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他們都不怕了,彷彿是證實了流言蜚語,千星重傷半廢,用了禁忌發瘋之後更廢,不足為慮。

不過也有人嗤笑,上次都這麼說,結果千星出現,還是天下第一。

一些人鐵了心,沒人能改變什麼,日子還是照常的過。

千星漫步,時而展翅,時而靜坐,時而練槍,看似沒有目的,卻是走過一個個地方,曾經共同嬉鬧走過的地方。

不知不覺,又回到西面大山,那處佛地洞天前,他就是在這裡感悟不同道路突破五星的,當時月兒也想試試,不過沒過去,現在若還在,肯定可以吧。

「阿彌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聲佛號傳過,正是年輕和尚三戒,有著複雜之色。

「放下屠刀?你也認為是我?」千星淡笑。

「小僧是相信南州王的,只不過你殺心確實很重,有入魔的徵兆。」三戒說道。

「殺心?我走的本來就是殺戮道。」千星搖頭,殺的多了確實會受影響,但他強大的意志能夠剋制,他的道本來便是一步生死的肅殺。

然而之前殺的太多,還是瘋狂發泄,他行走四方,也是在調整心境。

三戒頓了頓,「要進去看看嗎,佛地寧靜,能洗滌心靈。」

「算了,免得你們敵視,戒備。」千星說道,閃步遠走,幾步已經不見。

三戒看著,張了張口又是輕嘆,念了句佛號。

天下傳言太多,他也難分辨,感性上他是相信千星的,上次見過,理性上卻也有些許疑慮,畢竟不熟,但今日再見,他完全相信了,那是直覺。

然而他相信沒用,更多人都無法解釋,沒有證據。三戒又想到青龍,那就是青龍真有問題了?

千星好像從來沒有說過,不屑解釋,他剛剛顧及感受不知怎麼開口,但轉頭千星就走了,三戒雙手合十,再次念了句佛號。

千星速度無雙,瞬息二十餘里,又有精進,逍遙天地間,無人能跟上。

他在調整自己,重走紅塵路,也是修行,偶爾遇到強悍惡魔,他順手滅了,就看心情爽不爽。

若他正在專心悟道或者想事情,算路上的惡魔幸運,若他正要驗證殺招,那就是惡魔倒霉。

他沒有特意去幫某個城市,專門滅某個惡魔堡壘,他慢慢恢復,準確一舉爆發,一網打盡,不想打草驚蛇,之前激戰太久,傷勢觸動,還是需要穩固一二。

天下人負他,若非必殺惡魔,他都懶得多管。

他速度極快,隨步千里,沒有在任何地方逗留太久,一路上依然遇到一些襲擊,不是惡魔反而是人,真是天下皆敵,總有人不信邪,或有特殊手段發現他蹤跡,所謂的能人異士。以為他真的重傷,推算確實該如此,遵從血令來殺人,對付惡魔都沒見他們這麼用心。

對於這類人,千星翻手滅殺,看一眼的興緻都沒有,也沒有給他們後悔的機會。

千星的出現,殺戮太多巔峰惡魔,之前的那些大型堡壘有的也是別處調來,以至於很多地方都危機解除,沒有那麼大壓力,然而感激的少,幸災樂禍的多,不乏羨慕嫉妒恨內心。

千星都懶得理會,心不高遠,永遠上不得檯面,不是一個境界,與螻蟻沒什麼可生氣的,真不爽就拍死幾個。

不論是青龍玄武朱雀還是風皓天等,人氣都很高,相信青龍自然都敵視他,各地太多。

呼!高空之上,迷霧層層,依然是暗無天日,這麼久從來沒有散過。

千星身影出現,默默看著,一些事情湧上心頭,紅石城,他又回來了,像是反走一次路,但今時今日已經不同。

一些事不想面對,總要面對。

千星從高空一閃落下,紅石城古陣沒有排斥,從這一點就能看出千星不是惡魔,沒有言語的古陣是公平的,惡魔前來都能發出警示。

但這事說出去也不是證據,有人親眼所見青龍陰謀,都被人反駁的體無完膚,不會相信,何況這些,一旦認定想反駁,總有無數理由,哪怕很牽強,依然會堅信,不承認錯了。

何況確實如此,青龍都能躲過玄盟洞天陣法查探,又有什麼不可能?

