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嘆了聲氣,隨便打開監控看了兩眼。

尤其是昨晚的監控,保安室附近有一個黑影,和阿江說的一樣,一直繞着保安室走,到後來開始捶門。

然後我看到阿江從窗戶跳出來一陣狂奔,奇怪的是,阿江跑了之後那個黑影從窗戶爬了進來,他忘了關窗戶。

那種情況我肯定也不關窗戶,我繼續看,那個黑影在昏暗的燈光下找了一圈又一圈,只不過保安室什麼都沒有,他又從窗戶翻了出去。

跟着阿江的步伐,僵硬地向宿舍走了過去。

接下來就不用看了,我把監控視頻調回去,摸著下巴沉思起來。

果然是在找什麼,但現在證據不足,要是有確鑿的證據就好了。

正想着,門被打開了。

本來以為是阿江回來了,一看是黃叔。

黃叔提着一個紅色的大膠袋走了進來,看見我還愣了一下。

「你怎麼在這兒,阿江呢?」

我哦一聲,順口回答。

「阿江去買早飯了。」

黃叔坐在椅子上,把膠袋放在了一邊。

「昨天晚上阿江去你宿舍了?」

我嗯一聲,大概把昨晚的事情說了一下,黃叔聽了直皺眉。

「總不能每天都這樣,你有沒有解決辦法?」

要是有就好了,我無奈搖了搖頭。

「暫時沒有,但是應該不會再來了。」

他沒有找到他想要的東西,應該就不會再來了吧。

沒一會兒阿江氣喘吁吁地跑了回來,手裏提着早飯,看到黃叔后一愣,躊躇了一下。

「我就買了兩份早飯。」

我心想這小子是真呆板,再跑一趟買一份就好了,何必說出來呢。

黃叔嘴角抽動一下,擺了擺手。

「我在家吃過了,你們吃吧。」

阿江哦了一聲,坐下低着頭開始吸溜粥。

我一臉無奈,黃叔一般都來了才吃早飯,他是真沒點心眼兒。

「你們吃吧,我想起來我還有事呢。」

我站了起來,見黃叔剛張嘴要問我,我先搶了他的話頭。

「我該去殷師傅家問問了,時間不多了,我下個星期還有別的事情呢。」

見我這麼說,黃叔頓時不說話了,沉默了一下。

「那你去吧,小心點兒。」

阿江抬起頭來一臉好奇。

「殷師傅是誰啊?」

黃叔在他後腦勺上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呵斥道。

「吃飯還堵不上你的嘴?小孩兒別亂問。」

阿江不說話了,我叫黃叔把我那份吃了,然後拿着外套出門了。

夏天早上還是有點冷,而且這也快轉秋了。

我搓了搓胳膊,邁開步子往外宿舍走,把黃叔給我寫的地址拿上。

地方不算太遠,時間還早,我打算坐公交去。

有一趟公交能直達那個小區附近,叫花園小區。

等車時我前面有一個看起來年紀很小,應該正在上高中的女生,模樣青春靚麗,綁着馬尾辮,一雙眼睛亮閃閃的,是小女生獨有的天真活潑。

車來了,我回過神來準備上車,不過她好像沒帶錢包,在口袋裏找了半天還是沒找到一塊錢坐公交,急得臉蛋都紅了。

「等,等我一下……」

面對司機不耐煩的目光和後面等車人群的抱怨聲,她緊緊咬着下唇出聲道,同時焦急地翻找口袋。

「我明明帶了呀……」

司機按了兩下喇叭,翻了個白眼。

「沒帶錢就別坐車,沒看到後面那麼多人等著上車嗎?」

後面一堆人跟着附和,女生低着頭正準備走開的時候,我叫住了她。

「我幫你付,上車吧。」

她抬起眸子來看我,臉蛋紅撲撲的,糾結了一下。

「謝謝你。」

說完她趕緊上了車,我付了兩次車費,後面有個遊手好閒的小混混,陰陽怪氣地說。

「喲,這麼好心,給我也付了吧?怎麼,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我沒搭理他,找了個空位坐下。

