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面具的幫助,總算讓五人的日子過的平和一些,也敢於大大方方直接來到風海郡。

方陽現在的模樣還是一個青年,只是跟以前白皙俊秀的模樣比,現在變得黝黑憨厚了幾分,整個像是山野出來的樸實少年。

五人順利進入風海郡內,找到一家客店落腳。

「我出去打探一下關於蕭林的消息,待會回來。」吳凡打了聲招呼,就走出去了。

他以前是連雲十八金的老大,作為走南闖北的馬賊集團,吳凡的路子還是很多的,哪怕是在這種情況下,都能找到許多辦事的消息。一路上這麼平安,也是得益於他的辦事利落。

方陽也說道:「我出去轉一下。」

「我也去……」唐依然急急說道。

「你跟著幹嘛,現在外面還指不定有什麼危險呢。」方陽看著她。唐依然雖然貼上*之後,模樣有了很大的改變,但依舊是透露出幾分美人的姿態。尤其是那身材,前凸后翹,光是這就能吸引大片的眼球。

「我一個人不自在。」唐依然道,「跟在你身邊才能安心。」

方陽無奈,只能答應。雖然幾人也相處了一段時間,但唐依然還是沒有同另外幾個熟絡起來,只是一再依戀方陽。

方陽也知道,在火羽郡內經歷了那些事情后,讓她現在變得沒有安全感,於是只好帶著她一起行動。

兩人走出客店,在風海郡內閑逛。

方陽這次出來,一是想要了解一下風海郡的事情。二就是要購買段凌當初列出來的東西了。學會小陣破開鐵盒的結界,讓方陽很重視。

現在正是需要實力的時候,任何能夠提升的途徑都不能放過。

兩人閑逛一圈,最後進入到青雲商會中。

整個龍淵王朝,如果說貨物最齊全,還是當屬青雲商會。在各個城池,各個郡城內都有分店,可謂是富可敵國。

商會內人頭涌動,兩人走進后,發現這裡已經有不少武者來往了。方陽留心觀察一番,發現修為低的也有真武境,至於修為高的竟是有幾個凝神境後期的人物。

「怎麼這麼多人,不會是為我們來的吧?」唐依然小聲問。

方陽搖頭:「不能,我們的消息還沒有暴露過,他們不會知道我們已經來風海郡了。」如果真是要追捕方陽等人的話,這些勢力又是稍顯單薄。

「客官,不知道您想要什麼?」小廝迎上來,在看向唐依然時,目光一亮有些驚艷,接著還是很有職業操守的詢問,「我們青雲商會內東西齊全,無論是修鍊丹藥還是奇門異寶通通都有,我看客官您的修為有凌武境以上,難道是想要購置修鍊用的東西嗎?」

小廝嘴皮子利落,還沒等方陽開口已經給他推薦了起來。可見在青雲商會內混的人,連普通的小廝都不一般。

「我需要一些材料。」方陽將段凌告訴自己的材料依次說出,「赤*,琉璃玉,雪煞石……」

一連足足點了十多樣,小廝思忖半響,苦笑道:「客官點的大部分東西,我們青雲商會都有,獨獨那海皇髓木,恰好缺貨了。」

方陽眉頭微皺,缺貨那可不好辦。

段凌教授給方陽強行破開禁制的小陣法,名叫「海煞陣」。其中的核心事物,就是海皇髓木,可偏偏缺貨,那這陣法就列不起來了。

海皇髓木是一種在深海中生長著的特殊木材,經受深海氣息的淬鍊,又藉以深海中海皇獸類鮮血屍身浸染才長成,價值頗高。不過用處並不廣泛,理應不是那麼容易被購買的東西才對。

小廝看著方陽的表情,解釋道:「客官來的不巧,我們風海郡靠海,本來商會分部內是有著一株海皇髓木的,可在昨日賣了出去。」

「賣給誰了?」方陽問。

海皇髓木要找尋也麻煩,只有沿海郡城才有,他現在急需實力不想浪費時間,如果知道誰買去,直接買過來就好了。

「本來購買客戶的消息是保密的,不過這件事情並不用隱瞞。」小廝並沒直說,看了一眼方陽,「我看這位客官這次前來風海郡,也是為了那件事吧。」

「哪件事……」

小廝吃驚:「你不知道?現在風海郡來了這麼多的武者,都是沖著那頭大妖來的。」

「大妖?」方陽一愣,驚訝道。

大妖,從他的記憶中也是有著一些信息。整個雷麟大陸是極其廣袤的,在這大陸上不光是有著人族各個王朝矗立,而在大陸低層的位置,尚有著妖類的存在。

大妖就是對一些有靈智妖獸的統稱。

最早的時候,妖類才是雷麟大陸的霸主。不過後*過各個王朝的建立,都是在團結打壓妖類,將妖類趕到了幽冥通道之中,封印在了大陸低層不見天日的地方。

在這個年代,大妖已經很少見了,沒想到在這裡能聽到。

「正是,一個月前,我們風海郡郡主的女兒,孟倩雪外出遊獵,意外在青獸森林中撞見一頭大妖,當時保護小郡主的三個凝神境高手都被殺,小公主也是被妖氣重創,雖然回到風海郡卻昏迷不醒。」

