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就好辦了,風乙墨沒有搭理宿澤,一拉應龍,二人轉身進入古城內,出現在城牆上,冷冷的看著宿澤,信手一揮,古城四周湧起一團淡黑色的護罩,籠罩在古城四周。

宿澤扔掉手裡的腿骨,輕蔑一笑,「躲入城裡就安全了?太小瞧本王了。也罷,本王就殺進去,看你還能躲到什麼地方!」

說完,宿澤身形微晃,出現在古城城門前,拳頭平舉,對準城門轟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古城城門晃動了幾下,並沒有出現宿澤想象中那樣四分五裂,古城外的護罩波動了幾下,完好無損。

風乙墨見古城抵擋住宿澤的一拳,鬆了一口氣,雖然知道古城乃是仙器,可是宿澤已經超過了妖獸級別,成為半仙獸,實力大增,破壞力也十數倍的增加,不知道具體實力如何,此時,古城受了宿澤一拳,只是搖晃了幾下,安然無恙,說明古城的防禦力不可小覷。

宿澤見自己全力一拳,竟然只打的城門晃動,心中大為驚詫,這是什麼城門,如此結實,於是後退一步,雙拳緊握,拳頭上浮現一層妖元,一圈圈,一層層,若有若無的規則之力浮現,獰笑著對準了城門,遙遙轟去。

風乙墨站在城牆之上,自然看到了宿澤的所作所為,心想不能一味的防禦,還是出手的好,既然已經煉化了拜月大帝印,就看一看它的威力吧。

想到此,風乙墨識海里的仙念樹微微一晃,四四方方的拜月大帝印就飛到半空,他雙手掐訣,一道道仙力飛入拜月大帝印中,大印滴溜溜的旋轉不停,仙靈氣息蕩漾,變成丈許大小,對準下面的宿澤砸了下去。

轟!!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宿澤雙拳轟在城門上,護罩猛烈搖晃,城門發出咔咔的聲音,連帶著城牆晃動起來,然而,就是沒有坍塌,令宿澤惱羞成怒,「本王都是仙獸了,怎地連一扇破門都奈何不得,真是氣煞我也!」

他剛要繼續轟擊,只感覺頭頂上一黑,一方黑色大印已然飛到頭上十餘丈的位置,連忙雙拳高舉,妖元澎湃,打算把拜月大帝印轟飛出去。

只可惜,他打錯了算盤,拜月大帝重五萬八千斤,被風乙墨施法后,重量增加十倍,重達五十八萬斤,就聽嘭的一聲,宿澤高舉雙臂,整個人被轟入地下,連地面都被拜月大帝印砸出一個深坑來。

宿澤不見了蹤影。 這一下,宿澤可真的暴跳如雷了,不等拜月大帝印再一次下落,已經灰頭土臉、極其狼狽的地下竄出,搖身一晃,先露出本體,赫然是一頭八十餘丈長的九頭蛇,脖頸上頂著九顆蛇頭,對著風乙墨惡狠狠的吐著信子,中間位置的金色蛇頭口吐人言:「風乙墨,沒想到你竟然找了這麼個龜殼藏身裡面,雖然本王一時間奈何不了它,可本王有耐心守在外面,看你能待多久!」

他又抬頭看了看懸浮在半空的拜月大帝印,冷聲道:「這個東西是你剛剛得到的寶物吧,雖然力量很大,卻奈何不了本王,本王的軀體可是仙獸,哈哈哈,如果不是你讓本王獨自去尋找寶物,本王也不能機緣巧合下找到了一具飛龍殘骸,雖然飛龍是低等的仙獸,可有了它的殘骸和妖丹,本王才能順利的進階為仙獸!所以說,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就別怪本王了!」

風乙墨根本沒有想到宿澤會有如此奇遇,心中稱奇,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後悔之意。之前,宿澤可是自己的靈寵,自認不會生出反叛之心,既然是靈寵,就應當信任他,只不過因為突然晉級為仙獸,才改變了他的念頭。

有了古城仙器和拜月大帝印仙器,風乙墨有了底氣對抗宿澤。

剛才,因為是第一次使用拜月大帝印,還不熟悉,故此,只發揮出拜月大帝印的三成威力,既然宿澤不思悔改的繼續叫囂,那麼就讓他見識一下仙器拜月大帝印的真正威力吧。

調動身體內的仙力,瘋狂的灌注到拜月大帝印中,拜月大帝印發出一片燦爛的光芒,變成十丈大小,規則力爆發,在大印下方鐫刻的「拜月大帝」四個字射出一片黃色的光芒,照射在宿澤身上。

被黃芒籠罩的宿澤竟然生出飛來的不是十丈印章,而是一座大山的感覺,而且無法躲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印砸落在頭上!

