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哥哥撐腰的感覺真好,顧笙歡心裡竊笑。不過這土匪氣可不適合在她家哥哥身上,再說了,老師從小就教導打人是不對的,我們要以理服人。

於是顧笙歡小拇指勾住顧承翌的小拇指,指尖在他掌心撓呀撓,撓呀撓。

「阿笙,別鬧。」顧承翌怕癢,低聲警告。

不過他臉上帶著笑,連眼裡的笑都是暖的,哪裡有半點生氣的樣子?

顧笙歡往起頭看他,一本正經的教訓,「哥,打人是不對的。我們都是文明人,以後如果遇到用嘴解決不了的問題,我們就走法律途徑。」

眾人聽了嘴角一抽,這口是心非的傢伙,裝傻裝得倒是挺像那麼一回事。要不是昨天親眼看到這麼乖巧懂事的女孩揍起人來絲毫不亞於男人,現在他們聽了她的這番話,都要鼓掌叫好了。

木葉之三神 顧承翌低頭認錯,「是是,我錯了,以後聽阿笙的。咱們家阿笙說了算,要是誰敢惹阿笙不高興,你就跟哥說,哥幫你弄死他!」

「哎,打住打住,我們是文明人,什麼弄死不弄死的?別人還以為我們顧氏一脈是土匪出身呢。」

顧承翌小媳婦似的低頭哈腰,「是是是,下不為例,下不為例。」

說完,他抬頭,狠狠的瞪程進賦。

顧笙歡拉住他,「別嚇人。」說著,一臉笑意的看向沈自從,「不知沈總大駕光臨有什麼事?」

明知故問。

小小年紀,心機倒是重。

沈自從別有深意看她一眼,看在顧承翌的面上沒有揭穿她。

「拍攝花開菩提的事項還有待商榷,今天暫停拍攝。等一切安排好,再重新開拍。」沈自從說。

顧笙歡笑吟吟的看他,無辜的問:「沈總,這劇組都開拍了,您還有什麼事項沒有商榷好呀?」

沈自從本來還想給程進賦一個面子的,但顯然顧笙歡不是這麼想的。從根本上來說,拍這部劇沈自從不會虧,導演班底換成章磊的話,戲的收視率會更有保障,既然顧承翌丟了錢進來,他就成全他妹妹的仗勢欺人。

「程導技術不如章磊,這部戲又是公司今年投資的最大的一部戲。為了不讓戲糊,經高層領導開會決定,以後由章導接手。」

「沈……」

沈自從大掌一拍,「這事就這麼定了。」他看向眾人,問:「臨時換導演,誰要是覺得不滿,可以隨時走。」

沈自從話落,四周一時鴉雀無聲。靜了片刻,工作人員開始交頭接耳。大家嘰嘰喳喳討論了會兒,沒人要提出離開,於是也就都靜默了。

對於沒有演員離開劇組,顧笙歡他們還是很滿意的。畢竟《花開菩提》從選角到現在開拍已經歷經了幾個風波,如果現在有人因為要換導演而不演,他們還得招募演員。這麼折騰來折騰去,會給觀眾一種「營銷過度」摸錯覺,屆時會排斥這部劇。

「既然大家沒有異議,今天休息一天,明天繼續拍攝。」沈自從說。

然後讓大家散了。

看著離開的工作人員,顧笙歡笑著給程進賦潑冷水,「患難見真情,唉……古人誠不欺負我呀。」

「哥,我們走吧。就不要在這給人家添堵啦。」

說著,笑嘻嘻的抱著顧承翌的胳膊,她沒臉沒皮的整個人掛在她哥身上。「哥,山裡野味多,我們去弄點來吃?」

他們人站在一個小土坡上,顧承翌一面托著她往下走,一面笑問:「你能弄來?」

顧笙歡傲氣的哼了聲,「打人都打得,抓個野味怎麼就不得!」

顧承翌又問:「你會做?」

顧笙歡掐他,「會做還要你來幹嘛?你就說,你去不去,去不去?」顧承翌笑著沒有答應,顧笙歡又小豬似的哼哼唧唧了幾聲,「你要是不去,我就不理你了。」

雖是警告,但是卻小女孩兒撒嬌似的,半點威脅都沒有。

顧承翌捏她鼻子,寵溺的說:「都依你。」 十六道人影剛一接近通天塔,轟隆一聲,通天塔便射下十六道金光將他們包裹住,而下一刻他們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進入通天塔之中。

周丹只覺得時空發生了某種變化,穿透過一層冰涼之地,而後便感到一股炙熱。

隨之,十六人便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火焰空間,四周都充滿了濃烈的火焰,而下方更是滾燙著岩漿。

