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一直關注廣場,一有人出現,便喊出聲來。

「長老,你們是最後一批,我們走正北那道石門,內斂氣息,受到的攻擊會更弱。」

有人聽到聲音,便走進廣場,他此前本是隨黎荒他們一起,是木族的人,留下來則是為了接引此前進錯石門之人。

「嗯,知道。」

木宇答道。

「拖延他們這麼些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吧。」

木宇心中想道。

木族擁有魔殿的地圖,雖然很少人知道,但作為其它頂級勢力,這個情報還是瞞不了他們的。

原本他們都想與木族一起同進退,如此多與木族不相上下的勢力共同施壓,木族不得不答應他們。不過到後來才現此次來的散人比預料中的要多的多,多到成為一個很大的變數。他們可不願意冒險,因此所有知道木族擁有過地圖的勢力生出一計。

那就是分開四路,分別引開一些散人高手。

雖然有人隱約知道木族經手過地圖,但在一起暗中合謀的勢力都一起否認,那些人也沒得辦法。別人不願和他們撕破臉皮,他們也不好硬來,只得被那些人牽著鼻子走。如此一來就有四分之三的散人高手被暫時拖住,等找到正確的方向,也不大能對他們造成影響。

那些勢力之人暗中相視一笑,便一起進入正北方向的石門。



「噼啪」

大殿內,一聲似烈火燃燒的聲音讓黎荒轉頭。

「五龍族與落霞山谷融合的本源武意!」

黎荒已經見過其他勢力的本源武意,此時又是一個光球生了變化,稍一感觸便知道它們源於哪方勢力的玄功。

光球內的幽藍sè的火焰向煙花一般——中心一株火苗搖曳不定,而其上不斷有細小的火星分離而出,散向火苗上方,如煙花一般,最後歸於虛無。

「這次又是什麼樣的攻擊?」

黎荒有些期待,前幾種武意演化的攻擊無比強勢,不僅斬斷他身上的鎖鏈,此刻幫助紫sè神龍將黑sè魔龍壓著打,讓後者不斷咆哮。

不過,當黎荒看清那光球內的幽藍sè火焰破出光球後攻擊的東西后,心中頓時一陣后怕。

火焰攻擊的,是那被斬斷的鎖鏈。

此刻的鎖鏈似乎又變長了些,原本被斬斷的五個岔鏈像韭菜一般,砍斷一節又逐漸冒出一小節,沒有一絲動靜便足足長了一尺多。

「這到底是什麼?活的物種?」

黎荒頭皮麻,他見到的這些東西太過詭異,如果不是那個光球,估計他又會被鎖鏈束縛住。

「嗤」

火苗的不若神劍那般氣勢震天,卻透著一股詭異。火苗在空中忽明忽暗,閃滅間便散落在鎖鏈之上。

是的,散落,像煙花一般,一株火苗分成無數個小火星,雖然分散面積看似很廣,卻都詭異的落在鎖鏈之上。

「嗤…」

自火焰始一落在鎖鏈上,鎖鏈像活了一般瘋狂的甩動,似乎想擺脫那些火焰。

「噼啪」。

鏈條抽打時的破空之音不絕入耳,似乎感覺到這樣沒有什麼效果,那一根根的鏈條便開始劈像地面。

「轟…」

每一次鏈條劈到地上,都會出堪比雷鳴的爆音。

短短瞬間地面之上便出現無數手臂粗的溝壑,塵土飛揚。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因為那黏在鎖鏈之上的火苗似乎是長在其上一般,無論鎖鏈如何動作都沒絲毫用處。

而黎荒早就掙扎著滾到離鎖鏈五丈處,不然定被鎖鏈抽成一灘肉泥。

「還真是狼狽啊。」

黎荒自嘲。

他現在渾身疲軟,能滾身也是用盡了吃nai的勁。

不知過了多久,鎖鏈像一個生命體,一段瘋狂便jīng疲力竭,任由幽藍sè的火焰在其上不斷燃燒。這段時間火苗不是沒有效果,因為黎荒看到那新「長」出的鎖鏈竟然被燒盡,變成之前被神劍斬斷那般長短。

「看來剛衍生出的鎖鏈並不是很強。」

黎荒看出其中一絲門道。

「敖吼…」

一聲凄慘的龍吟穿來,武之魔被頭上多出一角的紫sè神龍轟落下地面。

黎荒一時愕然「神龍怎麼突然冒出一隻龍角?」

不過,很快他就現玄機所在。

第三隻龍角是那柄神劍所化而成。

神劍雖然化成龍角,卻依然有一絲「劍」的影子,與其它兩隻龍角不同。而且那隻龍角上所散出的武意也明顯有四種之多,剛才就是那隻龍角生生插進魔龍的龍軀內,上面還染著黑龍的鮮血,一滴滴的落下地面。

