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成功的,是嗎?

她的眼裡閃過了一絲緊張,神經高度綳了起來。

穆敬軒只覺得手掌里的小手微微變得有些冰冷,他側了側頭看著那個少女。

她臉色有些蒼白,柳眉輕輕的皺起,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緊緊盯著大屏幕。

淺淺,這是緊張了啊!

穆敬軒自然知道簡月淺現在的心理,剛剛出道,第一部作品就是巨資的大影片,並且還擔任著最有爭議的一個角色。

他能做到的只是默默支持,明天電影正式上映,讓小張定下5場吧,他的淺淺,他不寵誰寵!

穆敬軒輕輕的攥緊了少女的手,轉過頭去,沒有再看她,簡月淺驚了一下啊,看身邊的男人,卻只看到了他露出了一半的俊臉。

她笑了笑,不語,只是小手微動,勾了勾男人的手掌心。

有些癢,穆敬軒知道她的心情已經好了不少,也就放下了心。

鏡頭緩緩的拉開,仙鶴,雲端,青青蔥蔥的山被仙霧撩繞著,一瞬間就好像把人帶進了一個神仙的世界。

「天下之大,妖魔鬼怪,道心不同終是殊途,九尾狐近來霍亂三界,無惡不作,霍雲你身為三界上仙,本帝命你,追殺九尾狐!」

坐在富麗堂皇的寶座上的男子,對著坐下淡淡說道。

「霍雲遵命!」

男子聲音冷的好像要結冰,卻讓人忍不住想要看看他的真正面容,男子靜靜地站在那裡,不卑不亢,一身銀袍,英俊堅毅的臉上沒有一表情,冷的讓人心驚,卻散發著無與倫比的禁慾感。

坐下的人在這一刻都默默接受了,這就是霍雲,那一個在沒有遇到女主之前高冷無比的男子。

……

「你是誰,把我的地盤給弄髒了!」

女子一身黑衣,手上纏著鞭子,站在一個石頭上怒視著白衣勝雪卻臉色慘白的男人,男人胸口處有一個血窟窿不停地在往外面滲血,一滴一滴,染紅了他腳下的地方,他冷著臉沒有出一言,好久就在女子要再次發怒的時候,他轉身,慢慢的往遠處走去。

黑衣女子咬了咬下唇,看著那個一變小的身影,以及拖了滿地的血。

怎麼這麼倔強,明明可以開口求她,她又不是什麼鐵石心腸之人。

突然白色身影一搖,往前一撲,倒在了地上。

黑衣女子瞪大了眼睛,想也沒有想就飛奔了出去,把男子抱起,帶回了自己的洞府。

霍雲不小心被九尾狐算計,誤闖青銘的洞府,因為體力不支,倒地昏迷,青銘心裡一軟救了他。

……

後面的劇情就是兩個人各種鬥智斗勇,霍雲生性比較冷淡,而青銘卻很是活潑,一直生長在魔界,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男子,於是想著各種辦法來整他,想要看見男人別樣的表情,卻都被霍雲不動聲色的化解開來。

