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傾城面色略微一變。

「我承認我是有著一些手段,不過,東方公子,這卻並不是我故意不行動什麼,而是我們一行,以你的實力最強,我潛意識裡的認為東方公子你會出手,所以,我才沒有出手什麼。」東方傾城苦笑道。

「是嗎?」蕭逸撇了撇嘴,根本不相信東方傾城。

雖然,嗯,東方傾城長得很漂亮,但是,蕭逸可是記得這麼一句話,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會騙人,也就越危險。

別看東方傾城好似一副溫柔,落落大方的樣子。

但是以蕭逸的洞察,他是打心底的察覺到,東方傾城對他隱瞞了不少的東西。

「確實是這樣。」東方傾城點頭道。

「如此,那等你跟上我們后,我們再談合作的事情吧。」蕭逸見狀,不想再和東方傾城交談什麼,念頭一動,很久沒有出現的筋斗雲忽然出現。

只見,筋斗雲出現在了蕭逸的面前後,其好似一點都沒有受到什麼限制一般的懸飛在蕭逸的面前,然後向著蕭逸湊近,一副撒嬌的樣子。

「筋斗雲,帶我和菲菲離開這裡。」蕭逸用手摸了摸筋斗雲,然後對筋斗雲開口道。伴隨著他的話語,筋斗雲停在了蕭逸的腳下,見狀,蕭逸拉著夢飛飛踏上筋斗雲,接著就見(唰)的一下子,筋斗雲就帶著蕭逸和夢飛飛破空而起,眨眼,就消失在了東方傾城等人的視線當中。

在筋斗雲破空而去的時候,筋斗雲的體表滾滾藍色火焰翻滾,形成火焰屏障,將蕭逸和夢飛飛給包裹了起來。

迷心奇火!!

這火焰自然是迷心奇火。

幾乎是在蕭逸和夢飛飛被筋斗雲帶著離開的剎間,東方傾城那絕美的俏臉上,就泛起了寒霜,變得非常的不好看了起來。

蕭逸如此行為,實在是讓東方傾城比較的詫異,和氣惱。

是的,她承認,她確實隱瞞了東方勝天不少的事情,但是,她的隱瞞其實也不多,而且沒有展現手段,也僅僅只是想要看看蕭逸的實力到底有多強,看看他都有著何等手段。

卻不想,最終竟是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東皇劍,出!」

隨著氣憤,只見東方傾城輕開檀口,道出赦令,頓時就見,一把閃爍著流光溢彩,透著無上皇道氣息的寶劍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這一把劍剛一出現,周邊那些攻擊過來的水箭,就紛紛崩滅。

好似,在這東皇劍的面前,都不敢放肆,都全然不敢攻擊的樣子。

「給我破!」

東皇劍出現了后,東方傾城兩手握住東皇劍,然後對著虛空一斬,隨著她這一斬,空間竟是被斬破了開來,生生被斬出了一個空間門戶。 「跟上我!」

揮動東皇劍斬出了一個奇特空間門戶了后,東方傾城第一時間帶隊向著奇特門戶鑽入了進去,隨著她們踏入空間門戶,頓時就見空間門戶為之關閉了起來。

等東方傾城等人再次出現的時候,她們已然出現在了一處巨大城池的外面。

這是一座大氣、磅礴,散發著無窮霸氣,讓人心神震撼的巨大城池。

在城池的一處城牆的大門所在,有著真命二字。

這真命二字,閃爍著流光溢彩,蘊含著極強的威能,乃上古強者所書,哪怕時間過了很久,它所散發的威能都一點不減。

當東方傾城帶隊出現在了這裡后,幾乎是所有人都瞬息間從真命二字上面感受到了威壓,不少的妹紙都驀地悶哼出聲,口中竟是忍不住噴出鮮血。

「斬!」

東方傾城見狀,再次揮動手中的東皇劍,一件揮動,皇道之氣鋪天蓋地,一道劍光破空,然後,頓時就見真命二字所帶給東方傾城等人的威壓都全然消失不見。

而隨著威壓消失不見,那閃爍著流光溢彩的真命二字,一下子變得黯淡了起來。

「啪啪啪……」

隨著如此情況出現,一連串的拍巴掌的聲音響起,隨著拍巴掌的聲音響起,只見東方傾城等人的一旁不遠處忽然出現了蕭逸和夢飛飛的身影。

「真是不錯的能力啊。傾城妹紙,可以告訴我,你手中這寶劍是什麼品級的兵器么。」蕭逸帶著夢飛飛出現了后,一臉微笑的對東方傾城開口。

「只是普通兵器罷了。」東方傾城扭頭看向蕭逸,不動聲色的將手中的東皇劍給再次收入了儲物戒指。

「真的是普通兵器么?!既然是普通兵器,那麼傾城妹紙,你能將這等普通兵器給我么。」蕭逸微笑的說道。

東方傾城美眸一縮,接著瞬間戒備的看著蕭逸,而隨著她如此,她身邊的所有望仙城妹紙也是一下子組成戰陣,紛紛殺氣騰騰的看著蕭逸,讓周邊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好似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流血事件一般。

