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瑤終於出現在葉寒眼前,不過讓葉寒鄒眉的是,林夕瑤身後跟着個男子,男子長相俊秀,不過跟葉寒比起來,還是個渣,但男子總是用俯視的眼神看着周圍的人,林夕瑤明顯對身後的男子很是厭惡,但看到葉寒,頓時滿臉笑容,小跑着撲進葉寒懷裏。

男子看到這一幕,頓時整個臉黑了下來,但很快就調整過來,皮笑肉不笑的站在一旁。

“哥哥。”林夕瑤在葉寒懷裏蹭了蹭,甜甜的說道。

“乖。”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那S B是誰,怎麼跟着你身後?”

林夕瑤也是不滿的嘟起小嘴,“他叫歐明遠,和我同班,這個人好煩啊,我不喜歡他,但總是纏着我,這人有病,哥哥,幫我趕跑他。”

“別理他,我們去吃飯吧。”葉寒拉起林夕瑤的小手,轉身離開。

歐明遠看着葉寒拉着林夕瑤的手離開,握緊了拳頭,滿臉的不爽。

“我歐明遠看上的女人,怎麼可能會被這傢伙奪走,而且他居然還比我帥,艹。”歐明遠很想衝上去狂揍葉寒一頓,居然會有比自己更帥的人出現,歐明遠的自尊心被狠狠的打擊了,雖然很想衝上去狠狠的教訓一頓葉寒,但又怕影響到了林夕瑤對他的印象,所以歐明遠還是忍着不說話。

歐明遠沒衝上去是對的,因爲他只會被狂揍一頓,葉寒怎麼可能會被這個弱渣教訓,一直以來都是葉寒教訓別人來着。

葉寒拉着林夕瑤的小手,走在校園的小道上,周圍的人紛紛投去羨慕的目光,這對情侶太配了,男的帥氣,風度翩翩,女的漂亮又可愛,這真是太完美了。

歐明遠很不要臉的跑到林夕瑤身旁,用驕傲的語氣說道:“夕瑤,你這是要去吃午飯嗎?我們一起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不錯的飯店,我開車送你吧,我爸剛剛給我買了臺保時捷。”

我去,這是完全無視我的存在啊。葉寒心裏說道。

林夕瑤看都沒看歐明遠一眼,淡淡的說道:“我要跟我男朋友一起,你自己去吧,還有,我叫林夕瑤,請歐同學你不要亂叫。”

看到沒有,這纔是完美的女朋友,葉寒心裏美美的。

“這樣啊,想不到林同學都有男朋友了,恭喜恭喜啊,請問這位同學,家父是哪位,我看同學你長相不凡,家世一定很好吧,我是東海副市長之子,名叫歐明遠,藝術系的新生,希望能和這位同學做個朋友。”歐明遠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葉寒,伸出右手。

“滾!”葉寒果斷回了一句。

歐明遠愣了愣,丫的,老子都說了我爸是副市長,你特麼還這麼拽,歐明遠並沒有馬上爆發出來,假裝很委屈的說道:“這位同學你不用這樣吧,我們畢竟同校,交個朋友何樂而不爲呢?”

“你TM還囉嗦信不信我把你扔湖裏去,老子最討厭唧唧歪歪的人了,叫你滾還不滾,你說你和狗有什麼區別。 ”葉寒怒吼道。

歐明遠被嚇到了,愣愣的站着不知道怎麼回答。

葉寒不屑的笑了笑,拉着林夕瑤的手慢慢的走遠。

直到葉寒和林夕瑤走遠了歐明遠才反應過來,隱晦的看着兩人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呸,叫你拽,看老子怎麼收拾你,還有,林夕瑤。我會把你弄到手的,老子玩過這麼多女人,還從沒見過你這麼漂亮的,哼,我認定的東西,沒人能奪走。”

歐明遠在一邊不爽,葉寒則拉着林夕瑤的手走出了校門,林夕瑤笑嘻嘻的看着葉寒:“哥哥,你剛纔好凶哦。”

“咳咳,對付這種人,就是要兇一點才行,他們大部分都是欺軟怕硬,你猛一點他們就會怕了,嘿嘿,副市長的兒子又怎麼樣,隨時都能搞死他。”葉寒得意的說道。

“嗯呢,剛纔哥哥帥呆了。”林夕瑤說道。

“你自己以後小心一點,你太漂亮了,恐怕會有很多人盯着你,有什麼事記得要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只要是對你有一丁點威脅的,都要通知我,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的。”葉寒看着林夕瑤的眼睛說道。

