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雄心沒有辦法,為了保下自己的小命,伸手點,立下了效忠天元宗百年的血誓。

看到於雄心如此沒有骨氣,南宮凌三名魔域的超凡境,臉色一變,本來三人就勢弱,如果要沒了於雄心,三人肯定,自己這三人不會是單憑威壓就將三人壓制到吐血的洛天的對手。

科學家日記 「好了,站在一邊吧!」洛天眼中露出滿意之色,讓於雄心站在一邊,轉過身目光冰冷的看向南宮凌三人。

「至於你們三人嗎,還是去死吧!」洛天伸手一抓,金色的大手陡然探出,瞬間將南宮凌身後的一名超凡境抓在了手裡,微微用力,強大無比的超凡境大能,眨眼之間在洛天這一抓之下,化成了一團血霧,飄灑在星空之中。

洛天這一舉動讓南宮凌和剩下的那名超凡境,眼角一顫,心中驚駭到了極致。

太強大了,南宮凌兩人此時感覺到自己在洛天的面前,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的可能。

南宮凌是見過聖人境的,魔族之中便是有著聖人境的大能,此時洛天給兩人的壓力,雖然比不上聖人,但也不是他們現在能夠抗衡的了的。

於雄心看到洛天如此輕鬆,便是將一名超凡境捏爆,心中長長的舒了口氣,暗自慶幸自己幸好沒有強硬,否則現在被捏爆的就是自己了。

「嘭……」不等三人反映過來,南宮凌身後的另外一名超凡境,便是再次化作一團血霧,濺落在南宮凌的身上。

洛天如同一尊蓋世魔王一般,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心中卻是感嘆,當初自己使盡了辦法,都沒擊殺掉一個超凡境的強者,如今如此輕而易舉,便是捏碎兩個超凡,看來現在自己的實力提升很大啊。

「真的很期待,進入到聖人初期,到底會有多強,聖人巔峰又有多麼可怕!」洛天心中自語,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冥域之中那個聖人巔峰的老者來。

「你,你知道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竟然敢擊殺我們魔族之人!」南宮凌臉上露出驚恐,沖著洛天開口。

「不過是失去了魔族尊嚴的敗類而已!」不等洛天回答,渾身血氣的南宮御清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雙眼之中露出無盡的殺意,看向南宮凌。

「南宮御清?你也是魔族之人,難道你就這麼看著魔族之人死去不成?」南宮凌此時也是忘記了之前曾經追殺過南宮御清,臉上露出一絲希冀之色,希望南宮御清能夠看在同是魔族的份上為其求情。

可是,南宮御清會么,答案是否定的,目光中帶著不屑,如同看待一個白痴一般看向南宮凌:「魔族,現在的魔族還有一點當初那個霸道無比的樣子么,雖然離開魔族之時,我很小,但是我卻也是知道,魔族,從來都是寧折不彎的,你們呢?」

「你!按輩分上來算,我可是你的叔叔啊!」南宮凌聽到南宮御清的話,不死心,繼續開口。

「哈哈,叔叔,你配么,叔叔竟然帶著人來追殺侄子,你也配稱為我叔叔?我可以告訴你,當初在尊老帶著我走出神魔域時,我便不在和魔族有著絲毫的關係,只是敵人!而且將來我也會走上魔族一趟,將我失去的東西拿回來!」南宮御清臉上露出無限的瘋狂,渾身的血氣化成一條血色的長龍嘶吼起來。

看到南宮御清的那瘋狂的神色,洛天輕輕的嘆了口氣,眼中露出同情,還有什麼比起親情的背叛來,更加讓人心痛。

「殺!殺!殺!」似乎是受到了情緒的渲染,南宮御清整個人的雙眼瞬間變的紅光瀰漫,提起手中的嗜血魔兵劍,便朝著南宮凌沖了過去。

南宮凌不敢懈怠,他可是記得之前一名超凡境,追殺南宮御清和萬凌空兩人,最後差點沒了性命,最後逃回到了魔族之中,可見南宮御清的實力有多可怕。

更何況還有一個強大到無法匹敵的洛天站在那裡,光是威壓,便是讓南宮凌感覺到有些喘不過來氣。

黑色的絲帶從南宮凌的手中飛出,如同一條黑色的海洋,抽動著星空,朝著南宮御清席捲而去。

「一開始就用聖器?我讓你反抗了么?」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冰冷,伸手一點,金光四起,金色的大手再次緩緩凝聚,彷彿抓起一隻小雞仔一般,將那條黑色的絲帶聖器抓在了手中。