而他們十六個便站在岩漿之上,卻沒有感受到絲毫炙熱。

轟隆。

突然,岩漿開始劇烈沸騰,片刻后一頭巨大的生物從岩漿中冒出。

龐大無比的生物渾身燃燒著火焰,巨大的腳趾每一輕微的挪動,整片岩漿海域都極具沸騰。

周丹渾身一震,眼前這龐大的生物讓他想起了古代中國的某種物種,正是睚眥,乃龍九子之一。

雖龍子,非龍身,形態像豺豹。種種關於睚眥的傳說一一浮現在周丹腦中。

而當睚眥出現那瞬間,處於第二丹田中的『神空間』卻突然微微一震,若不是紫光神葫將其震住,差點就從第二丹田中衝出來了。

睚眥眉頭一皺,那雙炯炯有神的龍目掃了眼周丹,隨後便將目光移到十六人的身上。

「個人賽,為期半個月,這半個月中,積分排行前六的便取得『弒魔修鍊』的資格。」酷似豺狼,而其言語卻讓眾人渾身微顫,那是一股莫大的威壓,面對此物,沒有人感到輕鬆。

周丹眉頭微挑,其話語極為冰冷,充滿無盡的冷意,這倒是極為符合睚眥的性格。

但是憑此,周丹還不敢確認眼前這龐大的生物就是傳說中的龍子之一。

若是龍帝還在,只怕便可以一眼看出來了。

龍帝,乃真龍,其地位不言而喻,若是眼前這龐大生物就是睚眥,那也要尊稱龍帝一聲老祖了。

「此次個人賽的規矩很簡單。」龐大的生物俯視著眾人,聲音甚至高傲無比:「在這半月中,你們誰斬殺的異獸多,得到『弒魔修鍊』的機會便越大。」

「異獸?」而今不只是周丹露出疑惑之色,就算是其餘十五人都露出很不解的神色。

所謂異獸,到底是什麼?

九洲大陸,一般稱之為妖獸,或者兇手。異獸還是頭一遭聽說。

龐大的生物似乎看穿了眾人的心思,頓時冷然說道:「異獸,自然是異族的兇悍猛獸,你們的任務便是獵殺這些異獸。」

「什麼?」周丹心中暗自一驚,難道異族已經打破封印,進入九洲大陸了嗎?

但是這荒唐的想法很快便被他否認了,一旦異族打破封印,九洲大陸必然會發生巨大的震動,甚至出現天地異象都不為過。

並且那封印之中含有紫天大帝的一道威能,若是封印被迫,第一時間感知的絕對是他這個紫天大帝的傳人。

「這一批異族妖獸,是總院圈養的異獸。」龐大的生物似乎不想再解釋,隨後便說道:「好了,爾等進入獵殺之地便會了解,我現在就將你們傳送進去,半個月後便可以自動出來,倒是誰獵殺的異獸多,便可以得到『弒魔修鍊』的機會。」

轟隆。

根本不容許別人反抗,火紅的世界一陣顫動,剎那間一道黑洞便出現在眾人眼前。

還不等周丹等人有準備,一股巨大的吸力便將他們一一裹入進去。

這是一處沼澤之地,四周散發著一股惡臭,令人稍微一吸收便感到腦袋眩暈,意識開始模糊。

十六人面色微變,極力的運轉魂力,可效果非但不明顯,那惡臭反而越來越多,甚至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

不過不管是周丹還是其他人,能夠代表各自的學員必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這種小問題他們還是可以解決的。

只見一個個都取出一枚枚丹藥,服用了下去,正是解毒丹。

解毒丹乃三品丹藥,對於四大學院來說,這些品次不高的丹藥還是有的。

周丹眉頭微皺,他暗自將魂力收入第一丹田之中,而後一股灰色氣流便從第二丹田流出,充斥著他的經脈,而那股眩暈感頓時消失,不再出現任何不適。

「果然如此。」周丹心中微微一喜,這些氣息雖然含有劇毒,可能讓修士感到眩暈的並非是這些,而是這氣息中蘊含著一絲絲真氣,與靈氣格格不入。

九洲大陸主修的是靈氣,是靠著靈氣逐漸強大起來的,而異族則是靠著真氣強大起來的,兩者皆為宇宙本源之氣,只不過所誕生的地方不同,蘊含的能量也有所差別。

「停止吸收靈氣,關閉毛孔。」這時候周丹對著月天和倩馨兒與楊兜暗中傳音:「這裡的氣息有點古怪,雖然服下解毒丹,但是吸多了也對我們沒有好處,為了安全起見還是不要吸收。」

月天等人面面相覷,他們眉頭皆都緊鎖,不過並沒有開口詢問,周丹既然選擇以傳音的方式,自然是不願意讓其他人知道。

周丹的用意也和月天猜測的如出一轍,唯一的區別就是,月天他們是周丹的朋友,他自然不可能讓自己的朋友去冒險。

而這一次是個人賽,周丹倒是有自信可以拿到一個名額,但是月天等人想要拿到就比較懸了,單單至尊境就有三名,天尊巔峰也有好幾個,再加上幾個九品天尊,月天和楊兜就沒有任何優勢了。

