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青蘿點頭:「是啊,或許這鐵堡壘與之前那位突然出現的前輩有關係。」

周浪點頭,道:「那可真是一位神秘、奇怪、強大的老者啊。」外加一句「不正經」,周浪在心中腹誹著。

「哈哈哈,對啊。」束青蘿哈哈笑了,臉都紅了,似乎是她想到了與周浪一樣的內容,都覺得那老者不正經吧。

前方樹林之中突然傳來噪雜之聲,聽那些人說話,嘰里呱啦的也不知道什麼意思。

周浪回憶了一下,驚訝道:「這不是說的日語嗎?」

束青蘿一聽,點頭道:「果然是日語,不過這裡怎麼會出現日國人?」

周浪皺眉,也是不解,試探性說道:「是剛剛能量波動的緣故?還是說這裡有日國人被困在這裡?」

束青蘿搖頭,道:「不管怎麼說,這些外族竟然來到我們這裡,怕是沒有什麼好事情吧。」

周浪想了想,疑問道:「這八大勢力都不管的嗎?」

束青蘿又是搖頭,道:「我國國土面積這麼廣闊,這些日國人不知道怎麼混進來的,也不可能全部都管的了啊,比如你說日國人來旅遊讓不讓來?比如他們要是真的通過什麼特殊的方法類似傳送的來了,怎麼發現?」

「說的也是啊,你懂日語嗎?」周浪問道。

「你懂嗎?」束青蘿問道。

周浪拍了拍胸脯,笑道:「不懂。」

束青蘿翻白眼:「不懂,你拍胸脯幹什麼,我還以為你懂。」

周浪道:「我拍胸脯是想說,我沒少看日國*****而已,不過裡面的姿勢比之老前輩送我的3000招可是差遠了。」

周浪神秘兮兮道:「你想不想試試我這3000招的威力?」

束青蘿臉頰緋紅,道:「壞死你了,原來你在這裡等著呢?我為什麼呀跟你試這個?」

「因為你是我女朋友啊。」周浪非常篤定的看著束青蘿,直把後者看的臉紅,點了點頭,道:「有機會吧。」

樹林沙沙作響,周浪發覺有人向這邊而來了。

「注意警戒。」周浪神色凝重起來。 束青蘿精神力擴散,她是個精神念師,此刻高級武者九階巔峰的實力,使得她的精神力空前強大。

周浪雖然說此刻已經是基因武者,但是論及精神力,竟然還不如束青蘿強大,不過並不是說高級武者九階的精神念師就一定能夠打得過基因武者,嚴格來說其實還是有一戰之力的,不過基本上也就是能夠戰幾下,緊接著絕對要敗。

基因武者,由凡人進入非凡,可不是說說而已。

雖然說非精神念師的基因武者在精神力方面的使用,還不如一個高級武者九階的精神念師,但是基因武者精神力的凝固度很高,不是高級武者九階的精神念師能夠輕易傷害的了的,所以說基因武者還是不可戰勝的。

但是束青蘿將精神力擴散用於探查周圍環境,倒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這一探查不要緊,剛一探查束青蘿神色就變了。

她趕忙拉著周浪,向遠處而去。

周浪奇怪道:「怎麼回事,對方實力太強了嗎?」

束青蘿點頭,道:「沒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足足有上百人之多,都是說的日國話,最讓人震撼的是……」

見束青蘿愁眉不展,周浪趕忙問道:「是什麼?」

「清一色都是基因武者啊!」束青蘿有一種脫力之感。

「什麼?!」周浪震撼,不敢相信,道:「這怎麼可能?」

他不敢相信,怎麼突然來了上百的日國基因武者?

