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聽說過越級挑戰的,她還從來沒聽說過有跨境界挑戰的呢,更何況還是跨了兩個境界!

而且,居然還贏了!!

火焰牢籠中的人看到這個場景也都驚呆了,一時間也忘記了要趁這個紅葉失神的大好時機衝出去了。

「妹妹!你太牛了!」

紅葉此時恨不得衝過來在鳳傾城的臉上親上兩口!

鳳傾城倒沒有那麼高興,她運用火靈術將男子包裹起來,燒了個渣都不剩后,看向了火焰牢籠里的那三個人!

「一個不留!殺!」

從男子臨死之前所說的話中,鳳傾城大概猜到他們該是同屬於一個修鍊者的組織——雲鬼城!鳳傾城又不傻,怎麼可能讓他們回去通風報信!

紅葉的小臉卻是瞬間白了,「殺?我們要把他們全部殺掉?」

「怎麼?」鳳傾城邪眸看向紅葉問道。

「放過他們吧,你看他們也沒把我們怎麼樣啊!」紅葉忍不住說道。

鳳傾城眸中的殺意絲毫沒有削減,「我不想留下後患!」

「可是……我從來沒殺過人啊!」紅葉有些手足無措。

「你控制著火焰牢籠,我來!」鳳傾城說著便向火焰牢籠之中走去!

鳳傾城來到火焰牢籠前,紅葉便控制著打開了一個小口,讓鳳傾城走了進去。

那些人見鳳傾城走過來時,心裡便知道了她的打算。他們自然不可能等死,便一同向鳳傾城的方向衝去!但卻在此時,地面上又延伸出了一面火焰牢籠的牆壁,將整個火焰牢籠一分為二。

而正巧的是,將鳳傾城和其中一個男子分在了一起,另外兩個男子則分在了另一個牢籠之中。

鳳傾城遠遠地看了紅葉一眼,暗贊紅葉的聰明。

紅葉原本要對戰三個人,如今少去了一個,應對起來便輕鬆了許多。而鳳傾城更是輕鬆,這幾個男子全部都是冰屬性靈力,她剛才已經對戰了一場,應對冰屬性修鍊者也有了些經驗,再加上這個人的靈力也低於剛才的那個男子,不過片刻,鳳傾城便將他解決掉了。

再一次將一個人化為了灰燼,鳳傾城的目光落在了另外一個牢籠中的那兩個男子。

可就在這個時候,紅葉的靈力彷彿已經到了極限,火焰牢籠的強度逐漸減弱了下來。

牢籠中的兩個男子也發覺了這個好機會,合力將牢籠打破,沖了出來。

鳳傾城的靈識遍布這片草地,她清楚地感覺到,就在這兩個男子衝破牢籠的那一瞬間,紅葉也突然倒了下去。

婚後再愛 從牢籠里掙脫出來的兩人,根本顧不得找鳳傾城報仇,幾乎第一時間逃跑了去。兩人彷彿商量好了一般,分別往不同的方向奔跑,這一突發事故讓鳳傾城微微一愣,一時間竟不知道向哪裡追才好。

突然,一個溫暖的手掌落在了鳳傾城的頭上,輕淡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休息吧,我去辦。」

聽到這個聲音,鳳傾城不知為何突然覺得鼻子一酸,是面具。她垂下了眸子,冷哼道:「要你管!你既然走了,還回來做什麼?!」

東方無涯沒有回話,黑霧凝聚的翅膀微微一震,已然飛上了高空。他略微停頓了一下,向其中一個人追去。東方無涯的速度何其之快,不過片刻,這兩個人便化為了森森的白骨融入了地下。

趁著這個時候,鳳傾城也把那些被銀針刺中的十九人活生生地燒成了灰燼。

那一瞬間,火焰四起,那些人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燃燒,劇烈的疼痛遍布全身,可他們卻連一個聲音也發不出。活像是一場,沒有哀嚎的人間煉獄!

