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當這五百修士衝殺過來的時候,江寂塵隨意之極的出手了。

七聖劍握在了手中。

今時的七聖劍,已經解封,並且在閉關時間內再次淬鍊。

如今,它是四重超品完美神道之器!

此劍一出,四方虛空皆顫。

他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江寂塵手中之劍吸引住。

只見,江寂塵手中之劍,七彩神紋流轉不息,劍上有異像紛呈不絕。

如有海上升神月,虛空種金蓮,鳳舞九天際等等異像。

寶器異像,超品之階。

女王喬安 但凡修者,又有誰沒有聽過這個傳言?

所以,他們看到這些,已經被驚呆了。

「江寂塵手中握的,竟然是超品神道之器,天哪,這怎麼可能?」

「天煉士,他是天煉之士,但誰能想到,他竟然可以煉造出超越極品的神道之器。」

「這則消息,若傳出去,必然要動蕩九天。」

「此人不可得罪,要結交」

最後角逐戰場四周,眾人震撼的議論著。

而且,這是他們此生第一次見到超品法器。

哪怕只是神道四重境,但依舊讓人心神受到了無法想象的衝擊。

此時,手握超品神道之器,江寂塵也能感應到此劍可以爆發出來的可怕威力。

當然,若能把最後三把古聖劍尋到,再融入其中。

讓其成為真正的七聖劍,七陣歸一,那時的強大,更將無法想象。

不過,現在暫時夠用了。

此時是最後的角逐戰鬥,江寂塵無需再保留,只需要盡情、生死的一戰。

「憑你們,又如何能擋我手中之劍?」

江寂塵看著青陽戰隊五百名精英隊員殺來,他握劍殺出。

動作洒然、輕盈,如行雲流水。

此時,他如同漫步於人群之中,抬劍之間,血花飛揚,人頭飛起。

蒼天殺陣、煉魂幡早已飛出,卷殺一個個離體衝出,欲要逃離的神嬰。

這些神嬰,都已成為它們的食物。

它們成長得很快,哪怕沒有尋到其餘的碎片,將來有一天,它們也能恢復曾經最強的狀態。

而一切,只需要江寂塵的敵人足夠多。

但從這一路走來,江寂塵並不擔心沒有敵人。

「啊,救命!」

「饒命,不要殺我!」

最終,當一個個青陽戰隊隊員被輕鬆的屠殺。

江寂塵如捏死一隻只螻蟻一般的修士時,這些青陽戰隊的隊員才明白,自己根本不是江寂塵的對手。

自己在對方眼中,如同凡塵螻蟻,殺之易如反掌。

所以,當五百修士,只余不到二十個時,剩下的人,便開始驚恐的大叫。

甚至,開始求饒。

這一刻,他們才知道錯了,心生後悔。

但知錯已遲,後悔無用。

江寂塵任由他們呼救、求饒,而他不為所動,手中之劍,無情的揮舞。

各式絕劍法,每演化一招,便有一人殞落。

直至身前四周,再無一人可站立,儘是躺在地上的屍體。

這一切前後,只發生出在數十息之間。

離江寂塵流音戰隊最近的青陽戰隊五百名修士,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便都已成為了江寂塵的劍下亡魂。

這一刻,無論是最後角逐戰場之內,還是戰場之外,瞬間已經變得一片死寂。

他們突然都停了下來,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只見流音戰隊四周,皆是屍首。

江寂塵的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之前的嘲諷、不屑,早已沒有。

誰說江寂塵的流音戰隊沒有資格進入角逐戰場?

現在立刻就被狠狠的實力打臉。

「派這麼弱的人來殺我,太小看本公子了!」

「既然你們如此的看不起我的戰隊,那就由我殺過去吧。」

江寂塵的淡淡的聲音響起。

而此時,其他的戰隊亦如青陽戰隊一般,只派出了一小隊修士來圍殺江寂塵。

但現在,看到江寂塵數十息就斬盡五百名青陽戰隊隊員,他們已經被嚇到了止步。

可是,這一刻,江寂塵親自殺來。

可怕的威壓落在他們的身上。

看著那個青年領著二十名修士走來,他們卻彷彿看到了死神的降臨。

當然,並非所有的修士都會害怕江寂塵。

「江寂塵,你這個惡魔,我要殺了你,為我兒報仇!」

這些人當中,也有專門要取江寂塵性命的。

一切只因為江寂塵殺了他們的兒子。

江寂塵淡淡地回應道:「曾經離開放逐之城時說過,待我回來時,就會讓你們與你們兒子團聚。」

「此言,今日當該實現。」

江寂塵一人當先,持劍向前殺去。

楊雪瑤、若香、海媚仙子、翟心雨、紫欣、林望皆在身後相隨。

不過,此時他們沒有出手的機會。

因為江寂塵在前,已經屠盡所有的擋路者。

一路之上,只有血水和屍首。

這就是角逐戰場,無比的殘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止江寂塵這裡,其它處,戰隊與戰隊之間的戰鬥。

他們人更多,戰鬥更加的慘烈。

若想進入上一重天,那就需要殺很多很多的人。

所以,但凡進入了這一片角逐戰場的人,都是冷血絕情之輩。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這麼遠啊,還真是不太方便。也不知道還有沒有車。真的可能要等到明天了。

可如果我們不去,那這個錢要怎麼給你。你出門的時候身上有帶銀行卡?如果你有帶銀行卡,那樣就沒有問題。」

「當時沒有帶銀行卡。不過沒關係。這裡的有個護士人很好。她說可以把錢打到她的卡里。

然後她一收到錢,就會立馬幫我交掉手術費。還省得我去取錢,然後還要交錢。」

「這就沒有問題了。那你現在把護士姐姐的銀行卡賬號,與戶主姓名告訴我一下。

時間也不早了,我跟李姐現在就銀行給你匯錢。」

就這麼成了嗎?這關強子這麼輕易就得逞了嗎?不,只要這錢一刻沒有到賬。

一切就還有挽回的餘地。可眼看她就要去匯錢了,這要怎麼挽回呢?