噗嗤!!

九頭蛇妖王昂立的九顆蛇頭中的兩個被拜月大帝印砸的腦漿迸裂,脖子折斷,因為拜月大帝印只有十丈,只把宿澤頭部砸在地面下,而後半身則趴伏在地上。

嗷!!

宿澤疼的慘叫起來,四肢在地面上一撐,抬起了腦袋,只不過此時的他十分狼狽,九個腦袋被砸碎了兩個,鮮血流了一地。

「混蛋,敢傷本王,本王要殺了你!」宿澤又驚又怒,此前受了一記大印,並沒有感覺有多大威力,怎麼一下子就增加了十倍?

沒錯,拜月大帝印此時的重量是五百八十萬斤,作為仙器,有其獨特的一面,體積增加十倍,重量就增加十倍,最初的拜月大帝印只有尺許大小,變成丈許就是十倍重量,再變成十丈,又翻了十倍,就達到了五百八十萬斤,可不是他宿澤能夠輕易承擔了,因此被砸掉了兩個腦袋。

風乙墨卻是又驚又喜,摸清楚了拜月大帝印的特性,就要繼續操控拜月大帝印攻擊,卻發現身體里的仙力所剩無幾,連忙取出兩塊仙晶,煉化吸收。

拜月大帝印威力不小,就是太耗仙力了。

宿澤剩餘的七個蛇頭,瞪著十四隻眼睛,惡狠狠的看著風乙墨,七個蛇頭上的獨角晃動幾下,嗤嗤的射出七道光芒,轟向古城。

在他看來,只要殺死風乙墨,那個厲害的大印就失去作用,而且他見風乙墨沒有繼續催動大印,明白風乙墨法力不夠,便認為機會到了。

誰知,七道光芒射到古城城牆上,就只冒起了一股塵煙,連護罩都沒有射穿,更別說射殺風乙墨了。

宿澤七個蛇頭,十四隻眼睛里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這長出的獨角,和射出的光芒威力如何,他可是試過的,東方星那個傢伙皮糙肉厚,防禦力極強,還不是被一記光芒就射殺了,九級高階的赤剛同樣沒有逃過一道光芒,怎地七道連射,竟然奈何不了一座城牆,風乙墨什麼時候弄來如此厲害的寶物了?

宿澤不甘心,七個腦袋再一次發射光芒,古城城牆依舊安然無恙的擋下了他的攻擊。

此時,風乙墨施展吞噬之力,飛快的吸收仙晶里的仙氣,轉變成仙力。只不過,速度沒有想象中的快,不夠催動拜月大帝印的。

宿澤見奈何不了城牆,七個蛇頭調轉方向,對著了懸浮在半空的拜月大帝印,暗想,能把這塊厲害的印章轟碎也行,於是七根獨角齊齊發射,光芒刺目,轟擊在拜月大帝印上。

等光芒散去,本以為能把拜月大帝印轟碎的宿澤驚訝的長大了嘴巴,他看到拜月大帝印好端端的懸浮在空中,只不過挪動了一下位置而已,根本沒有任何損傷。

這怎麼可能?

宿澤驚訝的跳了起來,他快要瘋了,一個破城攻不下,連一塊黑色的破印章都跟自己作對,難不成自己只能挨打,無法還手?

驀地,他想到,進入這裡,不光自己獲得了奇遇,風乙墨也可能獲得了奇遇,這座城,那黑色的印章或許都是風乙墨獲得的新寶物,難道宿之的大仇就報不了了嗎?

十四隻眼睛充滿血絲,仇恨之火越燒越旺,宿澤發出一聲怒吼,七個蛇頭中的三個張開嘴巴,三顆滾圓的妖丹飛出,妖元環繞,上面竄起尺許高的火苗,三個噴出妖丹的蛇頭上獨角脫落,飛到妖丹之上,形成了一個錐子狀,直奔古城飛去。

那三個蛇頭做完這些動作后,立刻萎靡、縮小,最終消失在宿澤的脖頸上。

風乙墨看到詭異的一幕,心頭一凜,不顧上吸收仙晶,雙腳一頓,剛剛生出的仙力從雙腳湧入到古城內,外面的護罩猛烈搖晃,更加凝實!

轟!轟!轟!