此刻,周浪剛剛達到基因武者境界,之前的那些獸魂對抗基因武者已經占不到什麼優勢了,現在他正是承上啟下的時候,或者說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

這個時候,他可堪一用的獸魂,也就只有剛剛達到基因武者一階巔峰境界的小貓獸魂了,然而面對上百日國基因武者,周浪覺得這種戰局,對於他現在來說,那絕對是根本就沒有什麼勝算。

周浪咬牙切齒,揮拳不滿,道:「可惡,再晚些時候讓我遇到這些日國人,也不至於是這種被動局面。」

束青蘿有些驚訝的看著周浪,她並不知道周浪的真正底牌,此刻也不知道她心裡想的什麼。

「總之,我們現在還是先躲著這些日國人吧。」束青蘿嘆氣。

周浪點頭,道:「好,先去找七星泉,讓你提升到基因武者境界,這是正事,而且這樣我們也能增添一份實力。」

束青蘿點頭,道:「嗯,不過七星泉可不好找,這裡這麼大,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

周浪沉默,他也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其實現在他已經是基因武者了。

按理說,他已經算是功德圓滿,接下來就是離開群仙峰,然後就是有仇報仇,有冤報冤,同時將之前的一些事情處理完了。

不過,周浪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離開群仙峰啊,別說是離開群仙峰,他現在連怎麼離開鐵堡壘都不知道。

金剛降魔杵又恢復了原樣,周浪試過幾次,都沒法發動,所以也暫時沒有辦法通過它離開鐵堡壘。

因此,周浪還要想辦法離開鐵堡壘,所以現在找路離開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兩人離開日國人範圍,不多時就聽到又是噪雜的聲音,周浪有些奇怪,束青蘿再次以精神力探索過去。

她很是驚訝,看著周浪道:「今天是怎麼回事?各國友人來鐵堡壘要參加什麼峰會嗎?」

周浪不解,道:「怎麼回事?」

束青蘿道:「我看到一群印度人,有的人身上還纏著蟒蛇、眼鏡蛇之類的,這些人約莫也有上百人,而且修為竟然也清一色都是基因武者。」

第二次發現這麼多基因武者,就沒有第一次那麼訝異了,不過比訝異之外,周浪與束青蘿多了一分疑惑。

兩人非常不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先是遇到上百日國基因武者,現在又遇到上百印度基因武者,這是要鬧哪樣?

周浪甚至覺得,難不成真的如同束青蘿說的,這些人來這裡開什麼峰會?

深深嘆了口氣,周浪搖頭道:「總之,這麼多基因武者,現在我剛剛到達基因武者境界,還是要暫時避一避鋒芒的,等我稍稍鞏固一下,你等著瞧我怎麼收拾他們吧。」

束青蘿點頭,道:「嗯,我相信你的實力,不過現在確實是應該先想辦法找到七星泉。」

周浪點頭,與束青蘿離開了這裡。

再次選擇了一個方向而去,沒多久,他們再次遭遇到一群人。

同樣是束青蘿探查,她這次真的是有些無語了,臉上的疑惑之色更加是濃郁,她驚奇道:「怎麼會來了這麼多外國人?」

周浪問道:「這一次是哪國的?」

束青蘿想了想,道:「是泰國的。」

「你確定吧?你怎麼知道是泰國的?」周浪問道。

束青蘿道:「你也應該知道,我是精神念師啊,那精神力強大了,記憶力就好,理解力也好,學習各國語言也快,所以實際上,你之前不會的日語,剛剛的印度語你應該也不會吧?」

「那是肯定不會啊。」周浪點頭。

束青蘿笑了笑,道:「嗯,我會呀,而且吧,泰國語我也會,我聽他們以泰語交流,而且打扮非常像泰國人,所以基本斷定他們是泰國人。」

周浪點了點頭,道:「原來你還是個語言方面的才女啊,嘖嘖嘖,得虧是我媳婦,要不然這風頭不讓你搶了去?」

束青蘿翻白眼,不過並沒有置疑周浪的話,經過了這麼連番的經歷,束青蘿的內心已經是對周浪產生了悸動。

都是青春年少的時候,而且武者這個職業,其實死亡率還是蠻高的,所以相對來說武者們在男女之情方面往往是兩個極端。

絕世神帝 有的人覺得武者隨時都可能死,根本就不配談什麼愛情,省的耽誤別人。

還有的人認為,生當如同夏花般燦爛,死當如秋葉般靜美。

別說武者了,人生百年,不也如同蜉蝣般短暫嗎?