對於朋友,周丹向來能幫就盡量幫,在明知道這令人感到噁心的氣息中含有真氣,他當然會提醒一下月天他們,否則到時候中毒極深,走火入魔就麻煩了。

當然了,假以時日,他們肯定也能發現不對之處,不過正所謂先知與未知的區別就在於,先知可以有預防手段,未知的情況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真氣只屬於異族的東西,修士一旦吸收煉化,輕則出現走火入魔的狀況,重則隕落的危險。

而周丹的第二丹田便是真靈,真靈所需的便是真氣,在這裡他不僅不會受到任何干涉,相反還可以修鍊。

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不過這也算是給了他一個小驚喜,想在九洲大陸上尋找到有真氣的地方可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情,不過所幸這一片空間有真氣所在。

至於真氣從何而來,周丹心中大概也知道了,這片空間或者是說沼澤之地是關押異獸的地方,本身就具備真氣,再加上慢上的歲月以來,異獸死後便會化為純凈的真氣,所以才會出現濃烈的真氣。

「看來這半個月的時間,正好可以讓我將真靈修鍊到大圓滿之境了。」周丹心中竊喜,他而今缺的就是真氣,之前因為凝聚真靈,幾乎消耗了六層以上的異族法寶裡面的真氣了,而另外四層便被他用在『大千靈陣』和『小千靈陣』上面,所以對他來說,能夠用得上的真氣已經不多了。

但想要讓真靈達到大圓滿之境,至少需要海量的真氣,到時候便可以完成一次脫變,那時周丹有的是辦法將靈氣轉化成真氣。

按照《真靈九變》的記載,練成第二變后,便可以悟透本源,得到難以想象的能力,到時候將靈氣轉化成真氣根本不是問題。當然了,周丹想要達到那層次,就必須先將《真靈九變》修鍊到第二轉,不然都是天方夜譚。

這次能夠進入這裡完全是意外收穫,也算是解決了燃眉之急,十五天的時間,應該足夠將真靈修鍊到大圓滿之境了,到時候便是修鍊《真靈九變》第二轉。

每一轉,便是一變,每經過一變就是一個實質性的飆升。

吼~~

突然,一聲獸吼傳遍四周,周丹眉頭頓時一挑,不僅如此,其他人也警惕四周,而就在這時,一頭全身坑坑窪窪的醜陋怪物從沼澤之地冒了出來,四周的惡臭更加的濃烈,讓人感覺更加的不適應。

但是這時候周丹內心卻笑了,醜陋怪物一出現的剎那,四周的真氣濃郁了數倍,可見這隻怪物體中蘊含了多少真氣了。

若是將其斬殺,到時候將真氣給提煉出來,估計可以抵消數天埋頭苦修的時間了。

周丹看上了這隻怪物,不等同於其他人看不上。此怪物氣息雖然強大,但也僅僅只是一頭相當於一品天尊層次的怪物罷了,十六個人誰都可以輕易將其斬殺。

「孽畜,受死!」果不其然,西院的人馬第一時間動手,一名六品天尊全力爆發的攻擊是極為恐怖的。

這頭怪物原本還極為猖狂,但是當它感受到眼前這十六名修士都非同一般,便想要遁走。

「哪裡走。」西院強者率先出手,揮動手中武器直接劈了過來。

但是這時候一名白衣少年也動了,他的速度更快,眨眼間便來到這頭全身坑坑窪窪的怪物頭頂,一拳直接扭動而下,如同鋒利的刀刃,瞬間打碎了這頭怪物的頭顱,並且將怪物的屍首給收入芥子袋之中,整個過程乾淨利落。

「你……」西院強者面色一怒,他是最先出手的,如此關鍵的時刻竟然被搶了,頓時讓他心中升起怒火,可是一想起周丹的實力,他生生將怒火給壓制了下去。

周丹此時根本懶得理會他人,而今獲得一頭異獸,其體內的真氣才是最具價值的,而今他要做的便是將這些真氣給提煉出來,然後吸收掉。

因為不這樣的話,不久后這真氣就會回歸這片空間,到時候要凝聚起來也就變得麻煩了。

「你們各自小心。」周丹丟下這句話后便獨自一身朝沼澤深處掠去,眨眼間消失在眾人眼中。 鳳凰村不僅山多樹多野味也多,顧笙歡和顧承翌去抓野味,自然不可能就兩個人行動。她還叫上了曾君、沈自從、章磊以及男主演胡悅。幾人去村民家拿工具時,顧笙歡隨口主人家十六七歲的兒子胡侃幾句,那和章磊一個姓,名叫天賜的小夥子一高興,跑出家門一吆喝,叫了兩個半大小夥子一起和顧笙歡他們抓野味。