三顆妖丹頂著三支獨角轟擊在護罩上,自爆了開來,護罩只堅持了數息,就轟然崩潰,消失了。

宿澤仰頭大笑,心中之鬱悶終於得以釋放,縱身向古城衝去:「沒有了護罩,看你如何自救!」

犧牲了三個妖丹、三個腦袋,能夠破開討厭城的護罩也算是值了。 風乙墨苦笑一聲,不管宿澤,抓緊時間吸收仙晶,噬靈蠶的吞噬力被催動到極致,左右手經脈都因為猛烈的仙氣而鼓脹起來,變成兩倍粗細。

旁邊的應龍早就嚇傻了,拜月大帝印的威力都殺不死宿澤,那個傢伙太厲害了。他可是親眼目睹了東方星、赤剛二人的死,二人在宿澤面前簡直就好像變成泥塑紙紮般,兩道光就死了,如果不是他身法迅捷,恐怕也步了二者的後塵了。

不過應龍見主人並沒有慌張,而是抓緊時間吸收奇怪的晶石,心裡多少有了一些底氣。

嘭!!

又是一陣晃動,古城城門被宿澤轟擊的直響,卻還是紋絲不動,任憑宿澤一連轟擊了十餘下,除了晃動,沒有任何破碎的跡象。

宿澤暴走了,損失了五個腦袋,竟然連門都沒能進去,太失敗了,強悍的肉身似乎失去了原有的威力,連獨角都不行,該怎麼辦?

猛然抬頭,發現懸浮在半空的大印又開始轉動,把他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出一千多丈,拜月大帝印的威力他可是領教過,如果再被砸了一次,小命都得丟一半。

見拜月大帝印緩緩的浮動,宿澤想都沒想,向遠方遁去。

應龍見宿澤落荒而逃,既驚訝,又高興,叫道:「主人,快看,他跑了,他逃跑了!」

風乙墨鬆了一口氣,剛才,他雖然吸收了不少仙氣,可是都用在古城之上,靈海內沒有多少仙力了,這才想了這麼個法子,以殘餘的仙力催動拜月大帝印,嚇跑了宿澤。

「好了,跟我講一講,究竟是怎麼回事?」風乙墨嚮應龍問道。

應龍知道主人是問赤剛、東方星的事情,回憶道:「我們聽了主人你的話,一邊尋找寶物,一邊尋找宿澤。昨天,我們三人來到一個神秘的山谷前,裡面充滿了妖氣,我和赤剛都非常高興,以為裡面有仙獸的骸骨,就進入了山谷中……」

三人進入山谷沒多久,就看到了滿地的白骨,有頭骨、有脊柱,有腿骨,有的巨大,有的細小,看不出具體是什麼東西身上的骨頭。

不過,讓應龍和赤剛高興的是,他們發現了一截散發異樣氣息的肋骨。那肋骨有三尺長,晶瑩剔透,所散發的氣息是二人不曾見過的,意識到這是仙獸的骨頭。

二人商量一下,先由赤剛保存著,等尋寶后再統一分配。這種骨頭對東方星來說,沒有用處,也就是應龍、赤剛都是妖獸,可以吞噬了仙獸骨,提升自己的修為。

三人繼續向前,深入山谷十餘里,遇到了無數骸骨,只可惜再也沒有碰到仙獸骨頭。

不過,當三人來到山谷盡頭,在山壁上的一個洞穴之內,看到了正在修鍊的宿澤。

當時,三人根本沒有想到宿澤會叛變,全都十分高興,來到宿澤面前,就看到宿澤身前的地面上一堆碎骨,都是仙獸的骨頭,應龍十分驚訝,就酸溜溜的恭賀宿澤。

顯然,宿澤吞噬了仙獸骸骨許久了,已經完全煉化,變成了自身提升修為的強大能量。

宿澤額頭出現一根獨角,看到應龍三人微微一笑,什麼話都沒說,直接放射出一道光芒,最高的東方星首當其衝,直接爆裂開來,死於非命,就在赤剛、應龍愣神的當兒,獨角上又放出一道光芒,赤剛同樣爆體而亡,嚇的應龍轉身就逃。

好在他擅長逃跑,遁法異於常人,這才從宿澤手下得以活命。

聽了應龍的講述,風乙墨明白了,一開始,宿澤就進入了山谷內,在山谷里發現了妖獸骸骨,因為山谷特殊,神識無法發現,就給了他充足的時間,徹底煉化了仙獸骸骨和仙獸妖丹,提升到半仙獸級別。

風乙墨皺了皺眉頭,雖然躲在古城內,宿澤也傷不到自己,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總不能一直躲著啊。

對了,還有方蓉蓉呢,她去找朱雀,一直沒有消息,如果遇到宿澤該怎麼辦?方蓉蓉還不知道宿澤反叛呢。

風乙墨有些焦急,盤坐在城牆之上,加快吸收仙晶的速度。

沒有仙力,拜月大帝印就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自己就算出城了也沒有什麼意義!