有那時間和他多說,不如多想想正事。

結果這毛頭小子變本加厲,上來抬腳踹了拽我的腿,不屑地看着我。

「不說話,啞巴了啊?我讓你給我付個車費,你沒聽着?」

。 相比較魔都,江銘亮對京城沒有那麼熟悉,不過這樣一路閑逛倒也是不錯。街上並肩而行的男男女女很多,江銘亮和Jessica走在其中,倒也有些平凡的一對的意思。

這也是很難得的屬於兩個人的靜謐時光,這幾年,自己的工作太忙,女人也越來越多,確實有些忽略了很早就跟隨自己的Jessica,甚至從心裏覺得自己給了Jessica東宮正室的位置,她應該知足,本能的有些物化對方了。

江銘亮最近沒少反省自己,不管是工作上還是生活中。想到這裏,江銘亮伸手摟在了Jessica的肩膀上,將她拉近了些。

「。。。。。。」Jessica對江銘亮突如其來的情感表達有些異樣,抬起頭看了看江銘亮,只見他目視前方,有些閃躲,也就任由他摟着往前。

因為是出來感受生活的氣息,所以也沒有提前訂位子,訂鴨子,只是來到一家連鎖的四季坊,點了一隻鴨子和幾道冷盤,中間,江銘亮也接到了幾通美國打來的電話,不過讓Jessica比較意外的事情是,江銘亮似乎都抱着很淡然的態度,草草說了幾句就把電話給掛斷。

這完全不符合他「工作狂」的本性,不是嗎?

當然,江銘亮能夠放下的工作一定是相對而言沒有那麼緊迫的工作,或者說他選擇在這個時間來華夏走一圈就是因為球隊那邊進入到了一個暫時比較平穩的階段。交易截止日已過,距離季後賽的準備又還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應該是球隊那邊事最少的一個階段。

當然,瘋狂三月即將來臨,選秀的事情或許需要他上心,但是一來籃網隊本賽季沒有選秀權,也不需要太過關注這些熱門新秀,而來,其實現如今的籃網隊天賦積累已經足夠,再有新秀加入,除非驚才絕艷如東契奇這般,否則來到籃網隊,未必會得到一個很好地成長,球隊現如今更需要補充的是一些出色的角色球員。江銘亮已經羅列好一些球員,這些人可能會在二輪被選中,也有可能直接落選,給籃網隊撿漏的機會。而這一類球員在隊內的數量,一定需要控制好,算上還需要練級的考文頓,不能超過兩個,否則就是互相傷害。

四季坊這邊,也是一隻鴨子整隻上來,然後有專業人士在你身邊片鴨子。這種吃飯Jessica做節目的時候體會過,但是日常來餐廳還是第一次體會到。第一反應是懵逼,但是看到鴨子身上的肉一點一點被片開。最後只剩一個骨架,可以選擇熬湯或者椒鹽。

「椒鹽吧。」Jessica毫不猶豫的說道。

不管是韓國還是美國,鴨子還能熬湯這種說法都是不存在的。

不過把肉,蔥段,黃瓜,蘸醬包在荷葉餅里這種吃法,對Jessica來說就不陌生了,韓式燒烤,都是把烤好的五花肉放在生菜里吃。

挑揀了兩塊肉包在荷葉餅里,配上黃瓜和蔥段,Jessica第一反應是投喂江銘亮。江銘亮下意識的想伸手去接,卻見Jessica縮回了手。

「???」看着江銘亮疑惑地眼神,Jessica做了一個脖子前傾的動作,明示道。

「。。。。。。」好吧,大庭廣眾之下,稍稍有些不太習慣。不過江銘亮還是湊過去,咬了一口。

在餐廳里這麼明目張膽的秀恩愛確實很過分,周圍其他的客人也頻頻予以異樣的眼光看向兩個人。不過江銘亮到時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自家女朋友,有什麼好藏得。

「試試鴨皮加砂糖,味道會很不一樣。」江銘亮也起手給Jessica包了一個,遞了過去。

聽起來有些「雷人」,但是實際上的味道卻很好。有句話叫「脂肪炒糖,爽過上床」,不過呢,增肥效果也是杠杠的。

當然了,Jessica現如今「藝人」屬性降低,身材上,如果略微胖一點點,其實影響也不會很大。

飽餐了一頓之後,兩個人也沒有立刻回到酒店休息,吃飯的時候,江銘亮就在就近找好玩的地方,還真讓他找到一個室內競技的場所。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家室內競技館玩的東西還真不少,包括了天空步道,室內極限蹦極,牽引滑梯,信仰之躍,彈床公園等,當然,人也很多。

