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越發的焦急!

必須儘快強大!

本體的危機,迫切的強大願望,不斷的催促著他。只有強大了,他才可以追尋回去的道路,而隨著自身變強,那種本體與分身的聯繫越發的緊密,他在想是否有一天,兩邊的思維真的能夠溝通,從而以另一種方式跨界而回呢。

這需要實驗,並且需要更加強悍的力量。

而成功的掌握了全新的以太之力,這是實力強大的第一步,但光這一點,還遠遠不夠。

他需要更多的血肉,靈魂,甚至規則之力,來把他現在的魔鬼分身,堆砌到至強的程度,最起碼也要超過二級惡魔!

在這個世界里,查斯特斯級別的魔法使,大概相當於高級魔種到一級惡魔初期的程度,而想要成為二級惡魔,那麼必須成為安伯沙德級魔法使,甚至是密尼斯特級魔法使!

這就需要無盡的血肉配合了,想要在短時間達到如此級別的魔法使,想要慢慢修鍊是不可能的,必須吞噬更多的遺迹之光,甚至依靠魔鬼分身,吞噬更多的靈魂血肉。

「所以,此次上古遺迹之地的計劃,不容有失!」

撒旦默默的計算著,心中越發的急切起來。

而天使,也在努力的解析中。

天使:

「請儘快收集血肉,吞噬靈魂,構建召喚魔壇,天使正在努力溝通本體,宿主本體可能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危機。」

「用百萬的生靈血肉,用千萬人的血肉,構築魔壇,強勢溝通本體。」

「請儘快,天使可以感覺到,留給我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百萬級別的血肉啊!!!!

時間,真的不多了啊……

是要加快速度的時候了。

三天之後~

巨大的圖輪城中,撒旦獨自向著冒險者公會走去。

黑白配:懶王為凰 貓貓傳訊告訴他,冒險者已經招齊了,她正在冒險者公會等著撒旦,需要撒旦親自過去簽訂和平契約與保密契約。

這三天中撒旦也沒有閑著,除了利用黑暗的以太之力,不斷的強化自己,讓魔功轉化更多的魔功因子外,更是讓天使記錄了更多的知識。

成為強大的職業冒險者后,圖輪城的中的各種圖書館,私密的典籍,珍貴的文獻,大部分都對他開放了,雖然只有三天,但是在天使的配合下,他卻已經幾乎把可以得到的知識全部記載了下來。

天使的知識庫大大的擴充了許多,而他也對於這個世界的信息,文明文化,職業信息,以太之力,城市分佈,勢力分佈等等,都有了詳細的了解。

或許,他現在比一個土生土長的艾歐澤亞人,更加了解這個世界。

也是在不斷汲取知識的過程中,他對自己發現的第七種以太之力,有了初步的認知。通過天使推算,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技能。

黑暗術士——這個職業可以說與惡魔術士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惡魔術士是通過複雜的知識儲備,無盡的實驗和材料,對於能量規則的了解等等的前提下,對於自己或者其他生物進行的肉體改造。

強大的上古惡魔術士,據說甚至可以改造靈魂。不過現在由於靈魂技能稀缺,所以惡魔術士大部分仍舊是傾向於肉體改造。

如血脈改造,身體細胞融合,半金屬化身軀等等都是肉體改造的範圍。甚至一些天賦能力,也是屬於肉體改造的範圍。

而黑暗術士則可以說是惡魔術士的一個分支也可以!

它只針對能量改造,在這一條路上,走到黑!與惡魔術士什麼都學,卻什麼都不算太精,到了後期才開始逐漸細化想必,黑暗術士一開始就把這個職業給定型了,只針對能量的改造,其他的所有東西完全不涉及!

通過種種對於各種能量的了解,認知,通過對於各種能量規則的熟悉,應用黑暗術士初始天賦技能,也是唯一一個天賦技能,擬態各種能量規則。

而擬態某種能量后,發揮出的效用,根據對那種能量的了解程度而決定威力強弱與否。就如同撒旦在以太魔法公會中擔心全新的第七種元素被他人發現,從而擬態出了火元素以太之力。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即使只是擬態,居然引動出了外界的火元素以太洪流,從而一舉成為了火焰掌控者!

