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闖入這古遺蹟的人,他們正在和那兩隻魔獸廝殺!”沈衝緊緊的盯着前方。

此時葉影他們前面正有三十多人與那隻噬金穿山鼠和大地牙虎相鬥着,此時那兩隻大地牙虎身上竟然佈滿這大量的傷口,而那噬金穿山鼠稍微好些,受到的傷不多。

“那隻大地牙虎受了很重的傷,看樣子那些人挺厲害的。”葉影低聲說道。

“你看那三人好像很強,我估計我也不是那三人的對手。”沈動指了指前方三人說道。

葉影也看了過去,與那大地牙虎廝殺的十幾人中,有三個人極爲顯眼,他們的每一道攻擊都能在大地牙虎身上留下一道傷口。

“那三人確實挺厲害,這等實力在魂級之中應該屬於頂尖的了。”葉影淡淡說道。

沈衝轉頭看向葉影問道:“現在我們怎麼辦?要不要幫他們?”

葉影沉默了片刻說道:“等等吧,我們的目的是離開此地,讓他們吸引那兩隻宗級魔獸的注意,我們尋找機會趁機逃出。”

此時前方正戰的水深火熱之中,而葉影他們三人則是躲在一邊暗自觀察着。

“這大地牙虎撐不住了,大家一起殺了它!”

一聲大喝後,那大地牙虎周圍十幾人同時向着它的腦袋擊去,十幾人共同一擊威力也足以敢上宗級!

“給我死吧!”

面對衆人的合擊那本來就渾身是傷的大地牙虎只能用虎爪擋在面前,衆人的這一次合擊打在大地牙虎身上,在一聲痛苦的虎嘯中,大地牙虎被砸飛到了一邊,此時它的虎爪已是半斷了,氣息也微弱了下來。

其實本來僅憑這區區十多人是不可能將大地牙虎弄成這個樣子的,可惜古遺蹟出現後,像葉影他們這類準備進入探寶的人洛洛不絕,這大地牙虎早已不知經過了多少次戰鬥,已是疲憊不堪,這才落得如此境地。

那大地牙虎受了這一擊後自知不是對手急忙向着後方奔逃。

“該死!它竟然往我們這跑了!”沈動無奈的說道。

葉影他們本來還想坐山觀虎鬥的,現在卻要被逼出來了。

“竟然這頭蠢虎往我們這跑,那就順便收了它的魔晶!”葉影話一說完,人就已經衝了出去!

這大地牙虎本就重傷,此時它的注意力都在後方追擊他的人身上,全然不知前方竟然掩藏的葉影他們三人!

葉影突然跳出,雙手倒握銀雪劍狠狠的刺向那大地牙虎的腦袋!

那大地牙虎此時想躲避,可已是來不及了,葉影的銀雪劍正中它的頭顱,葉影猛的一用力,銀雪劍全部刺入它的腦袋!

鮮血從傷口不斷流出,那大地牙虎**了幾聲便沒了生機。葉影迅速拔出銀雪劍,左手從大地牙虎腦袋上的傷口處伸進迅速拿出它的魔晶。此時葉影也沒了儲物戒指,只能將魔晶放入包裹之中。

“小子你找死!趕緊將大地牙虎的魔晶交出!”此時後方几人也趕了上來,此時對着葉影大喊的正是之前被沈衝認定爲實力極強的一人。

“交給你?你出多少錢?”葉影疑惑的問道。

“錢?我看你是真想找死啊!”那人顯然被葉影的話徹底激怒了。

沈衝他們兩人也衝了出來迅速站在葉影身旁狠狠的看着那十多人。

“就憑你們三人還想和我們一斗不成?我看你們應該是先前就進入此地的人吧,若是你們將後面的情況告訴我們,並將那魔晶交出來,說不定我心情好就不殺你們了。”

那人對盛氣凌人的葉影他們說道,而他後方十多人都冷笑着看着葉影他們,顯然這男子在這羣人中威信不小。

此時沈衝他們早已拔出兵器,以葉影他們三人的性格怎麼可能將魔晶交出?

那人目光掃了掃葉影他們三人,此時他眼光忽然一定,直直的盯着葉影手裏的兵器。

“哈哈哈,我改變主意了,你們三人都得死!記住我的名字叫費登!別死在誰手上的不知道!”