強大無比的黑色絲帶,在洛天這一抓之下,發出陣陣的哀鳴之聲,最終緩緩的變小,化成了三尺長的墨色絲帶,散發著陣陣的烏光,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與此同時半步聖人境的威壓再次降臨在南宮凌的身上,讓南宮凌臉色一變,沒想到洛天一點機會都不想給自己。

本來,南宮凌還以為洛天會放任南宮御清和自己血拚,那麼憑藉自己的實力,若是制住了南宮御清,以其為要挾,自己還有著一絲生機。

但是南宮凌現在看來,是自己想錯了,洛天是根本不給自己一絲機會,強大的威壓根本讓自己的行動都有些困難。

「洛天,不要小看我,你知道我在魔族之中是什麼地位么?」南宮凌臉上露出狠色,沖著洛天狠狠的開口。

「噗……」然而,南宮御清那血色的長劍卻是根本不給南宮凌一絲機會,帶著滔天的血氣,刺進了南宮凌的身上,雖然沒刺中要害,但是以噬血魔兵劍的特性,卻是帶走了南宮凌不少的血氣,讓南宮凌的臉色蒼白起來。

不等南宮凌開口,南宮御清的第二劍,緊隨其後,如同瘋魔一般,劈在了南宮凌的肩膀上,讓南宮凌的臉色再次蒼白了三分。

「這是你們逼我的!」南宮凌大聲低吼,臉上露出萬分不舍的表情,手中多了一盞古燈。 第八百六十七章又見聖人

無盡的星空之下,南宮凌臉上露出狠色,雙眼之中卻是露出強烈的不舍的光芒,同時帶著無盡的怨毒,看向洛天還有瘋狂的朝著自己殺來的南宮御清。

南宮凌伸手一揮,一盞青色的古燈緩緩的出現在了洛天和南宮御清兩人的視線當中,讓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縮。

「魔族不愧是大族,一個超凡境,竟然有兩件聖器,看來魔族也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啊!」洛天心中低聲自語。

「洛天這是你逼我的!」南宮凌臉上露出一絲猙獰,伸手一點,強行從洛天那旁大的威壓之下掙脫而出,身體之中的超凡之力,化成一道長虹,注入進了古燈之中。

「嗡……」在南宮凌的超凡之力注入到古燈的一瞬間,一股龐大的威壓瞬間席捲在洛天和南宮御清的身上,讓飛行中的南宮御清身形一頓,恢復到了一絲清明。

青色的古燈,緩緩的放大,潔白的燈芯之瞬間被超凡之力點讓,亮起了陣陣的霞光,將整個黑色的虛空點兩,一股聖潔的氣息,在古燈上的火焰之上傳出。

這種氣息,洛天再熟悉不過,雖然沒有進入到聖人境,但是對於這聖人特有的氣息,洛天還是知道的。

「縱然是聖器,你一個超凡境,又能夠催動幾分?謝謝你,為我送來了兩件聖器!」洛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不屑,但是身形卻是出現在了南宮御清的身前。

「嘿嘿,你真以為這是件聖器這麼簡單,我魔族的底蘊又怎麼是你這個土包子能夠了解的?」南宮凌臉上露出瘋狂,心神都在顫抖。

這件古燈的確不是單純的一件聖器那麼簡單,因為這盞古燈,一但點燃,可以召喚出魔族那名聖人的虛影,這也是當初南宮凌當初九死一生,為魔族立下了天大的功勞,才被那名聖人賜下的。

南宮凌不傻,自然知現在即使自己祭出聖器,也不會是洛天的對手,就像剛才的那間聖器絲帶一般,僅僅片刻的時間,便是被洛天收了起來。

南宮凌的話,讓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心中有些慎重起來,魔族的底蘊自然是不用多說,就連虎牢星中的尊老到現在也是忌憚魔族,不敢現身,魔族的強大可想而知。