火焰掌控者,被火焰以太之力親睞,標誌就是額頭上的火焰之眼,這種掌控者,可以說是使用火焰中的王者存在。

使用者與掌控者,從這幾個字中就可以看到差別!

「上一次在黑暗混沌之地看到的那六道巨大的以太洪流絕不簡單,自己模擬的就是其中的火焰以太洪流,只是模擬,自己並沒有對火焰以太之力有什麼了解的情況下,自己都可以被外界以太之力共鳴,成為掌控者,想來肯定與那混沌之地的六道洪流有關!」

這幾天,撒旦也了解過,並不是所有人通過水晶冥想后,進入的都是混沌之地,並且觀看到巨大的以太洪流,大部分人冥想,觀看到的都是外界普通的以太海洋,並且也只能看到自己對應的屬性以太海洋,其他的根本看不到。

向撒旦這樣,居然進入了詭異的黑暗混度之地,不僅溝通了前所未有的第七種以太之力,更是看到了以太洪流最原始的狀態,這個境遇,很可能是他獨有的,泰羅斯塔歷史上從未發生過。

甚至將來也不會發生。

因為是人類肉身,又是彼岸世界魔鬼靈魂,還有惡魔之力參雜,再加上魔功的詭異,或許這一切的因素,合起來才早就他現在這個狀態。

「不管怎樣,黑暗術士卻是強大,擬態之力居然可以擬態任何力量!」

「如果這種力量帶回去,無論是極致的毀滅之力,還是深淵貴族中,那些其他的情緒之力,一旦被自己得到樣本,分析之後進行擬態,到時候……」

「對了,還有自己的時空之力與墮落天使之力!」

「用黑暗術士擬態后的時空之力又會是什麼樣子呢,還真是期待啊!」

撒旦的心漸漸興奮起來,其他的不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可能他最大的收穫,就是形成了自己全新的職業——黑暗術士。

這種在撒旦全身力量共同作用下形成的職業,無論是威力和潛力,都太強大了!

一旦成長起來,就擁有毀天滅地的威力。

可以擬態萬物能量規則,一旦將來需要某種規則之力,擬態后,一點點的逆向解析,這不是大大的節省了時間么!

潛力簡直無與倫比,黑暗術士——這個其他的職業,有更多的方面需要撒旦去一點點的了解和開發。

這是個全新的職業,全新的體系,未來的道路,可以預見,一定寬廣無邊!

現在,是需要努力積累的時候了。

「冒險者公會……」

「到了!」

撒旦抬起頭,微微的眯著眼,臉上看不出是什麼表情。

此刻,外界的陽光正濃!

…………….

… 艾歐澤亞大陸上,遍布著巨大的水晶傳送陣,各個主城之間,甚至次一級的小型城市之中,都有用水晶構成的傳送陣。

水晶傳送陣,顧名思義,利用水晶之力,溝通以太洪流,在以太洪流的脈絡中,不斷的進行定位穿梭。

這種巨大的水晶遍布艾歐澤亞,冒險者可以通過這些水晶迅速穿行極長的距離。不過想要使用這種傳送陣,冒險者必須是魔兵級別以上的職業者,普通的人一旦進入魔法陣中,絕對會被強大的以太洪流撕裂!

魔兵級別以上的冒險者可以和水晶共鳴。不斷旅行的冒險者應該盡量和水晶進行共鳴,和越多的水晶共鳴,他們也就能更方便地來往於各地。

不過,這種傳送陣也只有城市之間才擁有,其他的地方,還沒有這麼奢侈的條件,即使號稱是水晶故鄉的艾歐澤亞以一樣。

「走吧!」

撒旦一馬當先的從巨大的水晶傳送陣中走出,他的後面,跟隨者兩位查斯特斯級魔法使以及候斯級四位魔兵。

兩位魔法使,其中一位老者,大概有六七十歲,身上散發著不怒自威的氣勢,雖然這傢伙號稱是剛剛流浪到圖輪城的傢伙,但是撒旦可不會相信這種謊言。

阿拉法特·海珊。

一位水元素的幻術師!