來到這兒,江銘亮還是有些high的,很解壓,甚至想開心的跳一跳,而跟在後面的Jessica則在緊急扎著頭髮,這種遊樂場所,披着頭髮是很受罪的。

「哇,這天空步道做的還行哈,得有100米以上呢。」江銘亮朝上面指了指,同時觀察了一下Jessica的反應,不出意外,有些害怕。

這種場合更適合鄭秀晶陪他來玩,Jessica是有一些恐高症的。

「這個矮的,你敢跳嗎?」果斷終止了自己不成熟的想法,江銘亮指著不遠處一個不遠處的一個平台,說道。

信仰之躍,就是從平台調往一個沙包的小遊戲,鍛煉你克服恐懼,縱身一躍,抱住沙包的一霎,內心的成就感還是很滿足的。

「可以呀~」四到五米,應該還OK的吧~Jessica自信滿滿的說道。

畢竟下面都是軟軟的海綿塊,只要別頭往下墜,是沒有任何危險的。不過處於照顧Jessica的考慮,江銘亮還是陪同她一起排隊上去,並且先她一步飛躍過去,抓住了沙包。

「其實難度不是很大,我在下面守着你。」穩穩地落入海綿塊中之後,江銘亮鼓勵道。

「OK~」Jessica給自己鼓了鼓氣,退後三步,模仿著江銘亮跳向了沙包。。。。。。

「姿勢姿勢,手型要抓穩!哎。。。。。」抱住沙包一來需要一些臂力,二來也是有一些技巧的,Jessica只得其型,發力方式卻不太正確,整個人很快就滑了下來。

尖叫一聲,Jessica只覺得自己的臀和腰被一雙大手托住,雖然沒有第一下停止下墜,但是好歹減緩了下墜的速度。

江銘亮的反應還算及時,護住了Jessica。

「進步很明顯了。」無論如何,對於Jessica這種有恐高症的人而言,能夠跳出來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江銘亮很寵溺的說道。

簡單的嘗試之後,江銘亮帶着Jessica來到了保齡球這邊,換一種遊戲項目。。。。。。。

。。。。。。

江銘亮此次華夏之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斗音」這個項目,這在位元組系的的版圖中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技術層面上,當然是張一明來把關,但是內容這一塊,江銘亮具備相當的話語權。而他也在回來之前,就專門做好了一份企劃方案,圍繞「斗音」這個項目,在自製內容上首先設置吸引人的點。

首先,江銘亮提出的點就是「斗音」在文化上的多元性這一點,怎麼說呢,儘管很多人都有很多種解釋,但是不得不說明的一點是,在華夏,大俗比大雅更容易火,但是不是大雅就完全沒有生存的餘地了,倒也不見得,事實上,更多的人是後知後覺,並且隨着時間的推移,大家也會越來越注意細節。

打個比方,《愛情公寓》的展博,很多的人設上有《生活大爆炸》中謝爾頓的意思,但是兩個人演繹出來的效果卻完全不是一種味道,事實上,謝爾頓在劇中很多的專業術語以及各種科學理論,真的是劇組前往大學深入調研之後總結出來的,而國內似乎沒有劇組有這份心思。再比如諾蘭在《星際穿越》中,隨便一面黑板上的科學公式,都是從NASA那邊引用過來的具備相當的專業性。細節上的優秀,也是荷里活電影可以收割全世界的原因之一。

江銘亮希望「斗音」可以如同前世一般,市場不僅僅限於國內,甚至一路擴張至海外,他也不希望「斗音」的內容被拉到跟「慢手」一個級別,他希望在自製項目這一塊,「斗音」至少要涉及到科教文衛,涉及到更高端的藝術鑒賞,而不是簡簡單單的「吃屎博出位」。

「我會成立一家公司,完成音樂版權的收集。我會入股一家動漫製作公司,製作屬於華夏的國漫,這些投入,短期內或許不會立竿見影,但是長遠來說,一定會彰顯其中的價值。」

當然,位元組系APP的核心是演演算法,簡單點說就是,針對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推薦,高雅的人用「斗音」,看到的也都是高雅的內容。土鱉用「斗音」,也只會看到那些「屎尿屁」,大家各取所需,各得所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