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不少人都來了,等着看看剛剛那口出狂言的二愣子到底是誰,順路再看看放煙花的效果。

嗯……

大概就是這樣。

現在雲瀧城,南北丹閣外,很是熱鬧。

人很多,但是沒什麼人敢說話。

南北丹閣的,滅門閣主,還有滅霸滅絕二位大師,竟然自稱是江家三人?尤其是那滅門,竟然自稱是江萬貫……

而林老魔也真的來了。

可是,他這是個什麼表情?

爲什麼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林家的權勢,在這雲瀧城,可是絕對能壓得住這南北丹閣的啊!

但是現在,爲什麼林老魔看到這滅門的時候,就跟失了魂一樣?

像是個智障?

嗯……差不多,瞪大了眼睛,張着嘴巴,眼角都在那抽搐着,而且滿臉的不敢相信。

“怎麼,見到本座,很意外?”江萬貫皺了皺眉,臉色有些不悅。

這林老魔,怎麼說也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不對,應該說是老朋友見面,相愛相殺。

也不對……反正就是應該互相體諒的那種!

但現在,這林老魔怎麼就這樣了?

“林老魔,我爹問你呢!見到他,你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江北喊了一嗓子。

林老魔反應過來了。

“咕嚕……”

這一道下意識的吞口水的聲音,在這寂寥的晚上顯得是那麼動聽。

難道,是這林老魔有什麼把柄,犯到這滅門閣主的手裏了?

嘖,你別說,這滅門變得年輕起來之後,還真是帥氣……

可是……

“江江江,江萬貫!你是江萬貫!你是江萬貫!!!”那林老魔嘶吼了出來,瞳孔收縮,他終於反應過來了。

臥槽!

雲瀧城這些人都懵了。

江萬貫?

滅門閣主,是江萬貫?

“他是江萬貫!他真的是江萬貫!”

不知道是誰吼出來了這麼一嗓子,然後,唰的一下!上百人直接逃之夭夭!

跑啊!再不跑等什麼呢!

而最開始嘲諷了江家三人組的那些小夥子,更是從林老魔出現之後,便意識到了問題大條了。

再加上這滅門正是一年前來的,並非是雲瀧城的本土居民……

邏輯通順了。

可能,這真是江萬貫啊!

只是,江萬貫的兩個兒子出家了?

這特麼真是一言難盡……

“江萬貫,你,你要幹什麼,你……”那林老魔頓時慌了!

他想過無數次,若是江萬貫回來,那會是一種什麼場面,他要好好地跟他碰一碰,他已經是封川期的大佬了!

但是……自從前段時間江萬貫殺了那道無涯之後,他就慌了。

這江萬貫會不會找自己報仇來!

萬萬沒想到,幸福來的就是這麼突然。

那南北丹閣的滅門閣主,就是江萬貫!

他起這個名字,滅門……是爲了什麼!

“別緊張。”江萬貫擺了擺手,很是淡定,點上一根菸,深吸一口,嘴巴鼻子往外冒着煙。

他也不知道他要幹啥。

但是,他要告訴所有人,自己回來了!

跟這林老魔碰一碰,砍上兩下熱熱身,好像也不錯。

而那些圍觀者雖然離開了,不過還是藏在各種犄角旮旯裏,看着,他們在期待着。

期待一場大戰,就算林老魔肯定是被眼前這江萬貫給秒殺的局面,但是……怎麼被秒的?依舊需要學習。

比如什麼連招的路數。

嗯……

“很久不見,不該砍上兩下?”江萬貫微微一笑。

“江萬貫!我!我與你並沒有瓜葛!你爲何要苦苦相逼!放我一條生路就這麼難嗎!”那林老魔嘶吼了出來。

這是……

求饒了?

堂堂的林家家住林老魔,求饒了?

“不是,林兄,我覺得你可能誤會了。”另一旁的江北微微一笑,上前一步。

點上根菸。

林兄?

林老魔懵了。

這光頭不是叫滅霸嗎?曾幾何時都是風頭無兩的存在,後來出家了,他有印象……

但最讓他不解的是,這滅霸爲何突然出來叫了他一嗓子林兄?

那自己跟江萬貫是什麼輩分的?他得叫江萬貫叔叔?

林老魔此時就跟吃了屎一樣,難受,但是沒法說……

怒氣值+1+1+1……

“不知滅霸……大師,這是何意林某不懂。”

“哦,我法號是法海,滅霸是我行走江湖的名號,我俗家姓名叫江北,你別搞混了。”江北露出那憨憨的笑容,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這一套說辭,直接給林老魔搞混了……

但是!

作爲一個封川期的林老魔,他如此的強大,肯定是有點脾氣的!被江北這種闢海三階的弱雞嘲諷?這怎麼可能!

下一刻!只見林老魔的臉上掛起了一抹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

“法海大師,還望明言。”

“兔崽子!你有能耐就真給老子出家!”

同時,兩道聲音直接傳入了江北的耳中。

唰的一下,江北就反應過來了,對啊,平時在外面招搖撞騙說自己是什麼法海大師還行,但是現在,自家身份都敢說了,還慌什麼!

“爹,我這不是習慣了嗎。”江北搓搓手,一臉尷尬的說道。

“哼!”江萬貫冷笑一聲,滿是不耐煩。

林老魔尷尬了……

嘴角狠狠的抽了兩下,一臉難受的說道:“江兄,還望明言。”

“林兄啊,其實我爹也沒什麼意思,就是你們這老朋友相見,不得打個招呼?”

“是,是應該打個招呼。”林老魔心裏苦啊,他是真不敢和這江萬貫打起來。

下一刻,只見林老魔的脖子如同灌了鉛一般,機械性的轉向了江萬貫,嘴角顫抖了兩下,趕忙說道:“那個江……江叔。”

“嗯?”江萬貫那眉頭當時就擰了起來,這林老魔起碼得有個五百來歲了,跟他叫叔?

這特麼……

不過他也懂,這年都輩分都是按社會地位排的,比如有能力的,就是大哥。

“幹啥!”江萬貫悶次次的問了一句,雖然他懂,但是他很不滿。

林老魔頓時被嚇了一跳,趕忙擺着手道:“早,早上好啊。”

江萬貫沉默了。

這天都黑了……

“林兄,錯了,錯了!”

“啊?江兄,如何錯了?”林老魔要哭了,他真是一分鐘都不想在這待着了,偏偏他還不敢跑。

“你不能這麼打招呼啊!你得跟我爹砍上兩下,這纔對嘛!”

砍上兩下……

打招呼?

林老魔絕望了。

“你很不想見到我?”江萬貫眉頭擰了起來,他覺得這林老魔應該很想見到他的啊……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這話不是假的,當年這林老魔追殺自己就跟得了失心瘋一樣。

但是現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