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今天對付洪武城的是姜遠行。

「呼!」

姜遠行第一時間衝出,拳頭一震,將洪武城打來的拳勁擋了下來。

「有點意思。」洪武城看著姜遠行,「怪不得敢跑到這洪營來撒野,原來你的實力居然這麼高。」

「嗖!」

洪武城話音剛落就瞬間動了。

身體周圍出現了絲絲電光,整個人就彷彿一道雷電霹靂,化作z字形,瞬間閃爍逼近,百米距離他一眨眼他就已經殺到了姜遠行的面前。

他那心腹捧著的刀已經在他的手上了。

轟!

充斥著血腥味的刀光瞬間就劈斬到姜遠行的面前。

「好快。」

姜遠行都不由的凜然,手中已經握著的長劍立即一圈,籠罩前方。

呼!

洪武城的電光身影微微一扭曲,竟然瞬間整個人變向到了姜遠行的側邊,刀橫削而出。

姜遠行長槍立馬一轉就轉向側邊,同樣籠罩一大片區域!

長劍劍光隱約有水流旋轉,盡皆防禦洪武城的刀。

刷刷刷……!

洪武城不斷變化方位,刀招不斷變化,在一眾軍士的眼中洪天上城化作了數十個密密麻麻的身影圍繞著姜遠行瘋狂的轟殺狂劈!

姜遠行面沉如水,站在原地,只是憑藉著手中長劍一直在防守。

十個呼吸間后久攻無功的洪武城突然暴退,瞬間暴退百米,居然回到了大營的門前。

「上!」

洪武城陡然一喝。

嗖嗖嗖……!

七道人影頓時暴射,其中就有洪武城那三個心腹副將。

「呼呼!」

洪武城突然臉色發白,急喘著氣,看著此時仍然原地不動的姜遠行眼中多了震驚的意外。

洪武城覺得幽雲關所有人都低估了姜遠行的實力。

但他跟著發現,他還低估了另外一人個,嚴格來說,他低估了巡察營的實力。

噗噗噗……!

一道人影突然在方昊天的身後閃了閃,下一刻,七道人影突然就出現在洪營七將的面前,跟著寒光驟閃,那七將居然就倒下。

一個照面,一直被洪武城重用的七將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你是誰?」

洪武城臉色劇變了。

出手的是君無邪,這是他第一次在幽雲關展現實力,一下子就震駭眾人,一鳴驚人。

實際上君無邪的修為比姜遠行還有所不如,但他的出手卻太詭異太可怕了。

那七將的實力,聯手之下洪武城都覺得難以應付。

但在君無邪的面前卻是不堪一擊。

咻!

君無邪對洪武城喝聲的回應就是原地消失,再出現時已經是化為無數寒芒籠罩洪武城。

這時姜遠行也動了!

對洪武城的實力,巡察營從不敢輕視,都覺得要想將此人拿下,單憑姜遠行或是君無邪都不行,於是決定由他們兩人聯手。

當然,如果兩人都拿不下,方昊天也會出手。

只是方昊天不需要正面跟洪武城打,他只需要施展魂術暗中相助姜遠行和君無邪就行,他的出手,實際上才是最強大的聯手。

無形無跡的魂術,才是世上最強大最可怕的聯手。

轟轟!

洪武城揮刀迎戰,三大強者很快就打到了空中去。

如此大戰,全關注目。

柳半刀臉沉如水的看著空中,眼神有點複雜,有可惜,有痛心,有無奈,有憐憫。

嗖嗖!

兩道人影突至落到了柳半刀的身邊,正是高山揚和姜龍山。

「他是個將才。」姜龍山一穩住身體就輕聲嘆道,滿臉惋惜,「當年我跟半刀可是為了搶他而大打出手,結果被半刀搶到了他的麾下,我遺憾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洪武城也確實表現出驚人的將才,逢戰必勝,英勇善戰,驍悍兇猛,立下無數赫赫戰功。」

「可惜他最近幾年他卻變了。」柳半刀輕輕一嘆,接話道,「他開始變得惜名怕死,恃功自傲,目中無人,貪圖享樂,驕淫矜侉……他雖有戰功無數,但他這幾年犯下的罪行就是再多的軍功也無法彌補。」

高山揚則是冷哼了一聲,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最該死的是那個什麼聖魔殿。」

柳半刀和姜龍山猛的握拳。

柳半刀聲音驟冷:「害了洪武城的正是聖魔殿。」

三大一品將軍心知肚明,洪武城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是因為洪武城已經加入了聖魔殿,已經徹底走向了人族的對立面去。