「你打算把她怎麼辦?」

看著昏倒在地的紅葉,東方無涯問道。

鳳傾城沉默了一會兒,走到紅葉的身前,俯下身,將她擁入懷中,而後拖著,把她放在了火狸貓的背上。

「帶她一起走!」

她不知道相處了這大半個時辰后,紅葉算不算是她的朋友,但她知道,紅葉是對她好的人。在紅葉將火焰牢籠一分為二的那一刻,鳳傾城就知道。

不過,除了紅葉之外,他們還增加了一個夥伴——紅葉的靈寵,那隻火麒麟。 鳳傾城摸了摸它的腦袋,告訴它自己沒有惡意。以鳳傾城的靈獸親和度,火麒麟立刻接受了她。當然,其實在第一眼見到鳳傾城的時候,它就喜歡了她,但作為一個已經有主人的含蓄的靈寵,它並沒有像南宮杜若的白狐那般不知廉恥地粘著鳳傾城不放。

傍晚時分,紅葉才從昏迷中幽幽醒了過來。首先進入她的眸中的就是一個火紅色的後腦勺。

很明顯,這不是她的火麒麟。紅葉幾乎「噌」得跳了起來,下意識地就去尋找火麒麟,待發現它趴在火堆旁正在啃一條活蹦亂跳的大鯉魚時,她才放下了心。

火麒麟可是她們家族獨有的靈獸,萬一丟了,家族裡的那幾個老頭子非弄死她不可!

紅葉的心安定了下來之後,便看到了坐在火麒麟對面烤魚的鳳傾城,她依舊是那樣冷峻的神情,但紅葉的腦海之中卻不停地浮現出鳳傾城站在那個男子身側俯視著他的樣子,那種睥睨天下的氣勢,幾乎瞬間便征服了紅葉這個性感小辣妹。

她甚至覺得,如果鳳傾城是個男子,她現在一定早就衝上去舔大腿求託付終身了。

「妹妹!」紅葉本就只是靈力透支才會昏厥過去,睡了一覺之後,她反而感覺身體更加輕盈了,立刻又蹭到了鳳傾城的身旁。

鳳傾城的目光依舊在自己的烤魚之上,「醒了?」

「是啊是啊!今天多謝妹妹的救命之恩了,紅葉沒齒難忘!沒齒難忘!」紅葉見鳳傾城願意搭理自己,立刻開啟打蛇隨棍上模式。

「我不是你妹妹!」這個稱呼讓鳳傾城很不舒服。

紅葉嘿嘿一笑,腆著臉說道:「那我叫你傾城好不好?」

在酒館的時候,她就聽到了東方無涯叫鳳傾城的名字。

「鳳傾城!」鳳傾城的聲音依舊冷冽。

「哎呀,我不要!叫你的全名顯得多生分啊!」紅葉嘟起嘴,企圖通過撒嬌來打破鳳傾城的防線。

但這種伎倆對鳳傾城明顯並不管用,她立刻轉頭向紅葉狠狠一瞪,便嚇得紅葉連忙敗退,「好好!叫你鳳傾城好了吧!你這人脾氣可真怪,沒有女孩子是像你這樣的!」

鳳傾城無視紅葉的抱怨,繼續開始烤魚。

正在這時,東方無涯從遠處走了過來,手中還提了兩條魚。

「喂喂鳳傾城,你家那口子回來了啊!」看到東方無涯,紅葉比鳳傾城激動多了。

「閉嘴!」鳳傾城已然不想解釋這個話題,乾脆喝止了紅葉不靠譜的鬼話。

東方無涯把魚放在了一旁的石頭上,盤膝坐在了鳳傾城的身側,與紅葉相對。東方無涯與鳳傾城本就不是多話的人,而鳳傾城又不允許紅葉說話,周圍頓時變得一片寂靜,只能聽到火狸貓呼呼的睡覺聲音。

紅葉一雙明亮的眼睛不停地在東方無涯和鳳傾城的身上流轉,對他們兩人之間微妙的氣氛奇怪不已。

而鳳傾城雖然在烤魚,卻也在注意著東方無涯。她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終於,她實在忍不住地冷哼道:「面具!你在看什麼?!」

可惡!他居然在看紅葉的胸部!鳳傾城一直以為他是正人君子,沒想到……但更讓鳳傾城覺得惱怒的是,自己在發現東方無涯的視線時,心裡竟然有一點莫名的難受。

東方無涯好像沒有在意鳳傾城的問話,而是對紅葉說道:「你是瞞著家裡的人出來的?」

紅葉頓時瞪大了眼睛,「天哪!你怎麼知道?!」

「你是那個家族的人,十八歲之前,應該都是不準出門的。」東方無涯的語氣平淡,與紅葉形成鮮明的對比。

「你認識我的家人?」紅葉小心翼翼地問道。

東方無涯說道:「你的項鏈上面有家族的族徽。」

項鏈?鳳傾城也向紅葉看了過去,果真發現紅葉的胸前掛著一條項鏈,項墜上雕刻著複雜的條紋。原來剛才,面具是在看這個嗎?不過,看到紅葉高高隆起的小胸脯,鳳傾城還是不太開心。