那費登話一說完便向着葉影他們衝來,他後方十多人也跟着費登衝來過來。

葉影眼中閃過一抹冷笑,這費登雖然實力不錯,但對於足以抗衡宗級強者的葉影來說實在不值得一提。

“這傢伙交給我,你們去殺了那兩人!”費登對着身後的人說完隻身衝向葉影,而他後方人都殺向了沈衝他們兩人。

此時的費登早就盯上了葉影手裏的兵器,他眼睛毒辣,一眼便看出葉影手中長劍的不凡,發現葉影手裏握着這柄劍時,費登便決定定要將其搶來!

“火紋十字斬!”

費登一出手就是他的最強一擊,他勢必要迅速擊殺葉影!

費登連連劈砍,一道火焰十字的劍氣迅速形成,帶着兇猛的氣勢斬向葉影!

葉影見費登的十字斬擊來竟不出劍,只見葉影左手鬥氣迅速涌出,左手被淡藍色鬥氣完全覆蓋,轉眼這鬥氣又化爲了冰塊將葉影的手爪保護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冰爪!

葉影左手猛然出擊拍向那火紋十字斬!

費登臉上閃過驚愕之色,他明明看到這葉影左手可是沒有絲毫護具的保護的,以身體來硬接自己的武技,這不是找死嗎?

葉影修煉煉骨篇後皮膚的強度與五星兵器相比都相差不多,更何況有鬥氣的保護,現在葉影即使不用兵器僅憑身體也能與用兵器的硬碰硬!

葉影的冰爪拍擊在火紋十字斬上,那火紋十字斬瞬間便被破開,葉影趁機衝向那費登!

費登暗喊不妙,葉影拍碎那的最強一擊時他就知道這次碰到鐵板了,直接用手爪拍碎武技,這還是人嗎?宗級魔獸啊!

葉影瞬間衝到費登前面,透着刺骨寒氣的左手冰爪一爪向那費登胸口抓去!

“這傢伙很強,快和我一起殺了他!”

費登向着正在追殺沈衝他們的人大喊道,看到葉影一爪抓來急忙橫劍抵擋。

葉影的冰爪拍擊在費登長劍上將其重重拍飛了出去,雖然葉影身體極強,但用手爪攻擊還是趕不上用銀雪劍,畢竟銀雪劍是八星兵器,鋒銳異常,而且還有能增強攻擊力的刻印!

葉影迅速用上銀雪劍,追上費登一劍向其斬下!

“叮!”

一聲金屬碰撞聲後,費登手裏的五星長劍竟然被葉影生生斬斷! 費登看着自己手裏的斷劍,臉上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他的這柄劍可是五星兵器,而且在五星兵器中也是屬於頂尖的。僅僅與葉影一次交擊竟然便斬斷了他的寶劍!

他瞬間明白葉影手裏寶劍絕對是星級遠遠高於自己手裏的高星級兵器!

他之前一眼看出葉影手裏劍的不凡,但他也僅僅認爲應該是六星兵器,此時他才意識到這應該是七星兵器甚至八星兵器!

劍被斬斷,費登急忙飛退。

“小兄弟,這寶物當然是能者居之,沒相當你竟然有如此實力,這宗級魔晶我便不與你爭搶了,如何?”費登退到一邊擠出笑容對着葉影說道。

葉影笑吟吟的看着費登,慢慢說道:“我現在正缺儲物戒指一枚,你的儲物戒指我看上了,你把它給我這事就這麼算了,如何?”

“你…….不行!其他東西可以商量,這儲物戒指我不能給你。”費登皺眉道,開玩笑!這儲物戒指可是他花了大價錢才弄到的,裏面足足有十平方米的儲物空間,而且裏面存放了他的全部家當,怎麼能輕易交給葉影?

“哈哈,既然你不給,那我就自己拿!”葉影冷聲說完,便衝向費登。

這費登之前看上了葉影的寶劍,想要殺人奪寶,現在見不是葉影對手又想草草了事,葉影怎麼輕易放過他?

費登沒想到葉影竟然如此果斷的出手,一時也是又驚又懼,若是如此和葉影一斗定然不是其對手,費登急忙向着沈衝他們那裏衝去,想借助那十多人一起對付葉影。

“你們和我一起殺了他!”

費登衝到人羣中對着他們大喊,此時那十多人早就見識到葉影剛剛的實力,哪有人敢先出手對付葉影?

那十多人中真正與那費登一夥的僅僅數人,而其他幾人只不過是礙於費登他們的實力暫時跟隨罷了,豈會真正爲他賣命?

“上啊!”

“你上啊!”

