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褚由賢真的跳了起來,震驚失色大聲呼喊道:「你真要登山?你真要進二層樓?」

這一下,書院內外所有人都聽清楚了,也看清楚了,無數雙目光投向角落,望向寧缺,震驚張嘴難言。

寧缺從褚由賢手中接過糕點,用手絹包住,笑著說道:「留給我在路上當乾糧。」

說完這句話,他便抬步向書院後山走去。

…………

(未完待續) 男主角總是最後登場的那個人。

黃沙漫天的戰場上,幾名偏將捉刀廝殺良久,或奈何不得對方,或被對方打的節節敗退,便能見那廂一銀袍小將猛提馬韁,斜刺里衝殺過來,一槍將敵人盡數挑落馬下,然後持槍立於野,暮光照他臉,瀟洒裝逼至極。

陰雨延綿的街巷裡,幫派小弟拿西瓜刀互砍,鮮血比雨水噴的還要更加猛烈密集,從西市到南市雜雜亂亂倒著數十具屍首,然後才見那披著黑色風褸的江湖大佬手持鋼刀,大喝一聲揮刀而出,如一道血龍從這頭殺到那頭,刀前無一合之敵,腳下無苟活之命,端是威猛無比。

至於為什麼銀袍小將和黑褸大佬一開始不出手,非要等著下屬和小弟們拋頭顱灑熱血凄慘半天,才施施然踱步而出?那當然不是因為他們像說書先生們一樣患有習慣性的拖延症,而是因為這些裝逼犯們確知,只有前面的隱忍殘酷憋屈長時間的等待,才能突顯最後自己的風采。

二層樓開啟后,陸陸續續有很多人開始登山,開始向山頂攀登,包括眾望所歸的隆慶皇子也已經啟程,寧缺卻始終遲遲未動,沉默站在角落裡,一直等到這個時候。

他可以把自己的遲遲未動解釋為是要通過觀察那些年輕修行者們的遭遇,分析登山時可能遇到的問題。但他在內心深處不得不承認,更重要的原因在於,那些在斜斜山道上艱難前行的登山者們不是他的下屬,也不是他的偏將,他不關心那些人的死活,既然對於進入二層樓這件事情他沒有什麼信心,那麼憑什麼不享受一下最後登場所帶來的快感?

男主角,總是最後登場的那個人。

哪怕今日登山到最後,男主角還是那位高高在上、完美的不像人類的隆慶皇子,但至少此時此刻,最後登場的他毫無疑問是當下的男主角。

…………寧缺的想法得到了完美地實現。

當他接過褚由賢手絹包著的糕點,施施然向書院後方走去時,庭院四周無數雙目光都被他的身影所吸引,那些目光里飽含著無數複雜的情緒,有吃驚有惘然,更多的還是疑惑。

二層樓開啟之時已經過去了這麼長時間,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今天登山必然是隆慶皇子大勝之局,值此時刻,怎麼還會有人如此不知好歹,長身而出干擾一眾人等肅穆神聖等待隆慶皇子光彩照人的畫面?

「好像是書院的學生。」

大河國使臣看著寧缺身上的衣飾,皺著眉頭說道:「難道這是書院隱藏著的強者?」

「術科六子都在山上,已經四人被抬了回來,看書院教習們吃驚的模樣,他們似乎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書院諸生聚集的人群中,鍾大俊強行壓抑住心頭的震驚情緒,看著處於議論中心的寧缺背影,冷笑一聲嘲諷說道:「他又想發什麼瘋?還嫌自己這一年來丟臉丟的不夠嗎?」

司徒依蘭下意識里向前走了一步,袖中雙手微微攥緊,望向前方的寧缺,臉上滿是好奇與擔憂的神色。她雖然知道寧缺絕不像同窗們談論的那般無用卑劣,但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麼他這時候要去登山,更想不出來他憑什麼相信自己能夠有機會進入書院二層樓。

闊大的金黃遮陽傘之下,李漁看著那個絕不陌生,也談不上如何熟悉的少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她想起去年自草原歸來旅途上的那些畫面,想起呂清臣老人那番微笑堅定說出的話,不知為何竟對他生出了很強烈的信心和希望,只是自己都不知道這份信心與希望由何而來。

