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凌眸子驟然間擰了起來,整個人瞬間變得陰森。

作爲夏國的特種兵,對犯罪分子妥協過一次了,再也不可以妥協了,任何的妥協只是會給這些犯罪分子帶來更多的逃走機會,同時有辦法對付他們,這是絕對不行的。

一旦張菲兒要是什麼都不說話的,那就抓走,將洪爺他們也抓走,破壞掉對方的計劃。

“不過,我現在更關心自己。”

突然張菲兒露出一臉美滋滋的笑容,而且那是一種陰險的感覺。

這個女人不是好人,一個雙眸之中只是有着利益和金錢的人,顯然爲了自己的利益會出賣任何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在意的。

“確實我們天狼組織的目地十分簡單,那就是打通夏國的市場。”

打通夏國市場。

林凌等人一臉駭然。

瘋了嗎?

夏國對於槍支和一些違法犯罪行爲可一點都不會容忍的,一旦要是出現威脅到夏國穩定的犯罪分子和行爲,必然是會掃除的。

那麼張菲兒說出這樣的話,等同於一種不可能,也是不能完成的。

哪怕即使國際上最厲害的犯罪分子,他們也沒有這樣的勇氣,除非是他們想要死了,不然不會有任何嘗試的。

“繼續說。”林凌冷冷的聲音。

不管這個女人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起碼這個女人會透漏出一些東西。

而出現這些東西,那就是線索,根據這些線索就可以做一些事情,那就變得容易了。

張菲兒繼續美滋滋的笑着,從容的邁着腳步朝着林凌走了過來。

她走到林凌的面前,擡起自己的手摸着林凌的臉,嬌滴滴的問道:“你一寧要對我這麼殘忍嗎?難道你忘了我對你的好了嗎?”

何晨光等人一臉尷尬!

難道兩人之間還有什麼故事嗎?

當初可是林凌將張菲兒放走的。

林凌一把抓住張菲兒的手,冷冷道:“你這個女人不要跟我說這些廢話,你多麼的狡猾不用我說,你覺的我還會信任你任何東西嗎?”

似乎林凌的手太用力了,張菲兒露出一臉吃痛的模樣,滿眼委屈道:“你弄疼人家了,和在牀上的時候一樣生猛。”

“噗!”

何晨光等人此時實在是承受不住了,簡直是要都瘋了,林凌這個混蛋竟然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做出這樣的事情,太可惡了。

“說。”

林凌滿臉冰冷,咬牙道:“最後給你兩分鐘的時間,如果你要是在不說出情況的話,我們會立馬帶你走,那樣你再也沒有任何機會。”

“三天後。”

他們都在認真聽着張菲兒的話,即使此時的洪爺都是格外的認真,因爲這樣的女人實在是牽引着太多的事情。

接下來事情會怎麼發展,誰會遇到危險,甚至能夠繼續享福的生活都是由這個女人決定的。

張菲兒掃了一眼,笑道:“我來這裏是和洪爺談合作的,而且我已經告訴那邊了,合作進行的比較順利,隨時可以合作。”

重生之極品寶鏡 “而三天後,他們就會過來,到時候你們就動手抓住他們唄。”

林凌鬆開張菲兒的手,問道:“你最好不要騙我,不然你會很慘。”

……

張菲兒說出了他們的計劃,而誰也不知道這樣的計劃到底是真是假,不過也沒有任何一點辦法!

作爲監督張菲兒的人,自然是林凌了,畢竟兩人之間的關係放在那裏,起碼什麼都方便一點,何晨光等人則是埋伏在洪爺身邊。

對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鬆懈的,他們都是有可能通風報信的,不過估計他們也不會這麼做。

既然林凌等人來了,代表着夏國的特種兵,已經是表明出一種態度了,而是要對對這些犯罪分子剷除。

試問洪爺認爲自己有逃走的幾乎嗎?

沒錯,洪爺知道自己是絕對走不掉了,沒有任何一點希望,而唯一的辦法是簡單的,那就是妥協,妥協一切。

通過自己的一些努力,起碼讓自己可以爭取到一個寬大處理,這樣就是不錯的事情了,完全不用想任何其他的事情。

他們跟隨着洪爺,爲了行動不被發現,洪爺只是減少了一些沒有必要的行動,而需要做的行動還是做的。

然後何晨光等人就看到了,洪爺這個作用L市一把手的人,確實不簡單,掌控的產業簡直是五花八門,當然也是一些走在法律邊緣的位置。

錢自然更是源源不斷,這一些都是令他們感覺到不可思議。

無數人在辛苦的掙錢的時候,而洪爺這樣的人竟然如此容易。

“洪爺。”

何晨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你這些錢可一點都不乾淨啊!有些事情希望你還是要懂一點的,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夏國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一個不斷積累這些不當財富的人,而且你們這些人可是不少往出轉移財產的!”