「郡主勃然大怒,發布重賞斬殺大妖,最近風海郡內來的這群人全部都是沖著豐厚的賞金來的。而且,大妖身上的材料也非常有用,郡主已經下令,誰擊殺的大妖,大妖身上的東西就歸誰所有。」

…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方陽恍然大悟,來到風海郡內看到這麼多人,他還奇怪呢。現在一切都說的通了。

「只要不是來找老子的就好說……」方陽鬆了口氣。

「那你說的海皇髓木是怎麼回事?」

小廝笑道:「小郡主受妖氣侵染,如同中毒,郡主特地去往生死閣內請了一個大醫師來醫治小郡主,那海皇髓木就是被他買去的。」

方陽眸子間精芒一閃,灼灼地看向小廝:「你說的是蕭林!」

「是是,你也知道?蕭醫師是生閣副閣主的兒子,可是大名鼎鼎。」小廝語氣中帶著幾分崇敬。不說生死閣的特殊地位,單單蕭林的修為就不弱,足以讓他這種低層的人崇拜。

「那一切就說的明白了。」方陽眯著眸子。

怪不得蕭林會來到風海郡內,原來是為了風海郡的小郡主醫治身上的妖氣。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他,而恰好他身上也有自己需要的海皇髓木,看來註定都要殺他了。

雖然沒有海皇髓木,但方陽還是將其餘的材料盡皆買了下來,順便又購置了一些煉製丹藥所用的藥材。

「一共三十萬玄元。」小廝將東西全部取了過來。

「還真不便宜……」三十萬不是個小數目,好在方陽還有點家底,不過這次揮霍一下,後面就有些麻煩了。尤其他現在是龍蛇榜上的人物,也不好獵殺龍蛇榜的人去換取賞金。

將東西一股腦的收入到儲物戒指內,方陽和唐依然就打算離去。

在這時,青雲商會二樓傳出一陣聲音。

「徐少爺慢走,歡迎您再來。」

一行人從二樓上走了下來。

青雲商會的樓閣都是分檔次的,一層所有的武者都能進入購買,二層以上就要相應的身份才可以。在樓上的東西不但更珍貴,效用也更強大。

六人湊在一起走了下來,這六人都是青年模樣,衣衫華貴明顯都是來歷不凡的樣子。

方陽掃了一眼,下意識就看在中間被人圍著的一個青年身上。青年穿著一身紅衣,雙目狹長,面容冷厲,尤其是嘴角帶笑,更是隱隱透出一份陰鷙狠辣的氣息。

先前被人喊做徐少爺的人也正是他,看來是這行人的頭腦。

周圍五人都是面有獻媚,擁簇著紅衣男子。

「徐少,你這次買的這件東西可了不得啊。有這件寶貝幫助,徐少必定是如虎添翼!」

「徐少本來就實力強悍,在我們風海郡內怎麼說也是排得上名的,看來這次獵妖的事情,要沒我們什麼事了。」

「徐少可不要忘記哥幾個,那風海郡郡主的賞金是小,我聽聞小郡主美若天仙,如果能被她看上,那可是一步登天。」

「以徐少的資本必然手到擒來。」

紅衣男子聽的一聲聲馬匹,面有受用,不過嘴上還是厲聲道:「注意點言辭,小郡主我是沒什麼心思,那是蕭哥看上的,你們可不要在外面胡言亂語,萬一讓蕭哥知道,疏遠了我,你們一個個都別想跑!」

幾人連連應是。

恰好他們剛走下樓來,一個在一層買好東西的武者要往外走,不小心搶在了六人前面邁向台階。就見得紅衣男子面上陡然浮現出一抹凶戾:「找死!不長眼嗎?!」

他倏地大手一揮,一抹赤紅玄氣澎湃湧出,轟擊在武者的後背。

武者猝不及防,直接被這一掌轟碎臟腑,一口鮮血噴出,飛著栽倒在青雲商會前面的街道上,抽搐幾下,眼見是沒了生息。

這一幕發生突然,本來吵鬧的青雲商會當即鴉雀無聲,一道道目光看在這六人的身上,在見到紅衣男子后,有不少武者都是面色微變。

「敢走在徐少面前,活膩了!」

「哼,一看就是沒什麼眼色的外來鄉巴佬,死有餘辜。」

身旁幾人連忙說道。

周遭武者,本來有幾人看著他們痛下殺手還有些義憤填膺,但一陣吵鬧后,得知了此人的來歷之後,皆是面色一變,不再多言。

「是徐長琪!這傢伙真倒霉,碰到誰不好碰到了這凶神。」

「難道血刀山莊的徐長琪?」

「就是他!血刀山莊是二等護國宗門,我們風海郡周邊最大的宗門。徐長琪是門主徐偉的兒子,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凝神境巔峰,差一步步入空冥境。」

