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錢辦事,洛川在這一點上還是很厚道的,反正月見草也已經拿到手了,所以他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幫這白羽取到那件東西,此事當然是越早解決越好。

在經歷了黑色祭台的一番歷險之後,洛川已經深深地意識到,這月影秘境中的任何一處遺地都是有大價值的,他還想著幫完白羽之後再探索些地方,碰碰運氣呢。

卻不料,那白羽竟然狠狠地甩了一個白眼。

「還能去哪兒?以我現在的情況,要是再遇到幾個仇家,那就絕對死翹翹了,當然先是找個地方藏起來養傷了!」

這番話說得洛川無言以對,只能無奈道:「看來你仇家不少。」

「廢話,你以為我們血獄谷是什麼善良之地嗎?你以為我狂刀的名號是怎麼來的?那是一條條人命堆起來的!」

「狂刀?」洛川一愣,在這之前他倒是沒聽說過白羽這個名號,就算是馮笑也未曾提起過,而且……

「你是刀修?」

萌媽咪闖娛樂 白羽恨鐵不成鋼地看著洛川,沒好氣地說道:「當然不是了。」

「哈?」洛川又一次懵了。

然後他皺著眉道:「我就說之前明明看你手中拿的是劍,那你為什麼叫狂刀?」

白羽一臉的失望,有些不耐煩地解釋道:「這都不懂?我叫狂刀,人家跟我對戰的時候看我拿劍,肯定就不會全力以赴,因為他得提防著我的刀啊!但事實上,我根本就不懂刀法,劍術倒是學過一些,可我血獄谷又不是凌劍宗,劍法只是小道,我最擅長的肯定是拳頭啊!」

白羽這番講述把洛川說得一愣一愣的。

然後洛川忽然現,果然自己在一開始對這傢伙的第一印象是對的,這貨真是太無恥,太齷齪,太猥瑣了啊!

因此在下一刻,洛川猛地伸出了大拇指,對白羽贊道:「高,實在是高!看來咱們倆很有共同語言啊!」

這一次,輪到白羽愣住了。

「什麼意思?」

洛川攤了攤手:「你看啊,我現在最大的名聲是在丹藥一道上的吧,但實際上我最擅長的也不是煉丹啊,我們凌劍宗是什麼地方,那肯定是以劍法見長的啊!可但凡是我凌劍宗弟子都知道,我的劍術其實也很一般,我之前最強大手段的跟你一樣,也是拳頭,不過那是以前了,現在我的殺手鐧變成錘法了。」

「啊?」

白羽滿臉的不可思議,眨巴著一雙小眼睛像看著一個怪物一般看著洛川。

凌劍宗弟子不擅劍?

最厲害的是拳頭?

現在是錘法?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良久之後,白羽不得不由心感慨道:「你果然很無恥啊!」

洛川豪氣萬千地一點頭:「哈哈,彼此彼此。」

經過這番「深入交流」之後,兩人的關係又不知不覺拉近了一些,似乎找到了共同話題,一路上聊得不亦樂乎。

「你在大逃殺的戰報我看過了,居然用挑戰令抓到了規則的漏洞,手指頭都沒動一下就拿到了優勝,當真是佩服佩服!」

「過獎了,你剛才那一招禍水東引,嫁禍於人的手段也很精妙啊,不過我覺得還是存在一些小瑕疵,如果我當時轉頭就走了怎麼辦?」

「我罵也得把你給罵回來。」

「嗯,關於你在嘴炮上的造詣,我倒是真的很欽佩啊,如果不是我,換做其他人的話,恐怕真的會被你給罵回去的。」

「不是大爺跟你吹,知道我在拜山血獄谷之後的成名戰是怎麼打響的嗎?就是把我一個師兄給活活罵死了,當然,我之後在他屍體旁放了一把斷刀,所以人們都以為我刀法很強。」

……

毫無疑問的是,在此之前,洛川已經在凌劍宗裡面接觸過很多洗星境巔峰的強人了,比如莫有雪,比如馮笑,再比如陳童等等,但他還從未真正向這些師兄師姐們討教過什麼,主要是大家的關係還沒到那個份兒上,莫有雪倒是關係到了,不過以她的性情……

所以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還是洛川第一次與一名親傳弟子聊得如此火熱,嗯,在血獄谷裡面管這叫掌獄使。

當然,叫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洛川終於有機會從修行前輩那裡汲取很多寶貴的經驗了,自然也能更快地提升自己。

打個比方,白羽自命「狂刀」一事,與洛川那藥師的名聲在外看似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實際上,前者是白羽的刻意為之,而洛川則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根本不能混為一談。

這就是差距!

因此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面,洛川從白羽那裡學到了該怎麼罵到人回不了嘴,學到了從哪個角度拍板磚殺傷力更大,以及怎麼活生生氣死對手等等。

當然,洛川也毫不藏私地告訴了白羽,用什麼藥方調製出來的蒙汗藥威力最大,還有關於某種.情丹的使用方法是該口服還是製成迷煙。

最後,雙方還針對如何完美地扮豬吃虎一事展開了熱烈的討論,並最終達成了一致。

可謂是皆大歡喜,各取所需。

相見恨晚…… 洛川和白羽兩人就這麼一路走,一路聊,直到天昏地暗,海枯石爛,地老天荒……

月影秘境中當然是有白晝的,不過很難見到就是了,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月影秘境中唯一的光源便來自於空中的那輪圓月。?

