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但願吧,希望大喇嘛們不要鑽研出什麼邪惡的計劃來害人,和尚被弄成那樣,我總感覺這回如果出事,一定小不了。」

忍者:「如果再有緊急情況需要你使用天網怎麼辦?」

李偉:「應該不會的,我上次使用,幾乎釀成戰爭,上面應該也冒不起這個險。」

長江二十二號將最近發生的各種案件都分門別類的顯示在風擋玻璃上,李偉翻頁檢索的觀看著,並沒有發現異常。

其實惴惴不安的不只是李偉,宇通物流上層也是非常的擔心,在天竺的聖火傳遞竟然連遊行示威都沒有,那裡畢竟是地賴喇嘛的流亡之地,應該有強烈的活動才對,如果這個組織突然安靜下來,那隻能說明他們在醞釀著更大的陰謀,在這個緊張的時刻,和尚竟然出事了,險些被害,以他的能力,自保出逃應該是綽綽有餘的,不應該處於瀕臨死亡的狀態。這一切的一切,都預示著暴風雨就要來了,聖火滅了,可以點燃,如果人民受到傷害,那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小節2

宇通物流某秘密基地,張遼正在抽取不死身上的細胞,突然之間,不死人彷彿收到什麼刺激或者感應,突然抖動起來,張遼立即按住不死人,並按響警報。不死人突然一口咬住了張遼的手腕,雖然隔著生化服,但是張遼還是被咬傷了,接觸到鮮血的不死人,恢復了一點生氣,狂暴起來,張遼踉蹌著跑了出來,關閉了大門,一出實驗室,張遼馬上啟動了緊急措施,不死人的房間被鋼鐵合金重重包圍起來。工作人員趕了過來,要檢查張遼的傷勢,張遼立即制止了他們,

「不要過來,我被不死人咬傷了,不知道會感染什麼?你們所有人立即撤離到下一層隔離區外。所有人不得離開,立即向上級彙報,進入第二層區域的人必須穿生化服。第一層區域只能由機器人進入。要快!」

張遼感覺身體在變涼,感覺很冷,他面無血色,漸漸沒有了力氣,他趴向牆角,靠著牆坐著,確定自己所在的區域的人員全部撤離后,他費盡全力脫掉生化服,拿出手機,用私人的號碼播同了家裡的電話,按規定在這裡是不可以打電話的,可能是感覺自己快要不行了,馬上就要死了,他才這樣。一陣鈴聲過後,孩子的聲音傳來:

「我家沒人啦,要是又是就打媽媽手機吧!要不就在嘟的一聲后留言,嘟……哈哈這是我啦,一會還有嘟……」

張遼笑了一下,他的兒子很調皮,想到今後再也見不到他了,張遼心中一陣痛楚,

「陽陽,你太調了,爸爸要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能回家,你是個男子漢了,要照顧媽媽,不許惹媽媽生氣,爸爸愛你,老婆,你辛苦了,我常年不在家,孩子和爸媽都要靠你照顧,真的很抱歉……

老婆,我愛你……」

張遼眼角流出了熱淚,他的手已經拿不住手機了,意志漸漸的模糊了,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向他招手,他用力的調整著眼光想看清那個人的模樣,可是自己的一切都已經不受控制了……

小節3

益州城世運的聖火傳遞終於開始了,一棒接著一棒,運動員,勞動模範,志願者,明星,公務員,工人,平民,農民,兼容並包,每個人100米的路程,無論是火炬手,還是圍觀的市民,每個人都面帶笑容,歡欣鼓舞的慶祝著世運聖火的傳遞,那一刻的榮耀屬於每一個人。人們熙熙攘攘的圍在傳遞路線周圍,宇通物流的各個小組化身平民隱藏其中。聖火傳遞路程進行到一半的時刻,神婆突然感應到了什麼,一段吐蕃文的佛經傳入她的腦袋裡,有幾個人的影像揮之不去,卻又看不真切,她同時體會這幾個人身體上的不適,有種五內俱焚的感覺,她不能撇清這種感覺,她還不知道這幾個人是誰。她必須感應出這幾個人的方位……

