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圓百里內,一片死寂的凄涼,白雪在這片地區顯得特別的瘋狂,凄涼之意猶如暴風龍捲一般無止境的瀰漫,無人敢靠近。

雙照樓下,年少催白髮。青陽腦海里閃過一幕劍老那蕭瑟的身影,那股痛意更加深刻,劍老,他從什麼時候起,就一直跟在自己的身邊,從未離開過。可是自己呢?自己卻習以為常,一切自以為是的以自己為中心,從未考慮過劍老的感受,也沒有嘗試過去了解他。

青陽一陣心酸和後悔,他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劍老時的場景。

黑白相間的飄逸長發,深邃的黑色瞳孔,滄桑的面容,說不清道不明的迷離氣質,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說明劍老是一個來歷不凡,有著深刻故事的人,可是這些,青陽從未去想過。他只知道依賴劍老,依靠劍老!

「為什麼!對!就是…就是因為我太過依賴劍老了,今天他才會離我而去!為什麼…」青陽情緒控制不住了,臉上滿是淚水,或許早已分不清何為涕,何為淚。

如果後悔有用,那世人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遺憾了。

青陽的身體止不住顫抖,彷彿在痛聲抽泣,那般凄涼之意,與雙照樓下劍的意境相輔相成,一瞬間,天地間的雪花猶如瘋魔般的攪動。

風雪聲嘯,似嗚咽,似哭泣,似悼念。

「啊……!」

終於,青陽的情緒徹底爆發了開來,猶如火山爆發一般,帶著悲天痛地的哀嚎,響徹死亡獄林。

轟!

一道恐怖的王氣瞬間以青陽為中心炸裂開來,青陽的經脈在醒來的那一刻,已經是破開得七七八八了,在如今這般情緒的引動下,那經脈的所有封印終於是徹底被轟開!

不僅如此,那原本無人問津的沖帶脈在此刻也是猛的被龍虎般的王氣給硬生生轟開,一瞬間王氣大瀉,猶如打開了閥門的堤壩一樣,奔騰萬里。

青陽渾身席捲著恐怖的王氣潮流,那王氣的渾厚竟直接暴沖向天,徑直將那天空雲層生生擊散,這般恐怖的王氣洪流,青陽到底想做什麼?!

沒錯!便是突破!

壓抑了如此之久的王氣修為,終於在此刻爆發了起來,在劍老離去的哀傷情緒下,青陽下意識的引動了王氣,這就如同引爆火藥桶的那一根導火線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雪花翻湧,在劍老雙照樓下劍的影響下,整個死亡獄林中部都是瀰漫著那股凄涼的意境,而如今這種意境居然是紛紛向著青陽靠攏,那般模樣彷彿是意境活了過來一般,想要助青陽一把。

青陽眥目欲裂,情緒依舊那麼沉痛,哪管他身上王氣爆起衝天,此刻的他只想將王氣釋放出去,將情緒釋放出去,這會讓他好受點。

「劍老…你在哪裡?!」青陽再度嘶啞呼喊,王氣再度噴薄而出,猶如無底之井一般,不計任何後果的爆裂出去。

轟轟轟!

四周雪地都是被這恐怖的王氣一掃而光,地面更是留下一道道斑駁的王氣痕迹,那般痕迹,著實觸目驚心。

但即便如此,劍老哪裡能夠回應他,此刻的他早就靈魂耗盡,魂歸西天了。

燈火燃盡水中花,年時身影已無他!

咻!

青陽單手一握,在舞劍便是猶如靈動一般來到了他的手上,劍芒一揮,地面上瞬間炸裂開一道劍痕出來。

「孤吟罷,可憐慷慨歌不達!」在神志已經徹底迷糊之際,青陽居然下意識接著這股凄涼之意的揮起了劍招,那一劍,赫然是雙照樓下劍!

「我生不孤固離群,不辭荒唐話!!!」

「哈哈哈!」青陽凄涼的慘笑著,口中念念有詞,居然是劍老先前吟唱的那一句。

多麼凄涼的一句話,青陽雙目淚流,但卻是緊閉著,他已經不需要再看什麼了,看不見劍老,還看何物呢?

「啊!!可惡!」青陽怒吼一聲,劍招乍泄,一道恐怖的白芒從在舞劍尖爆轟而下,空氣在這一瞬間都是被凍結了一般!

轟!咔!

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橫亘在了青陽的面前,那道裂痕,居然足足有丈許深。

此刻青陽施展出來的這一擊,雖然沒有劍老那般純熟和恐怖,但其威力也是足以斬殺任督境的強者!只不過眼下青陽是借著那股怒火和環境里殘留的悲涼之意,才是將之使用出來,否則青**本無法揮動這一劍,哪怕是起手式,也不是眼前的青陽可以揮動!

叮!

