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發生的事讓薛斐完全放心了,煉器師們煉製出不同級別的器胚,分門別類,交由玄陣師們去刻畫,最後發現同等材料煉成的頂級的器胚與次等器胚刻畫相同的玄陣,威力竟然相差數倍。

楚門出售的玄器,第一個級別的玄器都分極品,上品,中品,下品四級小級別,價錢的話,極品與下品之間相差十倍以上,誰讓他們的威力也相差數倍呢,這令得楚門的收入一下子就提升了許多。

其中,極品玄器是最受歡迎的,只要能湊到錢,無論是誰都要咬牙買上一把極品玄器,威力相差一倍,在關鍵時刻就能致敵於死地或者是救自己一命,這一點大家都明白得很,所以極品玄器總是供不應求,不僅僅是這周邊的冒險者有著極強的需求,那各大商隊也是瘋狂掃貨。

而楚門因其玄丹,玄器,玄陣陣牌等別的勢力無可比擬的優勢,更有著迷霧荒原乃至整個七星大陸都沒有的公平公正的貿易環境,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冒險者與商隊前來,為楚門帶來了源源不斷的財富,這是楚門擴張的基礎支撐。

此時,楚門城堡,諾大的密室之中,楚門四大天王,擴展到四十八名精英門徒以及十二位一級管事齊聚一堂。

轉眼間,楚門的實力竟然膨脹至此,這還是楚門絕對嚴苛的挑選方式選出來的,他們都是最有潛力的人,在不久的將來,在楚門豐厚底蘊的支撐下,他們的實力還將突飛猛進。 ?楚南站在上首,雙手撐在桌子上,目光銳利,如同一座前傾的大山,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他的靈魂之中,帶著一種霸氣,彷彿他天生就該是領袖一般。

楚南的手一揮,一幅巨型地圖在桌面上展開,上面是方圓五百里內的精準地圖,在上面,魔鬼城被特意圈了起來,在一旁按比例放大了許多,每一條街道,每一條巷弄都極為明晰。

「這是事關楚門生死存亡的一戰,絕不允許有任何的閃失,現在我詳細講解作戰計劃,你們全都聽好了,一個字都不能錯漏。」楚南沉聲道。

「是,門主。」一眾人齊整的回應,神情肅穆。

楚南的手一邊在地圖指點著一邊叫著負責人的名字,他將每一步都安排得極為詳細,甚至連萬一出現的後果該怎麼應對都想好方法,當然,如果出現了預料不到的後果,那就看領頭者的應變能力了。

直到天亮之時,一眾人才散去。

朝陽初升,驅散天空中的灰霾,這是一個好天氣。

自無界之城中,不斷的有商隊冒險隊走出來,奔向不同的方向。

這其中,有一支看起來並不出眾的冒險隊踏出了無界之城,這是一支三十多人的小型冒險隊,以人類居多,血族,邪靈和獸人都有二到三個。

但是,自他們一踏出無界之城,暗處就有一雙雙眼睛盯上了他們,有的是商人,有的是冒險者,而天空上,甚至還有飛行玄獸在盯著。

「將軍,已經咬上了偽裝的楚南一行。」在通往九陽神山的方向,一處樹林之中,一個青鸞衛正在向聞景天報告。

「繼續咬住,別讓他起疑心了。」聞景天道。

「是,將軍。」這青鸞衛繼續搖控監視去了。

聞景天目光閃爍,楚南果真出來了,他看了看身後那清一色的將級強者,以及準備好了的連環陷阱,今兒就要讓楚南有命來沒命回。

魔鬼城裡,蛇爺正摟著兩名**的少女上下其手,面前還有貓人舞女正在跳著勾人的艷舞。

不配做愛的主角 不過,蛇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兩隻手機械性的在兩具滑嫩的身軀上摸索著,但他的目光焦距卻有些渙散。