與此同時,神婆身邊的特別博士藍牙,發現了她的異樣,也緊張了起來,通知各個小組嚴陣以待……

神婆滿頭大汗,牙關緊咬的堅持著,

「快通知我們的人,男性,短髮,藍色運動服,黃色護腕,紅綠燈附近,找到他就打暈他,將他控制住,我感覺他的身體要著火了……」

藍牙同時向各個小組和上級傳達和彙報了情況,同時將神婆與所有特別顧問的通訊進行了鏈接。

「男性,鬍子很重,個子很矮,紅色t恤,灰色七分褲,他站在黃色廣告牌附近……啊!我好熱!要快!」

所有的特別顧問都行動起來了,藍牙調動了所有的監控設施,幾十個飛行器在人群上空盤旋著……

「正在唱大合唱的一個人,他在第3排左邊數,第4個人!」

胖子在人群之中閃展騰挪,兩百多斤的人卻像燕子一樣的靈活,他第一個出現廣告牌附近,凌空躍起,落在紅t恤男的身後,手掌在那人腦後一敲,緊接著雙手架起那人就往後退著……

刀仔最先找到了穿藍色運動服的男人,掏出一柄黑色匕首,一邊奔跑一邊揮刀,黑色匕首的前端射出一根銀針,穿過人群,穿過一瓶礦泉水,扎在藍衣人的穴位之上……

神婆皮膚通紅,全身顫抖,一個字一個字的崩著:

「還有一個人在一輛黑色轎車上,車離火炬手很近,啊!他已經要不行了,我,我……」

老槍帶著人沖向合唱那邊,神婆發現的那個人已經在搖晃了,老槍來不及多想,掏出一把雙管手槍,取出一顆麻醉彈,掏槍上子彈開槍一氣呵成,眼花繚亂之中,那人已經倒下……

一輛冒著煙的車正沖向人群,已經不用誰來指引了,那輛車,唯一的開動的車,已經足夠明顯了!李偉飛速沖向那輛車,已經顧不得自己的速度有多快有多驚人,多麼的不可能了,人命關天,由不得他去向,李偉攔在車前,車裡的人眼睛里嘴裡鼻子里都冒出了火光,已經救不回來了,李偉雙掌前推潛能爆發,能量形成真空包圍住車身,阻止燃燒,汽車硬生生被截住了…… 小節1

策劃實施這次恐怖事件幕後黑手也隱藏在人群之中,眼看自己的棋子接二連三的被發現帶走,他立即感覺到不妙。他不敢再繼續行動,立刻壓低鴨舌帽,逃之夭夭了。他沒想到,自己這麼隱秘而又高明的手段會被發現,他思考不出手中棋子究竟是如何被發現的,心中一陣陣的恐慌。

李偉截住的那個人和火焰一起窒息而死,另外三個人已經在防爆車內,在眾人的注視下化為灰燼——

藍色火焰由內而外的迸發著,水熄不滅,乾粉噴不滅,先是血肉燃燒,骨架若隱若現,直至最後骨架化為白色灰燼,火焰熄滅……

宇通物流和軍方警方合力將恐怖事件壓制住,只定性為一般中暑患病事件。唯一的一個線索就那具真空下的屍體,這具屍體在真空狀態之下,保存的還算完整,只是腦袋猙獰恐怖,黑暗空洞的幾個窟窿分部在臉上,看起來十分的邪惡。科學家們用盡各種方案來研究自燃的原因,同時又秘密調查研究這幾個人的共通點,連線,排除,分析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世運聖火傳遞的下一站就是吐蕃了,由於自燃人恐怖事件的出現,如果這次恐怖事件真是地賴喇嘛組織所為,那麼更大的危險還沒有來到。宇通物流公司和軍方警方合作,醞釀著更嚴謹的安保方案。