既然如此,不如大膽去愛,轟轟烈烈過便好。

所以這一部分人,對於感情還是比較奔放的。 結婚那點兒事 因此束青蘿想了一下,覺得周浪這人還不錯的樣子,所以也就默認了周浪稱呼她為媳婦的事情。

不過實際上,兩人除了有過很親密的交流之外,還沒有發生什麼實質性的事情。

周浪想了想,道:「眼下確實形式比較特殊,我們先暫時避一避這三方人馬,當然你的精神力比較強,最好是能夠調查一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這麼多外國人來到我們的國土上。」

束青蘿想了想,道:「看起來,確實應該是外來者了,要不然應該不會這麼湊巧都距離這麼近,可能就是剛剛感覺到的空間波動後來的。」

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先不與這三方人馬碰面,而是繼續去尋找七星泉。

悄沒聲的穿過了眼前這森林,周浪與束青蘿發現前方出現一條很寬闊的河流,這河水很寬闊,其上有一座橋,這橋起碼有三十多米長。

周浪有翅膀獸魂,所以他是可以飛的,但是他考慮到在陌生環境輕易飛行可能會面臨其它危險,所以還是首先選擇了走橋。

兩人上了大橋,這橋是紅黃二色的高架橋,看起來很是怪異。

對於武者而言,三十多米長轉瞬便可到達,然而讓兩人驚訝的是他們走了一個小時,依舊在橋的中段,想要回去也是這個情況。

周浪震驚,道:「這就麻煩了,我們被困在了橋中段嗎?這前進後退都不行,豈不是要被困死?」

束青蘿皺起眉頭,心中有些思量,突然,她驚異道:「這橋,難不成是傳說中的雞鳴橋?」

「雞鳴橋?」周浪不解,問道:「這雞鳴橋怎麼了?」

束青蘿有些為難道:「這若真的是雞鳴橋,可就有些難辦了。」

周浪擔憂,問道:「怎麼了呢?你快點說啊。」

束青蘿道;「是這個樣子的,雞鳴橋傳說之中,夜幕之中出現,雞鳴時分消失,在此期間,誤入雞鳴橋的人都沒辦法走出去,其實也沒什麼危險,只是若是被人追殺那就是別想逃走了。」

周浪道:「我們又沒有被人追殺,倒是不用怕了,那麼雞鳴時分消失的話,我們會怎麼樣?」

束青蘿道:「倒是也不會怎麼樣啦,只不過是橋憑空消失,我們會掉下去而已,不知道落入這河會如何,不過想來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周浪嘆氣,道:「那麼我們是不是只能在這裡等到天亮了?」

束青蘿嘆氣,道:「如果真的是雞鳴橋,怕是只能如此了。」

周浪搖頭,當他剛想坐下來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蛇吐芯子的聲音。

束青蘿驚訝道:「怎麼回事?不是說這橋上應該挺安全的嗎?會有蛇的聲音?」她說著用精神力開始探查周圍。

突然她捂住了小嘴,驚訝道:「不好了,似乎是幾名印度人探子與幾名日本人探子意外遭遇了,兩隊人馬在橋上打著向這邊過來了,那蛇正是印度人用的。」

周浪皺眉,搖頭,道:「還真是不想來什麼,就來什麼,兩邊一共多少人?」

束青蘿道:「大致一邊有四五人吧,都是基因武者。」

周浪呲著牙花子,心道:「若是給我點時間鞏固基因武者的修為,比如將這個境界初入該修了的、裝備什麼的都弄全套了,這十多人根本不足為懼,現在的話就有些棘手了。」

正想著的功夫,兩隊人馬來到了近前,他們兩方見到周浪與束青蘿后,都是一陣驚訝。

兩邊人嘰里呱啦說了一大通,周浪愣是沒聽懂一個字,束青蘿給他翻譯,道:「大致說的就是問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我們是誰。」

