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長劍就從桌面上跳了起來。

只見陳皇弈劍的一隻手飛速拂動,那每一把長劍的劍柄上就留下了一道拇指大小的印記。

不過十來個呼吸時間,陳皇弈劍就已準備完畢。

他才對羅征說道:「帶上這些長劍,隨我進入黑水。」

「還要進入黑水么?」羅征的眉頭一皺。

雖然在陳皇弈劍的描述下,他對冥想之海有了一個大概的認知。

可黑水中潛藏的那些「未知之物」還有其中的原始恐懼之力,還是讓羅征心中不舒服。

察覺到了羅征的心情,陳皇弈劍則是嘿嘿一笑,「放心,現在我們已經潛入了冥想之海的深處了。」

「冥想之海的深處?這裡沒有那些『未知之物』么?」羅征好奇的問道。

「不……可以說遍地都是,」陳皇弈劍回答道。

「那我們如何行動?」羅征又問。

「自然要靠這東西了,」陳皇弈劍說著,忽然掏出了一個三角形的金塊。

只見陳皇弈劍在金塊的表面輕輕一拂,這金塊表面彷彿燃燒起來,綻放出炫目的金光映照在整個空泡內,羅征和陳皇弈劍的臉上彷彿鍍上了一層金粉,十分耀眼。

同時羅征從這金塊中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這股暖流……在先前我感受過,」羅征看著這金塊說道。

陳皇弈劍點點頭,「先前你的心境被恐懼壓制了,我才用『草炎金』幫你怯除,在冥想之海上層行走時,並不需要這東西,不過此行我帶你去布下劍陣,自然少不了這東西。」

這草炎金也是誕生於冥想之海中的一種奇物……

冥想之海的底部,遍布著一些極為強大的「未知之物」,碰到這些「未知之物」,即便是最厲害的那幾隻惡魔,同樣是必死無疑。

但這些「未知之物」則極為忌憚草炎金散發出的光亮。

只要草炎金的光芒不滅,在海底行走則是無礙。

「緊隨我來!」

陳皇弈劍說著,就手持草炎金,朝著空泡之外走去。

羅征見狀,伸手便在那長桌上輕輕一拂,被陳皇弈劍祭煉過長劍就紛紛收入他的須彌戒指。

「咕咚……」

羅征緊跟著陳皇弈劍,再度鑽入了粘稠的黑水中。

此前羅征降下來,可是伸手不見五指。

但這一次陳皇弈劍激發了草炎金后,這草炎金綻放的金光,在黑水之中擴散出來,就照亮了方圓丈許的範圍!

「不要脫離草炎金的光芒,這些未知之物十分敏銳,它們會慢慢的聚集而來,緊隨在我們身後,一旦你脫離這金光籠罩的範圍,它們就會群起而攻之!」陳皇弈劍說道。

「你不是說這些『未知之物』沒有形態么?那你怎麼知道它們攻擊過?」 甜寵蜜戀:覃先生,別撩我 羅征想到這個,便是開口問道。

陳皇弈劍想了想才回答道:「有一次我在冥想之海中被惡魔追殺過……那隻惡魔的草炎金燒完了,等到那金光熄滅后,自然引來了那些『未知之物』。」

從美食視頻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提到這事,陳皇弈劍彷彿都心有餘悸,這未知之物即使是惡魔都極度的恐懼。