當然,大家都是修行者,若只是想要照明的話倒是不難,不管是點燃火把,還是激體內的星輝,都是常用手段。

白羽不愧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少爺,早早便做好了準備,所以此時在他和洛川兩人的手中各提了一盞藍色的小燈,鏤空的燈罩裡面有一朵看似飄搖不止的燭火,卻怎麼也熄滅不了。

這玩意兒叫長明燈,與洛川前世所知道的長明燈顯然不是同一種東西,而是屬於一件特殊類的法寶。

醉枕香江 除了照明工具之外,白羽還未雨綢繆地帶了很多生活用品。

比如可以掛在樹上,類似蠶繭模樣的睡袋,再比如用來驅散蚊蟲,每一支足有三尺長的沉香,甚至還有一些獅虎獸的糞便。

不過,當兩人選好地方準備安營紮寨的時候,他還是被洛川的大手筆給震驚了。

因為洛川帶了燒烤架,帶了暖爐,帶了新鮮的肉食,帶了好酒,以及一頂足以住下十個人的搭帳篷……

白羽直接看傻了。

這傢伙真的是來秘境中修行的嗎?

怎麼看起來像是在郊遊啊!

末了,白羽不得不心悅誠服地感慨道:「還是洛老弟懂生活啊!」

「哈哈……」洛川笑著擺擺手:「見笑了見笑了。」

於是接下來,兩人就地吃了一頓大餐,隨即一拍即合,準備將那頂帳篷製成用來示警的陷阱,而他們今晚則睡在樹上的睡袋中,如此可保萬全。

酒足飯飽之後,布置陷阱的事情就交給白羽了,畢竟這種事情人家是專業的。

至於洛川,則盤坐在了一根粗壯的樹枝上,開始如往常一般吸收星力,閉目修行。

白羽的動作很快,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已經在帳篷附近埋伏了三道殺陣,又在裡面藏了上百枚血雷丹,最後還非常細心地布下了兩具傀儡紙人,甚至沒忘了用生息草的吐息聲模擬出了人類的呼氣聲,總算一切準備就緒。

待做完這一切,白羽又站在原地好好欣賞了一番自己的傑作,然後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一個翻身上了樹,看著對面吞吐星輝的洛川猛地一愣。

「洛老弟……洛老弟?」

洛川聽到白羽的輕喚,有些莫名其妙地睜開了雙眼:「怎麼了?」

「你在幹什麼?」

洛川覺得白羽的這個問題更加不知所謂,但還是回答道:「修行啊。」

「噗……」白羽樂了,頓時笑道:「別逗了洛老弟,誰不知道這月影秘境中星力稀薄,只能維持修行者星海的正常運轉,若想要補充消耗只能服用丹藥,或者依靠星石,就連我們開啟命星都非常困難,你還想在這裡吸收星力?」

聞言,洛川當即心中一震,他看著白羽臉上的神色不似做偽,知道對方不是在與自己玩笑,趕緊伸手一拍大腿:「哎呀,我把這茬兒給忘了,我就說呢,怎麼在這裡盤坐了大半天,連一絲星力都沒能感悟到。」

白羽笑著搖搖頭:「時間不早了,快睡吧,我體內的傷勢一時半會兒可好不了,所以咱們得養足了精神,否則一旦遇到強敵可就算玩完兒了。」

洛川點點頭,目送白羽鑽進了睡袋,腦中卻沒有半分睡意,反而興奮到了極點!

因為他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是的,白羽剛才的那番話一點兒也沒錯,尋常的修行者來了月影秘境之後,的確是沒有辦法吸收星辰之力的,洗星境強者若想要開啟自己的命星投影更是難上加難。

究其根本,是因為在這個碎片世界的夜幕中是沒有那漫天繁星的,有的,只是一輪明月當空。

但同樣的情況放在洛川的身上就不一樣了。

因為他的命星之一就是月亮!

所以在白羽來之前,洛川在樹上是真的在修行的,除了吸收星力的度慢了一些之外,他其實並沒有感覺到有任何不妥!

如果不是白羽提醒,洛川甚至都沒注意到此處環境的特殊性!

毫無疑問,這是洛川的一個巨大的優勢,但該怎麼利用這個優勢將其化為足夠的利益呢?