這一次,他可是下血本了,不僅提供了十名四級以上的將級強者,並且還請動了蒙娜靈王,更別說提供的大量物質了。

只要楚南一死,楚門就是一盤散沙,到時以他的勢力一定能瓜分到一塊很大的蛋糕,無界之城豈不就是替他作嫁衣了。

而且,如果他超額完成了任務,那他得到的好處就更多了。

他不想在明面上稱王稱霸,但他卻享受著在黑暗中操縱的快感。

蛇爺心中忐忑的同時,也做起了美夢,在他看來,他與青鸞衛合作的計劃天衣無縫,只要楚南一出來,他再厲害也得死,除非他達到玄王之境了。

寒門嫡繡 此時,風平浪靜的魔鬼城中,卻有一股股很深的暗流從四面八方朝著蛇爺的隱秘大宅靠近。

這一片七彎八拐的宅院區,其實就是蛇爺的障目之葉,這裡的住戶由外到里,都是蛇爺一級一級的耳目,有風吹草動都會被發現的。

「獨眼,哪裡走?你他媽的給兄弟們站住,上次的賭注該兌現了吧。」在這片區域的外圍,七八個**著上身的大漢攔住了一個瘦弱猥瑣,只有一隻眼睛的青年,其中一個大漢罵罵咧咧道。

「呵呵,是九哥啊,我們鄰居這麼久,你還不清楚我獨眼言出必行的性子,不就是請各位哥哥玩個女人嗎?小意思。」獨眼大手一揮,霸氣道。

「喲,今兒是刮什麼風了,發財了?」這叫九哥的大漢打量著獨眼。

「小發一筆,小發一筆,這樣吧,春風樓來了一些新貨,還沒掛牌,春風樓的容媽媽是我的老相好,我讓她把那些新貨直接帶我家,咱們一起樂呵樂呵。」獨眼嘿嘿笑道。

https://tw.95zongcai.com/zc/60193/ 沒有掛牌的姑娘是不會在妓院里出台的,帶到家來的確不錯。

「哈哈哈,行啊,獨眼,今兒讓哥們刮目相看了,就按你說的辦。」這叫九哥的大漢大笑道,其餘幾人也是雙目放光。

幾個人來到了不遠處的一處小宅院,那是獨眼的家。

不多時,幾輛馬車駛來,帘子半掩著,可以看見裡面是幾個花枝招展的姑娘。

這幾輛馬車進了獨眼的宅院,而在暗處,有兩個人往這裡觀察了半晌又收回了目光。

「娘的,這小子看來真的發了一筆,如果不是值守,非得搶兩個過來過過癮不可,看著簾邊的姑娘長得可真水靈。」暗中,一個男子不甘的說道。

「再有一個時辰我們就下值了,一個時辰估計他們還沒折騰完,到時再去不就行了。」另一個男子道。

這兩人都是巡守的暗哨,蛇爺對他周邊的布控可謂是明暗交替,天羅地網,連飛進來一隻蒼蠅他都知曉。

只是,兩人都不知道,此時獨眼的家裡,那八個大漢已被扭斷了脖子,堆在了一間房子里。

「做的不錯。」篤亦寒對獨眼道。

「多謝堂主誇獎。」獨眼挺著胸脯道。

「等此事功成,我會稟報門主,讓他破例吸收你為內門弟子。」篤亦寒道。

獨眼激動不已,他在蛇爺的勢力圈中,只是一個人人何欺的小癟三,當他被楚門的暗堂選中作為關口時,他思考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早便紅著眼睛同意成為暗堂的一根線,大不了腦袋綁褲襠上搏一回。

篤亦寒揮了揮手,馬車裡和馬車下擠下的三十餘人便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後門。

進入蛇爺秘宅的線路,由暗堂來打通,在這之前不能打草驚蛇,這是一個十分艱巨的任務。

獨眼僅僅是一個缺口,在這條線路上,還有另外兩外缺口,至於其他的,那就要下死手了,考驗的是偽裝刺殺能力了。

一個個宅院被攻克,但凡裡面有人的全部再也睜不了眼了。

終於,篤亦寒的暗堂高手們來到了第三處缺口,她首先利用反射光的暗號在這最接近蛇爺秘密大宅的院子里晃了晃。

但是半晌,裡面沒有傳來回應。

情況有變?

