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盤上凹凸不平,上方有一條薄薄的絲帕掩著,不知是什麼東西……

蘇子淺望向皇后。

只見皇后掀開細薄的絲帕,露出一隻翡翠玉鐲。

她取過玉鐲,朝著蘇子淺道:

「本宮亦沒有什麼見面禮,上次淺兒入宮太匆忙,本宮……尚未將玉鐲交到你手裡,你便又出宮去了……

如今你來向,母后請安,這玉鐲剛好可以給你戴上。」

林藍琴盯著玉鐲,道:

「這玉鐲,和母后賜予兒臣的,好像一模一樣。」

皇後點點頭,「這玉鐲本是一對,一隻給了你,另一隻,自是給老七的媳婦……」

她朝著蘇子淺招了招手。

蘇子淺剛要起身,卻聽君寒道:

「她的手上,已經有本王贈與她的手鏈,不需要再戴旁的。」

「老七,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哪有丈夫……像你這般霸道的?」

皇后反對道,「淺兒一隻手,可以戴著你給的,另一隻手可以帶本宮給的,這沒什麼衝突……」

蘇子淺抿了抿唇,似是為難道:

「母后的心意,兒臣明白,不過,眼下兒臣手腕有傷,怕是……

戴不了玉鐲此類飾物,還請母后體諒。」

君樊面色溫潤,眸光情緒難辨。

林藍琴卻是上前,她掀起蘇子淺的右手的袖口。

見蘇子淺的手腕上,層層疊疊的包著紗布,她眸色一閃,訝異道:

「七嫂可是做了什麼,怎會傷到此處?!」

手腕處,不易受傷……

除非是……

有意為之!

蘇子淺抽回手,將手腕重新掩在廣袖之下。

她面色清冷,淡淡道:

「無礙,弟妹莫要擔心。」

君樊的目光,落在蘇子淺的臉上,他情緒難辨的眸中,染上一抹深意。

當初,蘇子淺以手腕上的傷疤,護住了自己的清白。

而如今……

卻成了最大的破綻。

且……

蘇子淺眼下傷到的手,還是一如既往的右手。

嘖嘖……

這驚人的相似度……

只是,瞧如今她的模樣,倒不像是男子,反而……

有女子的嬌柔撫媚。

一瞬間,君樊有一瞬間的疑惑不解。

一個念頭,在腦中綻放……

莫非,之前蘇子淺,並不是丞相嫡子,而是……

丞相嫡女?!

這亦可解釋……

蘇丞相為何,會不喜他的緣由……

似是說的通,君樊的臉色近乎是變了又變。

其後……

他又恢復如常。

君寒的身子特殊,他根本就不能近女色。

蘇子淺沒可能,會是女子……

之於林藍琴對蘇子淺的熱情,君寒冷冷一眼掃過。

起身,便拉著蘇子淺的手,君寒道:

「時候不早了,我們該走了。」

蘇子淺點點頭,朝皇後行了行禮。

皇後知君寒性子,多說無益,說多了……最後打的,還是自己的臉。

便眼睜睜的看著,兩人出了自己的寢宮。

她放下手中的玉鐲,君樊朝她頷首。

「母后辛苦了。」

皇后道,「不過是動動嘴皮子罷了,有什麼好辛苦的?

只是可惜,關婠婠被他氣走了,他又高度重視他的妃子,連他的師父都敢頂撞。

令母后都摸不准他的心思,不敢對他的妃子,做些什麼……

賜個玉鐲,亦被他推辭了去,當真將她,護的滴水不漏……」

「母后……不是遣人去通知父皇了么?」

君樊朝皇后拱了拱手,姿態恭敬柔和。

「勞累了一上午,母后先歇息罷,剩下的,交由兒臣便好。」

林藍琴咬唇,絞著手帕道,「琴兒想和王爺一起去。」

君樊望向她,沉默不語。

皇后看了君樊一眼,隨即笑著對林藍琴道:

「琴兒留在殿里陪母后罷,母后想跟你腹中的孩子,談聊一會……可好?」

既然一國之母這般說,林藍琴亦只能抿了抿唇,乖巧應下。

君樊揉了揉她的腦袋,「等我回來。」

……

…………

前腳……剛邁出皇后的寢宮,後腳……又邁進了老皇帝的書房裡。

看來……

今日,是註定不得安寧。

天灰濛濛的一片,一眨眼便轉了顏色,像是張口的野獸般,猙獰著嘴臉,欲要傾泄雨滴。

書房內,不僅只有老皇帝一人,同時在的,還有大理寺卿,以及林太尉。

兩位大臣見著,蘇子淺容顏的那一剎那,臉色皆是一變。

大理寺卿驚恐的退了兩三步,他瞪大眼睛道:

「這,這不是逆臣之子蘇子淺么,你不是死了么?!」

瞥見……蘇子淺望著他,眉目清清冷冷的,與當初的蘇子淺蘇大人……

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一般。

更是嚇得……大理寺卿一陣鬼哭狼嚎。

「聖上,聖上,有鬼有鬼啊……」

初次見著蘇子淺,老皇帝固然驚訝,卻絕非驚恐。

那是因為,他知道蘇子淺沒有死。

林太尉很鎮定,是因為……他提前知曉了消息。

說……七王妃與昔日逆臣蘇子淺,相貌相似。

可……

大理寺卿……卻是蘇子淺死後,第一次聽著見著蘇子淺。

見她與蘇子淺的動作神情,又差不了多少,一時間嚇得……七魂離了八魄。

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老皇帝:「……」

林太尉:「……」

蘇子淺:「……」

大理寺卿被嚇得暈厥,林太尉跟沒事人一樣,似是有些說不過去。

於是,林太尉道,「好你個妖孽,生前念你稱得上好官,便不曾說你什麼……

如今死了,你竟變得如此不知廉恥,你以為……你換過了衣裝,便成了女子了么?!

眼下還敢來皇上的御用書房,恐嚇朝廷命官,看本官不把你打的再死一次!」

言罷,林太尉伸出手,欲要將蘇子淺……身上的外衫扯下。

然……

他尚未碰到蘇子淺的衣衫,手便被人大力抓住。

老皇帝正要出口制止,便聽見很清晰的一聲:

咔嚓……!

隨即響起的……是林太尉哀嚎的聲音。

老皇帝面色一變,「老七還不快住手,你想謀殺朝中大臣么?」

「他也配……本王謀殺?」

君寒說的很平靜。

沒有憤怒,彷彿只是沒有感情的轉述。

手腕一轉,又聽咔嚓一聲。

「哎喲哎呦,七王爺,您快鬆手快鬆手,老臣禁不住您這折騰,哎喲……」

林太尉的老臉揪在一起。

手腕筋骨斷裂的感覺,簡直快要了他的老命。

偏在此刻……

一隻柔若無骨的小手,覆上君寒的大掌。

蘇子淺看著君寒道,「王爺,看這位大臣像是誤會了什麼,終歸……

是無心之失,對我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不如,你就放了他罷……」

君寒眸色微動。

蘇子淺覆在他掌上的手,暗自動用了內力。

他轉眸看她,眸色幽深。

這時候,是殺掉……林太尉的最好時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