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頭應是,孟志剛這才從黑色方便袋裏掏出,一把子白蠟燭和一些貢香,口中說道,這個是用來犒勞我們的大功臣劉雨軒的。

孟志剛這是做什麼?我們衆人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我看了看劉雨軒,又看了看孟志剛手裏的蠟燭和貢香,一臉不解。

劉雨軒也是一臉茫然,隨後對孟志剛道,謝謝你的好意,我不需要這個的!”

你看你,還跟我客氣,孟志剛一臉誠懇道。

我真不需要這個,我想你誤會了,劉雨軒說道。”

不是啊,我常聽說,你們不都是吃這個的嗎?孟志剛話音剛落,莫小雪目瞪口呆,直勾勾望向劉雨軒。

我見狀,連忙向老孟使眼色,別到頭來在嚇到小雪姑娘了,畢竟她現在剛好。

孟志剛連忙賠笑,你看我又糊塗了。隨後又說道,鬧着玩的,小雪姑娘別介意。

吃過飯,我和段喬峯先行離開了,劉雨軒和孟志剛他們一起回了我們住的酒店。

在去段喬峯家的路上,段喬峯突然對我說了一句莫名奇妙的話,愛、真偉大,可以讓人心甘情願的付出,哪怕是生命。天佑兄弟,老哥問你一句話,如果王靚妹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你。你還會恨她嗎?”

段大哥,你還不瞭解我嗎,說實話,我從來都沒恨過她,至於你說的也完全不可能,除非在小說裏纔會出現。

段喬峯聽我這麼說,也就沒再繼續談這個話題。

天佑兄弟,今天那個紅頭髮的年輕人說的,三十年一次的新盟主選舉,你會去嗎?”

我有些遲疑的看了段喬峯一眼,他要是不說,我都快吧這事給忘了。

後來段喬峯詳細的給我講了一下新盟主選舉的事,新盟主選舉每隔三十年一次,所有的道教組織都會選出代表來參加,選舉一共有三天時間!上一任盟主就是你師傅三仙道人。天佑兄弟現在是掌門繼承人,如果你不去,恐怕凌雲閣的聲譽會受到影響。

我仔細想了想,段喬峯這話說的也在理,不過以我現在的道行,去了也就等於以卵擊石,這不是自找死路嗎,“要知道參選的新盟主怎麼可能會是泛泛之輩。

關河未冷 於是我對段喬峯說,看情況吧,天也不早了,段大哥早點休息,我也該回去了。

段喬峯執意要開車送我回去,被我給謝絕了,我對他說,這晚上的開車也不方便,我出門打車就行了。

出了段喬峯家,走了好長一段路程,竟然一輛出租車都沒發現。放眼望去,天空漆黑一片,只有一輪彎月掛在天空,昏黃的路燈灑在身上,低頭望着自己的影子,心中不由的有些惆悵,看來只有自己的影子纔會對自己不離不棄。

又走了一段路程,總算是盼來了一輛出租車,於是我慌忙伸手去攔,出租車師傅很熟練的把車停到我面前,放下玻璃窗,對我問道,去哪裏?”

我把酒店的地址告說了一下,司機師傅甩頭示意讓我上車。

等我到酒店,已經將近十點了,忙了一天,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然而就在我剛進酒店,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回頭看去,只見趙靈兒正一臉微笑的望着我。

她怎麼來了?莫非是和三天後的選盟主有關?”

結果還真被我給猜對了,趙靈兒對我說,她是奉逍遙盾的命令而來,特意邀請我回凌雲閣接任掌門。

就在這時,劉雨軒忽然出現了,我原本以爲劉雨軒會不同意讓我去,結果沒想到劉雨軒卻沒阻止我,反而對我說,天佑哥哥,你去吧!雨軒會在這裏等你回來的。

跟隨趙靈兒來的還有四個人,這四個人的裝扮看上去很古風,分別是兩個女的,兩個男的,女的手裏各持一把長劍,而男的手裏各拿一把扇子。

趙靈兒帶我走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然後對身後的四個人道,起陣。

隨着趙靈兒的話音剛落,四個人分別東南西北各站一位,緊接着手中開始掐動法決。

呼……..”