篤亦寒臉色陰沉,這個缺口是關鍵的一個缺口,沒有它就無法串連出一條完整的線路出來,那麼就是她暗堂失職,任務的失敗會對門主的計劃產生很大的影響。

就在這時,那邊有信號反饋回來了。

篤亦寒剛鬆了一口氣,但信號的反饋卻雜亂無章,她的心立時一緊,恐怕那邊並非她的人,而是一個並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的人。

不過,折射光線的問題篤亦寒也早就做好了準備,她一打手勢,立即就有一隻貓被放了出來,這隻貓爬到了屋頂,不斷的去推一塊豎立著的光面金屬,不時有光線反射到那個院子里去。

這時,那邊院子里有一個中年男子飛身到了屋頂上,他朝這邊看了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狄克,是一隻該死的野貓在玩一塊吸熱片,是我多疑了。」這中年男子對這院里另一個男子歉意道。

「沒事,現在局勢這麼緊張,你身為蛇爺身邊的暗衛首領,緊張一點也是應該的。」另一個男子十分理解道。

「你能理解就好,希望一切順利吧,我先走了,下次再來找你喝酒。」中年男子笑道,轉身就要出去。

但就在這時,這中年男子突然覺得腦袋有些眩暈,腳步踉蹌了一下。

而緊接著,中年男子心口一疼,一柄閃爍著玄芒的利劍正從前胸穿出。

一顧傾城:帝少的1314次索愛 中年男子艱難的轉過頭,震驚的望著後面一臉猙獰的老朋友,他嘴裡淌著鮮血,想要說話,但張了張嘴,卻發現一個字都沒有力氣說了。

「想要問為什麼是嗎?因為我活得像條狗,我為蛇三提著腦袋賣命十年,他給了我什麼?就連我喜歡的女人,那個死禿子一句話就奪去,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這就是為什麼。」男子咬著牙齒壓抑著聲音道。

這中年男子目光漸漸黯淡,他心中輕嘆一聲,生機斷絕。

男子抽出長劍,怔立良久,才向那邊發出了信號。

不多時,篤亦寒領著暗堂成員悄悄潛入

「我已經做到我承諾的事,接下來的事我插不上手了。」這男子淡淡道。

「楚門的承諾不會放空的,你的功勞我自會記在心裡。」篤亦寒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說道。

這男子點了點頭,向房間走去,臨進房間時,他又轉過身道:「蛇三的大院四周有無數條蛇守護,這些蛇組成蛇陣,如果沒有蛇三的允許進入的,都會遭到攻擊。」

「多謝告之,我知道了。」篤亦寒點頭道。

待這男子進去后,一個暗堂門徒擔憂道:「堂主,如果真有蛇陣的話,我們很難神不知鬼不覺的殺進去。」

「我們的任務已經達成了,如果在外圍進攻,蛇三很有可能逃跑了,在這裡進攻,已經可以打他一個措手不及。」篤亦寒道。

……

「將軍,他們已經來了。」一個青鸞衛在聞景天耳邊輕聲道。

聞景天神色立刻一凜,打了一個手勢,立刻,樹林中暗影重重,如潮水般蔓延而去。

此時,一支三十餘人的冒險隊正從遠處走來,氛圍輕鬆,不時的相互說笑著。

埋伏在暗處的人卻是繃緊了神經,只等他們一進入包圍圈,就立即進行圍殺。

冒險隊越來越近,他們雖然看起來散漫,但暗處的聞景天卻還是看出了門道,這些人是高手,將中央一個看似普通的青年護在了中央,無論從哪個方位進行攻擊,都會有人擋住。

憑這點,聞景天也認為他沒有找錯人。

十米……

五米……

一米……

聞景天舉起了手,只待一放下,陷阱就會啟動,而埋伏的人馬也會一涌而上。

但就在這時,後面突然傳來一聲呼喊:「隊長,好消息,我們發現了一株曠世少有的靈草,不確定它的等級,但起碼有八級,說不定還是九級。」

只見得一個胖子正從後面追來,一邊跑一邊大聲道。

中央的青年轉身了,他來到了那胖子的面前,低聲對他說了幾句什麼。

於是,這支冒險隊竟然朝著另一個方向而去。

聞景天氣極,只差臨門一腳啊,他們竟然換方向了。

不過,等等,剛才那胖子說發現了八級九級的靈藥?