銀行ATM機器故障,還是…想不出還是什麼原因…她腦子裡面想不出來。只希望姜西紅他們千萬不要匯款過來。

要不然真的就中了關強子他們的計謀。而匯的這兩萬塊錢,以後還得由她來還。

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光強子他們收到了錢以後,真的就能放她離開這裡嗎?

到時候會不會又有別的什麼理由,來強制性的又扣住她呢?她的心裏面十分擔心。

退一萬步講。如果兩萬塊錢真的能還她自由,她倒是覺得這筆買賣還是可以做。

大不了等出去了以後,再報警。讓警察叔叔,幫她把這兩萬塊錢給追回來。突然覺得這個辦法,還真有一定的可實行性。

而姜西紅他們分工明確。一個嘴巴邊聽邊念,一個在旁邊幫忙記錄銀行卡號碼,戶主跟開戶銀行。

而等電話結束了以後。姜西紅真的帶上銀行卡。拉著李雪梅匆匆的出了門,倆人火急火燎的往銀行趕去。

姜西紅挽著李雪梅的手臂,兩人一路狂奔。可是才出了宿舍的門不遠。突然有一輛車,從她們面前駛過,並在她們前面的不遠處停了下來。

她們以為前面的人。可能是因為有事,所以靠邊停車。本想繞過汽車繼續前行。

不想。隨後就聽到汽車喇叭聲,驚得她們立馬止住了腳步。汽車鈴笛兩聲后,車窗接著就跟著搖了下來。

兩人很好奇,同時往車窗裡面看去。心想這會是誰呢?像是故意阻擋住她們的去處。還像是專門來找她們的人。

當看到車裡面坐著的人的時候,兩人都睜大了眼睛。因為她們驚訝的發現,這人還是她們的老熟人吳諧翔。

姜西紅連忙飄到車窗前。雙手趴著車窗,腦袋掛在雙手上面「咦!吳大哥怎麼是你?你不是出差了嗎?怎麼這麼快就會來了呢?什麼時候回來的呢?」

「事情忙完了,所以我就回來了。看你急急忙忙的樣子,這是要去哪裡?」

「噢!我一個朋友生病,急需要錢做手術。我跟李姐正趕著去銀行給她匯錢。」

後面的李雪梅,原本遠遠的站著。但是一聽到說她的名字,也趕緊跑了過來。並滿臉笑容期待的眼神,死看著吳諧翔。

奈何這吳諧翔,都懶的看她一眼。瞬間一股熱情,變成一攤冰水。但是這些姜西紅卻看不到。

不等吳諧翔回復,她自己又開始說了起來「吳大哥。你現在有時間嗎?如果現在正好有空話,能不能送我們一程?

因為這個錢還挺著急的。多耽擱一會,動手術的話就多一分危險。手術的成功率會降低,後果不堪設想。」

「原來是這樣。是誰得病了?得的又是什麼病?需要多少錢動手術?手術的成功率又是多少呢?

現在,在哪家醫院住院你們知道嗎?」姜西紅被突然丟出來的一串問題,有些無法招架。一時不知道該回到那個問題好。

有些還沒有記住,於是撿著記住的說了說「是我們一個宿舍的舍友。但是,到底得的什麼病我們還不清楚。

因為她也是。才給我們打電話,說是手術的錢不太夠,問我們能不能借給她。

都是一個宿舍的,我們也不能見死不救。這不,就趕著給她送錢去。

原本是想要去看她,但是想想今天時間也不早了,打算明天再過去看她。眼下,幫她湊夠了錢,讓她儘快動手術才是關鍵。

另外。我們人還沒有去醫院,電話裡面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所以,具體是什麼情況,還要等到明天我們去了醫院以後才知道。」

接著來不及等吳諧翔回復,隨後又說道「你明天有空嗎?如果明天也有空的話,能不能也送我去下醫院呢?

我想著,如果你送我們過去的話。我們可以多點時間。在醫院照顧她。聽說還挺遠的,坐車要轉幾趟車。

與其把時間浪費在路上。不如你送我們過去,又節約時間又方便。

我們還沒有去過那個地方。兩個人就這樣找過去的話,還不一定能找到地方。怕是還會有迷路的可能。

送人是沒有問題,這關鍵是要送到哪裡去?而她們要去的地方,明顯是他所不想去。

但是他又不好直接拒絕「你們快先上車吧!這個地方不能停車,被探頭拍到了會罰款。」

聽到吳諧翔讓她們上車,她們就屁顛屁顛的上了車。以為他同意送她們去銀行自助櫃檯。

並且答應明天送她們去醫院。其實除了嫌坐車麻煩以外,另外一個原因是她捨不得那個車錢。

如果坐吳諧翔的車的話,那樣一分錢都不用花就能到醫院。那該多好,為什麼不請吳諧翔送呢?

可讓她想不到的是。這吳諧翔讓她們上車后,卻並沒有帶她去銀行的自助櫃檯。而是把她們帶到了一家餐廳。

推開車門,眼前出現的不是銀行而是一家餐廳。姜西紅氣的當場嚷嚷起來

「吳大哥,我們現在可沒有時間跟你吃飯。我們還要趕著去給我舍友送錢呢?

我剛才說的話,真的不是在跟你開玩笑。而且我們已經吃過飯了,現在再吃也吃不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