一陣突如其來的怪風,呼嘯從平地而起,地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太極的形狀。就在我驚訝的同時,太極黑白交界處,咋時裂開,隨後趙靈兒拉着我跳了進去。

我只感覺眼前瞬間一黑,周圍的場景頓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坐落在眼前!白玉爲牆,黑金鋪路,一路過去,每隔六米,則豎立着一個高一丈的火架,青色的火焰跳動着,詭異的氛圍展露無遺.。”

趙靈兒把我帶進宮殿,殿內雲頂檀木作樑,水晶玉璧爲燈,珍珠爲簾幕,範金爲柱礎,我剛進去便看到八個人分別坐在坐在左右兩側,其中有一個人是我認識的。

逍遙盾笑呵呵起身道,各位咱們的新掌門來了。

隨着逍遙盾的話音,衆人的眼光齊刷刷的放在我身上,我同樣打量着衆人。

逍遙盾對我講,這些人就是我們凌雲閣的八大護法,然後又簡單的給我講了一下他們各自的職務。 我大致瞭解一些之後,逍遙盾讓我到宮殿中央的位置坐下。隨後對衆人道“各位,以後他就是我們的新掌門,若有誰不服,別怪我逍遙盾不夠同門之情,明天的掌門接任典禮,希望大家不要有缺席,否則凌雲閣的規矩,各位護法也知道。

逍遙盾話音剛落,一個人從座椅上起身道,你憑什麼說,他就是新任掌門繼承人?有何證據?我們也不能聽你一人之言吧。

我看着起身說話的人,看年齡二十出頭,一身白色長袍裝扮,活像電影裏的西門慶,之前逍遙盾給我介紹衆人的時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此人的名字,焚火。

焚護法,這算不算證據,我掏出凌雲閣掌門令牌說道。

焚火看着我手中的令牌,一臉不屑道:誰知道這是不是你撿來的。

混賬,逍遙盾怒道,怎麼跟掌門說話,趙老四,別以爲你之前乾的那點勾當我不知道,既然前任掌門把輔佐新掌門的任務交給我,你就別想從中作梗。

這時金炫護法起身道:”盾兄消消氣,老四也是爲了凌雲閣好,畢竟掌門人選可不是鬧着玩的。

就是啊,既然他是三仙掌門的接班人,那就看他能不能通過明天的掌門典禮再說吧。又一名叫柏水護法起身道。

由此看來,凌雲閣這裏也不是一片祥和之地,就連這八大護法也明爭敢鬥,拉幫結派,據我猜測這些起身說話的人應該就是和焚火一夥的。

不過我此時也不好說什麼,畢竟我只是個掌門繼承人,現在還沒有實力來鎮住他們。

逍遙盾和他們又爭論了幾句,然後衆人便散去,此時整個宮殿只有我和逍遙盾,還有趙靈兒。

掌門啊,你也看到了,如今凌雲閣羣龍無首,之所以這麼急促讓你回來,我也是迫不得已,逍遙盾嘆氣道。

我示意點頭,逍遙盾又對我說道,三天後就是道教盟主選舉的日子了,你師傅三仙掌門就是上一任盟主,只可惜現在不知去向,這希望全寄託在你身上了。

聽逍遙盾這話的意思,我有些明白了,他是想讓我去競選盟主,於是我對他說,您覺得我可以嗎?就以我現在的修爲?”我能一覽羣雄嗎?