千星沒有驚動紅石城,也沒有驚動任何人,不論依然相信他,還是反對他,他都沒有太多心思。

閃到一個地方,再動便邁入隱秘的洞天入口,洞天守護者都沒察覺太多,接著千星來到洞天內的一處院子。

這是他和月兒曾經住過的院子,那晚他還詳細研究了天使系統,但沒有發現什麼,那晚的風很柔和。

「什麼人?」有人從外面進來,看到院落竟然有人,喝斥戒備。

千星轉身,知道是誰,正是月兒父親百里長修,他有歉疚,不知怎麼開口。

百里長修愣住,「千……千星?」

「是我,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她。」千星說道。

百里長修長嘆,比之前蒼老了很多,一對兒女接連出事,他怎能不傷心。

作為父親,他想責怪,不論對錯,作為儒雅長者,他又不忍,千星和他們一樣痛苦,看這樣子,心都冰封,看著難受。

天下人都知道因果,不是千星不敵,還是月兒的傳承問題,讓他中了毒,千星沒有任何錯,他又如何怪罪。

****** 「苦了你了。」百里長修說道,「進屋吧,咱爺倆喝一杯。」

兩個男人坐下喝酒,沒有過多言語,都能明白彼此。

千星心中也難受,「岳父,小飛……」

「我都知道了,那孩子臨走原諒我,我還是很開心的。」百里長修淡笑。

「你們有什麼需要儘管說。」又喝了一會兒,千星再次打破平靜,「若以後我也能出去,這邊事了,我會出去找他。」

「別說我們了,倒是你。」百里長修搖頭,「千星,不要壓力太大,太苦了自己,月兒……她若還在,也不希望看到的。」說起女兒,百里長修很黯然。

兩人從天亮坐到天黑,總共也沒說幾句話,酒卻喝了很多,後來月兒母親也來了,想看看百里長修怎麼沒回去,看到千星,美婦人第一時間就是眼紅,想要落淚,憶起太多。

月兒父母都沒有責怪,也沒有任何質疑,很相信千星,相信兒女的眼光不會錯,他們一樣不會看錯。

千星反而更內疚。

「你們都是好孩子,我為你們驕傲,都要好好的。」

一夜過去,千星走了,沒有驚動任何人,只有他們三個知道,千星留下很多修鍊資源,百里家擅長醫藥,他也留下很多靈藥靈果,但他知道,這並不是二老想要的,他卻也只能做這些。

百里家在這裡很安全,時間久了,也不想折騰離開。

千星沒有說什麼,若是有事,他能快速趕來,若是被阻,在哪裡都一樣。

千星離開,還是極速閃過,沒有人發現,出了洞天,一閃射向高空,偶爾有高手狐疑,也以為是錯覺,什麼都沒有。

天下紛擾,惡魔還在逞凶,世界依然荒蕪。

千星像是再次消失了,偶爾有滅殺的惡魔,都是隨手滅絕,誰知道誰滅的,偶爾有城市求援,他也沒有理會,自會有人去,又沒人指望他。

沉浸修行路,他在恢復,有自己的打算。

不知不覺再次走過曾經的戰場,他和月兒都曾在此血戰,荒野破碎荒蕪,空有痕迹,只剩凄涼,什麼都不復。

時間緩緩過去。

千星閃落小路,矗立看著前面,久久無言。

南州,他回來了,總要回來,這裡是他的家,還是一群朋友,還有奶奶牽挂,已經在通訊中念叨他無數次。

近鄉情更怯,千星心中複雜,輕吸一口氣,邁步前走。

他的步伐緩慢,速度卻不慢,像是縮地成寸,鯤鵬身法熟練成自然。

「汪……本王沒有眼花吧?嗷嗷……哈哈,老大回來了,老大。」滾犢子正好在城牆處巡視,察覺到什麼,一時間眼睛瞪得滾圓,接著就飛跳了出去,還化作本體,跑的更快,直撲上去,「哇哈哈哈,老大。」

