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莽搖了搖頭,他也是看了王塵一眼,因為他能夠感覺到後者聲音中對武樂兒的愛慕。

「這個倒是沒有,不過,那個武樂兒並不顧忌你,站在武弘的身旁,如果武弘敗了的話,他肯定會向我出手的。」李莽這般道。

「這個臭娘們,我一定要讓她在我的膝下承歡。」王塵自語的道,他只要一想到武樂兒與武弘待在一起,他便是出奇的憤怒。

在風靈院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武樂兒那氣若幽蘭的氣質以及那與眾不同的魅力,讓得他有了愛慕之心。

王塵之所以會與武弘成為無法化解的仇敵,他知道,這恐怕是因為那個叫做武樂兒的少女。

因為無論他有多麼優秀,都是無法引起武樂兒的注意,也不管他有多麼的耀眼,武樂兒始終都不會正眼看他一眼。

他很不甘心,不論他到哪裡,從來都是眾星捧月,令得無數人為之敬畏,但武樂兒卻是因為武弘而無視他。

既然他得不到,那武弘也別想得到,他發誓,要令得後者家破人亡。

所以,他才會想要在這名額爭奪賽中殺了武弘,接著便是將武家連根拔起。

在風靈院與武弘交手的時候,王塵也是能夠察覺到武弘眼中那無法掩飾的一抹殺氣,但就是這種殺氣,反而令得恨不得將其殺之而後快。

當時武樂兒也在,她不惜與他反目成仇,也要護著武弘,從頭到尾,都沒有顧忌他的感受,最終留給王塵的,只是那心如刀絞的痛苦。

那一天,王塵極為的憤怒。

那個傢伙,在他之後認識武樂兒,原本,這個少女應該是屬於他的……都是因為那個叫做武弘的傢伙!

沒有他,他王塵會美人與榮耀雙豐收!

嘎吱。

王塵手掌緊緊的握著,他的眸子,也是在此刻,愈發的瘋狂起來,那種瘋狂,令得李莽都是有些頭皮發麻。

王塵抬起頭,盯著百戰山,眼神愈發的歹毒。

武樂兒,這一次,我會當著你的面,徹底的將武弘抹殺,我要讓你知道,他武弘配不上你!

在我的面前,武弘將不堪一擊!

所以,只有我王塵才配得上你! 當所有人都是因為先前武弘打敗李莽的那一戰而有所關注時,身為當事人的他,卻是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直奔百戰山頂峰而去。

唰!

在那等速度之下,隱約有著破風聲傳出,只見得武弘的身形在山道中穿梭而過,片刻之後,便是直接是將前方的一些爭奪者超越。

而那些被超越的爭奪者見狀,眉頭也是一皺,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沒有出手,因為他們誰也沒有把握能夠打敗武弘。

而也正是憑藉著這種速度,武弘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很快便是將大多數的爭奪者甩在了後面。

經歷了先前的一戰,武弘也不再隱藏真正的實力,他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任何人想要阻止他,都得想一下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不然的話,就是自取其辱了。

唰!

人影掠過山道,山道扭曲間,片刻之後,便是出現在了千里之外,武弘懸空而立,這裡已是最為靠近頂峰的山頂了。

他能夠察覺到,這片區域中,有著好幾人是二星元者,每一個人,實力都是極為的驚人,比起之前的李坤與陳虻,恐怕還要強上一些。

顯然,能夠接近頂峰的爭奪者,自然都是有著兩把刷子的強者。

武弘抬起頭,望向頂峰,那裡有著一座紫光燦爛的峰台,峰台之上,光芒匯聚,彷彿是光海一般,他知道,那是名額令散發出來的光芒。

也只有進入頂峰,他才有資格獲得名額令。

武弘身形一閃,身形便是暴掠而出,不過,就在他要進入頂峰的時候,身形突然停頓了下來。

武弘懸空而立,他面色平靜的望著對面,只見得在他的對面,有著一道道強悍的身影。

這些人影,個個實力驚人,目光如豺狼虎豹一般的盯著武弘,深厚的元氣在他們周身涌動,令得這片大地顫抖。

顯然,這些人都是有著進入頂峰的本事,只不過,那裡只有三枚名額令,所以,想要獲得的話,那就得逐個勝負。

武弘望著那一道道實力驚人的人影,也是面色一凝,眸子之中,有著倔強與執著浮現出來。

這是最後一步,他必須成功!

這些人影面色都是微微一變,顯然是沒有想到武弘竟然會這麼快到達頂峰的山道上,這樣的話,倒是多了一個勁敵,當然,他們也明白,武弘的確是有著爭奪七大府名額的資格。

這些人影對視一眼,幾乎在同一時間的點了點頭,這武弘雖然實力強悍,但想要到達頂峰,也得過了他們這關才行。

武弘望著他們的目光,面色卻是出奇的平靜,顯然這些人是會阻止他,不過,他並沒有因此放棄,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氣,那目光愈發的堅定。

阻擋又如何?他武弘連那個人都不怕,還會怕這些人么?