李沛言順著身旁她的目光望去,表情嚴肅而冷凝,身為大唐親王,他極願看到書院里能夠有一位大唐青年站出來替帝國爭回些顏面,卻又不想這件大事生出太多變數。

莫離神官並不認為寧缺有資格成為變數,他淡淡看了一眼,便不再在意。隆慶皇子此時已經進入山腰濃霧之中,或許下一刻便會成功登頂,在他看來,無論這名學生此時站出來是嘩眾取寵,還是得到了書院中人的授意,都只能把西陵神輝與皇子襯托的更完美。

對於意志不堅定、心思容易搖晃的人來說,目光是有重量的,尤其是書院石坪四周這麼多大人物審視疑惑的目光,匯聚在一個人的身上,甚至可能把一名身材單薄的學生給壓垮。

但對於寧缺而言,旁人的目光是世間最沒有重量也沒有力量的存在,再多雙目光匯聚在一起也同樣如此。他要做的事情和這些人無關,那麼這些目光里的情緒也與他無關。

負責主持今日二層樓開啟儀式的書院教授,面無表情站在石坪前道旁邊,先前他已經通過教習的介紹,知道寧缺是書院的學生,也知道了這一年來關於此人的傳聞。

「為什麼?」教授問道。

寧缺憨厚地笑了笑,揖手問道:「不允許?我沒聽見您前面說的規矩里有限時報名這一條。」

「確實沒有,只是聽說你去年期考為了怕輸給競爭對手,偽裝生病棄考,所以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今天會登山。」

「如果棄考和登山是在邏輯相互抵觸的兩面。」寧缺看著教授,平靜解釋道:「那我今天敢登山,就說明書院里的那些傳聞、那些對我的指責都是虛假的。」

看著這名普通的學生膽敢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談,教授微微一笑,兩道染著銀霜的眉毛在春風裡飄了起來,顯得頗為高興。但他沒有讓開道路,反而帶著一絲趣味繼續問道:

「可我還是想知道,你今天究竟為什麼要登山。」

寧缺笑著回答道:「如果是西陵神殿那些人或者燕國使臣來問,我肯定會回答一個把他們全部震住的答案,但既然是您問,我當然要老實回答……要登山,只是因為我想登山。」

教授呵呵笑了起來,撫著下頜花白鬍須,搖頭讚歎道:「真是好答案,這是我這幾年來聽到的最好的答案。」

然後他好奇問道:「如果問話的人是西陵那些神棍或者是燕國那些牆頭草,那你會怎麼答。」

「如果是他們質問我為什麼要登山,我會說……」

寧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因為山就在那裡啊。」

書院教授愣了愣,撫著鬍鬚的手指微僵,旋即哈哈大笑起來,用孺子可教的目光望著寧缺讚揚道:「這同樣是個好答案。」

「去吧。」教授微笑說道:「只是山路艱險崎嶇,若登到半途,你忽然覺得不想再往上爬了,那便下來便是,誰要敢嘲笑譏刺你,老夫替你做主。」

寧缺嘿嘿一笑,長揖及地,就此告辭。

教授看著他走入幽靜的巷道,輕捋鬍鬚,心想這一屆的書院學生果然並不全都是些廢物,滿意地點了點頭。

…………上山的路寧缺很熟悉,至少在上山之前的那段路他很熟悉。巷道濕地竹林小樓,一路過去風景曾諳,湖畔青石都記得他的腳步,來到舊書樓下他抬頭望去,揮手打了個招呼。

胖乎乎的陳皮皮倚在窗畔,向下面揮了揮手。他不想讓隆慶皇子和那些登山者看見自己,那些人就看不到他,他想讓寧缺看到自己,寧缺便自然能看見他。

「如果實在爬不上去,千萬不要逞強。」陳皮皮好意提醒道。

「說點兒吉利話成不成?」寧缺仰頭看著他,說道:「怎麼包括你在內,沒有一個人看好我能爬到山頂?」

「山路哪是這麼好走的。」陳皮皮攤開圓滾滾的雙手,誠懇說道:「更何況和隆慶比起來,你真的才是小貓小狗。」

寧缺懶得理他,揮揮手便往舊書樓側方走去,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他停下腳步,回頭不甘心問道:「真沒有後門?」