這也是洪武城身為二品將軍,立下的赫赫戰功都無法讓柳半刀這個頂頭上司出聲替他求情。

柳半刀雖不會縱容洪武城犯下的那些罪行,但洪武城也僅是那些罪行的話,柳半刀至少還敢出聲,說不定還能求得洪武城廢掉修為然後被安置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安度晚年。

雖然這樣的結果對洪武城來說也許比死了還難受,但對柳半刀來說,能保洪武城不死是他對洪武城這些年跟著他出生入死立馬赫赫戰功的最大報答了。

但現在不行,柳半刀沒有出聲。

因為洪武城加入了聖魔殿。

與魔為伍,這才是最大的罪。 秦瓊並沒有在意秦海莫名其妙的擠兌,聲音冷淡地問道:「剛剛那個參賽選手的哥哥,是你找人安排的?」

農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秦海但笑不語,似乎想要捕捉到秦瓊眸底的異常,可惜他觀察了好一會兒都一無所獲。

說不清是出於什麼心理,總之秦海幾乎是瞬間就把訪談節目中的那些插曲包攬到了他身上,「嗯,確實是我跟主持人打過招呼。」

秦瓊眸光微閃,卻沒有著急表態。

很快就聽到秦海理直氣壯地宣稱,「醜小鴨是我相中的選手,我會私下動用公司資源來包裝她,將她捧成一線明星。雖然她有些舞台底子,但是不懂演藝圈的遊戲規則,更加不懂該如何進行自我炒作和營銷。既然觀眾都喜歡八卦,那麼我只能幫她選擇一些有爭議性的話題來曝光。」

秦海看著秦瓊面無表情的臉,表情有些幸災樂禍,繼續開口:「哥,你雖然是咱們秦氏的執行總裁,但你壓根不懂得市場運作。縱觀演藝圈裡的很多明星之所以會一夜成名,不是他們比普通的藝人優秀多少,而是有經紀公司懂得替他們炒作。」

「不瞞你說,就在秦菲發生墜海的當晚我就下船去了。我順藤摸瓜,居然被我查到楚穎兒跟節目組裡的一個副導演有一腿。那個瘋女人是聽信了別人的挑唆,才去找秦菲的麻煩。」

「我也是在那個時候,知道夜小倩曾經被性侵過,而且施暴對象竟然還是她同父異母的哥哥。」

聽到這些,秦瓊除了露出少許的驚詫外,更多的還是無法言說的怒意。

他弟弟果然是個名副其實的商人,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注重商業利益。

秦菲當時生死未卜,他竟然不想方設法救人,還想著如何挖掘藝人的商業價值?

思及此,秦瓊還是忍不住問出口,「你就那麼不關心秦菲的死活嗎?還有,夜小倩哥哥曾經對他造成的傷害不輕,你怎麼能隨便將別人的隱私公諸於眾,還是利用直播的形式?」

秦海不以為意地笑了,「哥,你這麼生氣,究竟是因為害怕秦菲會被淹死,還是擔心那個冒牌的醜小鴨會受到觀眾的誤解?」

不知道為何,如今的秦瓊在別人提起秦菲有可能會死的時候,心情仍舊無法平靜下來,自然也沒有聽懂秦海的弦外之音。他下意識地點燃了一隻香煙,默不作聲地抽了幾口后,才漸漸冷靜下來。

這似乎是秦海第一次看到秦瓊六神無主的表情,譏笑出聲,「哥,你是不是愛上秦菲了? 如果風會划傷你 要不你不會這麼反常,還需要我替你舉例說明嗎?」

「你閉嘴,有些玩笑還是少開,別搞到最後大家見了面難堪!」秦瓊一語雙關地說完這些后,還充滿惡意地朝著秦海噴了個煙圈。

秦海巧妙地避開了秦瓊的那個煙圈,他甚至沒有被他哥的幼稚行為激怒,只是哭喪著一張俊臉看著秦瓊。

當然不止這些,有那麼一瞬間秦海還暗戳戳地想著,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等我按照自己的行動方案實施后,等到紙包不住火的那一刻,看你該作何選擇。

秦瓊心煩意亂,也懶得解釋那麼多。

短暫的尷尬對視后,秦海試圖轉移話題,「哥,後台明文規定不許抽煙!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一條還是你當年提出來的吧?」

秦瓊將煙頭熄滅,順手扔到附近的垃圾桶內,「我沒空在這裡聽你給我科普演藝圈裡的那些遊戲規則。我之所以會站在這裡,是以秦氏執行總裁的身份警告你別打秦菲的歪腦筋。不管你是想利用炒作夜小倩的不堪往事來逼迫秦菲現身,還是別有所圖,都請你掂量一下我二哥的實力。」

鄭重其事地說完這些,秦瓊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秦海看著秦瓊消失的背影,心中是從未有過的百感交集。

看來他哥已經知道了那隻「醜小鴨」的真實身份……那麼為何還要將夜小倩留在節目組呢?