附近山頭村民經常去,沒什麼野味,遠些村民不常涉足的那就多了。不過遠些的地方走路去不現實,好在鳳凰村雖然錯落在窮山僻壤里,但有三個村民家條件還不錯,是有摩托車的。

他們一行共有九個人,摩托車有三輛。正好一輛載三個,沈自從這個世家貴公子,平時出入都是開慣了高檔小轎車,在崎嶇的山路上開這種笨重又便宜的摩托車,他招架不住,章磊也束手無策。所以是章天賜帶他們,至於胡悅,由另外一個叫章天意的小夥子帶。

剩下一個叫章天下的小夥子,這個小夥子也是十六七歲,不過個字要比章天賜和章天意矮。他看著嬌軟可愛的顧笙歡,又看看容貌俊美的顧承翌,憋紅了一張臉。

「你們跟我坐,」怕顧笙歡他們不相信他能載人,他挺了挺胸脯,保證說:「你們放心,我雖然小,但技術不錯。」

顧笙歡搖頭,「曾哥,你跟悅哥一起坐。我帶我哥和天下。」

「什麼?」

幾個大男人不可置信的看向顧笙歡。

小丫頭一米六的個子,長得又嬌又軟,瞧著就是從小沒有吃過苦,被家人教養長大的。可她竟然說,她要開摩托車,還要載兩個男人!當然,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腿好像沒有那麼長,看著是夠不著腳踏板……

顧承翌摸她腦袋,哄她。「阿笙不鬧,哥載你。」

「我想載哥。」顧笙歡說。

顧承翌掃了一旁黑黑瘦瘦的章天下,「可我不想阿笙載別人。」

如果顧笙歡載他,勢必還要搭上一個人,不然摩托車不夠坐。為了哄她,顧承翌只好小氣吧啦的繼續說:「阿笙只能載我,好不好?」

顧承翌這一番伏低做小,拈酸吃醋的模樣把顧笙歡哄得心花怒放。她大掌一拍,高興的說:「朕允了。」

眾人大笑,顧承翌跨上摩托,顧笙歡也跟著上去。不過她個子小,腿不如顧承翌的長,所以上去時廢了點時間。見她上摩托困難,沒什麼心眼的章天賜就拿她打趣,說她腿短都自顧不暇了,還想要載人,幸虧顧承翌沒有答應,不然他們這一組估計就去不成了。

顧笙歡反駁,「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雖不高,但該有的技能還是有的。」

她說這話時,摩托車已經開動。他們騎的全是老式摩托車,這種車不僅耗油大,聲兒還特別響,轟隆轟隆的,打雷似的。顧笙歡的聲音在摩托車開動的聲音里破碎,章天賜沒有聽清她在說什麼。

於是他大著嗓門問顧笙歡說了什麼,顧笙歡沒回答,而且開口唱歌。

她唱,「時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憶童年時竹馬青梅,兩小無猜日夜相隨。」

顧笙歡智商高,學什麼都很快。可惜智商高沒用,她五音不全,無論怎麼練歌都練不好,一開口就讓人「跪」。不過幸好摩托聲夠大,除了她哥和章天下聽得見,其他人的耳朵並沒有受到荼毒。

顧笙歡自己唱了兩句,自己為聽不下去了。她叫顧承翌,「哥,你唱歌給我聽。」

車很快,迎面吹來的風很急。顧笙歡一開口,嘴巴里就被灌了一口風。疾風把她的聲音往後吹,她怕顧承翌聽不見,於是又湊到他耳邊大聲說了一遍。顧承翌聽到了,開口唱歌給她聽。

接著她唱了沒兩句的歌繼續唱,「春風又吹紅了花蕊,你已經也添了新歲。」

顧承翌的嗓音很好,帶著股特有的磁性和糖一樣的甜。他的歌聲富有情感,很容易黏住聽眾的耳朵,讓人聽過一回就再也忘不了。

他們開了將近半個小時的路程,終於在一座巍峨的山峰停下。眾人都下了車,章天賜給他們發工具。其實也沒有什麼捕獵工具,就是一把鐮刀和狩獵用的木叉子。

章磊對抓野味還是很感興趣的,在他的提議下,他們兵分三路進行比賽。一隊是章磊、沈自從和章天賜。二隊是胡悅,曾君和章天意。三隊就是顧笙歡,顧承翌和章天下。

章天下看嬌軟可愛的顧笙歡,又看神仙似不落凡塵的顧承翌,再看看個子矮小的自己。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他他……別看他從小在山裡長大,可抓野味這事兒他真不在行。

唉,他們三隊輸定了。

章天下垂頭喪氣的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