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要一往無前!

轟!

武弘大步跨出,以他為中心的空氣,頓時爆炸開來,那通往頂峰的山路,竟是被他的元氣直接轟成了一條寬敞的通道。

唰!

武弘腳尖突然點地,他的身形便是化作了一道黑影,徑直的沖向了那頂峰。

「此路不通!」

那些人瞧得武弘並不顧忌他們,而是直接沖向頂峰,當即一聲暴喝,這武弘居然無視他們,真的將他們當成了軟柿子么?

而隨著暴喝聲的落下,這些人大怒出手,狂暴的元氣激射而出,猶如是洪水猛獸一般,狠狠的對著武弘籠罩而去。

上空中,武弘的身形突然停頓下來,他望著大怒出手的這些人,眼中也是有著狠芒匯聚,只見得他心神一動,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便是爆發而出。

他手中的火色紅槍,也是在此時迎風狂漲,瞬間籠罩了這片天地。

武弘手掌一握,揮動著火色紅槍暴刺而出,頓時這片天地顫抖,驚人的力量,令得日月無光起來。

轟!

火色紅槍暴刺而出,直接是將那洪水猛獸般的元氣擊爆開來,而且餘威不減,狠狠的對著那些人刺去。

火色紅槍夾雜著滔天的力量,破空而來,而那些人也是面色劇變,顯然是感受到了武弘這一擊的危險。

轟!

這些人同一時間出手,他們的攻勢,與火色紅槍轟然相撞,當即狂暴的衝擊波肆虐開來,周邊的山道,都是被夷為了平地。

這些人都是被震退出去,身體劇烈的顫抖著,震退之時,他們的眼中,皆是有著一抹難以置信之色。

到了現在,他們方才明白為何陳虻與李莽會敗在武弘的手中,若是交手的話,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是後者的對手。

他們抬起頭,只見得武弘懸空而立,手持著火色紅槍,那般模樣,猶如是殺神一般。

武弘的眸子中,總是有著一抹冷厲,稚嫩的臉龐卻是令得他們心神不安。

那是一個不達目的而不罷休的人。

為了能夠達到目地,眼前的武弘,彷彿是能與任何人拚命,而他的敵人,都將會被他踩在腳下。

轟!

在他們心神不安時,武弘卻是大步邁出,當著眾人的面,徑直的走向了頂峰。

不過,即便是如此,卻是沒有任何人向其出手。

因為他們從武弘的身體之上感受到了那股令人絕望的力量,後者那不畏不懼的舉動,讓得他們明白,一旦他們出手的話,那麼武弘必將與他們拚命。

他們之所以有現在的實力,付出了他人所無法想像的努力,所以,他們也是更加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這七大府的名額固然重要,但與他們擁有的一切比起來,卻是微不足道。

而且,這七大府的名額只有三個,就算是阻止了武弘,他們也不見得就能夠獲得那種名額,所以,若是與武弘拚命的話,那的確是有些得不償失。

眾人的目光閃爍著,眼中有著躊躇,也有著果斷。

而武弘卻是沒有理會他們,他手持著火色紅槍,微風吹過,讓得他們的衣袍飄舞,他的眼中,有著冰冷匯聚。

麒麟山中,所有人都是驚駭的望著這一幕,他們實在是有些無法想像,武弘獨自單挑這麼多人的舉動,實在是太過震撼了。

在武弘身旁的樂兒,也是格外的緊張,但卻又覺得此時的武弘,顯得無比的耀眼,也特別有安全感。

這武弘,或許現在實力不怎麼強大,但他的那種魄力,卻是不亞於任何人。

在那漫天目光的注視下,武弘頭也不抬,當著這些人的面,走向了那頂峰。

但即便是如此,這些人都沒有再出手。

不過,當武弘在他們身前走過的時候,他們甚至還鬆了一口氣,那個少年的舉動,讓得他們明白,如果他們執意阻止,今天就算是將武弘阻止了下來,那他們也必將全軍覆沒。

他們無法想象為什麼武弘會擁有著如此堅定的強者之心,但第六感告訴他們,盡量不要得罪後者。

所以,他們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武弘走向頂峰。

嘩。

當武弘無視這些人,大步走向頂峰的時候,那麒麟山中,也是爆發出了轟動的驚嘩之聲,無數人都是面色震驚,顯得格外的駭然。

片刻之後,武弘二人便是抵達了頂峰。

他望著頂峰上的名額令,嘴角也是浮現出了一抹久違的笑意,只要奪得它,便是擁有了進入七大府修行的資格……

唰!