事情似乎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那麼接下來還要按照之前的方案走下去嗎?

秦海煩躁地揉了一下自己的頭髮,順手從褲兜里摸出一盒香煙,剛點燃后還沒抽上一口,就掐滅扔了。

看著從垃圾桶壁上彈下來的香煙,秦海尷尬地笑了,走過去將它撿起來,刻意用手掰斷後才扔進了垃圾桶。

等秦海直起腰,轉過身的瞬間,竟然看到了直勾勾盯著他看的秦菲。

「啊?嫂子,你怎麼走路不出聲,你想嚇死我啊?」

看到迎面微笑著走來的秦海,秦菲一本正經道:「秦副總,我現在是你的私人秘書。不想緋聞纏身的話,還是管好自己的嘴巴。」

幾乎是秦菲話音剛落的那一剎那,秦海已經站到了秦菲的跟前,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你啥時候過來的,還看到了什麼?」

秦菲勾唇淺笑,但很快抿成一條直線,「總裁放心,我還不至於無聊到曝光你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裡殘虐煙頭的嗜好。」

「呵呵,你還看到了什麼?」秦海顯然是被秦菲的幽默逗樂了。

「你看著空蕩蕩的走廊發獃,在這之前應該是有人跟你探討過什麼吧?」

「繼續!」秦海又出於本能地從褲兜里摸出一支煙。說來也是奇了怪了,分明是一件無傷大雅的事情,他為何會這麼在意秦菲的看法呢?

不等秦海抽出一隻煙,整個煙盒都被秦菲眼疾手快地搶過去了,還裝傻充愣地說著,「嗯,咱們秦副總果然是覺悟高,不僅愛惜公共環境,還注重城市空氣質量。這個我可以暫時幫你保管。」

原本以為秦菲還會借題發揮,沒成想她轉身走了。

秦海的嘴角無意識地抽搐了幾下,他剛才分明是想抽煙,怎麼會被秦菲那個小妮子誤以為是他在上繳煙盒?

幾乎是出於本能地呵斥道:「秦菲,你給我站住!」

秦菲頓在原地,卻沒有在第一時間轉過身來,而像是奸計得逞地笑著。

看著秦菲顫抖的雙肩,秦海愈發覺得秦菲就是故意的。

他先是被他哥警告,繼而被秦菲戲謔,一個個的都覺得他這個配角好欺負是嗎? 「有趣,有趣。」洪武城一口刀翻轉不休,刀氣層層擴散,縱橫交錯,「倒真是小瞧了你們巡察營,兩個小傢伙竟然能跟我戰成這地步,你們今天算是真正揚名了。不過,揚名的代價就是死!」

「廢話真說!」姜遠行眼中滿是熾熱,跟洪武城這樣的強者對戰讓他有種淋漓盡致發揮的爽感,「來吧,讓我看看你這個二品將軍到底有多強!」

君無邪沒有說話,在與姜遠行交手的過程中,他似乎並不怎麼賣力,一直只在外層遊走,但在洪武城的心中他比姜遠行還要危險,感覺自已一直被一條毒蛇盯著。

洪武城經驗老頭,已能想到君無邪擅長的應該是刺殺。

聽了姜遠行的話,洪武城目光一冷:「不知死活的東西。」

轟。

他的刀一牽一引,居然有無形的天地之力瞬間鎮壓在姜遠行的身上,就好像一下子將一座大山搬過來壓住姜遠行。

姜遠行臉色微變:「小心。」

轟!

洪武城已經一刀斬出,向君無邪斬去。

嘶!

君無邪一下子就應刀而分。

下方,巡察營的軍士們頓時發出驚呼,而洪營的軍士則是立馬發出振奮的喝聲。

然而洪武城卻是沒有半點喜色,因為他沒有看到血。

沒血,就意味著他斬中的並不是君無邪的本體。

咻!

一道寒光悄然出現在洪武城的右側。

「嘿嘿,就等你這一下了。」

洪武城早有準備,陡然反刀一震。

叮!

君無邪的無器刺在了洪武城的刀身上。

輕輕的脆響之後就是狂暴的勁氣,君無邪被震得吐血倒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