這個火辣小熱妹對男人的吸引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在酒館的時候能引起那樣大的轟動就可見一斑。

聽到東方無涯只是認識自己家族的族徽,紅葉忍不住鬆了口氣,而後那張漂亮的小臉上浮上了諂媚的笑容,「那個,大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訴我的家人我在這裡,求求你了。」

「你應該儘快回去!」東方無涯冷聲道。

「我會儘快回去的!」紅葉立刻不停地點頭,「我只是要去夢魘之森,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做完了之後,我就會回去的!我發誓!」

東方無涯道:「大靈師三級到夢魘之森能有什麼事情?!早些回去!」

「鳳傾城靈力還不如我呢,怎麼能去?!」紅葉不服,小嘴氣鼓鼓的。

「她不一樣!」東方無涯看了鳳傾城一眼,說道:「如果你也能越級殺人,我相信你的家人會放你出來早些歷練!」

一句話,把紅葉噎住了。畢竟,對於鳳傾城,她是真的佩服!可是,距離夢魘之森已經那麼近了,就這樣回去,她可不會甘心,「我一定要去夢魘之森的!」

「她想去就讓她去!你又不是她的誰,管那麼多事幹嘛?!」鳳傾城嘲諷道。

東方無涯見鳳傾城生氣,便沒再堅持,只是說道:「申君與她家的長輩關係很好,我也曾經見過幾次,才知道他們家族的規矩。」

鳳傾城輕哼了一聲,把烤魚放在鼻子下嗅了嗅,而後從上面撕下了一小塊魚肉嘗了嘗。嗯,肉鮮味美,極好!

「剛才的話只是提醒你,你不想回去也無所謂,只是出了什麼事,責任要自己承擔!」東方無涯將清洗好的魚用一個細小的木棍穿過,也放在火焰上開始烤了起來。

雖然他並不喜歡烤魚,但看鳳傾城吃的那麼香,突然也想試試。

「嗯嗯,我知道!」知道東方無涯不會透露自己的行蹤,紅葉立刻又變成了磕頭蟲。 不過她在應過之後,向鳳傾城緊緊地湊了過去,奸笑道:「哇哦,他好聽你的話哦!」

「你完全多想了!」鳳傾城冷笑,將手中烤好的烤魚塞到紅葉的手中,「吃吧,吃的時候不要說話!」

而後,鳳傾城將東方無涯剛剛清洗過的第二條魚也用小棍穿了起來,繼續開始烤魚工作!

紅葉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也沒有拒絕,拿起鳳傾城給她的魚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作為火屬性的紅葉吃魚很會偷懶,她一口咬下魚肉之後,立刻運用火靈力將口中的魚刺化掉,只餘下魚肉吞入腹中。

不過,這麼簡便的方法,還沒有被剛剛入門的火屬性修鍊者鳳傾城發現。

次日,天蒙蒙亮,鳳傾城與紅葉便從修鍊中醒了過來,東方無涯站在一顆桐樹下,靜靜地看著遠方,似乎在思索著什麼。不過,等他發現兩人已經醒了過來的時候,立刻便向兩個姑娘走了過來。

因為隊伍中多加了一個紅葉,三人兩獸又過了三天才到達了夢魘之森。

可一到達夢魘之森,紅葉就變得有些不對勁兒了,事實上,鳳傾城在昨天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但今天的紅葉變得更加反常。她總是左顧右盼,不時地走神。

鳳傾城停下了步子,看著她微微皺眉,「你怎麼了?」

「我……」紅葉的目光有些閃躲,「我想和你們分開走。」

「分開?」鳳傾城微微思索,腦海中突然想起了她們相見那晚紅葉曾經說過要去做什麼重要的事情,頓時恍然,「你要去做那件事了?」

紅葉有些羞愧地點頭,「我在路上給你們添了那麼多麻煩,離開的話實在說不出口,畢竟夢魘之森這麼危險,我如果在你們身邊也能幫一些忙。」

鳳傾城不由得失笑,「這有什麼?去做自己的事居然還說不出口,你也是夠彆扭的!走吧!我們不用你幫忙!」

「謝謝。」紅葉輕咬著下唇,沉吟了半晌,才說道:「我……我走了。」

鳳傾城看著她糾結地轉身,向森林中的另一條小路上走去,一邊走一邊還不停地回頭,頓時有些無語。她抓住東方無涯的手腕就向另一個方向走去,毫不留戀。

最終,空蕩蕩的分岔口只留下一個清冷的聲音。

「紅葉!活著回來!」

一個碩大的熊掌向鳳傾城狠狠拍了下來,沉重的力道帶起的威勢將地上的幾隻小蜘蛛都壓得不能動彈。鳳傾城卻腳下一動,身子微微傾斜,單手觸到熊掌,借力翻身站在了暴力黑熊的手背之上。