千星沒有躲閃,哪怕這貨還是口水亂噴。

在外心冷太多,到家才有親切。

聽著滾犢子咋呼,很多人都看了過去,一時間歡呼熱潮一片,城內很多人也都被驚動,快速趕來。

如今還留下的都是絕對信任他,支持他的,看到他回來,十分開心,有了主心骨。

很多高手迎來,有老面孔,也有很多新面孔,高手不但沒有減少,反而還更多了,看著一個個激動的臉龐,千星心有暖流。

他並不是被所有人拋棄,雖然他並不在乎那些人想法。

南州有人狐疑,走了不少,但還有相信又來的,現在依然有人在路上,來的更多,世界那麼大,如今高手漸多,遠距離也能走。

和大家一起進城,到處都是歡呼,不論如何,南州沒有拋棄他,這邊的普通人也都依然支持他。

千星先去了奶奶那裡,對於奶奶他有愧疚,這段時間讓老人擔心太多。

法醫萌妻,撩上癮! 老人笑得很開心,回來就好,平安就好。

說起月兒,老人又傷心落淚,都是他的子女一樣,沒想到……

之後千星回了義氣盟。

這段時間大家過的並不好,遭受各方質疑,惡魔也經常來襲,時刻都要戒備戰鬥,千星和百里雲飛都不在。

還好他們也都慢慢成長起來,雖然缺乏最頂級戰力,大家齊心協力,依仗戰陣也給擋住,漸漸還變得更強。

現在有了主心骨,他們幹勁十足,什麼都不怕了,願意追隨千星征戰,反殺出去。

在場還沒有五星,不過四星有好一些。

猿空也在,已經是極強的四星,比之風皓天也不遑多讓,滾犢子也是,江憶起都成就上來,還有鶴王兄弟,索貝克,還有幾個,另外三星極境,半步四星也有不少,至於三星高手,如今南州人才濟濟,都已經組成多個戰隊,這陣容比惡魔都強橫。

普通一星二星就更多了,本來都是出色的年輕人,一起努力,一起殺敵,一起進步,在這大勢下,進步都很快。

這讓普通城市,乃至大型城市都羨慕的很,尤其是普通城市,哪怕現在都進步很快,高手很多,一些普通城市三星高手都不足十位數。

這類城市若是古陣再破損或者一般,那已經很危險,強橫的五星惡魔甚至有手段的四星惡魔都有機會攻破。

南州卻是無懼,哪怕來幾個五星惡魔,大家佔據地利結陣防守,都能給擋回去,南州古陣也在修復,不斷變強。不是人人都有千星威勢的,能夠無視戰陣,或許將來有,將來大家也都會更強。

說起百里雲飛和月天使,大家沉默下去,也很擔心千星。

猿空輕嘆,和千星碰了一杯,不知怎麼說,他和百里雲飛曾經齊名,還有競爭之心,後來被拉開距離,他也在努力,並不認輸,哪知……大家還都不知道百里雲飛是遠走,還以為和傳言一樣,也被惡魔圍殺。

至於月兒,大家都不敢多提,滾犢子很傷心,他原本還是月兒的狗狗,一直很照顧他,對他很好,也是因為月兒才機緣吃到了第一次帝流漿,奠定了基礎,還有很多……如今曾經的女主人出事。