不過,就在他望著名額令的時候,一道破空的人影,卻是突然降落在了這頂峰之上。

武弘面色微變的望著這突然出現的人影,手掌也是忍不住的緊握……

這個人,正是王塵。

緊接著,一道倩影也是開始浮現出來,正是萬古商會的尤佳麗。

「接下來……就是決賽了啊。」

武弘目光盯著王塵,眼神深處,有著冷芒匯聚。 雲元鎮。

此時整個雲元鎮的元氣,迅速的匯聚在了一起,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光幕,籠罩著整個雲元鎮。

雲元鎮中,漫天目光投射向了那光幕處,此時的光幕,逐漸的浮現出了畫面,而浮現出來的畫面,正是那登上頂峰的四道身影。

這四道身影,筆直而立,周身那驚人的波動,即便是並未親身見到,但依舊是讓得雲元鎮中所有人面色忌憚,能夠在數千人之中脫穎而出,並且站在那頂峰之人,絕對是雲元鎮中年輕一輩的頂尖強者。

「王塵果然是出現在了那頂峰啊,風靈院第一,果然名不副實啊……」

「奇怪,陳家的陳虻,李家的李莽竟然不在頂峰,此次的名額爭奪賽,也太沒有含金量了吧……」

「這你們就有所不知了吧,他們兩人都被武家的武弘淘汰了,看來此次的名額爭奪賽,武弘才是真正的黑馬啊。」

「不可能吧,即便武弘淘汰了陳虻二人,那也不可能獲得七大府的名額,難道你們都忘記了,王塵是要置他於死地的。」……

伴隨著光幕中那四道人影的出現,雲元鎮中,也是突然間有著無數道竊竊私語聲響徹而起。

「天吶,我沒有看錯吧,武弘與武樂兒同時出現在了頂峰!」武家中,大長老等人難以置信的望著那兩道身影,失聲道。

武鋒微微一笑,武樂兒能夠出現在頂峰,他一點都不意外,但武弘的話,卻是難上加難了,畢竟,陳虻與李莽是會對付他的,但誰都知道,武功居然打敗了陳虻二人,成功的站在了頂峰之上。

「不過,接下來的決賽,才最危險啊。」武鋒輕聲道。

大長老等人點了點頭,目光望著上空中的那道光幕,他們心中都是知道,那個風靈院第一的王塵,肯定會在這決賽之上對付武弘,雖然他們明白武弘的實力,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但這個王塵,卻是極為強大,想要打敗他,並且最終獲得七大府的名額,可以說是難如登天。

當然,若是武弘能夠在這場名額爭奪賽中打敗王塵,並且獲得七大府名額的話,那麼他將成為這雲元鎮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

「弘兒……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吧……」

武鋒緊盯著一座頂峰上那手握著火色紅槍的武弘,欣慰的一笑,他倒是很想要看一看,這個看上去稚嫩的武弘,究竟能否如同他父親那般耀眼與矚目?

……

「終於有人出現在頂峰了啊……」

在麒麟山的一處山頂之上,蕭雅靜靜盤坐,她的眸子同樣是望向了上空的那巨大光幕,而她的眸子,在四人的身上掃過,最終停留在了王塵的身體之上。

「此次的名額爭奪賽……倒是出現了個不錯的苗子。」

蕭雅嫣然一笑,看著王塵的同時,她那眸子中有著一抹喜色掠過,在她的感應之下,自然是知道這王塵才是這四人之中最強的人,能夠發現不錯的苗子,倒是不虛此行了。

「那武弘與武樂兒,也很不錯。」一身青衣的風靈院院長莫天站在蕭雅的身後,他看了武弘二人一眼,旋即笑道。

「嗯,這二人的確是不錯,可是與王塵相比,還是有些差距。」

蕭雅聞言,也是微微一點,旋即她抬起頭,眸子望著頂峰,輕笑的道:「此次名額爭奪賽的最終目標,便是那鯤鵬與麒麟的傳承,若是此次的冠軍無法得到那種傳承,那就說明此次的名額爭奪賽,還是失敗的,以後再想要得到,可就是難如登天了。」

「是啊,如今七大府風雲四起,的確是需要新鮮血液的補充,但願冠軍獲得者,能夠得到那種傳承吧。」莫天感嘆道。

「嗯。」蕭雅點了點頭。

「蕭小姐,如今這雲元鎮的四大家族大有兵戎相見的跡象,我們該怎麼辦?」莫天有些擔心的道,誰也不知道四大家族的火拚,會出現何等的結局,不過,那樣一來,雲元鎮必將元氣大傷,對七大府可是極為不利。

「無須干預,這個世界上,適者生存,該發生的,遲早會發生,阻止不了的,順其自然吧。」

蕭雅淡淡的道:「當然,若是此次無法達到最終目標,那麼這名額爭奪賽,可就是有些可惜了。」

莫天微微點頭,他明白,這鯤鵬與麒麟傳承的重要性,若是有誰得到了,那麼這整個麒麟山的秘密,也將徹底暴露在七大府的眼皮子底下,而獲得者,也將得到巨大的好處。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冠軍獲得者……只要他能夠獲得傳承,那麼所有的一切,都將可以迎刃而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