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野淡淡的道:「你的精血在我身上,或許這會是最後一滴精血,你若想滴血重生,必須經過我點頭同意。我一念之間,就可動用異火將這一滴精血煉化掉。到時候,你更沒希望復活!」

古滅皇主的情緒波動了下,緩緩道:「復活不僅需要精血,還需要道果。七大五星勢力的傢伙都知道道果存在於死亡深淵,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從七大五星勢力手中奪取道果,基本上不可能。」

「那就不牢你費心了,做我奴僕,我替你復活。否則,我不介意滅了你,然後再去找其他的殘識合作。」方野聲音冷漠的說了出來。

「我可以答應你,但不能一輩子當你的奴僕,一百年之後,你給我自由。否則,你直接滅了我吧。」古滅皇主無奈的說了出來,聲音中充滿了蕭索。

方野眸光閃爍,沉吟片刻,點頭道:「好!百年就百年!」(未完待續。。)

… 奴兒看到蕭兮手中拿著一個透明的小罐,裡面裝著幾隻毒物,他瞳孔猛的一縮,走到蕭兮面前,漸漸的手指觸碰透明小罐。

「這是哪裡來的?」

蕭兮見奴兒臉色不對,她有些奇怪,看了看小罐,這是單于龍霆送給她的啊!

「山上朋友送的。」

「什麼樣的朋友?」

「奴兒,你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奴兒看了蕭兮不解的小臉一眼,拉著她的手腕:「小姐,我們進房說。」

蕭兮跟著奴兒走進房中,見奴兒關上房門,她又看了看手中的小罐,這有什麼奇怪嗎?

奴兒關上房門,轉身走到蕭兮的身邊,看著她手中的小罐,緩緩說道:「小姐手中拿著的是冰晶罐,這些毒物放在罐中,塞上瓶塞也不會死,因為冰晶之中有靈氣養著它們。」

奴兒繼續說道:「但這冰晶罐,絕不是這片大陸能製造出來的。」

蕭兮想到單于龍霆恐怖的修為,還有他說的話,她問道:「奴兒,這個世上除了這片大陸,還有別的大陸對不對?」

奴兒點了點頭:「天外亦有天,這世上,有很多我們不知的神秘大陸存在。」

蕭兮喃喃的說道:「原來如此,難怪他能一眼看破我的靈力。」

奴兒把蕭兮的話一字不漏的聽入耳中,他握住蕭兮的手,說道:「小姐,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你要去接近那人,讓他帶你離開,那片大陸比這裡好很多倍。」

離開?

蕭兮愣了愣,猶豫了,甚至,心中有些抗拒。

她從奴兒手中抽回小手,有些不自在的說道:「奴兒,容我想想,畢竟我和那人才見過一次面,若是這麼唐突,怕是不太好,再說,他若是知道我接近他,是為了跟他離開,他會怎麼想呢?把我當成有心計的人,他還會帶我離開嗎?」

奴兒的手是涼的,蕭兮抽回手,他手中的溫度也隨之消失,看到蕭兮緊張的小臉,他有種錯覺,蕭兮根本就不想離開。

至於為什麼?

奴兒蹙了眉,恐怕和鳳凌然還有紫衣有關。

這片大陸是鳳凌然的家,鳳凌然又是東晉位高權重的攝政王,他不會輕易的離開這片大陸。

「小姐……」

奴兒還想再說什麼?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蕭姑娘,奴兒姑娘在嗎?他的葯膳好了。」

門外傳來秦關粗獷的聲音,對奴兒,是濃濃的關心。

「她在。」蕭兮高聲道,看到秦關進來,她把小手在奴兒手臂上拍了兩下:「好了,你先去用藥膳吧!先把你的身體養好再說。」

奴兒深深的看著蕭兮一眼:「小姐,奴兒是為了你好。」

說完,他跟秦關離開了。

蕭兮鬆了一口氣,軟在椅子上,她當然也知道奴兒是為了她好。但是,她暫時還不想離開這片大陸呢!