逍遙盾道,可不可以都要去試試,不管怎麼樣,你身爲凌雲閣掌門,必須要到場,否則咱們凌雲閣的弟子以後還有何臉面出去見人。

最終我只好答應下來,不過在答應他之前,我問了他一個問題,剛纔聽柏護法說,掌門典禮。。。”

沒事,這個你放心,你能通過凌雲閣禁地,就證明你你現在的修爲已經在我之上了!從你進來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覺到你體內蘊藏着很強悍的靈力,而他們之所以對你不敢開殺戒,也是因爲他們感覺到了這股靈力的存在。

我有些懷疑逍遙盾這老頭是不是在忽悠我,我怎麼就沒感覺到自己身上有強悍的靈力。不過自從劉雨軒把那顆鳳凰血形成的夜明珠灌入我體內之後,我的確感覺自己厲害了很多。就連風雷術使用的也流暢起來了。

逍遙盾看我在沉思,他對我道:“掌門,不知三仙掌門有沒有傳授你一本”道魂祕籍”,

“道魂”我仔細想了想,逍遙盾要是不提這本祕籍”我還真給忘了,確實有這本書,不過上面並沒有任何字啊。

逍遙盾撫了撫鬍鬚,笑道,掌門有所不知,“道魂”這本祕籍肉眼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有擁有超強的精神力,才能看到上面的東西,次祕籍修煉起來極難。就連三仙掌門也才修煉到三層而已。

心想要是真照逍遙盾所講的這樣,那“道魂祕籍”還真是世間罕見的祕籍。不過以我現在的實力,是否可以修煉此祕籍呢?”

雖然我現在的精神力也還算可以,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達到逍遙盾所講的,超強精神力的境界。

掌門,以你現在的修爲,差不多可以修煉此祕籍了,逍遙盾語氣謹慎的對我說道。同時又對身邊的趙靈兒說道“靈兒,你去把三仙掌門給掌門留下來的錦盒拿來。

趙靈兒應了一聲,便轉身退去,趙靈兒走後,我問逍遙盾,師傅他老人給我留的什麼東西?

逍遙盾賣關子道:”掌門稍安勿躁!

幾分鐘後,趙靈兒拿着一個長約三十公分,寬約二十公分的錦盒走了進來,從錦盒的外表看來,很普通,完全沒有什麼金銀鑲嵌。

我接過趙靈兒手裏的錦盒,這錦盒上沒有鎖,但是我卻打不開:這。。。。。。”

掌門莫急,此錦盒沒有鑰匙是打不開的,逍遙盾對我提示道。

仔細端詳片刻,這錦盒明明沒有上鎖,更何談鑰匙。

於是我看了一眼逍遙盾,逍遙盾倒也識趣,掌門有所不知,這錦盒名爲“天之痕”,外表看似簡單,但卻堅硬無比,在加上三仙掌門的七道封印,放眼天下也只有一人能打開它。

你的意思是說,這錦盒只有我師父他自己才能打開?逍遙盾要到否決,你師父也打不開,這是留給你的,只有用你的血液以及心靈思想才能打開。

心靈思想?我有些疑惑,逍遙盾對我解釋道,所謂的心靈思想,就是發自你內心深處的意念,你也可以理解爲精神力的一部分。

爲了知道錦盒裏到底是什麼,我狠心咬破手指,將一滴血滴在錦盒之上,隨後試着用精神力講其打開。

試了好幾次,結果都沒能打開,於是我問逍遙盾,怎麼不行啊!”

逍遙盾也是納悶,一臉茫然的看向我,就在這時,趙靈兒忽然開口道:掌門你剛纔心裏想的什麼?”

沒想什麼啊,就是想着打開這錦盒,我對趙靈兒回道。

一旁的逍遙盾,像是發現了什麼端倪,他對我說道,掌門你試着什麼也不想,然後在開一下試試。

我深呼吸了幾口氣,拋棄腦子裏的一切雜念,放佛這個世界都與我無關一樣,隨後輕輕觸碰錦盒。 就在我的手剛觸碰到錦盒的那一剎那,錦盒自動開了。我望着錦盒裏的東西,一張捲起來的紙條,從紙張泛黃的樣子來推斷,這張紙條應該有些年頭了。