陳皮皮撐著窗欞,大聲嚷道:「死去。」

寧缺笑著搖搖頭,繼續前行,待他繞過舊書樓,發現原來真的有後門——整整一年時間,他在舊書樓里度過,他在樓上看過樓下風景,在樓下繞著散步,很清楚地記得,這裡本來有一堵灰色的破舊圍牆,然而現在這裡卻是一扇門。

門后是一條青石鋪就的小徑,道旁青竹夾迎,漸漸向上爬升,直至竹林遠處滑入山腰間的密林青草之間。

抬步過門,寧缺順著竹林里的小道向山上走去。

沒有任何異樣的情況發生,山道隨著他的腳步漸漸向上,承載著他的身體越來越高,漸漸越過了下方的圍牆,高過了如畫一般的竹林,回頭時隱隱能夠看到遠處書院里的那些人。

前方的山道變得越來越窄,大青石板被體積更小的石頭所取代,道旁的林子里竟是沒有一聲鳥叫,幽靜的有些詭異。

右腳剛剛踏上細粒石塊鋪成的山道,寧缺的眉頭驟然一緊,臉色瞬間變得如雪般蒼白,一股難以言喻的劇烈痛楚,從他踩著山道表面的腳掌上襲向腦海!

突如其來的痛楚,令他雙腿一軟險些跌倒,但他強行用手撐住地面,悶哼一聲后極強悍地重新站了起來,向山道旁望去。

道旁青林掩映之間,能夠看到布滿青苔的崖壁,如果仔細望去,大概能夠分辯出,那些密厚青苔下方似石縫般的線條,其實是一些刻在石上的大字,只是字跡筆畫間塗著的硃砂紅色,在不知多少年的風雨侵襲之下,早已淡去無聞。

「好強大的念力攻擊,這也是神符師留下的字吧……」

寧缺盯著林中崖壁上的那些石刻字跡,懸在身旁的雙手微微顫抖。此時此刻,有十幾萬根無形的鋼針正在穿透他的腳掌,如果是一般人遇到這種痛楚,只怕早就已經跌倒在地,抱頭痛呼,然而他雖然臉色雪白,雙手顫抖,意識卻異常清醒,彷彿痛楚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先前在書院中遙遙望向山道,看著謝承運等人在山道上走的極其艱難,極其緩慢,看不到他們表情卻能隱約察知他們的痛苦,寧缺便在猜忖山道上有怎樣的禁制,但他沒有想到書院二層樓的考核竟是如此霸道野蠻,一開始就動用了威力如此劇大的神符。

現在他終於明白,為那些來自世間各處的優秀修道青年們,為什麼在這條山道上會變成木偶,走的如此緩慢艱難——在崖壁神符妙術之下,山道四周的任何自然環境,都可能成為阻止人們登山的險厄,你無法避開,只能硬闖!

寧缺緊緊皺著眉頭,看著自己落在細石子山道上的右腳,忽然間有些神經質地笑了笑,腰腹用力,身體前傾,把自己落在後方的左腳也抬了起來,踩在了細石子道面上。

他踩的很重,很用力,彷彿要把細石子鋪就的山道踩破。

無數根無形的細針,從細石子縫裡探了出來,隔著堅硬的靴底,深深地扎進腳掌深處,瞬間的麻癢被極致的痛楚快速取代,然後清晰地傳入他的腦海之中。

寧缺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但他蹙著的眉頭卻漸漸舒展開來,似享受一般深深地吸了口氣,擺動雙手繼續向前走去。

…………或有意或無意,或全神貫注或悄悄用餘光去看,或真正關心或只是好奇,或懷著看好戲的嘲弄心態,當山道上的寧缺出現在視野中后,很多人都在望向了那處,開始注意他的一舉一動。

