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們自己說的要暗中祕密保護,那個熱心的少年不是剛替你解決了一個麻煩嗎?呵呵,讓你們小姐發現家裏還派了你來看着她,你的處境就不妙咯!哎,小孩子間的事情就別管了,還是陪我來品品這雨前清明茶。”一個白髮老頭端着一個茶杯細細嗅着,露出極滿意的表情。

“便宜那小子了……”管家嘟囔一聲把頭從窗戶那轉過來,“死老頭!別喝完了,給我也留點!” “可以……把我放開嗎?”

凝固的美好被一聲幽然的輕喚打破,李察從茫然失措中緩過神來,這才發現在女生的幾次掙扎下自己仍然固執地摟着對方的腰臀,臉上像火燒一般,迅速放開摟在女生腰臀不爭氣的手,猛地一振從地上爬起來。

湛清寒忍着膝蓋上的疼痛,從草地上掙扎坐起來,責怪地瞥了李察一眼,將散落的秀髮挽至耳後,露出一張絕美的側臉。蹙起眉頭,急急忙忙地在草叢間摸索着自己的眼鏡。

那眼鏡用的本就是小幅的黑色架子,掉在密集的草地間更是一時難以尋覓。

並沒有等來該有的責罰,李察尷尬地站在旁邊,像做錯事等着受罰的小學生一樣,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那驚鴻的一瞥更是讓正值花樣年華的李察,一向沉穩的心不爭氣地猛烈跳動了好幾下。看見那女生在尋找掉落的眼鏡,還來不及管自己,李察走也不是,留也不對。他並不是那種吃完就抹嘴走的人,當然其實也沒吃什麼,但是從小母親對李察要當男子漢的教誨讓李察最後決定留下來,不自覺地留意着草叢間的光線反射情況。

“這裏!”李察經過餘封的修補液強化後的身體,視力比以前更加精準,一下便找到了那女生的眼鏡。

湛清寒焦急中也聽見了李察的話,轉過身去果然看見自己的眼鏡正靜靜躺在草叢間,於是伸手想將它拿回來,而這時她才發現除了自己黑框眼鏡外還有一雙乾淨卻有些粗糙的手同時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裏,彷彿等待千年一樣,兩隻手毫無意外地接觸在一起,緊接着一股觸電的刺激感同時竄上了兩個人,並沿着手臂傳遍全身。

…….

…….

“你可以先放開我的手嗎?”

湛清寒用有些冰冷的眼神看着李察茫然的臉龐,她心裏簡直快抓狂了!她從小養尊處優,家裏人都寶貝得不行,更是因爲強大的家境沒有男生敢冒犯自己。今天,從來沒有被別人抱過就這麼被他給抱了!抱也就抱了,畢竟那男生剛剛救了自己,卻非要人家提醒才肯放手!不理他本來是怕尷尬,自己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故意給他時間走,他竟然又要留下來!

湛清寒真不知道這男生究竟是太笨還是太聰明,如果說聰明那不應該趁着自己找眼鏡的時候抹嘴逃走麼?如果說笨,哼,還很會吃女生的豆腐!

要是李察知道自己在那女生的心裏已經被戴上一個類似於大色狼的帽子,還被認爲很會吃女生的豆腐估計要哭出來!他從小就以進入冰火學院爲目標,根本沒有時間和任何女生談戀愛,更何況以他的天賦那時候也確實看不上班上的那些女生。李察到現在對於愛情還是兩眼一抹黑的狀態。而且他這個年紀其實也纔剛到桃花綻放,青春飛揚的時候;主要是現在的學生都太早熟了,在中學談過好幾次戀愛的更是比比皆是;他這樣的如今雖未絕種但也實屬罕見。

“啊!對……對不起!”李察“嗖”地一聲把手伸回來,這看得湛清寒也愣了片刻。不過可惜佳人已經將他歸爲色狼一類了,自然不會再多糾纏,雖然奇怪李察怎麼收手那麼快,但湛清寒已經不關心了,因爲操作間的鈴聲已經響起!

自己竟然遲到了!