在紙條旁邊放着一塊玉佩,我拿起那張捲起來的紙,剛要打開,逍遙盾乾咳一聲,掌門時間也不早了,還是先回去休息吧,說着便讓趙靈兒帶我去休息。

我完全不明白逍遙盾是什麼意思,後來趙靈兒帶我走到客房纔對我說,有人在監視你。

監視我,我怎麼渾然不知,我望着趙靈兒,一臉疑惑,心說,誰有這麼大的膽子,在凌雲閣還敢如此猖狂。

是。。。。。”趙靈兒剛要說什麼,卻又不知爲何停了下來。

是誰?我對趙靈兒追問道。

沒有,可能靈兒猜錯了,對了掌門,盾護法已經回去了,您今晚就在這裏休息吧,有什麼事,隨時叫靈兒,靈兒就在門外守着。

不用,天色也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既然我已經到了這裏,我相信他們暫時還不敢動我。

可是,趙靈兒還想說什麼,後來被我給阻止了,趙靈兒只好作罷!”

趙靈兒走後,我閒着無聊,打量了一下這間臥房,整個房間都是古裝飾,這裏給我的感覺就像是進入了古代,我望着一張足有兩米寬的牀,頓時有些睏意襲來。

但我現在還不能睡,那張錦盒我還沒看,還有明天的掌門典禮究竟會是什麼樣的龍潭虎穴,我從錦盒裏拿出那張捲紙,拆掉捆着捲紙的紅線。

天佑當你看到這師父這席話的時候,恭喜你已經有了接人掌門的能力了,也希望你能好好領導凌雲閣,爲師也沒什麼東西好送你了,這塊九龍玉佩你留着,你可不要小看這塊玉佩,他可是個百寶囊,可以儲藏很多東西。”

當我看完紙條上的字,字條便瞬間化成了灰燼,然而令我沒想到的是,化成粉灰的雜物,居然在我眼前形成了“道魂”兩個字。

難道師父他老人家是在提醒我不要忘記練習“道魂”這本祕籍嗎?”

我拿起玉佩,原來這它叫九龍玉佩,不過我在這塊玉佩上沒有發現一條龍的圖案,倒像是一隻玉兔的形狀。

看了許久,心說,師父他老人家怎麼說這是個百寶囊呢?而且還可以儲藏很多東西?”我看了這麼久,也沒發現有什麼獨特之處,怎麼看都像是塊普通的玉佩。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忽然腦子閃過一個震驚的想法,難道這是個就是小說所講的空間戒指?

我忽然有種這樣的想法,於是我下意識用精神力去感應這塊玉佩,是不是玉佩裏面有空間存在。

然而結果卻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發現我的精神力剛接觸到玉佩,就被一股很強的靈力給阻止了,我根本無法用精神力來窺探裏面是否有空間。

不過由此我敢確定,這東西絕對就是跟空間戒指差不多,不然一塊普通的玉佩根本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

此時我心裏既高興,又失落,什麼辦法才能激活這塊玉佩呢,滴血認主?”這個有些不現實,話又說回來,我所遇到的事,又有幾件是現實的呢,從我出生開始,或許我的命就被註定了,原本我從來不相信命運這一說,現在越來越感覺自己就像是上天所創造的一顆棋子。

沉思片刻,我收起玉佩,從身上取出那本很久都沒看的“道魂”。

翻看第一張,還是和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一樣,上面半個字都沒有。”

儘管我用精神力去看,去感悟上面的字,但還是沒有任何收穫,上面還是任何字都沒有,一連試了很多次,上面依舊空空如也。

就在我要打算放棄的時候,忽然我發現在我面前,斷斷續續浮現出字來,這些字是從書上投映在空中的,我不禁訝然,這這是什麼情況,這活生生的無字天書啊。

懷着幾高興又興奮的心情,認真的看着空中所浮現出來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盤膝坐在牀上,深刻感悟着我看到的每一個字,不知道是我天資聰明,還是我機緣巧合,我從這些文字中發現一個祕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