周浪點頭,道:「你問他們,他們是誰,怎麼來的,為什麼來。」

束青蘿點頭,嘰里呱啦說了一大堆,日語、印度語的就那麼說,周浪反正是一個字沒有聽懂。

此刻周浪的目光注視著其中一個印度阿三身邊的一條大蛇,這大蛇似乎是那阿三的戰寵,之前的蛇信子聲音就是此大蛇發出來的。

總裁大人好粗魯 這個是?

周浪因為有爆獸魂的能力,所以對一些與他等級接近的變異獸也有留心過,他知道這一隻變異獸叫做變異大刺尾蛇。

這種蛇,身體像圓盤,周圍有五條長長的帶刺的獨立「手臂」。

這條是變異的,首先表現在其長度如同一條蟒蛇一般,其次這蛇的毒非常厲害。

日國人那邊,也有一人養著戰寵,那是一隻禿鸛。

嘴粗而長,腳亦甚長,上體黑灰色,具藍黑色金屬光澤。下體白色,頭和頸具稀疏而短的毛髮狀羽近似裸露,紅黃色。

束青蘿嘰里呱啦說完后,又看向周浪,道:「他們不肯說。」

周浪翻白眼,這兩幫子異族人,真是可惡至極啊,竟然還不肯說他們為何敢踏足我們國土?

三方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大堆,束青蘿突然道:「我覺得他們兩方都不怎麼友好。」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周浪點頭,道:「從他們貪婪的眼神之中,我已經看出端倪了。」

束青蘿很是擔憂,問道:「怎麼辦,我怕是要拖你後腿了。」

周浪很是豁達,道:「暫時的,再說你提供偵查還有情報,你輔助工作做的還不錯呀。」

束青蘿感激道:「多謝你不嫌棄我,不過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好?」

周浪想了想,將自己的小貓叫出來,趴在自己的肩頭上,這是束青蘿第一次見這小貓,她發現這小貓還真是萌萌噠,女孩子天生就對萌萌的事物感興趣,束青蘿也沒有意外,不過她現在不太明白周浪弄出這小貓來幹什麼。

既然要打,那就先下手為強!

周浪果斷出手,讓小貓沖向了那變異大刺尾蛇,小貓本就是獸魂,並非一般變異獸能夠比擬的。

這變異大刺尾蛇乃是基因武者境界的實力,不過也只是剛剛入階而已。

周浪知道,武者的基因武者,實際上對應的是變異獸之中的I級。

也就是說在成為基因武者之前,武者連變異獸中的I級都不如,同理,不到I級的變異獸統一都被成為不入級。

所以說,基因武者是非凡的開始,也是變異獸更加兇殘的開始。 小貓的實力要強過那條蛇,如此突然發力,讓那蛇一時間無所抵抗,竟然被小貓一口咬住。

那變異大刺尾蛇露出不屑之色,顯然它認為這樣傷不到它,那印度人也是這麼想的,臉上露齣戲謔之色。

然而讓人大吃一驚的是,小貓竟然開始半吸收半化掉那變異大刺尾蛇的體內能量,來吸收成它自己的能量。

周浪見此時機,一棍向變異大刺尾蛇腦袋砸去,幫了小貓一把。

「嘶嘶嘶——」變異大刺尾蛇發出哀鳴,竟然轟隆一下倒在橋上,周浪上去一棍,收割了它的性命。

叮,恭喜獵殺:高級變異獸「變異大刺尾蛇」,獲得I級獸魂x1.

一名印度阿三怪叫一聲,向周浪沖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