先,在此消彼長之下,洛川與洗星境強者之間的差距被縮短了很多。

之後在面對洗星境強者的威脅的時候,他終於可以不再如此畏畏尾了。

其次……

恩,好像也沒有其次了。

洛川想了大半天,也沒能找到第二點好處,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實事求是的說,洛川能夠在月光的照耀下加快體內星海的回復度,這其實也勉強可以算是一個好處,但仔細想來,卻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畢竟洛川星海的磅礴程度本來就是常人的幾百上千倍,更別說其他人肯定早就知道了月影秘境的特殊性,想來都和白羽一樣提前準備了很多補充星力的丹藥和星石。

所以這點兒優勢可謂微乎其微。

念及此處,洛川整個人都不好了,剛才的興奮勁兒也徹底被澆了個透心涼。

因此當第二天早上白羽起床之後,看著洛川那雙充滿了血絲的眼睛,頓時一愣:「洛老弟昨晚沒睡好?」

洛川無比頹喪地點點頭:「嗯,有些不習慣。」

聞言,白羽不禁開口笑道:「看來洛老弟的抗壓能力還是有點差啊,這事兒大爺也幫不了你,只能說以後習慣了就好了。」

繼承者,總裁步步驚婚 說完,白羽低頭看向自己昨夜所布置好的重重陷阱,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遺憾。

「看來昨夜沒有傻.逼現咱們啊。」

「嗯。」洛川無精打采地應了一聲,然後對白羽問道:「那接下來怎麼辦?是繼續在這兒待著還是去別的地方轉轉?」

對此白羽也顯得有些猶豫,表面上看來,當然是留在原地更加安全,但這是基於沒有被仇家找上門來的情況。

如果真的想要一勞永逸解決到自己傷勢的問題的話,最好的辦法,當然還是找到血獄谷的人,或者凌劍宗的人,或者,白家的人!

只要他們能與這三方勢力的某一方匯合,那麼白羽便能徹底挺起腰杆子,任他血海滔天也能淡然自若。

可這件事情同樣不容易。

說起來也是有些倒霉,昨天他和洛川可是整整在這附近轉了一天的時間,竟然連半個熟悉的人都沒碰到,按理來說,這種情況生的幾率可以說是極小的!

因為不光洛川的手腕上帶了可以擾亂傳送法陣的金線,在他白羽的懷中,同樣藏著可以感應同門同宗的玉珏!

難不成因為三年前月影秘境所遭逢的異變,使得他們在往常百試不爽的手段也失效了?

沉吟片刻之後,白羽權衡了各種利弊,終究還是開口道:「繼續藏下去我們會越來越被動,還是去別的地方看看吧。」

洛川點點頭,顯然是很贊同白羽的看法,於是接下來,兩人又費了大半天的力氣,這才解除了昨夜白羽設下的道道陷阱,將他們來過的痕迹全部抹去,再次輕裝上陣了。

在接下來的兩個時辰中,兩人又遇到了一些散修,以及來自其他宗門和世家的人,雙方各有忌憚,倒是沒有生什麼太大的衝突,最多也就是簡單的試探了一下,就各走各路了,倒也還算順利。

但這種情況在兩個時辰之後結束了。

因為兩人來到了一處遺地前。

那是一根直聳天際的巨大石柱,上面纏繞著一條條手腕粗細的鐵鏈,柱上布滿了各種爪痕、劍痕、刀痕,看起來殘破得很厲害,卻偏偏沒有倒塌,仍舊堅挺地佇立在地面上,給人一種極為震撼的視覺體驗。

而在那石柱的面前,則圍了一群穿著統一服飾的年輕人,正在對著地上一個少年拳打腳踢。

「早他媽跟你說過,這裡已經被我陳家包場了,你居然還敢硬闖?給我往死里打!」

「年紀不大,膽子倒是不小,居然趁著我們一不注意拿到了傳承?哼!你真當我陳斌是吃素的?今天就一句話,要麼把傳承留下,要麼,把命留下!」

被圍毆的少年極其凄慘,縮在地上看起來就像是一隻煮熟的蝦子,渾身上下都被獻血給浸透了,別說是反擊了,根本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只能被動挨打。

見狀,洛川不禁心中暗喜。

居然是陳家的人!

誠然,洛川本身與陳家是沒什麼交集的,但凌劍宗的副宗主陳安就是陳家人啊,還有此番與他一起進入月影秘境的親傳弟子陳童,也是陳家人!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洛川在這裡遇到陳家人,簡直就是走了狗屎運了。

但洛川還沒來得及上前表露自己的身份,便聽到旁邊的白羽突然出了一聲厲喝。

「陳斌!你他媽的活膩了嗎?居然敢對我白家人下死手!」

話音落下,白羽猛地升起了體內的明橙色星輝,照亮了前方几人錯愕的臉龐,以及地上少年那滿目的猩紅。

洛川剛剛邁出的半隻腳也就此頓住了。

=================================

ps:感謝『雨眠714642544』18元打賞,感謝『亂世灬英豪』18元打賞。 事情生了令洛川完全未曾料想到的反轉。???

那個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少年竟然是白家人。

就在白羽的眼前。

一邊是與凌劍宗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陳家,一邊是幫助洛川拿到了解除饕餮曼陀羅藥方的白家。

洛川應該站在哪一方?

一邊是一個生命垂危的白家少年,再加上一個身受重傷,根本揮不出洗星境巔峰實力的白羽。

一邊是已經彙集了五位洗星境強者,或許還有一位洗星境巔峰的大高手坐鎮,便是洛川的師兄,凌劍宗親傳弟子陳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