這樣的想法同時出現在兩個人的腦海裏!如果說這兩人還有什麼共同點的話便只有都曾經是老師眼裏的乖乖生,當然李察是天賦高討老師喜歡,縱然有什麼不是老師也不會深究再加上母親嚴加管教纔沒有出什麼亂子,湛清寒卻是真真正正的乖乖學生了。所以其實這兩個人都是從來沒有遲到過的……

如果一起遲到又一起瘋狂地跑去教室可以算做緣分的話,那這兩個人確實是挺有緣的,而事實上他們的緣分也是從這一天開始,並且在多年後像歌高倫塞星球的橡木紅酒一樣的耐人回味……

……

兩道身影貓着身子悄悄地溜進了B220操作間,動作因滑稽而顯得笨拙可愛。

“你!給我站住!”法蘭克教師真的覺得忍無可忍,“那個被斜肩包的男生!就是你!”

李察苦笑着轉過頭來,覺得自己最近一定是表現太出衆惹了神怨,不然爲什麼受傷的總是自己呢?

悄悄混入教室中坐到自己的朋友身邊,湛清寒回頭同情地看了李察一眼,雖然這個男生冒犯了自己,但是在那種情況下肯挺身而出本性應該還是不壞的。不過既然那個教授並沒有發現自己,她也只是小鹿亂撞地低着頭,偷偷喘息着。她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不要形象地瘋跑過,現在一坐下才感覺到氣息因爲跑的太快有些不平穩,臉上也蒙上了一層迷人的紅暈。

法蘭克教授怒視着李察無辜的臉龐,自己的課從來沒有學生敢遲到!今年新生第一天竟然就有人敢無視校規校紀,居然敢在自己的課上遲到??!這樣的學生一定在中學就是個硬碴,仗着點天賦才進了冰火學院,如果不狠狠打壓自己的威嚴何在?冰火學院的威嚴何在?!

“你遲到了!”法蘭克儘量壓制自己的怒火,語氣生硬地說到。

“嗯…..”李察摸了摸鼻子,他這是第一次遲到,沒有經驗,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中學的時候因爲優異的成績,基本上所有的老師都不會爲難他的。

不過李察可能忘了一件事:這裏是冰火學院,不再是落雁中學。其次是這個老師可不是自己之前的中學老師了!

他竟然說嗯?……??!這個學生竟然都不準備解釋一下?!法蘭克覺得自己的威嚴史無前例地被冒犯了,如果這次不收拾這個硬碴,自己以後還怎麼上操作課?

“我們剛纔在講MB003號鎧武裝置的植裝理念和機械臂的結構,”法蘭克冷笑着看着一臉茫然狀的李察,“既然你敢缺課,應該是已經提前預習了今天要講的內容,並且覺得沒有聽的必要性纔會遲到。那麼,現在請你來給大家演示一下怎樣組裝MB003號鎧武的機械臂。”

轟!

教室裏頓時鴉雀無聲,衆人都用一種憐憫的眼光看着李察。這老師分明在爲難人嘛!誰知道他今天要講什麼?大家第一天連教材都還沒發下來。更何況是組裝什麼機械臂?!更何況這裏還有的人壓根就沒有組裝過機械……

“誒,剛纔和你一起遲到的那個男生要倒黴了……”沈薇薇輕輕用手肘碰了一下湛清寒,提醒道。

“我知道……”湛清寒也有些擔心地看着手插在褲兜裏,一臉茫然的李察。心裏暗暗焦急,誒這人怎麼現在還一副無所畏的表情,可憐的大色狼,一會兒你就慘了!