看著寧缺踏上山道,看著他邁出一步便跌倒在地,有人忍不住搖頭,有人發出了嘲弄的笑聲。

莫離神官正在與燕國使臣淡然交談,看似完全不關心山道上發生了什麼,但看到寧缺跌倒之後,還是忍不住輕蔑地搖了搖頭。

似他這等修道大家,看了這麼長時間后總還是隱約猜到書院在山道上布置了怎樣的禁制,此時看寧缺被符力壓制的如此慘,確認他頂多進入不惑境界——不惑?在書院術科里大概算是不錯的水準,可就憑這等境界便想隱忍多日後一鳴驚人?未免太痴心妄想了些。

書院諸生那處,鍾大俊指著山道處冷笑說道:「嘩眾取寵就是嘩眾取寵,他只想著吸引注意,卻不想想,這樣賣乖出醜,會給書院名聲帶來多大的損害。」

司徒依蘭看著山道上寧缺跌倒,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又聽著這番嘲弄,不禁恚怒瞪了他一眼,牽著金無彩的小手向前走了兩步,和這些書院同窗們把距離拉的更遠了些。

「你的手有些涼。」金無彩擔憂看著她說道。雖然這位祭酒孫女更擔心還在山道上艱難前行的謝承運,但依然擔心身旁的女伴,因為看上去寧缺似乎沒有任何機會。

「沒事兒,我就是看不得有些人的嘴臉。」司徒依蘭看了後方議論紛紛的同窗們一眼,冷笑說道:「寧缺即便只能在山道上走一步,也比這些連試都不敢試的人強。」

金無彩看著遠方林間掩映的山道,憂慮說道:「但看這樣子,只怕寧缺再也走不動第二步了。」

司徒依蘭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專註地看著山道,在心中默默替那個被書院遺忘很長時間的朋友加油。 給我一支菸 忽然間,驚喜之色湧上她清麗的臉頰,指著遠處輕跳了起來,大聲說道:「看!快看!寧缺他開始走了!」

書院里很多人都注意到山道上發生了什麼,他們看著寧缺艱難地爬了起來,停頓片刻后,移動左腳向前方走了一步。

然後寧缺走了第二步,第三步,但四步……雖然明顯可以看到身體有些顫抖,走的速度很緩慢,但可以感覺到他走的越來越穩,彷彿每一步都要深深踩進了堅硬的山道里!

書院諸生中不知是誰發出一聲驚呼。

一名大唐禮部青年官員站了起來,望向山道處,臉上滿是激動之色。他不知道山道上那個年輕學生是誰,也不相信他能夠戰勝隆慶皇子登上山頂,但他覺得隨著那個年輕學生的行走,先前被壓抑著的驕傲與自信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

角落裡,正拿出第二包點心準備吃的褚由賢,吃驚地張大了嘴,卻忘了把糕點放進去。他看著山道間那個人影,忽然發現自己好像從來沒有真正認識過對方。

李漁望著山道間,沉默片刻后微微一笑。

陳皮皮倚在舊書樓窗畔看著山道方向感慨說道:「你真狠,說起來……這個世界上還能找到比你對自己更狠的人嗎?我不知道,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我還是不知道。」