「看吧,只是開個玩笑,你們就如此殺氣騰騰,就你們這樣的情況,還給我說什麼合作,傾城妹紙,你不覺得你們這樣的行為,真的很搞笑么。另外,紫葉妹紙,你們幾個的行為也讓我很傷心啊,虧我前不久還帶你們獲得了那麼多的好處,這才多久,你們竟然就對我拔劍相向。」蕭逸聳了聳肩,一副很無語的樣子,話語落下后,一雙目光落在了紫葉等在那鄂神宗的奇特山峰,跟隨著他一起行動且獲得了不少好處的望仙城妹紙身上。

隨著他這等話語,以及眼神注視,頓時就見紫葉等望仙城妹紙面色紛紛一變,然後各自低下了頭,不敢多看蕭逸,明顯是一副理虧的樣子,不過,她們雖然低下了的頭,但卻沒有收起手中兵器,仍舊是與周邊姐妹組成戰陣。

不論怎麼說,她們都是望仙城的人,當然不可能僅僅只是因為從蕭逸這裡獲得了一定好處,就忽然叛變什麼的。

「傾城妹紙,我說你隱瞞我太多,這話真心不是冤枉你什麼,道皇器級別的東皇劍,竟都能被你給說成是普通兵器,你這謙虛也未免太大了點,而且,你這還是擁有著特殊能力的道皇器兵器,從實質上來說,比之某些道尊器都不差什麼,另外,你這兵器貌似還處於封印狀態……」蕭逸沒有多在意紫葉等女的反應,緊跟著又對東方傾城微笑的開口說道。

這會的蕭逸,臉上掛著微笑,心中實在是有著不小的詫異啊。

如果不是他剛才帶著夢飛飛,御使筋斗雲離開后,緊跟著就施展了障眼法,停在了某一處虛空,利用天神之眼關注起來了東方傾城等人的情況,他還真不知道東方傾城的手中,竟是有著道皇器這等層次的無上神兵。

要知道,這等層次的兵器,在中州都絕對是非常非常珍貴的,就算是某些大型勢力都不一定擁有,就算是擁有其數量也非常少。

君不見,夢飛飛這等出生於中洲仙庭拍賣行的人,手中也僅僅只有一件道王器。

連夢飛飛都是如此,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而如今呢,東方傾城卻是一下子拿出來了這等道皇器,這又怎麼能不讓蕭逸感到震驚,感到詫異。

在如今這個道王級都好似沒有的東洲,出現了如此一把道皇器,這絕對是可以改變東洲勢力格局的。

東方傾城的美眸驀地再次一縮,面色瞬間大變。

「你怎麼知道我所拿出來的兵器是東皇劍。」東方傾城非常不解的看著蕭逸,要知道,她獲得這東皇劍的事情,可並不長。

這一把劍,在她剛進入神幻領域的時候,是壓根就不曾擁有的。

之所以如今擁有了這樣的寶劍,那是因為,這把劍就是她這一次帶隊來到神幻領域的最主要目的。

這一把劍就是她從鄂神宗所獲得的最終目標物品。

此時,這東皇劍也確實和蕭逸所說的一樣,如今處於道皇器級別,另外,也確實處於封印狀態,它的全盛狀態,可不是什麼道皇器層次,而是半步道神器,差一點就能化身成道神器的真正無上神兵!!

「這個是秘密……」蕭逸聳了聳肩,「怎麼樣,傾城妹紙,你這會是不是忽然後悔與我合作了,如果不是你讓我進入眼前這上古宗派遺迹,我又豈會看出你擁有東皇劍這樣的大殺器,你說我若是將你擁有此等神兵的事情,在走出了神幻領域后,宣傳出去,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會不會讓整個東洲的大勢力都窺視這樣的神兵,乃至引動中洲的強者來襲……」

「你不會那樣做的。」東方傾城冷聲道。

「哦?」蕭逸眨巴了一下眼睛,「為何你會如此認為。」

「因為你身上有九轉神品靈粹,以及滅殺了武無極等帝武宗弟子……」東方傾城冷聲說道。 「你這是在威脅我?」蕭逸眼睛一眯似笑非笑的看著東方傾城,「另外,我很好奇,你既然都已經發下了血誓,為何還敢如此威脅?」