李察其實本來也是有些擔心的,畢竟是自己第一次遲到,怪不好意思的。不過一聽法蘭克教師只是讓他組裝機械臂,頓時就放鬆下來。自己連打破理論的基礎培養倉都能組裝,難道會怕組裝什麼鎧武的機械臂麼?更何況過去三年裏他組裝和改造的最多的恐怕就是機械臂了。雖然沒有聽說過什麼MB003號鎧武是什麼,但是隻要是機械臂,李察還是有自信可以組裝出來的。

將斜肩包取下隨意放在操作桌邊掛着,李察按照自己習慣的步驟先清洗自己的手指,然後用幹抹布擦乾淨。這才慎重地打開放在桌子上的構造圖,仔細觀察起來。不一會兒就大致明白了其構造原理,雖然還是有些地方不清楚爲什麼會那樣組裝,但是並不影響他按照圖表將它組裝出來。

法蘭克教師在剛看見李察仔細洗手的時候,就知道這個硬碴學生估計是有些能力的,當下怒火也消退不少,畢竟聰明有天賦的學生還是很招老師的喜歡的,至於脾氣怪點可以慢慢改。現在他更好奇李察能不能把MB003號機械臂組裝出來。至於用多少時間倒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他雖然認爲李察可能能組裝出來,但潛意識裏相信至少要好幾個小時才行。

李察按照圖表將需要的工具和各部分結構分放在自己的雙手兩側,然後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緩緩調整着自己的狀態。法蘭克露出讚賞的目光,儘管他覺得李察不過是臨時爲之,殊不知李察已經不知道組裝過多少種種類的機械臂。而組裝前的呼吸也是每次操作前的必備前奏。

呼!

吐出一口熱氣,睜開一雙閃爍着激動卻又保持冷靜的漆黑雙眸,李察修長卻有些粗糙的手動了! 金屬片在指尖旋轉一圈穩穩落在李察的手心,拼裝好的中心圓軸在李察的指尖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精靈一樣舞動着,彷彿下一秒就會如夏蟬過季死去。緊緊貼合在指尖,磨着一雙蒼白而修長的手內側的粗糙手繭,瘋狂地揮霍着青春和絢爛。聚精會神地盯着,李察渾身上下以一種肉眼難以察覺的頻率顫動着,這股顫抖從腳尖傳向李察的腰部又沿脊樑傳向他的雙臂,再借由那雙過分修長的手指傳至金屬架構上,使組裝好的半個機械臂發出微弱的“嗡嗡”的叫喊,似乎極爲的興奮!

嗤嗤!突然一陣怪異的響聲從半隻機械臂中響起,淡淡的藍色電弧就像奪魂的美麗線條般,從中心圓軸處散射開,很快覆蓋了整個金屬結構。

失敗了?

李察搖了搖頭,中心圓軸既然能發出電弧,自己應該是組裝正確的,沒道理會出錯啊?將圓軸從半隻機械臂的框架中取出,皺了皺眉頭,兩撇鋒刀似的眉毛近乎快要來一個親密接觸,李察仔細觀察着圓軸的外部結構,他已經忘記自己還在操作間中,被200來多的學生注視着,現在他眼中只有這個泛着淡藍色電弧的圓軸!

看來中心圓軸的組裝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至於淡藍色的電弧爲什麼沒有內斂李察卻也並不清楚。他仔細地分析着藍色電弧出現的原因:按照圖表上的介紹,中心圓軸既然是機械臂的能量中心電力應該不低於5000,但是這淡淡的藍色電弧實際上卻並沒有任何威脅,這恐怕也是老師並沒有在操作桌上準備防護手套原因,嗯,也許並不是出錯了而是它本來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不得不說李察很快找出了原因所在,雖然對於MB003號鎧武一無所知,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大膽的猜想。而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的。MB003號鎧武裝置只是一種最爲平常的植裝的裝備,當然這是在改造者當中的共識,普通人是沒有辦法接觸到這樣的植裝的。而實際上B級以上的改造者纔算得上是真正的改造者,也是剛剛邁入門檻的改造者,這一點由於李察的出身使他對於改造者真實情況的認識有非常大的偏差。不過既然已經進入了頂尖學院相信不多久李察便會意識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麼的幼稚。

這類鎧武並不是軍用鎧武,雖然具備一定的破壞力,但遠遠比不上軍隊中配備的鎧武的毀滅力。而更多的是爲一些有錢的改造者添置一份炫耀的資本,簡單說來就是圖個好看吸人眼球,實際並沒有太大的破壞力。雖然如此,也不是說MB系列的鎧武就一無是處,畢竟軍用鎧武並不是所有人都用得起的,而MB系列價格更加平民化,再加之軍用鎧武多造型生硬不討女孩子的喜歡,MB系列在尋常改造者中還是非常受歡迎的,特別是要去追求女孩的改造者如果連一份像樣的MB鎧武都沒有植裝,那就只有等着被拒絕的份了!