拜月大帝印威力雖然不小,可是消耗的仙力太多,屬於重寶,動作遲緩,最好找一件刀、劍類的仙器,既快又節省仙力。

可是他神識在青玉府里找了半天,也沒有看到這樣的仙器,不是沒有,而是仙器經過三百多萬年的歲月侵蝕,靈性大失,從仙器降低到道器級別,而道器以下的寶物幾乎變成了靈器,廢了。

他想了想,祭出了風雷虛空劍,拋向一堆的道器:「給我吞噬,能吞噬多少是多少,雖然靈性大失,可裡面還蘊藏了仙規則,對你來說大有裨益!」

「是,主人!」小藍化為一道寒息,撲到道器之上,開始第一次瘋狂的吞噬。

按照風乙墨的想法,小藍作為風雷虛空劍的器靈,是能夠晉級的,上次就是很好的例子,如果它能夠真正的吞噬消化掉那些由仙器變成道器的仙器裡面的仙之規則,應該能夠再一次晉級!

時間一點點過去,天色漸暗,風乙墨吸收了六塊仙晶,靈海里的仙力得到了補充,雖然還差三成才能圓滿,卻也夠用了,他起身,給古城更換了一批仙晶,重新開啟護罩,然後一邊等風雷虛空劍完成吞噬,一邊琢磨,如何剷除宿澤。

這一等,竟然等了一夜,風乙墨見小藍還沒有完成吞噬,只好繼續拿出仙晶,煉化裡面的仙氣,轉變成自身的仙力。

等風乙墨靈海都被豐盈的仙力充滿,青玉府內射出一道劍光,衝破了古城護罩,刺入高空,晴朗的天空突然暗了下來,天空出現了一道道裂痕,似乎要坍塌下來了一般。

風乙墨大驚失色,來不及細想,飛身來到高空,收了古城,怔怔看著已經飛出萬丈的風雷虛空劍。就見風雷虛空劍四周洋溢著仙韻氣息,一道道仙之規則縈繞,讓整個劍身若有若無,隔著萬丈,都能給風乙墨一種犀利、縹緲之感,同時帶來了強大的震撼。 「斬!」萬丈高空中的風雷虛空劍發出一聲爆喝,遙遙對準了遠方斬落下去。

風乙墨知道那是小藍的聲音,連忙散開神識,就發現千里之外的一個高山裡,藏著受傷的宿澤,而小藍這一劍,竟然跨越了千里之遙,劍芒肆虐,一道巨大的溝壑出現在千里之內,筆直而幽深!

轟隆隆!

宿澤所藏身的千丈高山被小藍這一劍劈成兩半,山石崩潰,煙塵四起,地動山搖,向兩側坍塌了下去,山上樹木、花草盡數被紛飛的山石砸折、碾壓。

風乙墨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還是曾經的風雷虛空劍嗎?怎麼如此厲害?

嗖!

在廢石堆里,一個渾身是血的狼狽身影竄了出來,看都不看風乙墨這邊,轉身就逃。

然而,他忘了這裡是玉虛界殘界,面積有限,風乙墨一招手,抓住風雷虛空劍,施展他足通,出現在宿澤身後,又是一劍,劈落了下去。

「風乙墨,你欺人太甚,本王跟你拼了!」宿澤見風乙墨緊追著自己不放,怒不可遏,轉過身,也不逃了,身體內妖元鼓動,身軀開始膨脹,就在風雷虛空劍眼看落在他身上的瞬間,自爆了!

風乙墨沒有想到宿澤如此頑固、決絕、狠毒,說自爆就自爆,毫無防備,只能揮手抽劍,擋在身前。

轟!!

作為半仙獸,而且身體里還有四顆妖丹的宿澤自爆,威力巨大,地面直接開裂,天空出現了無數道空間裂縫,風乙墨被震飛出數千丈,渾身的骨骼開始節節斷裂,好在枯玄功進入第二階段,一邊碎裂,一邊恢復,不過也噴出數口鮮血來。

這還是手中的風雷虛空劍擋下了一半的威力,不然,直接被轟碎了。

轟隆隆!!