「我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罷了,至於血誓,它可並不是萬能的,這個世界上能抗衡它的東西很多。」東方傾城落落大方的說道。

「是不是比如說你手中的東皇劍啊。」蕭逸微笑道,說出這話后,他彈了彈指道,很是隨意的開口道,「你說我這會出手將你手中的東皇劍給搶了,你還有不有抵擋血誓的手段,更甚至,我這會出手將你滅殺了,又會是一個什麼情況。」

蕭逸的話語雖然很隨意的,臉上也帶著笑容,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可伴隨著他的話語落下,東方傾城乃至她身邊的所有望仙城妹紙,眉頭都同時一皺,氣氛一下子變得更為的壓抑,更為的劍拔弩張了起來。

以眼前這樣的情況來看,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大戰。

「唰!!」

伴隨著氣氛更為的壓抑,只見那被東方傾城給收入儲物戒指裡面的東皇劍再次被她拿了出來。

面對眼前這個實力深不可測的東方勝天,東方傾城是一點都不敢大意什麼。

若是對方真的決定出手,那麼她必然會在第一時間手段齊出。

「主人,下令吧,只要你下令,我這會就將她們給統統滅殺了。」伴隨著東方傾城將東皇劍給再次拿了出來,焱驀地幻化成人形,又一次出現在了蕭逸的面前,然後一臉戰意的將視線看向了東方傾城等人,眼中那是有著很是明顯的興奮。

雖然東方傾城的手中有著東皇劍,有著這一把從本質上而言是比之焱的本體還要強大的兵器,但焱如今精怪化,相當於是劍靈,比之沒有劍靈的東皇劍而言,她卻是壓根不受東皇劍的影響。

只是處於道皇器層次的東皇劍,明顯還不不能讓她忌憚什麼。

這一刻的焱只想立馬出手,將東方傾城等女都給滅殺,一旦滅殺,她可就能吸收大量澎湃血氣了。前不久,沒能吸收掉武無極的血氣,焱心中可是有著不少失望的,而如今,眼前這東方傾城身上的血氣,可是不比之武無極差什麼,若是吸收掉東方傾城的血氣,那麼可絕對是很不錯的享受,絕對能夠讓她的實力再進一步。

作為精怪化的焱,她如今可是完全脫離了道器的限制。

她具備了成長性。

只要她能吸收大量血氣,那麼她就能不停的增長實力,某一天超過道神器都不是沒有那個可能。

焱的話語落下了后,更是讓周邊氣氛變得更為壓抑了起來。

大戰更加的明顯的一觸即發了。

「唰唰唰……」

遠處破空聲驟然響起,隨著破空聲響起,只見兩個隊伍分別從兩個不停的方向,向著眼前這一處巨型城市奔襲了過來。

這兩個隊伍竟分別是沐月所帶領的天門弟子,以及雨妃所率領的太陽宮弟子。

兩個隊伍奔襲的速度都很快,雖然是從兩個不同的方向,但奔襲的目的地卻都是一樣,隨著她們的奔襲,蕭逸和東方傾城等人都下意識的將視線向著兩個隊伍看了過去。

當蕭逸將視線看過去的時候,他的臉上泛起了一抹古怪的微笑。

之所以感到古怪,那是因為,蕭逸忽然發現,眼前這場景何其的熟悉。

前不久還沒有進入這真命宗遺迹的時候,不就同樣發生過一次這等類似的場面么。

只不過當時自己是和沐月等天門弟子如此,而如今卻是換做了東方傾城等望仙城妹紙們。

在那外面,自己是看著東方傾城和夢飛飛的面子上沒有那般唑唑逼人。

而現在,對象換成了東方傾城,這就不得不說,這場面有些讓人感到有意思了。

在蕭逸和東方傾城將視線向著雨妃等人看了過去后,兩個隊伍在奔襲的過程當中,此時彼此眼中也是明顯流露出了一抹驚訝。

她們分別向著雙方奔襲的隊伍看了一眼,好似都在詫異怎麼會同時出現在這裡的樣子。

然後又各自快速的將視線落在了蕭逸和東方傾城的身上,當她們將視線落在了蕭逸和東方傾城等人的身上后,她們的眼中眼中的詫異頓時變得更濃。

雖然因為雨妃和沐月帶領隊伍忽然出現,讓蕭逸和東方傾城所處的氣氛稍稍變得好了一些,但明眼人只要是一看,都能看出,蕭逸這會和東方傾城所屬隊伍有著摩擦,好似隨時都要大戰了一般。