李察現在在組裝的機械臂也是MB系列鎧武的一部分,既然要能吸引眼球自然不能僅僅憑藉造型誇張,外觀上看起來類似於電力外泄的藍色電弧有着勾人魂魄的美感,所以並不是李察組裝有所錯誤而是機械臂本來如此。

想通這一點,李察鬆了一口氣然後咧嘴一笑,儘管覺得這淡淡的藍色電弧既無實際用途又浪費能量,但只要自己沒有組裝錯誤,李察看着藍色電弧是越看越順眼,那設計師倒也有些時尚感。

。。。。。。

進行完最後一項焊接操作,李察滿足地取下了罩在臉上的深色防護鏡,然後熟門熟路地從自己的衣服口袋裏掏出一小瓶藥水,小心地滴入自己有些乾澀的眼睛裏。雖然自己的眼力已經經由封叔的修補液上升了一個層次,但這樣長時間的組裝焊接對於任何的操作者的雙眼來說都是一種折磨,更何況他早就已經把這個養成了一個習慣,這瓶藥水更是隨時貼身攜帶。儘管操作並不會對自己的眼睛造成什麼嚴重影響,但固有的習慣他一時半會也改不了。

“二十分鐘十七秒!”

穿着操作服的法蘭克帶着不思議的眼神盯着從操作隔間門口的顯示光屏,對着剛好從操作隔間走出來的那個年輕男生大喊:“你!**怎麼做那麼快?是不是以前學過!老實交代!是不是餘瘋子教的?!”

“餘瘋子?”李察詫異地聽到這個稱呼,愣了片刻,旋即想到這大概是封叔的外號吧!也不知道那麼和藹的人怎麼會有那麼一個外號,不過回想起封叔爲了自己把醫藥院的圖書館翻了一遍的事蹟,大概也有些明白了。

法蘭克的聲音非常大,震得整個操作間都嗡嗡作響,本來他想李察就算有過操作經驗也至少要好幾個小時恐怕才能組裝出MB003的機械臂來,於是就在李察進入自己的操作隔間後,打發所有學生都回到每個人的操作隔間去熟悉激光焊機的使用方法,自己留下來看着。卻沒想到李察竟然只用二十分鐘就將機械臂組裝了出來。看那眼神似乎還是第一次。法蘭克覺得李察要不就是個天才要不就是餘瘋子**來專門噁心自己的。

聽見法蘭克教師的不可思議的嚎叫,所有人儘管隔着玻璃板都同時擡起頭來看着手上拿着一隻流竄着淡淡藍色電弧的機械臂的李察。

“啊!那個機械臂好漂亮呀!”一個女生突然興奮地叫嚷道

“咳咳咳!藍兒,你要是喜歡我也可以買個給你的。。。”緊接着又是一道男聲,似乎是那女孩的追求者。

“不嘛~人家就是喜歡他手上那隻!”女孩嘟着嘴撒着嬌。

這下,那男生卻不再說話了。開玩笑,這是人家好不容易纔組裝出來的,換成自己也不會送給別人,何況這第一天就敢遲到的人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說話的。如此想着,那男生不管那叫藍兒的女生再如何撒嬌也不再回應。若是李察知道男生所想估計又得鬱悶上半天,哎,看來還是不要遲到的好。

……

肉眼看上去纖靜無塵的雙人獨立操作間中,湛晴寒正笨拙而可愛地操作着快被她搗弄散架的小型激光焊機,試圖將操作桌上的兩個金屬片旱連在一起。然而她儘管在別的功課上擁有常人無法企及的天賦,一但動起手來,她就像是一個暴力的小魔女一樣。