地面不斷的爆炸,空間裂縫越來越多,風乙墨臉色大變,不好,這個仙界殘界要崩潰了,可方蓉蓉和朱雀還沒有找到呢,怎麼辦?

咔嚓!!

七八百里之外的空間徹底黑了,空氣中的元氣快速的消失,風乙墨知道,殘界已經開始分崩離析,連忙取出一枚傳送符,捏碎了。

在進到這裡之前,風乙墨曾經在外面布置了一座臨時定向傳送陣,沒想到真的用上了。

只不過,朱雀和方蓉蓉要消失在虛空中了,他非常的心痛!

剛剛出現在虛空,代表著玉虛界殘界的虛空漩渦就劇烈的晃動了幾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風乙墨呆立半晌,想起朱雀隕落在殘界內,淚水漣漣,痛不欲生,感覺丟魂落魄一樣,無精打采。

片刻后,風乙墨就打起精神,在虛空中前行。

有了仙力沖刷肉身,風乙墨的肉身強大到前所未有的地步,不用護甲,就能自由的在虛空飛行。

半日後,風乙墨又發現了一個虛空旋渦,布下一次性單向傳送符后,鑽入裡面。

這一次,幸運沒有站在他這邊,旋渦里是一片荒涼,與第一次進入旋渦的有些相似,只不過,這個面積大的離譜,遠遠超過玉虛界殘界。

風乙墨剛要失望的離去,識海中停留在仙念樹上的靈犀心經所化的白鳳突然鑽來出來,振翅飛向遠方。

風乙墨一驚,心中固然不解,可還是跟了上去。

白鳳一路飛行,越過了乾涸的河流,越過了光禿禿的山脈、廢墟,一直飛出四五萬里,這才落了下去。

等風乙墨跟著落下,就驚呆了。

在白鳳所落下去的位置,灰暗的土壤上,長著一棵只有兩寸高的幼苗,兩片綠葉在灰土土的偌大的平原上顯得十分的扎眼。

風乙墨一路飛來,途徑了四五萬里的距離,一片死寂,根本沒有看到一株樹木,一棵花草,到處都是暮氣沉沉的死氣,怎麼這裡就多出來一棵樹苗?雖然只有兩片葉子,卻也讓他眼前一亮。

綠葉,代表著生機,說明這個殘界還沒有最終的死亡!

風乙墨剛要伸手去採摘幼苗,大智眼閃爍,發現了異常,連忙停手。

在眼中,兩寸高的幼苗卻有著三十幾丈長的根系,而且根系極其龐大,在泥土下,呈現出四十幾丈直徑的網。

通過龐大的根系,整個殘界內僅有的元氣都被它吸收過來。

風乙墨倒吸了一口涼氣,瞬間就明白了,為什麼整個殘界元氣喪失,植物死亡,原來都是被這一株幼苗吸收了。

這是什麼樹的幼苗,如此厲害,一個殘界的元氣都不夠它一個吸收!

白鳳似乎十分喜歡這幼苗,好像衛士般站在幼苗旁邊,昂首挺胸。

風乙墨有些猶豫,他本來是想把幼苗送入須彌鐲內,可是如果按照剛才的推斷,它進入須彌鐲后,豈不是會把整個須彌鐲的元氣都吸收的乾乾淨淨?

如果就此放棄,他更加不舍,一看就不是凡品,能夠在如此惡劣的幻境下存活了三百多萬年,價值不可想象。

就在猶豫當中,白鳳飛到他的肩膀上,雪白的嘴巴啄了啄他的頭髮,然後朝向綠色的幼苗,意思是讓風乙墨挖掘出來。

風乙墨驚訝與白鳳的靈性,誰曾想一門功法竟然能夠幻化成如此靈動的鳥兒,既然它示意自己,說明無礙,於是伸手去抓幼苗。

當他的手掌剛剛碰觸到幼苗的一片葉子,那幼苗竟然有生命辦,鑽入他的手臂,直奔識海而去。

沒錯,不是進入靈海,而是識海!

仙念樹猛烈搖晃起來,好像召喚什麼一般,顯得十分激動,那幼苗毫不客氣的鑽入仙念樹,紮根於其中。

然而,可怕的一幕發生了,仙念樹快速的枯萎,不停的縮小,一直縮小到兩寸長,數百丈高的仙念樹與幼苗融為一體,竟然只催生出一片葉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