“知道啦哥哥,以後無論有什麼事我都通知你,可以吧。”林夕瑤對着葉寒吐了吐舌頭。

“這才乖,走吧,我們去吃飯,你說吃什麼好?”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

“我要吃牛排。”林夕瑤指了指附近的一間牛排店。

葉寒笑了笑,這小妮子果然是吃貨啊。

雖然東海大學的食堂很不錯,但還是有很多學生在校外吃飯的。 葉寒走進牛排店,店裏剛好還剩下一個位置。

葉寒和林夕瑤坐下後,服務員將餐牌拿了過來,葉寒看了看,遞給林夕瑤,“夕瑤你來點吧,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林夕瑤接過餐牌看了看,對服務員說道:“要兩份黑椒牛排,再來兩杯椰子汁,謝謝。”

“好的,稍等。”服務員轉身離開。

“這裏好熱鬧哦。”林夕瑤看了看周圍的人。

葉寒也看了看周圍,發現差不多都是東海大學的學生,除了有幾個紋着紋身的是混混之外。

沒多久,牛排被端了上來,林夕瑤立馬兩眼發光,葉寒笑了笑,真的是吃貨啊。

林夕瑤用叉子叉了一小塊放進嘴裏,“味道很不錯啊,不必在西餐廳的差。”

“真的嗎?”葉寒也叉了一塊放進嘴裏,“恩,還不錯,東海的食物還真好吃哈。”

兩人慢慢的享受着午餐,一切看上去是那麼的平靜,但一聲杯子被砸到地上的聲音打破了這份寧靜。 葉寒和林夕瑤看向傳來聲音的地方,只見紋身的一名混混抓着一名學生的衣領,大聲的吼道:“艹你XX的,你知道老子是誰不,老子抽菸怎麼了,影響到你吃東西又怎麼樣,老子就是拽,不爽抽我啊。”

聽到紋身男說的話,葉寒頓時明白了一切,那幾名混混在抽菸,影響到了幾名學生吃飯,畢竟在你吃東西的時候,有人抽菸,煙味飄過來,抽菸的還好,不抽的肯定很不習慣,所以幾名學生上前理論,但那些混混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直接提起帶頭學生的衣領,頓時一臉狂噴。

幾名學生也不是好欺負的,擼起袖子準備開打。

這時店老闆連忙上前阻止,服務員則早已躲到一旁。

“幾位大哥,我這是小本生意,你們毀了我們可擔當不起啊,這頓我請了,各位消消氣。”老闆低聲下氣的說道。

但帶頭的混混對着老闆就是一踹,“滾,媽的,老子今天不爽,告訴你們,老子是虎頭幫的,不爽抽我啊,求虐。”說完,一巴掌抽到身前學生的臉上。

這名學生頓時被打到地上。

虎頭幫,葉寒快速回憶着昨天晚上看的東海市勢力資料,虎頭幫,東海第二大幫,幫主徐華是一名心狠手辣的狠角色,虎頭幫在東海是出了名的兇殘。

站在身後的同伴看不下去了,衝上去開打。

但畢竟還是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學生,哪是這些混混的對手,沒多久就被揍趴下了。

被帶頭混混一巴掌打趴下的學生爬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拿起一張凳子,狠狠的甩向身旁的一名虎頭幫成員。

“啪。”棍子折斷的聲音。“啊!”被凳子砸到的虎頭幫成員頓時被打倒在地上,抱着手臂痛苦的**着。

帶頭的混混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手下,再看了看眼前的學生,頓時火冒三丈,“草泥馬的,敢打我的人,如果今天不把你揍趴下,我金剛就白混了。”

周圍吃飯的人早已躲到一旁看熱鬧,雖然大部分都是東海大學的學生,但沒人想惹麻煩。

金剛拿起一個啤酒瓶,對着眼前的學生一扔。

但被這名學生閃過,於是,啤酒瓶帶着一道弧線,飛向林夕瑤。

葉寒一驚,身形一閃,擋在林夕瑤面前,伸手抓住飛來的啤酒瓶。

林夕瑤被嚇的花容失色,連忙躲在葉寒身後,葉寒皺着眉,林夕瑤是他的逆鱗,如今卻差點被啤酒瓶砸到,葉寒能不火麼。

“你,在找死。”葉寒冷冷的對着金剛說道。

周圍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葉寒身上,剛纔葉寒那一下讓他們看不清身影。

金剛被葉寒的眼神看的發毛,冷汗都出了,但爲了保持自己是老大的氣勢,金剛還是故作鎮定的看着葉寒,一副很拽的樣子,“妹的,你誰啊。”

“你差點砸到我女朋友。”葉寒依然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金剛眼神往林夕瑤一瞄,頓時兩眼發光,我靠,好漂亮的妹子,金剛色心一起,就忘了葉寒的威懾力,也爲後來葉寒毀掉虎頭幫墊下了基礎。