“哎,你的小難友快成大明星了!”沈微微捂嘴輕笑。

“都說了只是不小心遇到,他碰巧救了我,才一起遲到的!不是什麼男朋友!”湛晴寒擡頭回以沈微微一個無限美好的白眼。

“我可沒說他是你男朋友,我說的是難友!困難的難!你們不是一起遲到了麼?嘿嘿,有個人想歪了……”沈微微笑得俯下了腰,露出一道曼妙的曲線。

“微微!”湛晴寒拿着起兩片被自己蹂躪得不成樣子的金屬片向沈微微扔去,不過這小小的金屬片自然是構不成什麼危險的,輕易就被沈微微躲了過去。

“哎呀,我的湛大小姐!我就隨便說說不行嗎?”沈微微笑着望着正拿着機械臂的李察,用手指輕輕敲打着自己削小嬌嫩的下巴“不過那機械臂倒是真的蠻好看的,你說你要是向他要,他會不會直接送給你呢?”

“好了,微微,你平時拿我開玩笑沒關係。但是這種玩笑就不要再開了。”湛晴寒將罩在臉上的深色防護鏡取下來,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的絕美面容,一雙明媚中帶着些許冰冷的雙瞼在李察身上一掠而過,搖了搖頭淡淡說道,“我們兩個是絕對沒有可能的。” 出招吧,秦小姐! 低垂着螓首輕輕撫摸着激光焊機冰冷的金屬外殼,她像在陳述一件事實一樣,湛晴寒蔚藍如冬日湖泊的眼底,泛起一絲波瀾又迅速斂去。

是呀,也僅僅如此了。

沈微微沉默不語,看着好姐妹冰冷的態度有種莫名的憤怒和悲哀,她知道她的苦衷,卻憤怒於湛晴寒幾乎不反抗的妥協。哪怕沈微微知道她揹着家人的強壓之下,來冰火學院找自己恐怕已經是湛晴寒這輩子唯一一次反抗家族的意見,但沈微微也知道這何嘗不是一種妥協的逃避,恐怕也是星雲湛家默許湛晴寒的最後一次任性,這次過後回到星雲,一切將會照舊而自己這個好姐妹也不能再選擇逃避。而讓沈微微感到自己快要窒息般被悲哀籠罩的是,她知道或許有一天自己也會變成這樣。

當兩個女生都陷入無聲的沉默中的時候,李察也在偌大的操作間中看到了有些狼狽的湛晴寒。看着少女懵懂地操作着笨重的鋼鐵塊,然後笑鬧着調皮地把金屬片朝好友扔去,然後兩個人都同時安靜下來。李察並不知道她們說了些什麼,那該死的僵硬而透明的玻璃把向他傳來的聲音都擋住了,但是他看見了她低下頭眼神裏一閃而逝的悲傷,那一刻李察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揪住了,他本能的覺得自己該對這個女孩負責,他不應該讓她哭,李察埋藏在心底的大男子主義感讓他邁着僵硬的雙腳向女生所在的操作隔間走去。

慢慢他看清楚了標刻在玻璃門上的SS08號字樣,李察突然覺得有些慌張,臉上開始變得越來越燙,他知道S開頭的意義是什麼,雷子那天晚上特意叮囑過自己不要去招惹標有S字樣的房間裏的人。李察默默在心裏不甘心地數了一遍,SS,沒有眼花,那竟然是兩個S!

他突然覺得那兩個扭曲的字符像是無聲的巴掌一樣,“啪!”的一聲打在自己的臉上,像是在嘲諷自己的天真,冷眼看着他有多麼的愚蠢!

李察的腳步越來越慢,幾乎快要羞怯地停了下來。這時,李察突然想起自己的理想,想起媽媽教訓自己長大以後要做一個有擔當的男子漢,想起這三年自己又受過多少異樣的眼光,想起自己還有躲在暗處的仇人沒有報復!

李察啊,李察。連去見一面自己喜歡的女生的勇氣都沒有,你又要怎麼去報仇呢?媽媽還等着你成爲星系最強的改造者呢!你怎麼能被這點困難打倒呢?!想想你那天出門的時候說的話!天才的少年明天要讓冰火學院顫抖!將來還要讓整個聯邦爲你顫抖!!