轉眼又過了幾天。

蕭兮一直沒看到紫衣,直到万俟羽臉色沉重的跑來找她,說是鳳凌然寒毒發作,又陷入了昏迷。

蕭兮見到他的時候,他臉色蒼白的泡在葯浴中,飄渺的像是要隨風飄走。

蕭兮張了張嘴,聲音噎住,不知該叫他師傅?還是鳳凌然?

「他的身體不能再拖了,兮兮,你救救他吧!」

万俟羽懇求的看著蕭兮,現在唯有蕭兮的血能救鳳凌然。

只是,万俟羽有一點怎麼也想不通,他給鳳凌然施針之後,鳳凌然身體的情況明顯有些好轉。而且,來到谷中,鳳凌然也每天都泡葯浴克制寒毒。按照常理來說,鳳凌然的身子應該一天比一天好才對,但為何不轉好,反而發作的這麼突然?

突然的讓他措手不及。

就在這時。

一個鵝黃色的身影跑了進來。

「万俟哥哥……鳳哥哥怎麼樣了?他體內的寒毒是不是又嚴重了?」

上官燕兒氣喘吁吁,急的眼睛都紅了,伸長了脖子想要看葯浴中的鳳凌然,卻被万俟羽擋住了視線。

「燕兒,你怎麼進來了?」

万俟羽知道上官燕兒很關心鳳凌然,但是現在,上官燕兒的關心起不到一丁點的作用,他也沒時間和上官燕兒解釋那麼多,安撫她的心情。

名媛春 「万俟哥哥,你讓燕兒看一眼鳳哥哥好嗎?燕兒好擔心,好著急。」上官燕兒紅紅的眼睛,梨花帶淚。

若是平時,上官燕兒這幅我見猶憐的樣子,万俟羽會心軟,什麼都會依了她。

但現在……

「男女有別,你鳳哥哥一絲不掛的泡在葯浴里,不適合你看。這裡有我和兮兮就夠了,燕兒,你先出去。」万俟羽沉聲道。

上官燕兒哭著搖頭:「什麼男女有別?我不要聽,他是我鳳哥哥,他現在寒毒發作,昏迷不醒,我想看看他有錯嗎?万俟哥哥,你讓我看一眼,就看一眼,求你了。」

万俟羽有些頭疼的看著上官燕兒,這丫頭執拗起來,就連師傅拿她都沒有辦法。

「你看一眼就出去。」

「嗯嗯。」上官燕兒連連點頭。

万俟羽沒有馬上答應,而是朝蕭兮看去,眼神詢問蕭兮的意見。現在最關鍵的就是蕭兮,万俟羽也不想得罪她。

蕭兮表情淡淡,既不答應,也不拒絕,甚至連看都不看万俟羽一下,她的視線,始終落在鳳凌然蒼白俊美的臉上。

万俟羽有些尷尬,清咳兩聲,開口道:「兮兮,你看燕兒也是因為關心凌然,就讓她看一眼吧!」

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這些草藥都浮在水面上,也看不到什麼。」

上官燕兒立刻哽咽的說道:「兮兮,我和鳳哥哥還有万俟哥哥自幼就認識了,鳳哥哥對我也是照顧有加,現在他寒毒發作,我真的好擔心。兮兮,我知道你和鳳哥哥好上了,但你真的沒必要在這件事上吃味,現在最關鍵的是鳳哥哥的身體,我們要同心協力,治好鳳哥哥身上的寒毒。」

上官燕兒這番話說的可謂有情有理。

可是,聽在蕭兮的耳中,怎麼就不是那麼回事呢?

上官燕兒提到她和鳳凌然自幼認識,若是想要表達他們感情深厚,那後面就不該加一句「鳳哥哥對我也照顧有加」,就貌似在提醒她什麼似的?

這種時候,蕭兮真的不願意去懷疑上官燕兒的動機,她也沒有心思去懷疑。

蕭兮視線從鳳凌然臉上移開,看著上官燕兒梨花帶淚的漂亮臉蛋,上官燕兒煙雨朦朧的眼中,滿是擔心和著急,沒有一點兒嫉妒的情緒。

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嗎?