長劍插地,青陽已經沒有了力氣,剛才那一擊已經將他的力量一瀉而光了。

「我生不羨二三子,不謝溫柔榻!!」

低吼聲出,原本已經蔫息的青陽,嘴角瀰漫出一股慘笑凄涼的意味,其身體表面居然是再度爆出了王氣,而那王氣徑直將他的修為狠狠的往上蹭!

沖帶境小成!

沖帶境大成!

轟!還沒完,沖帶境…沖帶境巔峰!

終於,那奔騰瘋狂的王氣在沖帶境巔峰這一刻停下了勢頭,緩緩收入了青陽的體內!這便是破封造化丹帶來的效果…破而後立!

假使劍老仍在,恐怕他也不會想到,這破封造化丹居然能使得青陽一舉突破到沖帶境巔峰!

當然,這樣的實力,這樣的突破,都是在劍老的庇護下才有的,這些力量的獲得,讓得青陽付出了劍老的生命!

「力量再強又怎麼樣?你為了我做到如此地步,我卻什麼都做不到,我無能為力,我懦弱!我恨!」沁陽咬得嘴唇都是有些出血了,但他眼睛里更是緩緩溢出了血水。

這次,他並沒有使用邪眼。

轟!

一股恐怖的魄力轟聲炸開來,王氣剛歇,魄力的瓶頸壓抑,在此刻終於也是爆發了出來。

(p:王氣封印,終於是解開了。劇情也會緩緩推到第一個大**了。其實從目前來看,大家應該能感覺這本書的走向了,它不是喜劇,當然估計也不完全是悲劇。只能說完美結局的小說不夠真實,我想寫的是有生有死,有樂有痛,有喜有悲的小說。當然,目前這本書離結局還差十萬八千里呢,故事,才剛剛開始。) 紅色的魄力猶如氣龍一般衝天而起,一股獨特的波動從青陽的身上暴涌而出,此時他體內的魄源正瘋狂的旋轉著,而伴隨著旋轉,那魄力便是更加渾厚了一點。

血水從青陽的雙目溢出,順著臉頰如淚滴般滑落,只是對此,青陽絲毫不察,他的心中此刻已經是處於一種極度渾噩的狀態,哪怕是眼下的魄力突破,他也無心去控制,一切都是下意識的行為。

碰!

魄力毫無章法的肆虐在青陽的四周,猶如脫韁的野馬,帶著嗚咽的氣息,與這天地間的白雪共舞。

而此時原本那紅色的魄力在此刻居然是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那原本已經赤紅無比的紅晶魄力忽然變得猶如血液般粘稠了起來,青陽僅僅是伸出一手,那魄力便是猶如蛟龍般纏了上去,而下一瞬一道更加可怕的氣息緩緩從其身上傳出。

即便是下意識,青陽依然是能感受到,這是一種奇特的感覺,一種新的力量!殷紅的紅晶魄力再度深邃起來,竟是變得猶如朱紅般妖艷,紅晶魄力化作一道道光束衝天而起,這一幕令得處於魄力中心的青陽看起來有些詭異無比。

「啊…」

青陽似乎有些難受,低喝一聲,將渾身的壓抑釋放開來,一瞬間,死亡獄林發出了重重的轟聲。

轟隆隆!

直衝雲霄的紅晶魄力在深邃到一定程度后,居然是開始有著一層層淡淡的青色瀰漫其上,青芒猶如霧氣般瀰漫紅晶魄力的全身,而青陽體內的魄源,在此刻也是發生了一些奇異的變化。

原本沒有絲毫動靜的青晶魄居然是緩緩轉動了起來,那般轉動的速度雖然沒有紅晶魄轉得那般快,但其轉動,卻是令得青陽那迷濛哀傷的意識微微一震。

這是全新的力量,青晶魄力!

雖然還沒有徹底覺醒,但這樣的力量,卻是無比可怕的!要知道,一個人一生當中能喚醒一種魄力就十分可怕了,而青陽目前居然喚醒了兩種魄力,這著實是讓人太吃驚了!當然,如果嘟嘟在場的話,她應該便是給出相當恰當的評價。眼前青陽的魄力,小荷才露尖尖角。

青陽體內的三色魄源,從一開始就註定他有那麼一天,會踏上魄道的巔峰。因為即便是在遠古,也無人能擁有三色魄源。

無意識的,青陽雙手微微一揚,紅晶魄力夾雜一絲青晶魄力的匹練飛速的暴沖而下,帶著無比駭人的氣勢,重重地轟擊在其身後那個山洞上!

砰砰砰!

石屑激飛,白雪紛揚,一瞬間塵囂俱起,那山洞赫然已經被那魄力轟成了渣,體無完膚!升華后的魄力威勢恐怖如斯,哪怕是一絲絲的青晶魄力,也非往昔可比。

而此刻青陽體內的魄力變化也是徑直導致他泥丸宮內精神海的變化,原本虛無的泥丸宮開始緩緩變得有些清晰,而一些脈絡也是變得實質起來,那是新的境界!

