨出來一見。”

“給老孃滾!”萬水靈突然怒喝一聲,聲音遠遠傳開……

在青雲山的地盤,居然讓青雲山的宗主“滾”,可見萬水靈的脾氣之火爆。

虎猿二人皺眉,已經可以想到風莫問暴怒之下強行闖入時的後果了。

蕭馳和張柔謹慎地看着洞府入口處,若是風莫問真要出手的話,他二人還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但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他們絕不會讓風莫問傷害到林山的!

讓衆人奇怪的是,在萬水靈暴喝之後,洞府外居然安靜下來。風莫問既沒有闖進來,也沒有繼續開口說話。

瞥了眼蕭馳和張柔緊張的模樣,萬水靈譏諷道:“你們緊張什麼?有水靈姐在這裏,風莫問那老鬼要敢進來,姐姐打得他找不到北!”

“有個性!美女我支持你!”小寶口無遮攔地搭話。

瞥了眼小寶額頭上的血魄印記,萬水靈冷哼道:“管好你體內的血魄,要敢再出叉子,老孃我剝了你的虎皮!”

小寶撇撇嘴,繼續一動不動地趴在那裏,看到林山逐漸瘋狂的神色,又緊張起來。

林山在發出咆哮之後,眼中血芒褪去大半,但從他臉上猙獰神色來看,顯然十分痛苦……

“你們都離開,我快控制不住了!”林山雙拳緊握,大聲喝道。

“柔兒不走,柔兒要陪着林大哥……”張柔緊盯着林山雙眼,認真地說道。

“走啊!”林山雙眼一紅,猛地一拳揮出,氣浪掀起石桌,直奔東方白而去。

東方白雙拳揮舞,同樣出拳迎了上去。

“嘭嘭嘭!”連續的爆裂聲響起,衆人意外地看到東方白踉蹌後退,而林山僅僅後退了一步而已。

“這麼厲害!”東方白甩了甩手看着萬水靈,對於林山爆發之下的實力十分驚訝。

皺眉看着林山,萬水靈冷聲道:“他實力原本就不弱,在金龍真血的刺激下,實力倍增也是有可能的!”

意外地看着自己的拳頭,居然不聽使喚地出手,林山眉頭緊鎖,猛地揮拳砸向自己心口……

“噗!”一道血箭將林山的衣袖染得血紅一片……

感覺到身體即將失控,一邊要衆人一邊,一邊再度揮拳砸向自己心口,努力保持神識清明。

“林大哥!”張柔不管不顧,直接撲向林山,雙手緊緊地抱着林山的後背,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林山的拳頭。

此時的林山已經陷入瘋狂,機械般地一拳,兩拳,三拳……

情急之下,張柔連魔龍變神通都未施展,完全憑藉着柔弱的身體爲護住林山,嘴角的鮮血順着嘴角,流到林山肩膀的青衫之上,透着衣衫,越流越遠……

“小柔!”東方白和蕭馳同時出手拉向張柔,奈何張柔雙手緊抱着林山,一時居然沒能扯開。

“畜生!”萬水靈雙眼一紅,全力一掌,直奔林山面門而去!

“不要傷我老大!”虎猿二人一直看着林山,見到此幕,飛速向前想要抵擋,可顯然已經晚了!

東方白和蕭馳面色不忍,但又不能眼看着張柔這般下去性命不保,一時不知該如何處理!

就在萬水靈手掌貼着林山眉心時,“嗡!”地一聲響起,一道道黑白光芒浮現,將林山護在兩色光罩下面。張柔也被一彈而開,被眼明手快的東方白接住身體,原地施法爲她療傷起來。

一塊黑白兩色石自林山衣袖間浮現出,源源不斷地散發出黑白兩色光芒,緩緩融入林山體內……

萬水靈一擊不成,心中也冷靜了幾分,當她看清林山身前之物時,整個人如同失了神一般:“兩界石……,此物居然在你手上,難道真是天意?”

東方白和蕭馳也看清兩色石,紛紛皺眉不語,顯然是已經認出此物來歷。

修煉界大名鼎鼎的兩界石,乃是逆靈宗創始人逆九靈跨界征戰時所得。後來落入青女祖師之手,被稱爲太極魂石,更是一分爲二,煉製成兩件了不得的寶物……

怔怔地看着兩色石,張柔低聲道:“柔兒說過,林大哥就是我們要等的人!現在連太極魂石都在他手上,你們還不想承認麼?水靈姐,小白哥,蕭馳哥哥,你們真的要背棄家族誓言麼?”