叫喊聲響起,可愣是沒人衝上去,此時衆人的心早已亂了,都想等着看戲。

葉影盯向人羣中的費登,急衝了過去,至於其他人葉影也不想過多的理會,畢竟葉影可不是殺人狂,這費登自己找死想殺葉影,葉影定然不能留着這麼個禍種,至於其他人就隨他們吧。

看着迅速衝到自己面前的葉影,費登露出一絲猙獰,怒吼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費登手中忽然出現一瓶血紅色藥劑,費登迅速將其喝下後有取出一柄劍向着葉影劈來!

“叮!”

這一次交擊葉影他竟被費登擊退了幾步,葉影露出詫異之色,這費登此時的力量竟然已不下於宗級!

那費登此時取出的長劍顯然也是一柄五星兵器,在與葉影銀雪劍一次碰撞後他的劍身上露出一個小缺口,現在在他突然暴增的鬥氣灌注下,葉影也難以一劍斬斷他的兵器。

“哦?你剛剛喝的是什麼東西?竟然讓你忽然達到宗級的實力。”葉影疑惑這問道,暫時增強實力的藥劑葉影也聽過,但還沒有聽到過增幅如此恐怖的藥劑!

“小子!這本來是我的保命之物,這乃是我機緣巧合中奪得的上古藥劑,喝下它我此時的實力即使與中階武宗都相差無幾,你既然逼我用出此物,那你就去死吧!”

葉影瞳孔猛然睜大,那費登竟然瞬間衝到了葉影面前揮起手中長劍狠狠的向葉影斬下!

“好快!”

那費登的長劍劈來將葉影狠狠劈飛!

葉影捏了捏手指,剛剛那一擊竟然葉影手臂發麻,隱隱作痛。

“力量很強,比我要大的多。”葉影嘀咕道。

葉影還沒完全調整過來,那費登又是快速一劍向着葉影斬下,這一擊又是將葉影狠狠擊飛!此時葉影已完全處於弱勢!

看到葉影被費登追着劈砍,沈衝他們臉上都露出大驚之色,葉影的實力他們可是知曉的,這費登喝了那藥劑之後竟然變的如此厲害!

一隻處於防守中的葉影忽然冷冷一笑,此時費登的力量雖然已經達到宗級武宗,但他的境界卻依然處於魂級,而且他顯然對自己突然暴增的力量有些控制不適。相對於真正的中階武宗他還是差了許多。

看到費登又是一劍劈砍了過來,葉影彷彿早已知曉一般率先躲閃了過去,而那費登見葉影閃過,卻還是一劍劈在了空出,而他由於控制不適竟然露出了短暫的停滯!

“行雲破水!”

葉影趁此機會急忙使出自己最強大一擊,幻化出的淡藍色劍芒狠狠的向着費登怒斬而去!

這一劍劈去,那費登被葉影劈飛了老遠,不過葉影卻眉頭一皺,繼續向着費登擊飛的方向追去,此時費登實力增強太多葉影相信自己一擊應該沒有將其殺死。

那費登被葉影擊飛在一旁的樹叢中,葉影衝了過去一劍掃去,那些雜草灌叢立刻被葉影斬斷,此時這裏空無一物!

葉影向前方遠遠看去,那費登正向着遺蹟深處逃去,此時他全身是血,顯然葉影剛剛一擊也是讓他受傷頗重!

看到費登向前方跑去葉影也急忙追擊而去,葉影對他已生出殺意,怎能讓他輕易跑掉?

此時費登受傷速度也慢了下來,葉影急速追上一劍斬去。葉影這一劍斬去,那費登竟然被葉影直接斬成了兩半!

“不好!”

如此輕易殺死了費登葉影心中頓時暗叫不妙了。

“小子你中計了!”

費登忽然從葉影后方出現,一劍狠狠斬在葉影背上!

此時被葉影斬成兩半的‘費登’露出了它的真面目,竟然是一具傀儡!

這一劍將葉影重重的劈飛了出去,葉影后背也被劈開一道大口子,鮮血不要命的流出!

若是常人,甚至是宗級強者身體直接被這麼一劍砍傷,那估計就是必死了,但修煉煉骨篇的葉影最強的便是身體!這一劍雖然破開了葉影后背的肌肉,但葉影后背骨頭並沒有大礙,也沒有傷到內府。

“還真痛。”葉影嘀咕道。

此時葉影感覺後背的傷口竟然在慢慢癒合!葉影感覺心臟處涌出一道暖流正不停的修復葉影后背的傷口。 “這是怎麼回事?”

葉影露出驚訝之色,不一會兒葉影背後的傷口便停止了流血,在那暖流的包圍中,背後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恢復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