他殺戮惡魔,這段時間從沒有懈怠過。

千星摸了摸滾犢子腦袋,這貨喝多了化作原形,還在那兒打滾。

一些事情都在心底,不想多說,都是自家兄弟,今日喝個痛快。

大家也都擔心千星傷勢,外面傳的太邪乎,他們出去找過,都沒找到。

千星淡笑,自己清楚,不是一朝一夕恢復的,但也不會有大礙,他已經穩住。

既然留下,都是相信千星,那麼也對青龍很有質疑,千星沒有多說,告訴大家再遇便是敵人。

千星又拿出不少黑甲給大家分了,半步四星的有了黑甲都能有初步四星實力,三星極境直接便會有半步四星實力,四星的他們幾個基本都有了。

至於他自己,走生死聖體路,已經不再用。

****** 除此之外,千星還拿出很多修鍊資源,殺戮太多,只是玄盟外一役,無數惡魔還有堡壘,普通三星惡魔一般都有儲物袋,千星都懶得一一查探。那些惡魔還是剛攻陷玄盟,雖然一些頂級寶物都已經運回總部基地,很多還都帶著呢,十分豐富,千星轉頭全奪回。

先前那些人那樣對他,他自然沒有還回去的打算,再說玄盟都不在了。

他用不完,都分給大家,大家能更快進步。

對於自己人他從來不會吝嗇。

接下來的時間,千星暫且留下養傷,也指點眾人,彼此交流,大家都很有激情,進步飛快,期待著一戰。

閑時千星和江憶起滾犢子他們幾個一起去孤兒院幫忙,亂世最不缺的就是孤兒,張奶奶很忙,有他們照應,還很精神抖擻。

「星哥哥。」一個小女孩風一般衝過來,身法很快又很輕飄,蝴蝶精靈似的。

昨天到來只看了張奶奶,小丫頭沒有見到,看到千星過來很開心,是小依依。

蘇依依很懂事,現在也有不低的實力,還在幫奶奶做事,很勤快。

小女孩開始長大,又是覺醒者,慢慢已經出落成氣質小美女,也開朗了很多。

千星微笑接住撲過來的小丫頭,小丫頭看到千星,眼睛忍不住有些紅。

她和千星很親,已經懂事,也聽說不少風言風語,還有月兒姐姐小飛哥哥的事情,她都很擔心千星,現在看著千星臉色還很蒼白。

「星哥哥,依依很想你。」小丫頭說道,「對了,都說你受傷了,讓我看看……你不要太傷心了……」

「小丫頭。」千星淡笑搖頭。

親愛的,來日方長 奶奶也很開心,今日很熱鬧。

千星還看到了熟人,竟是梅姐,當初他還是通過月兒認識的。

之前的事情早已過去,都是玩鬧,說起來梅姐也是命途多舛,千星還是挺佩服的。

開始梅姐一個人開著公司,發展的還很快,勁頭十足,然而出現了惡魔事件,公司一度查封,員工也都嚇跑了。

後來聽月兒說過,她重振旗鼓,很快又有了起色,結果惡魔降臨,又是毀於一旦。

現在聽說發展了不同的領域,如今戰亂多,一些修鍊資源等等都很急需,還有裝備等,她發展起來,規模還不錯,也經常幫助人,口碑很好,現在也是在孤兒院義工幫忙。

再見千星,梅姐也不知怎麼說,禮貌一笑。

說起來她開始對千星很有偏見,那次惡魔事件,她發現不同,震撼的很,但怎麼也沒想到竟然這麼厲害。

這個男人是天下第一人。

她是睿智的,也和青龍不熟,不論是作為旁觀者,還是朋友,她都相信自己眼光,千星絕對沒問題。

「沒想到月兒竟然……你也不要太難過了,很多路還得繼續走。」梅姐輕嘆。

太多人安慰,千星唯有沉默。

回到曾經的院子,熟悉的感覺不再,空蕩蕩的,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