李察這樣想着頹廢的氣息在他身上一掃而光,一種自信的光環籠罩在他的身上,連腳步也變得輕盈起來。他握緊左手中流竄着動人魂魄的藍色電弧的MB機械臂,漸漸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自信和光彩。李察的心現在正在爲那位美得不可方物的女生輕輕顫抖,他慢慢靠近她,他決定要把自己第一次製作的鎧武機械臂送給她!

毫無意外地,整個操作間變得安靜下來,剛剛還在叫嚷的藍兒和她的男朋友也疑惑地看着無視衆人往操作間深處走去的李察,看着他越過一個又一個標着序列號的操作隔間,然後走到代表着家境和實力的B區,然後是A區,但是他還沒有停下來!這時,所有人心裏都畫着一個問號,他要去哪兒?

“他!他往S區走去了!”不知道是哪個尖聲男突然尖叫了起來,然後整個操作間炸開鍋似的喧鬧起來,所有人都猜到當衆製作出這樣勾人心魄的美麗機械,李察恐怕是要將它送給自己喜歡的女生!但是幾乎是形成共識一般,所有人先前對李察崇拜的眼神在他走到A區時就變得開始嘆息,待其走到S區只剩下鄙夷和惋惜,而當他走過S區來到最後面的近乎是禁地的地方的時候,大多數人都開始抱着新災樂禍的心態看着他。

那叫藍兒的女生見李察來到S區深處時,撇了撇嘴嘟聲道:“真是笨蛋!這樣的機械臂隨便送給一個A區以前的女孩子恐怕都會被迷得神魂顛倒,你拿到SS區去卻和拿了碗白水去有什麼區別!”說完,還朝李察的背影不甘心的揚了揚小拳頭,害得她身後的男子十分擔心而警惕地盯着李察,心裏暗暗下定決心不能讓藍兒和李察單獨待在一起,自己可不想戴綠帽子……

沈微微率先被隔間外的動靜驚醒,然後擡頭便看見正在人羣簇擁中向自己,不,向自己所在的隔間走來的李察。睜大眼睛,然後下意識地低頭向湛晴寒看去,發現自己這個動起手來像小魔女一樣的好姐妹還在發呆似的輕輕撫摸着激光焊機的金屬外殼,而焊機則像是蒙上一層銀光一樣變得鋥亮。

老實說,沈微微心裏是有些羨慕和觸動的,任何一個男生自信地在人羣簇擁中向女生走來,恐怕都會讓那個女生有些心動的心慌,哪怕她知道李察不是向自己走來的,哪怕她知道李察不論是和自己還是和自己這位好姐妹都像是兩個世界的人,註定是兩條平行線上的列車,往相反的方向駛去。但是她還是下意識的心跳加速,然後開始有了莫名的期待,甚至隱隱希望他能夠成功。

湛晴寒是被沈微微從發呆狀態中拉回來的,她這次頂着家族的壓力本着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放縱自己一回的心態,從星雲首都來到白冥星。還是有些不適應和恍惚,她也明白家族同意自己轉學來冰火學院就讀一年意味着什麼,這也是她爲什麼會在昨天晚上失眠,然後今早人生中第一次睡過頭晚起,還在林蔭道上差點被黑色的幽冥車撞到,然後被一個小色狼給救了,哼,不過是個有色心沒色膽的色狼。

她正想到那個有色心沒色膽的色狼,剛好一擡頭正對上李察一雙烏黑明亮的眼睛,儘管明明隔着一層玻璃,兩個人卻都感覺像是觸碰到對方的呼吸一般。

“給你的。”

李察摸了摸鼻子,有些像小孩子炫耀自己戰利品一樣的向湛晴寒搖晃了一下左手中的MB機械臂。動了動嘴脣,向湛晴寒做了一組脣語。

湛晴寒有些舉止失措地打開操作隔間的玻璃門,看着正站在門口嘴角帶着笑意的李察,心裏有些澀澀的感受。

李察給湛晴寒的第一印象並不怎麼好,但是卻也絕對算不上壞,是一種很特別的感受。湛晴寒可以肯定這一點是因爲她那時候並沒有選擇追究李察是不是故意吃她的豆腐,事實上敢這樣做的人絕對不會還活在聯邦裏,但是李察還活着甚至活得好好的,還和她一起跑回教室然後來到自己的面前。所以湛晴寒知道她其實並不怎麼討厭李察,而李察會選擇留下來也肯定不會真的是個色狼。甚至在觀察他組裝機械臂的時候,她發現了他更多的優點,比如專心,比如機械天賦很好,然後呢?