「吸。」不少人被這修為嚇了一跳。

「徐長琪性子狠辣,再加上血刀山莊的功法本來就是用血祭煉,聽聞從他出名以來,就有不少好手死在他手中。」

「我聽說的更離譜,徐長琪在達到凌武境后,每日都要用十人血祭自己的刀法,所以他的實力和血氣才這麼強!」

……

幾人嗡嗡吵鬧,讓方陽也是皺起眉頭,這傢伙真是好囂張。

「發生什麼事了?」這時,二樓內有管事走了下來。

那管事走到一層看了一眼,見到是徐長琪做的並未多說什麼,轉頭四處問:「有人認識那死的人嗎?」

沒有人作答,即便真有認識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佯裝不識。萬一惹惱了徐長琪,可不是鬧著玩的。

「那便沒事了。」那管事再沒說什麼,向徐長琪道,「徐少爺,這裡畢竟是青雲商會,還是少鬧出一些動靜的好。」

徐長琪也知道青雲商會的強大,隨意點了點頭,算是給了個面子。

「連青雲商會都這麼給他面子,看來真是地頭蛇。」方陽低語。

本來事情這樣就應該了結了,可徐長琪還沒走出去,目光一轉,突然看到了這邊方陽兩人的身上。

方陽明顯的看到他那雙泛著血色的狹長眸子亮了一下。

方陽當即身軀緊繃,面上還是一副淡然的看著他。心中卻是念頭急轉:難道被他發現了?不應該,哪怕是空冥境的武者,也只有動用靈魂本源才行。

思忖之間,徐長琪大踏步地走了過來,一臉火熱地看在唐依然的身上:「好漂亮的一個妞,以前從來沒見過,你是哪來的?」

唐依然沒想到對面是來找套的,聽到徐長琪問話,又見得他目光中赤裸裸的貪念,當即一陣心怕,下意識的靠近到了方陽的身旁。

徐長琪能夠在青雲商會光明正大的殺人,凶煞可見一斑,她實在是有些不敢直視。

「嘿嘿,是個不錯的妞。徐少真是有眼光。」旁邊有人當即調笑站出來,對著唐依然道,「喂,我們徐少可是血刀山莊的少莊主,你還等什麼,趕緊過來。陪我們徐少一夜,足夠你發達一輩子的。」

說著,一把就向唐依然手上抓去。在他們心裡,根本就沒有正眼瞧過方陽一次。

這群人都是風海郡周邊大小勢力內的公子哥,在風海郡內無法無天習慣了。尤其是有徐長琪在,血刀山莊可是出了名的護犢子,他們就更加不怕什麼,只要不是招惹到風海郡郡主,死幾個人都是小事。

尤其眼前這倆明顯是外地人,背.景是不用指望了,強行擄走也就那樣。現在風海郡郡主正為大妖的事情傷盡頭腦,也不會管這些小事。

啪。

男子的手還沒碰到唐依然的皮膚,就被直接橫向伸出來的一隻手打開。

方陽橫身一步擋在唐依然的面前,臉頰冷峭,喝道:「滾!」

眾人都是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方陽還敢站出來,連那邊的小廝都是嚇了一跳。暗道這傢伙瘋了嗎?那個徐長琪可是剛剛殺了一個凌武境的武者啊!

徐長琪的表情一陣森冷,這才扭頭看到方陽的身上。等著他察覺到對方的實力不過是凌武境的層次之後,戲謔一笑,那目光彷彿是在審視老鼠的貓一般。

至於那個男子更是大怒:「你小子找死嗎!」

在徐長琪的面前可是不能丟了臉面,自己要指望著他多提攜呢。見到方陽還敢插手,當即一巴掌揮了過去。

這男子的修為也不過,凌武境後期,比的方陽還差了一點。但他認為徐長琪在自己身後,這傢伙肯定不敢出手,也就膽子大了許多。

不過,他太小看方陽了。

轟!

方陽一拳搗出,直接撞在男子的手掌上,聽的咔咔聲響,一聲慘叫,男子的手臂直接扭曲,一臉涕淚的倒飛出去,砰然落地。

他躺在地上慘嚎不止,抱著的右臂仔細一看,在手肘處有好幾塊白森森的骨頭冒了出來,在方陽的一拳下,赫然是將他的骨頭都給打斷了。

只要一拳!這個男子就成了殘廢。

「你他媽的耳朵聾了嗎?老子讓你滾你沒聽到?」方陽怒斥,收回拳頭,彷彿做了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四周的眾人一靜,接著嘩然一片。

「這個傢伙找死嗎?真的動手了!」

「完了完了,這個小子要生不如死了。」

「看徐長琪,他身上的血氣已經涌動起來了,看來是動了真怒。」

「不要瞎看,還是趕緊退走,小心被波及到,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在眾人話語聲中,果然看到徐長琪身上隱隱有一團血氣在涌動著,血氣中帶著濃郁的凶煞之光,令人心驚。

他本來陰鷙的面孔,在血氣的映襯下變得愈發森然了幾分,陰冷的盯著方陽。

「你很好,你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