青銘先是懊惱,無意間看到了霍雲在花下彈琴,那一瞬間她發現自己早已情深,所有的動作全都是因為想要得到霍雲的關注。

而霍雲也在朝夕相處中愛上了這個出生魔界,卻心地善良的女子。

然而仙魔殊途,為了能夠安定的生活他們攜手來到了荒蕪之地,卻還是被人生生拆散。

……

桃花瓣飄飄散散,那個最讓人心疼的桃花妖身著粉色錦裙,坐在那個白衣勝雪滿臉冷漠的男子身邊。

她精緻的臉上全都是溫暖,好像是初春的陽光,在這個荒蕪之地開出了最美的花朵,冷漠的男子聽著少女糯糯的嗓音,眼裡閃過一絲波動。

……

最後的最後,青銘和霍雲被追殺,雙雙斃命,千玦扶著桃花樹,杏眼裡淚漣漣。

「都結束吧,本來就是一滴淚,就讓它蒸發掉,消散。」

「千玦,想好了嗎?」地精帶著懷疑,「若是這樣做,你就會徹底隕滅,生生世世不得輪迴,徹底的消失於三界,又有誰會記得你?」

「地精伯伯,若……讓他們都忘了我。」

少女笑得純美,身子微微動了動。

薊如此,那麼就讓她死去,不會有人再記起,沒有人會拍著她的頭叫她「千玦」,沒有人會記得她的所有胡鬧,她的所有心事,沒有人會記得,有一個桃花妖叫「千玦」。

少女的身子一變得透明,所有的小顆粒都飄到了躺在地上已死的二人身上,他們的傷口迅速的癒合,臉色從死白,變成了紅潤。

千玦在最後的一個刻露出了一個笑容,無悲無喜,卻美得驚人。

一瞬間所有的花瓣都落了下來,滿天飄散,所有的樹,全部枯萎,只剩下地上的兩個人……

……

「千杯飲,醉不過紅塵萬丈幕。」

「神仙哭縱使曲美無人舞」

「念佳人畫樓低吟」

「淚漣漣心事難託付」

「我自年少白衣輕狂。」

「寶劍出鞘伴漫天白雪指月嘆世間蒼涼。」

「若一生有一知己無酒又何妨。」

「攜美伐舟為伊描眉樂逍遙。」

「夜已深花妖嬈。」

「素手執蓮不見我兒郎。」

「願十里桃花依舊。」

「宿醉聞香睜眼一世過白髮蒼蒼。」

「江山圖。」

「千杯飲。」

「神仙哭。」

「桃花樹下何人舞。」

……

凄美委婉的歌聲緩緩的唱著,一一的回憶都好像伴著這首歌曲浮現在觀眾的腦海中,淚不知不覺已經落下,嘴角卻勾起一個溫暖的笑容。

千玦說,不能哭,要不主人會傷心的。

千玦說,要笑一笑,勾起嘴唇就可以有一個好看的笑容,很簡單的,主人你試試。

千玦說,不要再想起我,讓大家都忘了我,我會很開心,因為他們不會因為我已經沒了而感到難過,雖然我的心裡還是有些小失落。

……

嬌憨可愛的桃花妖,囂張頑皮的桃花妖,永遠都笑著,哪怕淚流滿面都要笑的桃花妖……

千玦,令人心疼的存在,卻是每個人心裡最柔軟的地方,她是一個配角,卻有著不輸於主角的光芒。

簡月淺這個新人將千玦演的淋漓盡致,她就是千玦,完全沒有突兀的地方。

黃雷眼裡閃過了激動,他環視周圍的影評人都是怔怔的坐在位子上,還沒有緩過神來。

《離歌》成功了,強大的劇情,唯美的後期,製作精良的道具,優秀的演員和導演,這部劇絕對會席捲整個華夏國。

這一毫無質疑。

在場的影評人在心裡默默打好了草稿,對著黃雷道了別,匆匆離場,他們有很多的話想要寫出來,好的電影就是要分享給大家,珍珠不應該被埋沒。

還有不少的人在來回找著那個新人,卻找了一圈都沒有看見。

……

而本來應該出現在電影院的簡月淺現在卻坐在穆敬軒家中的沙發上,抱著雪球刷微博。

剛剛一看完電影她就扯著某男跑了出來,給黃雷發了一個短息說明了今天晚上的慶功宴她先不去了,有事情。

黃雷也是很有人性化的,聽到了這個還關心的問了簡月淺有沒(熱門小説網)有事,聽到了她說沒有什麼大礙才放下了心,並且囑咐她好好休息,最好在家裡不要出來,這幾天電影上映,估計很多狗仔找她找瘋了。

簡月淺也是明白這個道理,她這兩天的勢頭很好,各種爆,各種眼球都攥足了,當然是時候避避風頭,穆敬軒家的別墅絕對是一個好地方,任誰都想不到。

男人背對著她,站在了那裡洗著菜,她看不到穆敬軒的樣子,卻覺得做飯的他很迷人,每一個動作都帶著一股精緻的味道,明明是在煙火味最濃的廚房,他卻好像是漫步在花壇之間,背挺得直直的,高貴無比。