「敖吼…」

黑龍一聲巨嘯,黑芒一閃,魔龍幾番變化后化作人形,胸口那觸目驚心的血洞冉冉流血。只有化作人形,他才能打出某些武意。

「就是現在。」

大殿內,衍御行一聲低喝,旋即雙手合掌。

「轟…」黎荒體內,突然一聲巨響。黎荒所處的這小片空間,一個巨大的「合」字憑空出現。不僅黎荒,連他的武之魔身也被突然出現的字吸引了瞬間的注意力。就這瞬間,紫sè神龍呼的一聲膨脹,轉眼間便有兩丈長短,而後迅將「黎荒」纏繞住。

這一切都生在「黎荒」瞬間的失神情況下。

「鏗鏘,敖吼。」

夾帶著雷龍咆哮之音,神劍自神龍頭上脫落,化作一縷神芒融入「合」字之內消失不見。

「呼。」

黎荒體內那片葉子也穿透他的身體,融入空中那「合」字內。儘管黎荒努力想將之留下,卻沒有絲毫用處。

「嗤」。

此前黑sè鎖鏈無論如何都擺脫不了的幽藍sè的火焰自行脫離,印入字上。而一直沒有變化的光球,此刻化為一條玄鐵神鏈嘩啦啦的沖入字內,鐵鏈上則散著神陽教與聖殿的神力本源。

「轟…」

陣陣低沉的爆音自「合」字傳出,黎荒感覺自己的心臟被震的似乎都要跳出來,想把眼光從「合」字之上轉移都不行,那個字似乎有一種讓人無法動彈的魔力。

「呃啊…」

武之魔身狂,他不怕死,也不知道死是什麼感覺。他怕的是一旦被「合」印上他的身體,他將永遠無法戰鬥。

「黎荒」不斷咆哮,不顧一切的運功,卻始終掙不開紫sè神龍的束縛。紫sè神龍也知道這是關鍵的時刻,拚死的鎖住魔身。

終於,空中的「合」字動了,卻是化成一條金龍無聲的撲向「黎荒」。

「呃啊…」。

「黎荒」除了咆哮還是咆哮,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哮聲讓黎荒也感到膽顫的同時還讓黎荒高興,因為黎荒聽得出聲音已經漸漸減弱。

「又是一個字!」

黎荒驚嘆。

那是一個「封」字。

黎荒咧開了嘴。因為他看到「封」字一出現便印在紫金兩條神龍身上,一陣刺眼的光芒過後,一切歸於平靜,武之魔身沒有的咆哮沒有了動靜,如果黎荒閉上眼睛,根本就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武之魔身像一個石像,身上則密密麻麻的纏繞著一條不知道多長足以手臂粗的紫金sè神鏈,像極了剛開始的黎荒,如果忽略他的眼睛和鎖鏈的顏sè的話就是黎荒的原版。

「呵呵,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黎荒喃喃自語,而後陷入昏迷。

「衍御行,比起百多年前封印衍炎,你的進步很大啊。遠古九大玄功的本源,以前只是形似,如今到有幾分神似。」

大殿內,上空的一角,那個中年摸樣的男子微笑自語。

「至剛至陽的方天玄功;勢若開天的軒轅劍罡;可凍結無形之物的冰神寒氣;對一切邪物都克制的九天神雷,以此斬斷心魔之鏈,圍殺武之魔身。借可燃盡萬物的五龍玄幽及可融身於萬物的的落霞神力斬滅心魔之鏈的重生之力。紅葉永生,生死相依,亦生亦死,以此養生之jīng氣,斷死之戾意。聖殿的聖之領域;神陽功無極乾坤,困定蒼穹。九大遠古玄功竟然都被你演化的有一絲神似,你的能力真的被完全激出了嗎?」

似乎黎荒體內的那場戰鬥被那人看的一清二楚,最終忍不住道出其中玄機。

「不對,你身上應該有某樣東西?否則儘管你可以演化出九大玄功本源武意,也無法將之融合。」

似乎想到了什麼,那人心頭一松。

「還真以為你實力增長到如此地步,也不過借用他物而已。衍皇珠,真是好東西啊!」

中年人一陣感嘆。

雖然知道衍皇珠好,他卻知道不是他所能奪到的,眼中倒沒太多貪婪之sè。

而在大殿內的一角,一個老人不斷喘息,他的臉sè蒼白的可怕,沒有一絲血sè。如果不是急劇起伏的胸膛,他更像一個詐屍的老鬼。

「老東西,怎麼樣?」

另一個老人有些擔憂。

「無妨,幸好宗主傳給我衍皇珠,否則這次演化神功本源也僅僅形似,更無法融合在一起,最終黎荒的下場也…」

衍御行話未說完便被衍莫打斷。

「老東西,整個宗門只有你有這能力,不必妄自菲薄,何況這次已經成功了。」

「呵呵,是啊,也算對的起小炎了。」

衍御行黯然笑道。

「九大遠古玄功果然非比尋常,僅僅這般演化就讓我接近力竭。看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得你一個人看著這小子了,最近妖魔宮的幾個老傢伙動作很是頻繁。」

感覺到對方的傷感,衍莫岔開了話題。

「你就放心的回去調養吧,這小子交給我就夠了。」

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二人面前。

「是你這個老不死的。」

兩人一看來人,心中倒是放心下來。只是衍莫的臉sè有些難看。

「呵呵,老傢伙,你沒好rì子過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