正說著,羅征忽然感受到身邊傳來一絲暗涌,兩人同時轉過頭去,遠處似乎有多個龐然大物在緩緩靠近…… 草炎金散發的光芒極為強烈,但也無法在黑水中傳播多遠。

不過暗涌之中的那些原始恐懼之力,已經被草炎金散發的金光碟機散了,羅征自然沒有絲毫的不適。

「咕咚,咕咚……」

在黑水中不斷的下潛之下,奔流而來的暗涌也越來越強烈。

有一些暗涌竟是直奔羅征而來,想要將羅征從陳皇弈劍的身邊捲走。

「抓緊一點,這些傢伙們可是虎視眈眈,要是被捲走的話,可要丟了性命,」陳皇弈劍說道。

羅征點點頭,緊跟在陳皇弈劍身後。

兩人宛若在漆黑的森林中前行,只是依靠那金塊的光芒小心前行,若這金光的光芒熄滅,立刻就會被那些貪婪的野獸吞噬。

陳皇弈劍的那個空泡,懸浮在冥想之海的中段。

而冥想之海的深度,顯然超出了羅征的預料……

這一路下潛,兩人的速度也不算慢,但也耗費了半個時辰。

不久之後,羅征終於感覺雙腳觸到了海底。

當羅征將神識釋放出去后,便發現前方是一個巨大的海溝,不知這海溝往下又蔓延多遠的距離。

好在陳皇弈劍開口說道:「到了,第一把劍可以插在那裡。」

陳皇弈劍指向海溝的一側……

羅征的神識順著陳皇弈劍所指的方向探去,很快就查探到一把利劍直插在海溝的表層。

「好的!」

羅征十分聽話的取出了一柄長劍。

按照陳皇弈劍的演示,他將這長劍底部的印記激活,隨後就將長劍狠狠朝著那海溝的表面投去!

「呼嚕嚕嚕……」

雖然黑水十分粘稠,加上此地處於深水帶,水壓很大。

但架不住羅征的力量強大,那一柄長劍帶著一串水泡,朝著海溝飛射而去!

「咚!」

不一會兒,一聲悶響傳來。

羅征和陳皇弈劍的神識不約而同的掃向那把長劍,那長劍已穩穩噹噹的插入了大半截劍身,隨後陳皇弈劍向羅征伸出一根大拇指,表示羅征完成的不錯。

那支長劍原本就被陳皇弈劍祭煉過,經羅征之手激活后,插入海溝中,便與羅征的心念形成了一絲微妙的連接。

羅征笑了笑,隨後將神識朝上方散射出去……

先前他一直沒釋放神識,還是忌諱那些未知之物,現在陳皇弈劍並未阻止他,說明釋放神識並沒有什麼危險。

「咦?」

羅征探測之下,上方竟是空空如也,除了黑水之外,並沒有任何東西存在!

這和羅征的感覺完全不同。

要知道他和陳皇弈劍站在這裡,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未知之物尾隨。

按照羅征的感覺推斷,這些未知之物有大有小,在頭頂上來回飄舞著,有一些體型巨大的未知之物依舊孜孜不倦的製造出激烈的暗涌,想要將羅征卷出「草炎金」金光覆蓋的範圍。

可在神識之中,它們竟完全不存在?

「我說過了,沒有任何辦法探知這些『未知之物』的存在,因為它們本身就是『未知的恐懼』,所以你永遠只能感覺它們存在,但無法證明它們存在……」陳皇弈劍察覺到羅征的狐疑,又給羅征解釋道。

「無法證明的存在……」

羅征的目光閃爍了一下,就不知道這冥想之海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它是與輪迴之地一樣,有著特殊的功能,或者僅僅只是一處絕地而已?

第一柄長劍插入后,那塊三角形的「草炎金」已經「燒」的差不多了,從拳頭大小變成拇指一般大小。

金光籠罩的範圍也從丈許,縮小到數尺的距離。

羅征也明顯感覺到隱藏在黑水中的「未知之物」更加靠近……

陳皇弈劍再度從須彌戒指中翻出一塊「草炎金」,輕輕摩挲之下,第二塊草炎金的光芒頓時大盛。

同時他又扔了另外一塊草炎金給羅征,「這塊草炎金你拿著,以防不時之需……」

羅征點點頭,將草炎金收好后,就沿著這海溝向左側前行。

不過才剛剛走出兩步,羅征就感覺到前方的黑水忽然傳遞出一股窮昂達的螺旋!

「嘩啦啦……」

一道水流呈螺旋狀直奔羅征而來。

這一道螺旋水流的力道大的出奇,而且速度也是奇快無比!