宇通物流的特別顧問不再分為小組,而是彙集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的分析著案情。

藍牙:「神婆在事件發生之前,聽到了吐蕃語佛經,這應該是一個啟動暗號,或者是暗語。留下的唯一線索是那具屍體,屍體內沒有任何的易燃液體。自燃原因暫時不明。」

老槍:「查不出原因,就找不出線索,我們現在處於一種被動挨打的狀態。只能依靠神婆的預感行事。但是感受那種預感也很致命。神婆險些死在這上面。」

胖子:「明天的聖火傳遞看來形式很嚴峻,科技部有什麼應對辦法嗎?」

藍牙:「由於找不出自燃原因。目前只有一些消極的應對辦法,氮氣冷凍槍,阻燃傘包,麻醉槍,設施完備的隔離車等等。各個設施將配發到每個特別顧問手裡。」

忍者:「神婆怎麼樣了,沒有他我們就是瞎子,山炮這次你怎麼看不出來了?」

李偉:「這次的自燃的人。都是普通人,正常人。不存在邪惡的氣息。這個幕後操縱的人太慘無人道了!他根本就是妖魔!」

胖子:「我日,他馬勒戈壁的,別落到你爺爺手裡。我活剝了他!」

藍牙:「上級指示我們要嚴陣以待,不能讓任何不和諧訊息流露到任何媒體,上級特別叮囑是任何媒體!」

李偉暗自將自燃的事件通報給墨家前輩,希望他們在墨家古籍收藏中找到一些線索,他也和鉅子令中的能量哥溝通了一下。希望以能量的方式化解自燃的條件……

小節2

張遼醒來時已經是3天以後了,他面容慘白憔悴,身體虛弱,對面前的食物完全提不起興趣,自己所在的第二區域已經解除了隔離。因為他除了身體虛弱以外沒有任何異常,未感染任何疾病與病毒。身旁的工作人員正在對他進行著檢查。

「誰允許這裡解除隔離的?」

「神醫。」

「裡面那個不死人怎麼樣了?」

「吸了你的一部分血液,他身體恢復了很多,幸虧你及時逃脫,要不然後果會很嚴重。」

「我的身體怎麼樣了?我感覺好虛弱。」

「一切正常。」

「我感覺不到正常。」

「快吃點東西吧!你會很快恢復的。」

「但願吧!」

看著身旁忙碌的工作人員,張遼漸漸感覺自己好像會透視了,工作人員們的血管脈絡運行系統清晰可見,鮮紅的血液經過心臟流經全身,張遼突然有一種衝動,他想吸血,面前的鮮紅血液看起來那麼的鮮艷奪目,那麼的美味可口。

張遼的眼睛已經綻放出渴望血液的光芒,突然的良心發現遏制了吸血的衝動。張遼用力喊著:

「你們快出去!馬上出去!我對血液好像有一種渴望,你們在這裡太危險,我會越來越饑渴,我不知道還能控制多久!馬上向上級,這裡繼續恢復隔離狀態!還愣著幹什麼!這是命令!」

「需要我們準備血漿嗎?」

「你們真的希望我變成吸血鬼嗎?看來可以取消不死人那個稱呼了,他就是吸血鬼,我也有可能是,他媽的!可惡!」

張遼醒來的第7天,他已經越來越虛弱了,他也曾經嘗試吃一點東西,但他還是沒有恢復,整個人已經變了形,灰白的皮膚包裹著骨骼,眼神空洞,不同於真正的吸血鬼,他如果繼續這麼虛弱下去,他真的會死去。

張遼醒來的第9天,他已經氣若遊絲,宇通物流上級糾結於是否救他,張遼本人寧死也不願成為吸血鬼,抉擇再三,在張遼臨死前,最終的決定為他注入鮮血……

小節3

時間沒有停下腳步,甚至不願放下腳步,沒有人喜歡殺戮,眼看著平民成為邪惡陰謀者的棋子,卻無能為力的等待著殺戮時刻的到來,這在宇通物流的歷史中還是第一次。太陽照常升起,身處茫茫高原,與太陽的距離更近,但陽光並不那麼溫暖,淡淡的高原反應讓這些客居高原的人們稍有不適。高原的美粗曠豪放,高原的紅日之下,幾公里的大街上,人們緊張的忙碌著,胖子憂心忡忡的在語音共享中說道:

「如果再有平民百姓無辜傷亡我們對得起誰呢?山炮你真的不能再次操縱天網嗎?」

李偉一臉憂愁的說道:

「如果我操縱天網會有更多的人受傷害!」

老槍:「這一段路已經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了,一會兒聖火傳遞時也將會有大量士兵預備役士兵,民兵志願者充斥在平民中間,科學家們正在傾盡全力研究,為了人民,我們也要全力以赴,一定在自燃的最初期拯救生命。」

李偉:「神婆怎麼樣了,怎麼沒有看見她,沒有她的感應,我們很難在自燃癥狀初期時發現的。」

老槍:「她應該已經到這裡了,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出現,她不接電話,無法確認她什麼情況。」

眾人心中無不驚訝,如果神婆真的不出現,就只能靠監控設備和大家的眼力了,如果敵人再次出手必定是有備而來的。李偉心中不免擔心:

小翠啊!你在那啊!別讓巨子老大擔心啊!我怎麼感覺要出事呢!

神婆,魯小翠已經感應到李偉的想法,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更堅定了她的想法,她要操縱天網系統,她要把黑暗之中的鬼影揪出來!

藍牙和她在一起,最後問了一句: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這可能會很危險?山炮那麼強的人都出事了。」

「我的意志力操控力比他強,相信我!」

「那好吧!我就在你身邊!」

神婆堅定的舉起頭盔,戴到自己頭上,為了人民不在被荼毒,為了華夏的名譽,為了墨家巨子她毅然決然…… 小節1

跟蹤報道世運聖火傳遞的記者隊伍中也有很多的外國記者,控制這些外國記者的言論很是困難,也不可能取消外國記者的採訪,所以防備這些人發布不該被曝光的東西成了宇通物流公司的任務之一,無心正是這個任務的負責人。自從世運聖火開始在國內傳遞,無心就一直跟進暗中監督著這群人。如果有新聞不實,出現原則性問題,她要更改這些人的一部分記憶,更改新聞的內容。她最近一直在跟蹤觀察法蘭西記者團的兩個怪人,他們白天閉門不出,夜晚神出鬼沒,根本沒看到他們履行什麼記者的職能,但他們除了到處遊盪之外並沒有做什麼實質性的事情,最奇怪的這兩個人的想法意念她無法窺探,普通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張遼醒來時,發現自己還活著,瞬間明白了什麼,他已經成為吸血鬼的一員了!他感覺自己的體力非常的充沛,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他下床輕輕的跳了一下,他的身體『嗖』的一下躍起,他連忙用雙手護住頭部,雙手扶著天花板,輕輕一推,便重新回到了地面上。他不知道是自己體力太好,還是身體變輕盈了,又或是自己違反了重力原則,心裡又開始恐懼起來,他害怕自己成為吸血惡魔,害怕自己的人性消失殆盡,如果真變成那樣,他真的覺得不如死了好。工作人員馬上趕到了,張遼沒有感覺到自己很渴望吸血,還好自己的神志還是正常的。

「是上面下的命令吧!」

「是的張醫生,注入400毫升鮮血后,你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你身體的數據都很正常,就是體溫特別低。你應該注意到了。你的體能很強勁!像超人一樣。」

「你們怎麼總是不穿生化服,如果我發狂了,你們的安全問題怎麼辦!有沒有查出我的身體有什麼禁忌。我的身體怕什麼嗎?」

「已經對你做足夠的測試了,你是安全的。基本沒有任何禁忌。不過你還沒有經過陽光的直射。」

「我們現在就去吧!我很迫切的想知道我還能不能見光!」

兩個人一邊往外走一邊繼續商量著,

「張醫生,一會兒你一定不要突然暴露在陽光之下,我們先從手指開始試探,然後再一點點的增加陽光的照射,時間也要注意。」

「武器也要準備好,如果我發狂了發瘋了。讓他們把我一槍爆頭,我不想傷害身邊的任何人。」

「這……」

「這什麼這!不要猶豫,這是命令!」

「是!」

電梯在快速的上升,張遼很激動。心中很是感慨:一時不慎害的自己變成這樣,人不人鬼不鬼,快一點吧!生死就看這一刻了,我要做一個人,一個堂堂正正是好人!