簡月淺嘴角勾起,帶著魅惑。

這個男人是她的,不,即將是她的。

穆敬軒還在做著晚飯,現在外面還早,她低頭看了看手機,顯示著下午5,夏天的這個時候天還是很明的,要不是她一直嚷嚷著要吃飯,肯定不會這麼早就開始做。

簡月淺刷了一下微博,上面的全都是鋪天蓋地的和《離歌》有關的東西,她的粉絲數就像做了火箭一般漲,剛開始的時候她是興奮,受寵若驚,再到了後面已經麻木了……

【千玦or晴空少女,是花瓶還是實力新星】

簡月淺看到了這麼一個勁爆的微博然後了進去,微博主是一個靠著網路紅起來的寫手,就是每天收集一些有趣的事情和大家分享,或者找到最近很火的一些人物,用逗比的字來描述種種。

她前世還關注了這個微博主和他互粉了,當時的自己已經是大牌明星,平時的那莫須有的花花新聞也被小報刊掛著,微博主自然沒有找出她的爆,當時自己還覺得有些遺憾。

沒想到今世換了一個身份,竟然出現在他微博里還混了一個這麼長的文章。

她是不是應該覺得世事無常啊!

簡月淺啞然失笑,換了一個坐的姿勢,小手往下面扒了扒。

整章大體就圍繞著:從前有一個少女她被人偷拍了一張照片,然後發到了網上,大家一看,呦,這小妞長得不錯啊,然後一大批宅男把照片給列印了下來,貼在了房間里……

然後少女就憑著這一張照片火啊火,宅男們紛紛奔走相告,今天你舔屏了嗎?

然後就像一個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大家之間都開始流行這樣的對話。

你認識晴空少女嗎?

不認識。

哦,你滾,這麼low我們怎麼做朋友啊。

可惜這個少女卻遲遲沒有露面踩碎了那一眾少男的心。

沒想到啊,《離歌》秘密開拍了,然後它又要上映了,作為資深的小說迷,微博主和大家一樣撈起袖子就去找桃花妖,千玦是最愛啊,怎麼能夠這麼隨隨便便找個人演呢?

去了傻眼了,這不是晴空少女嗎?

看劇照美美噠,心裡默默打了一個對號。

看電影……還沒開始上映。

不管怎麼樣,微博主是要去看的,到底女神是花瓶還是演技,還是要明天揭曉。

最後微博主在這裡大喊,有誰和淺淺熟麻煩給我說一下,求互粉~,求勾搭~

……

簡月淺看到這裡忍不住笑出聲,這個人還是和平常一樣的逗比,她心情大好,互粉了他並且轉發了他的微博。

【嗯,明天揭曉,敬請期待。】

一切都靠實力說話,這絕對是是最後有力的答覆。

「淺淺,飯做好了。」

穆敬軒袖子卷了起來,露出了結實的小臂,他還帶著圍裙,手上端著湯,往餐桌方向走去。

簡月淺站了起來,走進了廚房,想要幫忙拿一些東西,這麼一個美男子讓他干這麼多的活還真的有些不舍。

好吧,是因為她現在在閑著沒事,想要裝一下賢淑,畢竟一個演員要常常揣摩一些東西,你不在平常的生活里涉及,你怎麼知道該怎麼演呢?

「放著我來,有些燙!」

總裁追愛:隱婚寵妻不準逃 穆敬軒回過頭去卻發現少女呲著牙手忙腳亂的捧著一盤菜跑了過來,嚇了一跳。

「嘿嘿,沒事,我在即興表演被燙了之後的樣子,小師傅,你看像不像?」

簡月淺一下子把盤子放到了桌子上,臉上重新恢復了清冷,她歪著頭眨眨眼,無辜至極的說出這麼一句話。

「……」

某男臉色黑了黑,這是在逗他玩嗎?

簡月淺挑眉,眼裡傳出肯定的信息,沒錯就是這麼任性!

穆敬軒忙乎了一小會兒,桌子上的菜卻擺了不少,簡月淺咽了一下口水,指著一桌子的才小心翼翼的抬眼,「這些都是要吃的嗎,今天有客人?」

這麼多飯估計要五六個人才能吃完吧!

「嗯?」穆敬軒伸出了筷子給簡月淺夾了些菜放到她碗里,「為什麼這麼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