天魄師大圓滿!

青陽的體表開始微微浮現出一些淡紅色的氤氳,猶如紗氣一般,雖然微弱,但卻給人一種無堅可摧的感覺。

如果嘟嘟在場,那她一定會認出這東西,因為這便是晉入魄軍境才能領悟的一種魄力紗氣,這種紗氣相當於一層王氣護罩,但其防護能力卻是比王氣護罩要強得多,更重要的是,這魄力紗氣還有其它的妙用,攻防一體,神妙無比。

而隨著青陽晉入天魄師大圓滿,也是慢慢可以接觸到一點點魄力紗氣,眼下青陽體表的淡紅色氤氳雖然不是真正的魄力紗氣,但其威力也是不可小覷了。

只是,青陽的臉色依舊悲切,實力再強又何如?他的意識早已被悲傷吞沒,即便眼下突破了,但那股凄涼感卻是更加深刻,在這個由劍老營造出來的環境中,青陽無比悲痛。

劍老消失了,劍老不見了,劍老再也不會出現了。

劍老…

雙目溢出的血水在此刻也是徹底染紅了青陽的嘴唇,一股血腥的味道緩緩漫入口中,微微刺激了一下他的嗅覺和味覺。

有點咸,有點腥。

「這是…血么?」依稀間,青陽的意識似乎有些清醒了。

血…血?

唰!

猛然間,青陽兀地張開了眼睛,血絲滿布的瞳孔里充滿了無限的痛苦,瞳孔劇烈收縮,再放大,再收縮,下一瞬,青陽眼前的世界猛的一變。

依舊是雪落烏啼滿天飛,但青陽卻是笑了,因為劍老居然緩緩從虛空中浮現出來。

青陽流著淚,像孩子一般地笑了:「劍老…你回來了!」

只是眼前的劍老,表情似乎有些奇怪,他微微嘆了口氣,道:「少主,沒想到你會以這樣的方式喚醒我。這樣一來,對你的損傷太大了!」

青陽用力搖了搖頭,聲音沙啞的道:「沒事,只要能再見到你,再大的損傷都可以!劍老,我對不起你。一直以來,我都那麼的依賴你,卻從未去為你設身處地的想過,我太自私了。」

劍老聞言,雙眼中也是有著一絲淚光劃過,道:「唉…傻孩子,這又是何苦啊…我們的一切都是緣分,既然緣斷,那就不要執著了。再者,我一直都是你的依靠,你依賴我,那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事情。你是我心中除了花雙照以外,最終要的一個人了,好好努力吧,接下來的道路,你要一個人走,而且要走得精彩。」

「劍老!!不,我要你回來!我一定救回你!哪怕殺去閻王府,我也要救回你!」青陽聞言淚滴滑落,歇斯底里地道。

「呵呵…傻孩子,這世界哪有什麼閻王府啊,靈魂散去了,回天無力啊。星空九劍很適合你,好好修鍊。至於雙照樓下劍,太過凄涼,能參透多少,便是多少吧。」劍老淡笑道,只是聲音有些顫抖。

「靈魂?靈魂!!劍老,我讓嘟嘟幫忙,嘟嘟一定知道怎麼救回你,她對靈魂的了解是最多的!」青陽忽然想起了嘟嘟,彷彿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失聲道。

劍老聞言苦笑搖頭,道:「沒用的,正因為如此,越了解靈魂,就越發清楚,我已經沒有理由再存在於世上了。」

青陽拼了命的搖頭,眼淚如斷線風箏一般,他不信,怎麼都不信!

劍老緩緩來到青陽的面前,輕輕笑著,伸出那乾枯的雙手,輕柔地撫了撫青陽的臉龐,輕聲道:「突破了啊,好孩子。天下獨一無二的魄王雙修,你註定要成為強者啊…我會在遙遠的天邊,看著你。」

「看…著…你…」

隨著劍老蒼老的聲音落下,其身影在此刻居然也是緩緩變得虛幻起來,看那模樣,似乎要再度消失了一般!

「不!不!!不不不!劍老,你不要走!什麼強者,我不配!我也不要,我只要你回來啊…劍老!」青陽再度失聲痛喊,他拚命的伸出雙手想要抱住劍老的身體,但是劍老的身體已經是緩緩消失於空中,沒有絲毫痕迹。

只在最後,劍老於心不忍,口中緩緩吐出最後的三個字:「神芒血…」

轟!咔擦!

剛好一刻鐘,畫面碎裂,四方轟散。

天地間依舊凄涼孤寂,只剩下青陽一個人獃滯的跪倒在雪地上,此時青陽雙眼已經是血跡斑斑,更有著大量血液沿著眼角垂下,慘不忍睹。

原來是邪眼。

此刻的青陽,渾身氣息頹廢,想來使用邪眼換取跟劍老見一面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王氣空,魄力空,空空空,猶如凡人。

酣暢事,燈花燃盡,只是孤飲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