蕭兮微微顰眉,掃去心中雜念,看著上官燕兒說道:「你說的沒錯,現在最關鍵的是鳳凌然的身體,他現在寒毒發作,昏迷不醒,你卻在這裡哭鬧,你覺得你看他一眼,他就能睜開眼睛醒來嗎?若是他能醒來,別說一眼,我讓你在這裡看一天都行。」

「上官姑娘,你在這裡,只會打擾到我們救治鳳凌然,你如果真的是為了你鳳哥哥的身體著想,還請你安靜一點離開這裡。」

蕭兮不想讓上官燕兒看鳳凌然,哪怕僅是赤果的肩膀和胸膛,她也不願意。

這禽獸……怎麼說,也算是她的男人,她沒那麼大方。

蕭兮被自己心中想法驚到,甚至不敢去想,她為何那麼在意?難道她對鳳凌然還沒有死心嗎?

万俟羽有些詫異的看著蕭兮,忽然,從蕭兮的表情,万俟羽捕捉到了什麼,這隻小狐狸的心中很在意鳳凌然。

万俟羽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她在意鳳凌然就好,在意就好……

上官燕兒本以為那番話一出口,蕭兮和万俟羽再也不能阻止她,但聽到蕭兮這番話,徹底把她的希望打碎了,她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反駁蕭兮,她沒那個能力救治鳳凌然,若是現在還僵在這裡不離開,倒是變成了不為鳳凌然著想。

「兮兮,你會醫術嗎?你能救治鳳哥哥嗎?至少,我懂草藥千種,我留在這裡可以給万俟哥哥打下手,你呢?你留在這裡又有什麼用?」上官燕兒頗為激動的說道。

她差點忘了,這個女人除了是鳳哥哥的女人,什麼也不會。

相比起來,她更有資格留在這裡。

上官燕兒忽然覺得,蕭兮很可笑,她對蕭兮已經夠可以的,但蕭兮卻仗著是鳳哥哥的女人,連她看一眼鳳哥哥都不肯,她和鳳哥哥從小就認識,這情分不是一個外來的女人能相比的。而且,蕭兮不懂醫術,又貪財,留在這裡就是一個廢物。

若不是看在鳳哥哥的面子上,她才不會給蕭兮這種人好臉色看。

蕭兮沒有被上官燕兒激怒,她表情淡淡,若是她不能救治鳳凌然,這個世上,就沒有人能救治鳳凌然。

她留下來的作用,万俟羽比誰都清楚。

「燕兒。」万俟羽臉色放了下來,沉聲道:「別鬧了,出去。」

上官燕兒不敢置信的看著万俟羽,似乎不明白,為什麼連平時寵愛她的万俟哥哥也站在蕭兮那一邊?万俟哥哥從未這麼嚴厲的和她說過話,卻因為蕭兮,連万俟哥哥都變了?

「我究竟有什麼錯?我只不過想留下來陪著鳳哥哥。」

上官燕兒完全接受不了這麼突來的變化,有種一夜之間,她的兩位好哥哥都被別的女人搶走的感覺。

蕭兮心中冷笑,之前不是說看鳳凌然一眼嗎?現在變成留下來陪著鳳凌然了?

上官燕兒看著蕭兮,眸中揉雜著淚水和指著,彷彿蕭兮做了一件對她極不公平的事情。

蕭兮很不喜歡上官燕兒這種眼神,掃了一眼万俟羽,冷聲道:「還要不要救鳳凌然?不要救,我走了。」

現在鳳凌然身上寒毒發作的厲害,她心煩意亂,上官燕兒在這裡吵鬧,她不奉陪。 百年時間,對於洪荒天界的眾多修士來說,那就是彈指一瞬的時光,一個閉關就過去了。

不過,對於方野來說,一百年的時間,足夠他做很多事情了。

方野有信心,在百年之內,趕上甚至超過古滅皇主!