「洛天,你現在放我走,此次就算是我南宮凌栽了,若是不然,就魚死網破吧!」南宮凌狠聲開口,聲音之中依然帶著強烈的不舍。

這是自己的保命的東西,南宮凌自然不想隨隨便便的浪費掉,縱然剛才洛天將自己手下的兩名超凡境碾死,南宮凌都沒有想要祭出古燈,不是南宮凌不想救兩人,實在是南宮凌有些捨不得,有著青銅古燈,自己在九域之中只要不遇見聖人境,那麼自己完全能夠橫著走,無所顧忌。

聖人境整個九域之中也就那麼多,想要碰上,何等簡單,可以說這盞古燈,完全就是南宮凌的另外一條命一般,這讓南宮凌怎麼捨得。

「魚死網破,你也配?有什麼花招趕快使出來吧,我還有事,沒時間來陪你!」洛天臉上露出不屑,裂天槍緩緩的落在了手中。

自從洛天進入到超凡境以來,裂天槍便是很少被洛天使用,實在是裂天槍還是帝級武器,對於超凡境來說傷害實在是太小了。

「嗡……」裂天槍一落進洛天的手中便是散發出陣陣的不滿之意,讓洛天心中露出一絲笑意。

「好啦,好啦,等你進入到聖級,就讓你出來!」洛天輕聲安撫起來,伸手一揮,將裂天槍放進了丹田之中溫養起來。

如今洛天已經半步聖人境,雖然丹田還是漩渦狀,但是卻不在是黑色的漩渦,而是便成了聖潔無比的金色,一絲絲金色的如同泉水一般的能量,從金色的漩渦之中流出,洛天知道,這是聖人境特有的聖人的力量,超越了超凡之力的存在。

洛天進入到了半步聖人境,發生變化的便是這金色的丹田,如今完全能夠溫養一件洛天的本命聖器。

「嗡……」就在洛天安撫裂天槍之時,天空之上南宮凌祭祀出的古燈也是終於爆發完成,一道光瀰漫的虛影緩緩的從光幕之中走出。

金色的虛影看起來是一名老者,雖然是虛影,但是身上的威勢卻是絲毫不比半步聖人境的洛天差上多少。

「南宮凌?」老者眉頭微微一皺,目光看向站在那裡帶著恭敬之色的南宮凌。

「沒想到你這麼廢物,賜給你幻魔古燈才一百年,你竟然就開啟了!」老者臉上帶著一絲冷淡,聲音如同滾滾轟雷一般,看著南宮凌的目光露出失望之色。

「老祖,不是如此,是這個小子實在是太強大了!」南宮凌連忙開口辯解,目光看向了站在那裡,臉色依然淡然的洛天。

「哦?」聽到南宮凌的話,老者的將目光看向了洛天和南宮御清的方向,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噬血魔兵劍,你是南宮弘毅當初帶走的那個孽種?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活在世上,正好將你解決了!」老者高高在上,龐大的威壓籠罩在南宮御清的身上,讓南宮御清臉色多了一絲蒼白。

看到老者的虛影,站在一旁的於雄心,心中便是咯噔一下,這個老者明顯是魔族的老祖,實力強大到了極致,於雄心心中暗自嘆息,目光看向洛天,不知道洛天是不是這個魔族老祖投影的對手,若是不是,那麼他今天也許也不會好過。

「就憑你一個虛影竟然還想帶走誰,你也給我留下吧!」冰冷的聲音響起,一道金色的長虹瞬間出現在魔族聖人的身前,金色的拳頭陡然凝聚,殺神一拳轟出,帶著浩瀚的波動,想要一拳將老者吞噬一般。

「哦,原來是有你這個半步聖人境撐腰,的確不錯,但是聖人境,豈能是你能夠理解的,對付你,我的一個投影足以!」老者臉上帶著不屑,身體之中不再是金光大放,而是黑氣瀰漫,整個蒼老的容顏,直接被黑霧籠罩,整個身體如同實質一般,一拳揮出,和洛天的拳頭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恐怖的波動瞬間擴散,南宮御清和南宮凌還有於雄心等三人臉上露出一絲驚駭的神色,身形閃動,出現在了洛天和老者戰場的千里之外。