隨著『叮』的一聲響。電梯門打開了,大門就在前方,張遼大跨步的走向門廳,各個工作人員也緊跟著他,一路小跑。生怕自己會被落下,麻醉劑,血漿等一切要用的東西也都準備好了。大門已經被推開了一個小縫,張遼毫不猶豫的舉起手,所有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他的手慢慢的慢慢的,伸向那一抹陽光,張遼抱定了決心:如果陽光似火,他不惜烈焰焚身,如果陽光似刀,他不惜血漸五步。

那一刻張遼覺得陽光好溫暖,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從來不曾覺得陽光是那麼的珍貴美好,他堅定的邁步向前,他要推開大門,全身心沉浸在和煦的陽光之中,所有人都驚訝於他的草率,一些女同事甚至尖叫了起來,沒有人能叫得住他,沒有人能攔得住他。衝進陽光下的那一刻,張遼感覺到全身都放鬆了,好像每一個毛孔都張開了,陽光非常的溫暖,他的皮膚稍微有一點刺痛的感覺,張遼開心的喊著:

「我沒事了,我沒事了!哈哈哈哈!我能回家了,我還是個正常人!」

其實他不是,他還需要吸血!

小節2

神婆一進入天網系統就感覺自己的能力被放大很多,她試著通過天網讀取別人的想法與感覺,又試著改變別人的潛意識,都很輕鬆的做到了。藍牙也在一旁操作著電腦,神婆的身體指數都很正常,但他還是要確認一下,

「神婆,你感覺怎麼樣?身體和大腦有沒有不舒服?」

「我感覺很好,我可以讀取信號範圍內10公里裡面每個月的想法,可以改變部分人的潛意識和想法。」

「看來天網很適合你用,現在還不能確定你能正常使用的時間,如果你有不適馬上通知我。我告知他們有你在全盤掌控,讓他們放心。」

「不用了,公司的人我來通知吧,你只要告知官方和軍方的人配合我就好。」

藍牙心中一驚,看來她使用天網系統比山炮厲害,這回真的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了。

『我是神婆,我現在通過天網系統和你們用心在交談,有我在請大家放心!我與你們同在!』

李偉心想,這個魯小翠越來越囂張了,真當自己是神啊!

『巨子老大!忘記我能讀心了嗎?剛才你不還關心我了嗎?』

李偉自言自語的說道:

「今天我有事,要不然我一定好好噁心噁心某些自大的人。」

嘴上雖然那麼說,李偉心裡免不了因為神婆安然無恙而寬心,他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為和尚報仇雪恨!

世運聖火傳遞的時間還差半個小時,無論是操控天網的神婆,還是隱身於平民中間的特別顧問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此刻的平靜壓的人喘不過氣來,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時間快一點流逝。人流越聚越多,為防備意外各種臨時休息車,醫護車,警務車,隔離車,隔離房,隔離帶每隔兩百米就會有一個,在那個獨立的小區域具備了各種措施,各路人員做好了最後的準備。

這一刻終於來了,在羅布衣廣場,第一名火炬手,吐蕃族著名的登山家扎西開始了聖火的傳遞,75歲的老人家精神矍鑠,箭步如飛,吐蕃人民歡呼著,他們身著吐蕃民族盛裝載歌載舞,慶祝這一神聖的時刻……

特別顧問們注意力高度集中,緊張而有序的忙碌著,軍方為防止人流太大不受控制,不易疏散,用未攜帶任何武器和防護措施的官兵組成一道道人牆與隔離帶,他們等待著上級的命令,這群可愛的戰士抱著隨時願意為祖國人民犧牲的精神,堅定的屹立於聖火傳遞的路線之上,就像一座座鋼鐵雕像!