鳳傾城的個子並不低,但站在黑熊的手背上,卻感覺格外纖瘦,有種美女與野獸的獨特美感。

暴力黑熊發出一聲怒吼,用另一隻熊掌向鳳傾城拍了過來。但鳳傾城可不會甘願成為一個被雙方夾擊的夾肉餅,她再次翻身躍起,穩穩地落在了暴力黑熊寬大的肩膀一側。

剛剛落下,鳳傾城的便將所有的靈力運在了自己的兩條大長腿上,側身夾住暴力黑熊比她兩個腰身還粗的脖子。幾乎也在這同一時間,鳳傾城的手中化出了一條長長的藤蔓纏繞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突然,鳳傾城的手臂一個用力,將自己的身子向藤蔓纏繞的那個大樹飛去,而連帶著被她的身體帶起的,還有那隻高達四米的碩大暴力黑熊!

「轟嗵!」

一陣巨大的聲響響徹在夢魘之森這片角落裡。

就連鳳傾城在的這個大樹,也被這劇烈的震動震得晃動了幾下,若不是她手中的藤蔓還纏在樹榦上,只怕會直接從樹上掉下來。

等到周圍逐漸平靜下來,鳳傾城才開口說道:「我贏了!」

與她的聲音一同出現的是一身玄墨長衫的東方無涯,但東方無涯並沒有來到鳳傾城的身旁,而是落在暴力黑熊的腳邊。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落在暴力黑熊的腳掌之上,淡淡的白光從他的手中發出,逐漸籠罩了暴力黑熊所有的身體。

不過一會兒,暴力黑熊便踉踉蹌蹌地站起了身,他的身體慢慢地縮小,變成了與東方無涯相差不多的高度。此時的暴力黑熊一點兒也不暴力,猙獰的臉上盡顯委屈。

「她不是壞人,是我的朋友。」東方無涯對它解釋道。

暴力黑熊嗚嗚地發出了幾聲聲響,鳳傾城被東方無涯封閉了氣息,靈獸不能感受到她的親和力,她自然也不能明白靈獸的思想了。不過,在她看到東方無涯的臉色卻逐漸陰沉下來。

「你偷了它孩子的魚?」東方無涯冷冷地問道。

鳳傾城嘴角一抽,有些無語,「又不是偷你的魚!是你說的,要惹怒它才行!」

東方無涯臉色完全沒有一點好轉,「可是你還偷了它的孩子!」

「……」鳳傾城頓感尷尬,「我是為了惹怒它!」

話說,為什麼要先關心魚?!鳳傾城似乎對面具的了解更加深了幾分。

「孩子呢?」

從一個被亂石堵住的樹洞里把小黑熊放了出來,暴力黑熊一把把自己的孩子攬在了懷裡,恐懼地看了鳳傾城一眼,帶著小黑熊慌慌張張地跑開了。

「看來得給你找個強勁的對手了。」東方無涯已經意識到鳳傾城跟低等級的靈獸打鬥時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再繼續下去也不會有太大的提升,「跟我來!」

鳳傾城應聲跟上。

這是她來到夢魘之森的第五天,在這五天之中,她與數十隻靈**手,剛開始還有幾次敗績,但越到後來,鳳傾城對靈力的運用愈加成熟,又積累了豐富的與靈獸戰鬥的經驗,竟連一次也沒有輸過。

當然,東方無涯給她挑選的對手都是五級左右的靈獸。

按普通人的訓練來說,大靈師一級的對手一般都會安排三級靈獸來對戰,這兩方的戰鬥力是相差不多的。但自從那次見識了鳳傾城的實戰本領,東方無涯對她的評價又高了一層,便直接給鳳傾城安排高她兩個層次的對手了。 但經過這幾天的對戰,鳳傾城對五級的靈獸也已經熟悉了,他便一直想著給她安排一場更激烈的對戰。

東方無涯帶著鳳傾城來到一個高崖之上,下方是鬱鬱蔥蔥無盡的夢魘之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