「這……」三人眼中露出驚駭,沒想到兩人竟然如此強,竟然光是波動,就能個夠將三人掀飛這麼遠的距離。、

轟鳴四起,洛天和老者兩人觸碰了一下之後,非常默契的瞬間彈開,兩人雙眼中紛紛露出了凝重之色。

「小子,別反抗了,雖然我只是個虛影,但是能夠將聖力轉化成魔氣,現在的我一般的半步聖人,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老者臉上帶著自信之色,伸手再次一拳。

天空猛然一按,一拳之下,無數的星辰墜落下來,滔天的黑氣,將整個空間封鎖,最後化成一隻龐大無比的拳頭,朝著洛天碾壓而去。

洛天雙眼凝重,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他可是記得,當初那一個聖人的手指,就讓自己狼狽不以,如今這個老者,如同實質一般,自己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雙手飛速的變化,五枚金色的大印瞬間凝聚而出,帶著恐怖的威壓,同老者的黑色拳頭,碰撞在一起,整個星空彷彿都被兩人的交手炸穿了一般,一個個黑色的漩渦,不斷凝聚而出,恐怖的吸力,朝著兩人匯聚而去。

但是那即使是至尊境都能吸收進去的黑洞中傳出的恐怖的吸力,兩人卻是彷彿沒有絲毫感覺一般,不斷的衝擊在一起,滾滾的雷鳴閃電,不斷的在星空之下升起,朝著四周擴散而去,讓於雄心,南宮凌三人心驚不以。

「這還只是半步聖人,若真的到了聖人境,足以經毀天滅地了吧!」南宮御清臉上露出狂熱之色,輕輕的攥了攥拳頭,如今洛天已經是半步聖人,只差一步,將肉身凝練到聖人境,那麼便是扯扯底底的聖人境,而自己卻還是在超凡境徘徊著,實在是讓南宮御清感覺到有些失落。

「轟隆隆……」沉悶的響聲響起,在人們驚嘆的目光之下,洛天和老者終於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讓南宮凌臉上露出大驚之色。

感知當中,老祖依然還是那樣強大無比,想比於魔族老祖,洛天卻是狼狽了許多,嘴角隱約間有著絲絲的散發著金色光澤的血液流出,彷彿一顆顆流星一般不斷的墜落在虛空之中。

「洛天!」看到如此狀況,南宮御清和於雄心臉上露出焦急之色,輕聲開口。

三人不知道的是,洛天雖然看起來慘了一些,但是魔族的那名老祖的虛影也是沒好到哪去,只不過是虛影,不是本體,根本就發現不到魔族老祖的變化。

「還真是麻煩!熱身完了,是該解決你了!」魔族老祖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抓,將不遠處的古燈抓在了手中,身上的氣息再次滔天而起。

「的確,熱身完了,你也不過如此!」洛天輕輕的舒展了下身體,丹田之中的金色漩渦卻是緩緩的倒轉了起來。 第八百六十八章六刀斬魔

星空之下,魔族聖人老祖如同實質一般的虛影,臉上帶著冷冷的殺意,周身黑氣瀰漫,手持青色的古燈,讓整個星空的顯得有些冰冷起來。

聖器古燈卻是散發著耀眼的白光,與魔族老祖那渾身的黑氣顯得格格不入,但是從兩者身上那傳出的恐怖的氣勢,卻是讓洛天動容起來。

「幻魔燈!」魔族老祖臉上輕笑一聲,輕輕的撫摸著燈身,黑色魔氣化成一道道符文,融入進古燈之中,使得古燈那金色的火苗微微一頓。

看到魔族老祖如此做法,洛天的雙眼微微一縮,一股危險的氣息瞬間衝進了洛天的心神之中。

「嗡……」在魔族老祖手中黑色的符文融入到古燈的片刻的時間,原本青色的古燈瞬間便彷彿被侵蝕一般,甚至原本金色的火焰也是陡然一變剎那之間轉化成了黑色。

「嘿嘿,小子,現在你還拿什麼擋!有著這幻魔燈的加持,我這道虛影只差一絲,便是聖人初期,現在的你可不是我的對手!」魔族老祖臉上露出張狂,那份屬於聖人境獨有的自信在魔族老祖的身上散發而出,彷彿一尊絕世的魔王,讓人望而生畏。