不過,不管他有什麼身份,撒旦才不會理會,越強越好,身後的勢力越強大越好,這樣才可以為自己提供更多的血肉靈魂!

「撒旦大人,看來我們需要租憑一架飛空艇了。」

與阿拉法特並肩而立的女子,突然說道。

這位女子,長得十分嫵媚,眉心中還有一顆猩紅色的印珠般的東西,據說是強行衝擊安伯沙德級魔法使時,失敗后的產物。

她的實力,雖然不是真正的安伯沙德級冒險者,但是卻已經站在了查斯特斯級的巔峰境界,可能這一隊人中,拋去實力等級最高的傢伙。

不過,真正的戰鬥力量就不知道了,這個女子走的是魔法戰士流派,可能是沒有成為咒術師等純魔法師的潛力,只能用以太之力不斷的強化肉身,用肉身進行戰鬥!

這種魔法戰士,有時候也並不比咒術師,幻術師,秘術師差,甚至團隊戰鬥中,更加的強悍變︶態。

安娜·凱瑟琳!

火焰屬性的以太魔法戰士!

圖輪城中,妖嬈戰隊的領袖,名副其實的圖輪城實際管理者之一。

此刻,安娜看了看陰暗的天空,嗅覺中甚至已經可以聞到一絲絲的水汽味道。空氣中的濕氣十分嚴重,從傳送陣出來后,這個最靠近蠻荒之地的小小城鎮,全部都是濕漉漉的。

「哦,這座邊塞小鎮中,還有飛空艇的存在?」

撒旦有些好奇,按理說飛空艇這種級別的東西,是不可能出現在這麼小的城鎮中的。

飛空艇是艾歐澤亞空中的奇迹——這些飛行的機械是艾歐澤亞的天才和雄心加上阿加雷斯帝國先進科技的產物。

艾歐澤亞自由國家的飛空艇大都通過兩種方式飛上天空——在皮質和布質的氣囊內充滿比空氣密度更小的氣體;或者藉助魔導科技,用青磷為燃料的引擎驅動翅膀的扑打。

「塔塔諾拉——大富豪,貴族和冒險者——建立了高風飛行社。這個商業飛行組織率先探索了艾歐澤亞主要城市之間飛行航線,並建立了定期的飛空艇航班,從此商業飛行以緩慢而堅定的步伐逐步走入平凡人的生活。」

「所以,作為最靠近邊荒的科爾沁小鎮,雖然這個城鎮很小,但是由於盛產邊荒之物,所以高風飛行社也在此建立了租憑公會,以供眾多的冒險者探索出行之用。畢竟從這裡出去后,蠻荒之力再也沒有了傳送水晶,而且現在是雨季,可不是進入蠻荒之地的好時候!」

「如果不是為了撒旦大人口中的上古遺迹,我是絕對不會來這裡的,只有上古遺迹之光才可以讓我徹底突破稱為安伯沙德級魔法使,希望撒旦大人所說的上古遺迹,不會讓我失望!」

「不過,撒旦大人的常識太缺少了吧,不知道撒旦大人,前一段時間,到底是怎麼闖入那座上古遺迹的!」

安娜圓圓的大眼睛,看著撒旦,露出一絲精光,她雖然相信撒旦確實知道某個上古遺迹所在的位置,但是她對於其中的某些細節,她卻抱以懷疑的態度。

比如說撒旦真的會這麼好心,只是因為自己實力不足,就開放了自己曾經探索到的上古遺迹?

她不信!

將心比心的說,如果是她,她絕度是不會告訴任何人這座遺迹的信息的,如果實力不足,那麼就等到以後自己實力強大了再來探索。

但是如撒旦這般,到底又有什麼陰謀?