“元靈同修,九靈祖師信物,林大哥都有了!不管你們是否履行誓言,小柔此生都會追隨在林大哥身邊,絕不違背誓言!”見三人沉默不語,張柔咬着杏脣說。

聽着張柔的話,另外三大龍使神色變幻不定,顯然是心中猶豫不決。他們修煉天賦得天獨厚,誰也不願意平白無故地找個主人……

“就算他符合條件,能不能過得了眼前這一關還是兩說的事情!”萬水靈皺眉說。

“太極魂石乃是九靈祖師都十分看重的寶物,一定能夠保護林大哥的!”張柔語氣十分堅定。

感應到一股股清涼沒入體內,林山神智逐漸清晰起來……

清涼之意,順着身體經脈,最終匯入氣海丹田之中,形成一道黑白兩色漩渦。

“轟!”林山只覺得腦袋一炸,便發現丹田中的靈力和元力不受控制地一散而開,紛紛涌入黑白漩渦之中……

林山極力控制,顯然已經太晚了,元力和靈力滾滾散開,沒入黑白漩渦之後不見了蹤影。

同一時間,林山身上氣息忽地一散,如同一個凡人一般,和先前皇者威勢反差極其強烈。

“這是……”感應到林山身上氣機變化,萬水靈神色一動,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林山的眉心處,一道靈光閃現,原地旋轉不斷,黑白交替間宛如一道太極法印…… 林山額頭上的變化持續了約莫一炷香時間,忽地一閃而逝,留下的是一道形如太極的印痕。

若有所覺地摸了摸額頭,林山皺眉思量起來,顯然不清楚發生了何事。

“恭喜林兄弟!”東方白向前一步抱拳笑道:“此種印記乃是天道顯化而成,從此以後,林山兄弟大道有望了!”

說着話,東方白翻開肩上衣衫,露出一道火紅印記:“此乃金龍真血引起天道共鳴而成,若不是如此的話,我四大守護使也可能有現在的實力!”

“這個我知道!”小寶看向張柔的香頸說:“小柔脖子上的是魔龍印記,所以小柔也很厲害!”

張柔有些不自然地伸手捂住脖子上的印記,見林山打量自己,臉上現出一抹紅暈,嬌羞地低下頭。

林山恢復之後,場面明顯緩和許多,萬水靈自從發現太極魂石之後,時不時打量林山一番,也不說話,倒是讓他覺得有些尷尬。

回身走到小寶跟前,林山伸手探了過去,半晌之後皺起眉頭:“或許是被劍元之力刺激了,血魄之力已經散到精血之中,小寶你自己感覺如何?”

微微搖了搖虎頭,小寶無精打采地說:“老樣子,一點兒力氣都沒有。”看着林山額頭上的印記,小寶強打精神說:“老大,看來小寶快不行了,你會不會拿那個什麼太極魂石救我?”

“想死?你這蠢虎倒是想得美!古籍有記載過,凡是被巫族血魄之力侵蝕之人,無一例外地靈魂被消磨殆盡,化作巫族傀儡!不過你不用擔心,想要徹底解脫,沒幾個月時間是不可能的!現在,你只會一天比一天虛弱……”萬水靈一副看笑話的樣子,撇嘴說道。

小寶虎眼咕嚕直轉,顯然被萬水靈的話語嚇到了,可憐巴巴地看着林山說:“老大,你要是不用那太極魂石救我,以後就再也看不到小寶了!”

林山伸手摸了摸額頭印記,皺眉說道:“那石頭已經消失不見了,我也沒辦法找回來!”

轉身看着東方白,林山抱拳問:“東方白前輩,那太極魂石融入體內之後,可有辦法取出?”

不等東方白說話,萬水靈一臉不屑地冷哼道:“取出來?怎麼可能!想都不用想了!”

“林兄弟,太極魂石乃是極品寶物,剛纔已經被你煉化,又怎能說取就取出來?”東方白看着萬水靈的樣子微微搖頭,善意地向林山解釋起來。

“既然是煉化,應該就有辦法取出纔對,還請前輩指點!”看着小寶有氣無力的樣子,林山思量片刻之後,繼續問道。

向林山點了點頭,東方白佩服他爲了一頭靈獸願意取出太極魂石這般寶物,說道:“東方白佩服林兄弟的義氣,不過太極魂石有些特別,它一旦認主之後便會融入靈魂之中。可以說,太極魂石已經是你靈魂的一部分,你說有辦法取出來麼?”

虎猿二人趁衆人說話時跑到小寶身前,關切地照顧起小寶。林山看了眼他們和睦的樣子,忽然恭敬地向萬水靈等人行了大禮,客氣地問道:“林某聽幾位龍使者先前言語中對巫族手段十分了解,眼下小寶有難林某不能不問,還請諸位前輩指點解救之法!”

“哼!我們憑什麼幫你?實話告訴你,就算有家族使命在身,想要我萬水靈認你爲主,那根本不可能!”萬水靈面色不善,絲毫不掩飾對林山的敵意。

“林兄弟實力驚人,現在有金龍真血加持,實力更進一層,千萬不要稱呼什麼前輩了!”和萬水靈不同,東方白客氣地回道。

張柔走到林山跟前,在林山恢復之後,她神色已經恢復許多,探頭看着小寶可憐兮兮的模樣,她說:“林大哥你不要着急,我們會和你一起想辦法救小寶的!”

“還是小柔最好,等小寶恢復了,一定帶你去明月谷看看。”小寶感激地說。

“明月谷?”林山的思維一下子被這個詞帶回那個美麗的山谷。想到生活多年的地方,林山輕嘆道:“若是有機會,是該回去看看!”

片刻之後,林山收回思緒,感應到洞府入口處的黃色符籙,伸手一招便握在手中。神識一探之後,林山皺眉自語:“風莫問宗主?”

“老大,”虎大走到林山跟前低聲說:“先前情況特殊,纔沒允許他們進來的,現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