「放開心神,讓我烙印上神識印記。」方野聲音淡漠的說了出來。

古滅皇主的那一縷殘識嘴角勾勒出一絲不屑的笑容,很果斷的放開了心神,哼道:「想留下奴役印記,那就留下吧。別忘了,百年之後,還我自由!」

方野不再跟他廢話,雙手快速掐印,眉心深處的九大天碑一陣顫動,簡化版的萬道神魔陣浮現而出,與方野的森羅萬象相結合,衍化出一種玄奧神秘的印記,直接烙印在古滅皇主的那一縷殘識上面。

「啊……」

古滅皇主口中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本來就虛弱不堪的殘識變得若有若無,有氣無力的道:「小子,你這是什麼神魂烙印?怎麼對我的束縛如此厲害?」

古滅皇主本來以為方野就是個神師圓滿境界的菜鳥,就算設置下了神識奴役烙印,他也能夠輕易沖開。

沒想到,方野烙印的神識印記如此強悍,直接將他封鎖的死死的,他清晰地感覺到,只要方野一個念頭,他就隨時會灰飛煙滅。

而且,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滴血重生之後,也沒有任何可能沖開這道神魂烙印,除非他恢復到前世的巔峰修為,才有可能沖開這道烙印,但他也不敢保證。

方野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平靜的道:「別叫了。百年之後,我自會還你自由。別跟我耍心眼,我的手段,絕非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古滅皇主的這道殘識哼了一聲,似乎是認命了,化作一道黑煙沒入到了屠滅黑龍刀之中。再次飛回到方野身前,輕哼道:「小子,你讓我這道殘識耗損的厲害,在這片秘境中對你的助力不大,要想讓我幫助你,老老實實的拿出點好東西來。」

方野冷哼一聲,眸子中綻放出兩道紫紅色的妖異火焰,重重的擊打在屠滅黑龍刀上面,將古滅皇主的這道殘識打的慘呼連連。

方野冷漠的道:「注意點你的身份!你現在已經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皇主了。你只是我的僕人,以後稱呼我為主人或者門主。」

「小子,你還真夠狠的啊,這一下就差點將我給打散掉了……」

古滅皇主一句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方野眼中再次有著紫紅色的妖異火焰跳動,雖然不甘心,也不得不改口道:「門主,我一時之間轉變不過來。見諒見諒……」

方野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古滅皇主的態度終於發生點改變了。倒是個不錯的開始。

「敢問門主,咱們到底是什麼門?」古滅皇主小心翼翼的詢問了出來,他在葉空手中受到的苦楚可不少,不敢再放肆了。

「萬道門!」方野聲音清冷的說了出來。

「呃?沒聽說過啊……」古滅皇主輕呃出聲,他本來以為方野的來歷會非常大,沒想到方野卻是個他從來沒聽說過的萬道門的門主。

「現在不就聽說了嗎?」方野隨意的回了一句。並沒有多做解釋。

古滅皇主不再繼續糾結這個話題,沉吟道:「門主,我的道果存放在死亡深淵之中,裡面設有層層禁制,就算是一般的神王。也難以破開。而且,這次進入的神王可不少,你想要從是他們手中奪得道果,機會真的不大。」

「不是還有你嗎?到時候你將自己的道果牽引過來就可以了。」方野理所當然的說了出來。

屠滅黑龍刀微微震顫了下,古滅皇主苦笑的聲音傳出:「只有破開了禁制才能將道果牽引過來,就連我自己也不例外。而且,這次我的本體總共分出了四股殘識,分別落在星雲大陸的四大區域,我只是其中之一。說實話,以我現在的狀態,還真難以從其他幾股殘識眼皮底下奪過來道果。你這種實力,就算得到了道果,你也逃不出他們那麼多人的追殺。」

方野微微皺起了眉頭,心中暗自盤算了一番,忽然道:「到時候,我自會全力助你得到道果。至於如何在眾人眼皮子底下取寶,我已經想好了一條金蟬脫殼之策。」

「我若得不到道果,就無法滴血重生,給你當百年奴僕,也幫不了你什麼忙。對於得到道果,你就這麼有把握?」古滅皇主多少有些不信。

方野手掌一翻,一塊金燦燦的骨骼出現在他手中,散發著一股強盛浩大的七級。

「我的頭蓋骨!好!有了這東西,再加上唯一的一滴精血和這一縷神念,我的把握更大了!」古滅皇主激動的說了出來,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滴血重生的一幕。

方野將神龍骨骼收起,淡淡的道:「別抱怨了,在古滅秘境中,我們得到道果的機會,是最大的。」

「門主,現在能否幫我恢復一些?」古滅皇主討好的說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