這樣算是愛情嗎?

湛晴寒很快否定了它,僅僅只是剛剛纔認識而已,然後他救了自己,不過如此。湛晴寒沒有談過戀愛,不明白愛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但是她本能的覺得這樣不算,然後開始因爲心裏一些現實或荒謬的原因想要和李察保持距離,然後把一些剛纔那一瞬間產生的或許有或許沒有的異樣感覺藏在心裏,只在心裏。

“謝謝,”湛晴寒深吸一口氣,接過流竄着淡藍色的電弧的機械臂朝着李察笑了笑,那一刻李察彷彿聽見紫藤花開的聲音。

湛晴寒看着李察呆萌的樣子,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聲像銀鈴一樣如小溪間的水滴聲,把兩個人的顧慮和猶豫都暫時打斷了。

不過幾乎是在下一瞬間,現實襲來,輕輕咬了一下下嘴脣,湛晴寒又想起了自己的家族使命,眼底有些貪婪和不忍地撫摸了一下機械臂的金屬外殼,擡頭俏皮地吐了吐小舌頭,略微無奈地說道:“不過我不太會用這些機械臂,你還是送給別人吧。”

重新觸碰到還留有餘溫的機械臂,李察愣在那裏,不明白爲什麼自己明明感覺到了她的興奮和渴望卻還是被拒絕了,他看着握在自己手上的機械臂,覺得她一定是不好意思在大庭廣衆下接受它,心中暗暗罵自己太莽撞了。

“切!那小子誰啊?還真以爲湛小姐會要他做的那種破爛嗎?”本來靜得可以聽見針落的四周,又隨着湛晴寒將機械臂還給李察而變得騷鬧。

“不自量力的人真是年年都有!”

“一個窮小子還想攀上星雲湛家的高枝!他也太大膽了吧!”

“小子,哪兒來的滾哪兒去吧!”

李察聽見四周如潮水的諷刺聲,微微皺了皺眉頭,兩撇鋒刀似的眉毛卻越發的鋒利昂揚,像飛刀似的彷彿下一秒就會笑傲世塵,手亦是堅持伸在身前兩公分處,固執地等待着對方一個更加明確的迴應。

“呀呀呀!那個笨蛋,就說了還不如給我嘛!”那叫藍兒的女孩見此又揚起自己小拳頭,示威似的像李察的背影揮舞了兩下,害得身後的男子的臉色更加難看,看着李察的眼神愈發警惕。

湛晴寒看着李察落寞而堅持的神情,心頭無來由的一陣抽搐,鼻子都快要紅了。但是她也明白如果自己真的收下了機械臂,不論是對她還是對他都不會帶來好事。焦急中,回頭看了一下自己的好姐妹,湛晴寒楚楚動人的眼神發出求救的信號。

無奈地回以一個美好的白眼,姐妹就是這個時候派上用場的,沈微微從後面一把拿過李察手上的機械臂,隨手玩了一轉,有意無意間留下一道香味纏綿在李察的鼻尖,嘻笑道:“嘻嘻,還是蠻好看的嘛,不如送給我吧,晴寒要的時候也可以找我要,反正她一碰機械就像個小暴女一樣,放她那兒過不了今晚就得散架。怎麼樣?” 李察被孤立了

醫藥院內發酵似的傳播着這樣的謠言,如同骯髒的下水道里污穢的病毒一般,信息附着於溼漉漉的老鼠身上,在極短的時間內人口相傳,像滴進小池子裏的一滴墨,迅速將整個湖池覆上一層渾濁的黑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