然而洛天卻是沒有回答魔族老祖的話,感覺到丹田之中那已經悄然逆轉,金色的漩渦再次緩緩的轉換成黑色的丹田,洛天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你說呢?」洛天冷笑一聲,漫天的魔氣同樣滔天而起,瞬間化成一道道黑色的長龍,不斷的盤旋在洛天的上空,最終俯衝而下,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讓洛天的身體之傳出陣陣的雷鳴之聲。

「這是,你怎麼會我魔族轉換魔氣的方法!」魔族老祖看著那氣勢甚至比自己現在還要強上不少的洛天,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你的魔族,你算什麼東西,不過是背信棄義,謀害掌教的小人而已!」洛天冷哼一聲,黑色的魔刀緩緩的落在了手中,黑色的長發無風自動,臉上露出一絲玩味之色,想都沒想,右手舉起黑色的魔刀,三道刀芒瞬間凝聚,割裂虛空,朝著魔族老祖飛了過去。

「這種攻擊,也想傷我?真是做夢!」魔族老祖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內心卻是凝重無比,畢竟現在洛天給他的感覺有些可怕。

神醫嫡女 說話間,魔族老祖臉上凶光一閃,聖力催動著幻魔古燈,爆發出驚天的黑芒,三道黑色的火焰從燈芯之中飛出,直接附著在了洛天劈出的三色刀芒之上,將洛天的刀芒阻擋下來。

「這才只是開始而已!」洛天看到自己的攻擊被攔截而下,眼中沒有絲毫的意外之色。

雖然自己現在強大無比,逆天七魔刀的前三刀,完全能夠滅殺一般的超凡境,但是想要殺掉只差一步,便會進入聖人初期的魔族老祖的投影來說,還是差了不少。

「第四刀!」洛天眼中冷芒閃動,第四刀轟鳴而至,瞬間便是出現在了魔族老祖的頭頂之上,強大的波動讓魔族老祖心神一震,洛天這完全是絲毫不想給自己喘息的機會,攻擊一道接著一道。

「呵呵,那我就陪你玩玩,大不了就是損失這個虛影耗費的本命精血而已!」魔族老祖有恃無恐,手中的幻魔古燈再次爆發出陣陣的黑色光芒,將洛天的第四刀阻擋下來。

「轟隆隆……」兩人都是強大無比,每一道攻擊,都是足以經滅殺掉任何超凡境,恐怖的波動,都讓南宮御清三人感到呼吸都有些不太順暢。

甚至就連被洛天轉移到千里之外的龐大的天元大陸也是感覺到了陣陣的轟鳴之聲,讓天元大陸上的人們心驚不以。

人們知道,天元大陸,又來敵人侵襲了,而他們的英雄,洛天傷勢剛剛恢復,便是再次參加到了戰鬥之中,守護著還沒成長起來的天元大陸。

「好想和洛天一起戰鬥啊,可是,現在咱們的實力,比起洛天這樣的天才來實在是差了太多了!」鄭欣,古雷等,一個個話嘮,難得的沉默起來,臉上露出希冀之色,想想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和洛天並肩戰鬥了,眾人心中便是有些不太舒服。

「哈哈,放心吧,等此次事了,我來幫你們提升下實力!」萬凌空拍了拍鄭欣的肩膀,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眾人開口。

聽到萬凌空的話,眾人的眼神微微一亮,想到萬凌空連萬古長存那樣的絕世陣法都能夠布置出來,布置點提升實力的大陣,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在天元大陸上的人們如同看珍寶一般的看著萬凌空時,洛天和魔族老祖的戰鬥也是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短短的時間內,兩人又再次交手了數次,每次碰撞,便有大片的虛空和形成崩滅。

越戰,兩人便是越凝重,洛天感嘆聖人的一個虛影就如此強大,而魔族老祖更是苦不堪言,洛天每劈出一刀,威力便是增加一分,一共五刀,讓其狼狽不以。

最讓魔族老祖受不了的是,自己只是個虛影,甚至連分身都不是,並不能長時間的戰鬥,時間拖的越久,那麼自己的實力便是越弱。

「不行,在這樣,我會被這小子耗死,看來得決出勝負了,即使耗費掉這個投影,損失點本命精血,也要將這小子幹掉,以這小子的天賦,和南宮御清的關係,將來必定是我魔族的一大禍患!」魔族老祖心中自語,手中抵擋洛天攻擊的時候,不斷的思考著利弊。