當羅征反應過來之際,那螺旋水流已捲住了羅征的身體,他整個人就與水流一道,不斷地盤旋起來,同時被水流向後方推去!

「糟了!」

看到這一幕的陳皇弈劍,臉色頓時大變。

一旦羅征被這螺旋水流推出草炎金籠罩的範圍,他就必死無疑!

就在羅征被捲走的同時,陳皇弈劍身體一扭之下,同樣也被那股螺旋水流捲住。

這樣兩人齊齊在水流中飛竄,後退的速度也是一致,而羅征也始終在「草炎金」的金光籠罩下……

「嘩啦……」

這股螺旋水流將羅征和陳皇弈劍推送出十多里距離后,那股螺旋的力量才開始衰弱,羅征和陳皇弈劍這才從水流中掙脫出來。

「這股水流的力量好強,那到底是什麼?」羅征好奇的問道。

力量在水中衰減的非常厲害!尤其是這粘稠的黑水,再強大的力量也難以發揮出來。

即使有萬鈞之力,在這黑水中恐怕只能發揮出一鈞之力,不足萬一……

就算羅征全力以赴之下,也無法製造出剛才那股強大的螺旋水流。

「也是一種未知之物,」陳皇弈劍面色嚴肅的望著黑暗處,「不過這種未知之物非常厲害,惡魔們稱呼這未知之物叫做『惡孽』!我們有麻煩了……」

惡孽……

羅征咀嚼了一下這個詞,隨即說道:「這東西既然也是未知之物,應該也害怕草炎金吧?」

「當然了,」陳皇弈劍沉聲說道,「可這東西太厲害了,一旦被它盯上,即使有草炎金的保護,也難以從它手中逃脫!」

陳皇弈劍的話音剛剛落下,伸手將羅征的肩膀猛然一拉。

「咻!」

這一次是一條極為細密的螺旋水流飛掠而來,從羅征的頭頂掠過。

要不是陳皇弈劍這一拉,這條比針尖粗不了多少的水流,恐怕已貫穿羅征的腦袋……

「我說它厲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陳皇弈劍臉上露出苦笑。 羅征的眉心微微一凝,就感覺遠處的水流不斷地匯聚出一個個細小的螺旋。

這些細小的螺旋宛若一根根細長的針,匯聚之後,就朝著兩人爆射而來!

「走!」

兩人不約而同的出聲提醒,隨後扭頭便在黑水中不斷前行。

「御水流雲!」

羅征體內的道蘊綻放出來。

這是離水神道中的御水法門,在他的體表形成一片光滑的水膜。

雖然在黑水中施展要大打折扣,可終究能加快羅征的遁速。

陳皇弈劍此刻的遁速也是不慢,只是那些細小的螺旋水流速度更快!

「咻咻……」

他們身後有數百道細小的螺旋水流,這些螺旋水流彷彿編織成了一道細密的漁網,將兩人籠罩其中。

「哇哇……」

與此同時,羅征便聽到黑水中傳來嬰孩一般的哭聲。

「這叫聲……」

「就是惡孽尖笑的聲音,彷彿三歲孩童的哭聲一樣,」陳皇弈劍的面色凝重。

冥想之海也是一片極為廣闊的區域了。

想要碰到惡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陳皇弈劍潛藏在黑水中這麼多年,也就遭遇了兩次。

其中一次他是僥倖逃脫了,另外一次碰到惡孽,則是被惡魔們引走。

這羅征第一次踏入冥想之海,竟然就遭遇了惡孽,也是運氣太差了。

「噌……」

那些螺旋水流眨眼之間,已靠近羅征和陳皇弈劍。

兩人便是同時拔劍,同時出劍!

「嘩,嘩!」

在黑水中任何力量都會大打折扣。

羅征這一劍斬出,那一道劍芒被黑水壓制之下,變得十分微弱,飛掠出去的速度也變得極為緩慢!

看著這緩緩擴散的劍芒,羅征的眉頭也是一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