“是是。”

洪爺點着頭,他不是一個傻子,有些事情自然懂得。

而此時在娛樂城之中,一個人正在冷冷的看着這邊,他看了一會立馬轉身走了。

而同樣也有一雙目光在看着剛纔這人所站着的位置,面容上同樣是漏出一副陰森的狀態。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誰也不知道有沒有更加可怕的人。 “放心,我的人已經盯上那個人了。”

洪爺一臉自信道:“只要是在我身邊出現任何可疑的人,我都會第一時間知道的,我的人也是會跟蹤他們的。”

何晨光等人也是一臉詫異。

一直跟蹤他們的人,甚至他們都沒有發現,而洪爺的手下竟然已經是在暗中將一切都發現了。

其實不然,活到洪爺這個歲數的人,最在意的不是金錢,也不是多大的利益,只是要保持自己處於強大的位置,讓任何人不敢窺伺自己。

簡單點活着,還要強大的活着。

而此時洪爺調動了所有的力量,動用的人員足有二百多人。

二百多人的眼線,那等同於將整個L市都掌握下來的節奏,這纔是可怕的事情。

幾乎在L市發生的任何一件事情,洪爺對於這一切都瞭如執掌。

如此情況之下,那麼出現在他的身邊可疑人員怎麼可以不被發現。

彼時。

在一輛車之中,一個人坐在了裏面,他拿出了電話,而他手中的電話是衛星電話。

衛星電話有兩個好處,一個是在沒有信號的地方,依舊是可以撥打出去,而另外一點就是隱祕性,即使是一些軍事竊聽設備,對於這種加密的衛星電話也是沒有任何一點辦法的。

“咚咚。”

男子剛要撥打出去,立馬就聽到了。

“嘭!”

巨大的聲音,脖子被錘子一下子砸碎。

男子滿臉驚慌,不過這些人沒有任何廢話,一頓瘋狂的砸着,轟然間玻璃就碎了,男子被從車子之中拽了出來。

緊接着就是一陣慘叫的聲音。

五分鐘過後,男子縮在地上渾身鮮血。

“打電話,說該說的,不該說的不要說。”

男子擡起頭,看着眼前此時這個一頭黃髮兇狠的傢伙,冷笑道:“你們真是想要死了,知道我是誰嗎?老子在殺人的時候,恐怕你們刀子都抓不穩呢!”

“哦。”

黃毛微微一笑,舉起手中的錘子,朝着男子的身上直接砸了一下。

“嘭。”

這一下感覺彷彿是要將骨頭給砸碎的感覺,硬生生砸在肉體之上,那是真心有點扛不住的感覺,整個人都是有點稍微陷入到崩潰之中。

“少跟老子裝比,老子只是知道一件事情,你在我的手裏,而我讓你在這裏消失,那是一件十分容易事情。”

黃毛哪裏有一點害怕的架勢。

他們或許說害怕林凌等人,畢竟那是夏國的特種兵,一旦真的要抓捕他們,或許跑路的機會都沒有。

而面對其他人,可就不一樣了,都他麼是一路貨色誰怕誰,大不了看誰不怕死。

男子依舊是冷冷的看着黃毛,內心憋屈,可也不敢說什麼了,他不懷疑眼前這個傻比黃毛有可能宰了他!

虎落平陽被犬欺!

忍着!

作爲國際上有名的武裝分子,天狼阻止的人,手中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了,而今天就在這裏認輸了。

他拿起電話,撥打了過去。

“狼王!”

“這邊情況挺好,正如張菲兒所說的,這個洪爺本身也是有一些這樣的生意,只是沒有做大,只要是我們支持的話,一定是可以做大的。”

“好好,我會繼續盯着的!”

聽到這樣的話,黃毛嘴角抿着笑容,直接提着對方就走了。

他們必須要留着這個人,因爲不能讓那邊有任何的疑心,他們知道洪爺怕了,在厲害的犯罪分子,那也不敢和夏國作對。

畢竟他們還是生活在夏國的土地上,而夏國就是領導,他們就是一些下屬,爲非作歹夏國看不到時候,那就可以歡快一會,要是真的盯上他們,那就完蛋了。

此時洪爺和跟隨他的所有人,此時都十分清楚一件事情,必須要保持和夏國的特種兵合作。

如果要是戴罪立功的話,或許還可以從寬處理,如果要是反抗,或者作出一些令人厭惡的事情,那就真的慘了。

他們必然會被連根拔起。

在每一座城市,自然是存在很多犯罪分子,只是夏國沒有處理而已。

犯罪存在是一種必然的問題,永遠都會有人因爲利益走向犯罪,而貪婪的慾望是無法根除的,正如同慾望一般。

穩定,只要是足夠穩定,一些不造成不穩定的話,是可以存活一陣的。

……

洪爺的別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