安娜仔細觀看著撒旦的一舉一動,望著撒旦稜角分明的面孔,竟然有些微微出神,她不得不承認,撒旦雖然不是那種俊美的類型,但是他身上的氣質,卻充滿了霸道,帶著一絲絲神秘,無與倫比的氣勢,最讓人著迷。

「難道上古遺迹真的這般強大,臉一個人的氣質也可以改變?」

「面對這傢伙,即如同看到上位者一般,古怪,古怪!」

安娜心中抑制不住的產生了疑惑,而這一點,也是所有圖輪城中,大部分上位人士的疑惑所在。

要知道撒旦曾經只是一個普通平民啊,甚至連冒險者都不是,但是現在看來……

他的一舉一動,似乎都帶著一種優越性,猶如天生的貴族!並且還如同一位身經百戰的戰士,即使走動之間,也沒有絲毫的弱點流露而出,身體一直緊緊的綳著,如同一頭強大的王者魔獸,隨時準備出擊。

「我怎麼傳入那座遺迹的,這還不是你操心的事情!」

「現在,去租憑一家飛空艇,趕快飛到遺迹所在之地,離開了貓貓這麼久,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看她了!」

撒旦語氣平淡,聲音中沒有一絲波瀾。

但是古怪的是,這些話語就如同擁有魔力一般,讓所有人心中一冷,隨後幾位魔兵商量了一下后,派了一個人,去租憑飛空艇去了。

撒旦沒有再次理會,反而閉上了眼睛,默默的感受著什麼。

「你……」

安娜眉毛一挑,妖嬈的臉蛋閃過一絲怒氣,不過她並沒有發作什麼,其他人,無論是阿拉法特,亦或是那幾位魔兵,都沒有說什麼,一行人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道路旁邊,等待著飛空艇的到來。

「貌似,跟來的人,還真是不少啊!」

「自己簽訂的那個和平與保密條約,那些漏洞果然都被這些傢伙找出來了,可能現在圖輪城中,大部分人都知道了關於這個上古遺迹的信息吧!」

「說道上古遺迹……嘿嘿~」

「來吧!來的人越多越好,只有在無盡的殺戮混亂中,我才可以加速成長,只不過不知道這一次,可不可以把遺迹中的那個東西放出了!」

「如果那樣的話……就有意思了……」

……………

… ps:求收藏,求推薦,求支持啊,今天仍舊三更!

圖輪城可以說是距離艾歐澤亞北部蠻荒之地最近的大城市。而它的所屬城鎮科爾沁則是被無數艾歐澤亞聚集此地的冒險者,自發建設起來的小型城鎮。

與其說是城鎮,還不說它是中轉站。

作為蠻荒之地生產出的物品中轉站,同時也是艾歐澤亞各個大勢力監測蠻荒之地各種危機的前哨之地。

所以科爾沁這個小城鎮,雖然很小,但是人卻並不少,無論是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冒險者,還是為冒險者服務的普通人,形形色色,種類不一。

撒旦甚至在這裡,看到了為數不少的精靈族,這些精靈一個個背著魔法弓箭,或是拿著精緻的法杖,且各個俊美漂亮,一些精靈族的美女,看的撒旦的心都跟著興奮起來。

這些使用以太魔法之力的精靈,與撒旦認知的深淵黑暗精靈,或者墮落精靈,血精靈等等完全不同,她們的女子更清純,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越美好的事物,毀滅起來就越讓惡魔著迷。不知道把這些精靈引誘**,會產生什麼樣的奇迹呢!」

撒旦猩紅色的舌頭,舔了舔嘴唇,心中越發的渴望起來。

此刻,一行七人,已經坐在巨大的飛空艇上,向著遠處的蠻荒山脈飛去。不過巨大的飛空艇中,可不止他們七個人,還有零零總總的大概十多位人,這其中還不包括飛艇操作人員。

撒旦沒有說什麼,十分沉默,雖然安娜等人也解釋,飛空艇不可能單獨租借給某個勢力,都是有固定航線的,想要進入蠻荒之地深處,他們只能選擇妥協,與其他人共同今後,不過可以在中途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