說完這句話,他關上窗戶,幾片青葉振落飄下。

…………幾片青葉被風卷落飄下,掠過寧缺的肩頭,落到地面上。

山道旁的青林由很多種樹組成,而在這一段卻是竹樹居多,竹葉邊緣薄銳,看上去就像是一片片的鋒利小刀。

山道間飄落的竹葉不是看上去像小刀般鋒利,而是真的像小刀一樣鋒利。

嗤的一聲輕響,掠過寧缺肩頭的竹葉,像鋒利的小刀般,直接撕裂了衣衫,劃破了他的肌膚,割開一條極細的血口。

寧缺望向自己的肩頭,沒有看到衣衫上的破口,沒有看到染血的竹葉,沒有看到流血的細口。

但他知道這確實是已經發生了的事情,因為他的肩頭清晰地傳來強烈的痛苦,甚至清晰到能夠感覺到血口裡竹葉留下的細毛所帶來的極難忍受的異物感。

他抬起右手撣了撣肩頭,就像撣灰塵一樣,這個動作當然無法把竹葉留下的無形傷口與痛楚撣掉,但奇妙的是,做完這個動作后,他就覺得輕鬆了很多,繼續向前走著。

又有竹葉簌簌然落下,擦過他的臉頰,擦過他的前襟,擦過他的後背,落到細石子鋪就的山道上。

他的身上衣衫如故,卻多了無數條無形的裂口,多了無數尋常人難以忍受的痛楚,但他臉色如故,只是更白了些。

一陣山風席來,無數片竹葉紛紛揚揚席捲至空中,然後像暴雨一般淋漓落下。

寧缺走在這片竹葉雨中,再也懶得用手去拔拉快要落在身上的竹葉,只是沉默地繼續前行,明亮的眼眸里彷彿看到去年在臨湖小築里殺顏肅卿時飄落的竹雨。

他走的很用心,走的很用力,每一次抬步都會重重踏下,靴底濺起細微的灰塵,碾過凌亂堆積的竹葉,走過痛苦。

竹雨落時,正好殺人,適合登山。

…………起步晚,可能會有些風光,但卻難以追趕,只能一個人孤單地在山道上行走,前不見人後沒有人。

寧缺走的有些渴了,口唇間彷彿要生出青煙,他想飲些水,然後聽到山道旁傳來淙淙流水聲。

舉目望去,只見道旁一條崖縫裡瀉出一道極細的清泉,在下方石窩裡積成一捧水窪,窪旁生著幾株野草。

他沒有去痛飲山泉,垂憐小草。

因為極細的清泉忽然間變成一片黃濁白沫奔騰的大瀑布,撲頭蓋臉地打了過來,直欲把他擊昏在幽深水潭底部滿布青苔的巨石上。

…………他繼續向前走,依然走的用力用心,步步驚魂,步步生煙,順著山道緩慢而堅定地走過密林,來到山間一片草甸中間。

沒有樹蔭遮擋,下午依舊熾烈的陽光毫不客氣地灑了下來,把草甸鍍上一層艷紅,彷彿要點燃山道旁的一切。

寧缺用手遮額抬頭看了一眼天,發出一聲疲憊的嘆息,然後餘光里注意到前方山道旁,有一片小湖像鏡子般反著光。

湖很小很平靜,清澈透底,能夠看到裡面沉默遊動的魚兒。

在湖畔的石縫間生著一朵淡黃色的小花。

一陣山風輕拂,小黃花瑟瑟顫抖,顯得極為恐懼。

平靜湖面泛起微微漣漪,小魚兒彈動著尾巴,鑽進石中不見。

一片憤怒的大海出現在寧缺的眼前,海水極藍近黑似如他熟悉的硯中墨汁,海水不停捲動,掀起山般高的波浪,發出憤怒的咆哮,不停拍打著堤岸與站在堤岸上的他。

他雙腳像釘子般死死站在堤岸上,盯著鋪天蓋地而來的墨色海浪,縱使身體如同被巨石擊中,縱身濕透的衣衫被海水撕成碎片然後帶回海中,依然一步不退。

然後大海站了起來。

像墨一般深沉黑暗的海水,像牆,不,像大地一般站了起來。

海洋把天空割成兩半,緩慢地向他壓了過去,在這片豎著割裂天地的海洋中,可以看到比山更大的漩渦,可以看到沉默哀鳴徒勞亂飛的海鳥,可以看到死亡。

然後大海倒了下去。

寧缺也倒了下去。

他重重地摔倒在山道上,痛苦地擰緊了眉頭,噴出一口鮮血。

道前的小湖依然平靜,只有几絲漣漪。

…………山霧深處,傳出一道平靜卻驕傲的聲音。

這種驕傲與隆慶皇子故作淡然的驕傲不同,聲音的主人並不屑於掩飾自己的驕傲,也不刻意展露自己的驕傲,他的驕傲在於內心的強大,渾然本性而出,絲毫不令人反感抵觸。

「山道崖壁上的字跡,傳說是書院前賢鐫刻,開啟禁制之後,意圖闖過禁制的人,越能忍受符意里隱含著的痛苦與力量,那麼山道給予此人的痛苦和力量便會越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