“喲,好漂亮的妹子,哥們,這樣吧,我讓你加入虎頭幫跟我混,你這女朋友就借我們幾個哥們玩兩天可好,你們說怎麼樣,哈哈哈哈。”金剛大聲的笑道。

“好啊好啊,好久沒見到這麼漂亮的妹子了,我們有福了。”金剛身後的的虎頭幫成員們歡呼的叫着。

周圍的人默默的搖了搖頭,看來又一名美女要被玷污了。

林夕瑤哪遇到過這些,緊張的抓着葉寒的手臂,無助的看着葉寒。

葉寒給了林夕瑤一個放心的眼神,輕輕的拿開林夕瑤的手,慢慢的走到金剛的面前。

金剛看到葉寒往自己這裏走過來,以爲葉寒要跟自己混,大笑道:“哈哈哈哈,算你識相,我們虎頭幫勢力可是很大的,跟着我混以後包你妹子大把。”

葉寒站在金剛面前,葉寒的身體看上去是有點瘦弱,但在很多妹子眼中,是標準的男神身材,一米八的身高,男神的身材,讓不少妹子看的入迷。

葉寒不屑的笑了笑,右拳揮出,狠狠的砸向金剛的臉。

金剛完全沒反應過來,被葉寒這一下子的攻擊嚇蒙了,愣愣的看着葉寒這拳頭砸向自己的臉,然後金剛就被打飛了,鼻子直接骨折錯位。

金剛被葉寒這一拳打飛了五米,砸倒了一張桌子。

虎頭幫的六名成員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老大被打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周圍的觀衆也被嚇到了,尼瑪,一下子五米,這還是用拳頭砸的,太猛了。

還拿着凳子的學生手不知不覺的鬆開,凳子掉到地上,愣愣的看着葉寒。

林夕瑤則雙眼都是紅心,剛纔哥哥那一拳好帥!!!

葉寒冰冷的看着躺在地上捂着鼻子的金剛,不屑的說道:“垃圾,敢打我女朋友的注意,你今天就等着被擡出去吧。”

“靠,你們還愣着幹什麼,給我好好教訓他。”金剛捂着鼻子,掙扎着爬起來,對着虎頭幫成員吼道。

虎頭幫的成員聽到金剛的吼聲才反應過來,連忙抄起身邊的傢伙,拿椅子的拿椅子,拿酒瓶的拿酒瓶,對着葉寒一窩轟的砸過去。

一名虎頭幫的成員拿着椅子對着葉寒的頭砸過去,但葉寒身形一閃,從他們的身旁閃過,然後站在葉寒前面的人就遭殃了,被自己的同伴一椅子砸到頭上,頓時被砸暈。

拿椅子的虎頭幫成員愣了愣,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小夥伴,滿臉的不知所措。

葉寒將身旁的椅子拿起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椅子砸在這名虎頭幫成員的腰上。

“啪。”椅子碎成幾段,而這名虎頭幫成員則被砸飛了出去。

“嘶…”周圍的觀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砸下去,得有多疼啊。

葉寒將椅子扔到一旁,對着衝過來的虎頭幫成員踹出一腳。

“咻…”被踹飛的虎頭幫成員在空中劃出一條弧線,“啪。”狠狠的摔在地上。

葉寒將眼前的人踹飛後,轉身一拳打在身後的虎頭幫成員的胸口上,在這個人捂着胸口的時候,再一腳踢在他的褲襠上。

“啊。”這名可憐的虎頭幫成員捂着褲襠痛苦的跳開。

剩下的三名虎頭幫成員頓時覺得下身一涼,手裏的武器不知不覺的掉到地上。

葉寒冷冷的看着他們三人,扭了扭脖子。

三人立馬把雙手舉起,“我們知道錯了,別…別打我們。”三人對着葉寒求饒。

葉寒沒有理會這三人,慢慢的走到金剛身旁,冷冷的看着他。

金剛已經絕望了,這傢伙怎麼這麼能打。

“你…你別過來,我是虎頭幫幫主的表弟,你要是動了我,我表哥不會放過你的。”金剛說這段話毫無底氣。

葉寒不屑的看着金剛,慢慢的擡起腳,在金剛的右腳上用力一踩,“啊!!!”金剛慘叫一聲,然後暈了過去。

“去死吧。” 獨家蜜寵:嬌妻不乖 一名從地上爬起來的虎頭幫成員拿着酒瓶對着葉寒的頭上砸下去。

葉寒身體一側,閃開酒瓶的襲擊,然後轉過身,右手掐在這名虎頭幫成員的喉嚨上,高高的舉起,葉寒的殺氣釋放出來,周圍的溫度頓時下降了幾度。

葉寒將手裏的虎頭幫成員狠狠的砸到地上,來了個鎖喉拋摔。

葉寒用足了力,這名偷襲的虎頭幫成員立馬被砸的不省人事。

林夕瑤一直在一旁看着,看到葉寒爲了自己大打出手,心裏甜蜜不已,但也擔心這件事會對葉寒有什麼影響。

還是叫爸爸來處理這件事吧,林夕瑤心裏想道。 “嗚..嗚..嗚”警察們姍姍來遲,帶隊的警察隊長看了看地上的一片狼藉,吼了一聲:“什麼情況。”

這是還在發抖的點老闆走上前,對警察隊長說道:“隊….長,事情是….是這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