猶豫了一下,聞景天發出命令,所有人跟上去,有靈藥就搶過來再殺了他們,沒有的話那同樣也要殺了他們。

這次的任務,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即使沒有陷阱,憑他們的實力,滅殺楚南一行也沒有什麼問題。

那一支冒險隊一個個如同打了雞血一般狂奔,而聞景天則率領一眾強者在後面直追。

就這樣跑了近百里地,這支冒險隊衝進了一個山谷之中。

聞景天領著一眾強者在山谷外停頓了一下,他的心中也掠過一絲疑雲,但是,靈藥應該是生長在山谷中的吧。

只猶豫了一下,聞景天率著一眾強者沖了進去,並下達了格殺的命令。

一衝進去,突然整個山谷冒出了一陣刺目的光芒,緊接著便是幾聲慘叫,以及激烈的打鬥之聲。

「哈哈哈,殺,好爽。」

「門主布置的這玄陣真是天才之作,嘿嘿,這一個五級玄將是我的,誰也別跟我搶,今兒我要體驗一下一級玄將殺五級玄將的滋味。」

而聞景天與他一眾青鸞衛還有蛇爺那裡調配來的強者,此時卻極為憋屈的被人攻擊的毫無還手之力,玄陣的力量讓他們的實力只能有平素的六七成,一進來時有七八個人在措手不及下被殺死。

此時,聞景天真是悔不當初,他怎麼能小看楚南呢?這個在短時間內崛起的青年,將魔鬼城三大勢力壓製得毫無脾氣,沒有手段能成嗎?他怎麼就輕敵呢?現在著道了,別說完成任務,自身都難保了。

「青鸞陣。」聞景天大聲道。

所有的青鸞衛突然收縮成一個球形,一把把刺刀探出,形成了一個巨型刺蝟。

楚南布陣的這陣,只有束縛壓製作用而無攻擊作用,所以,要滅掉他們,就必須親自動手。

好在楚南這玄陣中,擁有陣牌的人在其中攻擊能夠大幅度增強,此長彼消之下,一級玄將對上五級玄將也絕不會落下風。

但是,這玄陣有一個缺點,它只能維持三個時辰,三個時辰一過,就會消散。

所以,一定在這三個時辰之內,將敵人完全消滅。

問題是,青鸞陣一出,還真的有些無從下手的感覺,百餘人攻擊了許久都沒什麼建樹。

一直保持沉默,一身斗篷加身的神秘人突然動了,疾若閃電般直取這青鸞陣的最頂端。

「轟」

青鸞陣出現了動搖,而就在這時,另外三組人馬在神秘人的指揮下直取三處弱點。

剎那間,青鸞陣崩潰了,再也無法成陣。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知道青鸞陣的弱點?」聞景天突然大叫道,青鸞陣的弱點,就算普通的青鸞衛都不知道,只有星殿的高層才會清楚。

神秘人卻沒有說話,而是沖聞景天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轟」

聞景天轟得吐血倒地,此時,一隻雪白精緻到極致的玄力槍對準了他的額頭。

「大小姐……」聞景天渾身一震,這種攻擊,這把冰雪妖姬,不是謝靈煙又會是誰?

「砰」

冰雪妖姬的槍口噴射出一道雪白耀眼的光芒,聞景天的眉心處出現了一個血洞,他圓瞪著雙眼,不甘的死去。

聞景天一死,其餘的青鸞衛更是鬥志全無,一個一個被滅掉。

若說青鸞衛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恐怕就是戰到最後一個人,就算士氣再低迷,都沒有一個人投降。

而蛇爺手底下派來的十名將級強者就是完全兩個反應,十名將級強者除了二名戰死,其餘八人竟然全都降了。

謝靈煙沒有動手殺他們,他們不是販賣人口嗎?那他們也嘗嘗這種滋味吧,他們都是四級以上的將級強者,一定可以賣個好價錢。

此時,在遠處的天空,一個美麗高貴的女人與一個青衣文士懸浮在天空,兩人的表情都顯得很平靜。

「蒙娜靈王,二十幾年沒見,你可是越來越美麗了。」麥獨秀笑道,語氣如同老友敘舊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