火是從來都是神聖的,但是操控火的人有好有壞,如果有人膽敢將神聖的火引向人民,他必將萬劫不復引火*! 小節1

第4棒世運火炬剛剛跑完,第5棒的火炬剛剛點燃還沒有起跑的時刻,人群突然!突然傳出那一句催魂奪命的吐蕃語佛經唱頌的聲音!神婆根本沒有感覺到是什麼人發出的聲音,在她看來這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她來不及多想來不及分析,火熱焚身的感覺開始進入她的腦中,被感覺出來!神婆立即動用天網系統與身體異樣的人的大腦相連,操縱他們進入就近的隔離區域,特別顧問們迅速反應,軍方的人極力配合,20多人被隔離起來,神婆用天網控制這些人的身體運行龜息假死的功法,將他們的心跳降到最低,軍方的醫護人員行動了起來為他們注射延緩新陳代謝的藥物。第一波的營救還沒有結束,第二波的襲擊馬上開始了,又有吐蕃語佛經的聲音傳出而且是同一個聲音!

李偉無奈之下,將自己一下子傳遞到聲音出現的2米高的上空,借著下墜的力量使出一記普通的飛腳,將發聲之人一腳踹翻了,還沒有唱完的佛經聲瞬間停止了,那人躺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著,這個人根本不是吐蕃族人,看著也不像信奉佛教的人,李偉在他身上發現了一個便攜音響,神婆的想法立即傳入他的大腦中,

『我明白了,巨子老大,這次激發自燃的念佛經的聲音是通過這種便攜音響發出的,我會立即傳達!』

老槍收到神婆的通知后,立即下令啟用電磁脈衝槍,有針對性的摧毀了人群中的全部數碼設備,以防止自燃再次被引發。

暗地裡的緊張忙碌被歡歌笑語所掩蓋,依然沒有人發現刀光劍影血雨腥風。黑暗角落之中的邪惡之手被自己失敗所震驚,本來應該陣腳大亂的聖火傳遞現場依舊和諧歡騰,他不甘心就這樣失敗。喪心病狂的舉起了手機……

最可怖的事情發生了,20名火炬手竟然同時接到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了激發自燃的吐蕃語佛經。神婆用意念瞬間凍結住這20名火炬手的一切感官,一切行動能力。這10個人像木頭人一樣被定在那裡!這就意味著如果不找出解決辦法,只要神婆停止控制,這20個人中就會有人自燃,老槍氣得哇哇大叫,埋怨自己的疏忽,剛才就應該屏蔽一切信號源!現在只能亡羊補牢,藍牙正在快速反向定與位火炬手手機聯繫的人。刀仔已經帶入出發。整個現場外嚴內松,張弛有度,處於與外界隔絕的狀態,只有國家電視台還能發出現場的信號。報道直播最新進展。

火炬手的空缺已經來不及彌補,宇通高層軍方高層臨時命令5名特別顧問,5名軍人成為火炬手,同時延遲火炬手的聖火傳遞距離,從200米改為1000米。李偉有幸成為了火炬手的替補,他不在乎名譽,但他愛國,他不熱愛體育,可他與聖火同行這麼久。他早就想成為一名火炬手了……

李偉一席火炬手專屬的白色運動裝,手舉火炬,身上的祥雲與火炬上的祥雲相得益彰,他此刻心情激動,他此刻感覺風光無限,在宇通物流的工作和生活一直都處於隱秘的狀態。就算是成為巨力集團的董事長他也沒有在任何媒體上出現過,在他心裡這簡直就是錦衣夜行,擁有但不能炫耀也是件痛苦的事。這一刻他小小的炫耀了一把,雖然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雖然父母家人有可能看不到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