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方家眾人期待的神情,方冥望了林風一眼,那乾瘦的臉龐霎時凝聚,小小的眼中透she著jing光凌厲,戰意沸騰,「傳令下去,集合我方家所有強者,秘密進行,一個時辰后」

「夜襲呂府!」

…(未完待續。) ()呂府。

大廳中,眾人面se極是凝重。

「為什麼還沒有消息傳來!」呂聹握著雙拳,眼眸不斷變化。

感受著周圍不善的目光,呂聹心中充滿焦急,不好的消息一個接一個傳來,此時他彷彿站在火坑之上。

不安!

極度不安!

時間拖的越久,代表著……

失敗可能xing越大!

三個先祖面se極是難看,惱怒無比。

「方家正在調動兵馬,蠢蠢yu動,看看你做的好事,呂聹!」呂郃氣憤道。

「那林文有秦氏商會護航,這一次我們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唉!」呂弓長嘆一聲,眉頭緊擰。..

「好了,都閉嘴。」呂卜沉聲道。

呂郃和呂弓霎時不再說話,縱使心中有再多不滿,對呂卜卻是惟命是從。

呂卜何嘗不氣惱,不憤怒!

但眼下,怪責已經於事無補,重要的是如何去彌補。

「方家看來準備趁火打劫。」

「我們要做好最壞打算,失去三大死士團對我們而言損失極重,必須儘快彌補。」

「立刻通知同盟勢力,決不能給方家任何可乘之機。」

呂卜指揮若定,眼下已是將呂聹的族長之位,暫時廢棄。

他怎容得呂聹再『胡作非為』!

「師叔,你說方家調動兵馬會不會想和我們開戰?」呂弓肅然道。

「就那兩個手下敗將?」呂郃冷笑道,「方家最強不過方冥,百年前被師叔一戟打廢,如今只是侏儒一個,實力更加不濟。至於那方鴻,頂多和你我同等實力。更何況我呂家本就比方家稍強一分,就算這次死傷慘重,但料想方家也不會做如此愚蠢之事。」

「沒錯。」呂卜徐徐道,「方天盛沒那麼蠢。」

「眼下開戰,只會玉石俱焚。」呂卜目光炯然,徐徐道。「方家應該想乘我呂家元氣大傷,撿些便宜,佔多點綠煙城的勢力。」

「那師叔我們該怎麼做?」呂郃問道。

「毋須擔心。」呂卜雙眸閃爍著自信光芒,「方家,不足為懼。」

「缺少最頂尖強者,能一錘定音的存在,方家撼動不了我們呂家的基業。」

「苦修百年,這一次,我呂家定能將方家踩在腳底之下!」

呂卜的白須鶴髮看起來不止未顯蒼老。反而jing神抖擻,氣焰盎然!

但……

他卻不知道,眼下多了一個變數。

一個呂聹招惹回來的『煞星』,足以改變整個戰局的存在

林風。

無敵小校醫



天,黑漆漆的。

子時一過,綠煙城中漸顯寧靜。

星光照she在大地上,透she著一分明亮和美麗。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夜,沒有任何奇特之處。清幽寂靜的綠煙城,彷彿在沉睡著。

然而

嗖!嗖!嗖!

一道道黑影飛速疾馳。彷如黑夜中的幽靈降臨。

數以萬計的武者,瘋狂而來,這番大動靜根本掩藏不住。而事實上,方家也根本沒想過隱藏。

在方冥、方鴻帶領下,方家武者jing銳盡出,傾巢而動。

調動所有能調動的資源。拉開大戰的序幕。

這一夜,將是方家的一個里程碑。

決定綠煙城最後歸屬!



呂府。

「不,不可能!」呂弓神se驚變。

「方家真的攻過來了!」呂郃眼中透she著一分驚慌。

呂卜緊咬牙關,雙眸充滿殺氣。

卻是沒想到方家竟真的破釜沉舟,說打就打。根本不留半分緩和餘地。

無論方家也好,呂家也好,對彼此的情報可謂知之甚詳,家族中互派有jian細,彼此都清楚對方底細。故而,方家真正出戰的那一刻,呂家便已知曉,而事實上,方家也根本沒想過隱瞞。

因為,瞞不住。

但……

這已經足夠。

留給呂家準備的時間,所剩無幾。

「方冥這個老匹夫,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呂卜眼中寒光盡露。

「立刻敲醒jing鍾,集合所有呂家武者,和這些姓方狗娘養的拼了!」呂卜怒吼道。

「媽的,老虎不發威,真當我是病貓了!」

「姓方的,老子會讓你們後悔莫及!!」

呂卜面se猙獰,卻是動了真怒。





殺!殺!!

伴隨著震耳yu聾的聲音響起,點燃整片戰場。

一道道火箭she入呂府之中,濃烈的火光照耀整片天空,將這片寧靜的夜,完全打破。

綠煙城禁武,本就是方、呂兩家共同制定。

眼下,卻又共同破壞!

事實上,這本就是權力者定出的規矩,是對弱者的枷鎖,對強者而言……

規矩,那都是廢話!

戰!!

轟然聲震鳴,整個綠煙城無不沸騰。

人們無不被驚醒,所有武者目瞪口呆的遙望著呂府那的火光,心中充滿駭然。

綠煙城兩大巨頭,終於開戰了!!



殺戮,開啟!

兩家的武者,陷入瘋狂。

一攻一守,數以萬計的武者戰鬥,在綠煙城中足以記入史冊。

基層的武者,數量決定一切。

而高層的武者,質量,才是決定勝負最根本xing的關鍵。

「方天盛!」呂聹眼眸寒冷。

「我們又見面了,老狐狸。」方天盛開懷大笑。

「你好大的膽子!」呂聹咬牙怒道。

「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老子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方天盛眼眸璀亮,霎時暴喝一聲,攻了上去。



「秦前輩,千千就麻煩你照顧。」林風點點頭。

「一定一定。這是我的份內事。」秦統連聲應道,若是秦千千出個什麼事,那他就是有九條命都擔當不起。

「好,拜託你了。」林風微然一笑。

自己最擔心的,只有秦千千,其餘方家之人。生死與自己無關。

眼眸閃爍,林風劃過一道狂風,霎時掠起,直衝向呂府最zhongyang處。

那裡,有著呂府最強的一道氣息!

而這,便是自己的目標。



「百年沒見了。」

「是啊,一晃已經百年。」

呂卜和方冥兩人相持而立,眼中透she出粼粼火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