「魔焰焚天!」想到這,魔族老祖終於開始搏命,本來凝實的虛影,瞬間淡化起來,化成三滴金色的血液,朝著漂浮在魔族老祖頭頂上的幻魔燈飛了過去。

「嗯?」感覺到了魔族老祖虛影的虛弱,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寒光,黑色的魔刀,終於被兩隻手緊緊的舉在了頭頂之上。

「嘩啦啦……」在魔族老祖的三滴本命精血進入到幻魔古燈中的一瞬間,整個天空卻猛然一變,彷彿注入了某種燃料一般,黑色的火焰瞬間澎湃而起,帶著恐怖的溫度,飄蕩在黑色的星空下,遠處看去,彷彿將整個星空都點燃了一般,化成一條黑色的汪洋,朝著洛天撲去。

「恐怖,這是什麼火焰,為什麼我感覺只要碰上就會被燃燒一般!」於雄心目光中帶著無盡的驚恐看向那如同一條河流一般的黑色火焰。

「小子,怎麼樣,這是我的最後一擊,你若是抗不住,那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魔族老祖虛幻的影身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自信之色。

這幻魔燈傳聞便是一名聖人坐化之際,用自己的肉身煉製而成,燃燒聖人精血來催動出那黑色的魔焰,火焰的威力甚至比起天火來更加恐怖。

「拼了命的一個虛影,竟然還有如此手段,聖人境的大能果然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七魔刀的第六刀,我應該能夠施展出來了吧!」洛天雙眼精光閃爍,手中黑色的魔刀再次高高舉起來,丹田中逆轉的黑色漩渦,不斷的散發出,滾滾的魔氣,緩緩的凝聚在洛天高舉的黑色魔刀之上,越聚越多,龐大的刀身貫穿在整個星空之下。

「第六刀!」南宮御清眼中露出一絲激動,深深的知道,這逆天七魔刀的第六刀的恐怖,當初尊老曾經憑藉這一刀擊殺過和自己同級的聖人初期的強者。

想想當初那毀天滅地般的威力,南宮御清心中便是激動無比,南宮御清很是期待,洛天這一刀的威力,能不能劈死一名聖人初期,若真的能夠劈死聖人初期,那麼洛天就真的逆天了。

「嗡……」刺耳的嗡鳴聲在星空之下瀰漫起來,黑色的刀芒,幾乎抽離了洛天所有的力量,這也是洛天拼盡全力的一刀。

龐大的刀芒,力劈而下,彷彿魔神手中的屠刀一般,朝著向洛天飄來的黑色火焰,劈了過去。

「嘩啦啦……」火海翻騰,如同海浪一般的聲音在虛空之下響起,在洛天期待的目光之下,黑色的刀芒橫空和黑色的火海碰撞在了一起。

兩股力量全部都是帶著毀天滅地的威能,甚至即使半步聖人,也是招架不住兩人的攻擊。

恐怖的波動瞬間朝著四周擴散起來,灼熱的溫度,即使是洛天都有些招架不住,汗水緩緩的順著額頭流淌下來。

洛天卻是沒有在意那恐怖的溫度,而是眼中露出一絲驚喜之色,看向前方那壯觀無比的場景。

視線中,黑色的火海,在驚天的黑色刀芒之下,瞬間便是被一分為二,龐大的火浪捲起老高,化成一條條黑色的長龍朝著四周潰散而去。

僅僅阻擋了片刻,黑色的刀芒,便是瞬間出現在了魔族老祖虛影的身前,讓魔族老祖的心中一顫。

「該死,這都不行!」魔族老祖臉上露出一震驚,沒想到自己拼著損失掉了本命精血,竟然也能被這小子解決掉。

「小子,等著吧!」魔族老祖只是震驚的一瞬間,臉上便是恢復了笑意,眼睜睜的看著黑色的刀芒將自己淹沒起來。

本就虛弱無比的魔族老祖的虛影哪裡能夠承受住如此恐怖的攻擊,瞬間便是消散一空,留下一盞青色的幻魔燈,飄蕩在了天空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