「唰唰唰……」

見狀,雨妃等人紛紛加快了速度,頓時,很快就來到了蕭逸等人的身邊。

「東方,你們這是什麼一個情況?」雨妃帶隊來到了蕭逸的面前後,一臉好奇的對蕭逸第一時間問道。

「喏,和你所看到的一樣,發生了摩擦唄。」蕭逸聳了聳肩,一副很隨意的樣子。

「你們怎麼會發生摩擦的?」雨妃表示非常的不解。而在她對蕭逸再次問道的時候,旁邊跟著她一起來到這裡的沐月,這會雖然表面上沒有開口什麼,但只要是一個聰明人,都能清楚的看出,她這會正和東方傾城在傳音交談著什麼。

「這個事情,你就要問傾城妹紙了,唉,本少還是太年輕,太容易受騙了點啊。」蕭逸搖了搖頭,故作一副無語樣子的開口說道。

「師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不要老是打啞謎好不。」雨妃驀地傳音對蕭逸問道。

「看到東方傾城手中的那一柄劍沒有,東皇劍,實打實的道皇器神兵。」蕭逸笑著傳音道。

「什麼,道皇器!!!」雨妃頓時一震,目光下意識的向著東方傾城手中的兵器看了過去,只是看了一眼,她緊跟著又疑惑的對蕭逸問道,「難道她利用你獲得了這樣的道皇器,還是你們因為這道皇器而發生了矛盾。」

「這個倒不是,只是呢,眼前這傾城妹紙接連欺騙我,讓我不爽罷了。雖然道皇器不錯,但也還沒有被我給太過於看在眼裡。」蕭逸傳音道。 「是這樣啊,那師弟你如今準備怎麼做,是要滅殺了東方傾城她們么?若是師弟你要動手的話,還請師弟招呼一聲。」雨妃傳音道。

「師姐的意思是,我若是動手,你也準備跟著動手了,師姐就不勸勸我么,另外,師姐這東方傾城的背後所處的望仙城可是有著悟道巔峰的強者存在,你若是和我一起出手,你就不怕走漏消息,從而然引起望仙城的報復么。你要知道,師弟我,如今根本不是本尊狀態,所以,基本上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忌憚什麼。」蕭逸笑著傳音道。

「先不提,我以後註定會和你在一起,就是以師弟你前不久讓我所獲得的機緣,動手什麼的,就根本不是什麼事情。」雨妃俏臉驀地一紅,然後正色傳音道。

「哈哈哈,你這還真是完全認定我了呢。」蕭逸大笑的傳音。

「不許笑。」雨妃羞惱的傳音道。

作為一個傳奇弟子,作為太陽宮赫赫有名的雨妃,說實話,以她的情況大膽的對男子說出的話語,絕對算是很難為情,也很大膽的了。

這樣的事情若是被他人給知道,絕對會震驚得眼珠子都掉下來。

要知道,在這東洲,追求的雨妃的人是何其多啊,愛慕她的人足以數以千萬記,而如今,雨妃卻是接連對蕭逸變相性的反追求,這樣的事情,被他人知道,絕對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過,對於他人而言,這樣的事情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對於雨妃而言,她卻是相信自己不會後悔,特別是在知道自己腦海中所擁有小命運的神通法則碎片了后,她更是如此。

另外,一想到前不久在那鄂神宗的奇特山峰,最終獲得那機緣所遭遇的事情,雨妃更是非常非常的認定蕭逸。

在那機緣所在茅草屋當中,雨妃曾經看到過一幕有可能是未來才會發生的場面。

那樣的場面看起來是幻境,但給她的感覺卻是非常的真實。

特別是當時她的第六感也告訴她那是真實的。

那樣的場面是她和蕭逸無比河蟹的場面。

合籍雙、修,婉轉承、歡的場面。

當時,看到那樣的場面后,她是非常羞澀的,但是,潛意思是真的告訴她,那樣的是必然會發生,也肯定會在過不了多久的時間必然也發生的事情。

那樣的事情,對她而言是一段情、緣,也同時註定是她的一場機緣。

在那場面當中,她與蕭逸合籍雙、修后,小命運術竟是完全掌控。

蕭逸並不知道雨妃心中所想,他見得雨妃如此,嘴角也是忍不住泛起了一抹微笑。

人這一生,意外真心太多。

記得第一次遇見雨妃的時候,乃是雨妃和南劍皇一起關注自己和藍田玉等人交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