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西何抬腳橫身就護在了初夏的面前,「我說過,你的事情跟她無關。初夏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她是不會做出這些事情的。今天是爸讓她回來的,你不要在鬧了行不行?」

「你……你這個不孝子!為了一個女人,你竟然包庇她!我親耳聽見那群歹人說過是拿了雲初夏的錢替她辦事!不是她還會是誰!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把我害成這樣!你還敢出現在我面前!」李雪因為情緒激動整個人都渾身發顫,她罵著似乎還不能消除心理的怒意,轉頭四處巡望著,劃過輪椅抓過茶几上的水果盤就朝著雲初夏砸了過去。

長臂利索的一把扯過女人,李雪砸過來的水果只是擦過了男人的身側全數落在地面上,破碎在地。

「媽,你腦子清醒一點行不行!我說過當初的事情不會是初夏!如果真的是她,她怎麼可能讓那些人說出她的名字,很顯然那些人就是故意在你面前透露出幕後的主使者。那人是想要借刀殺人,這麼簡單的BUG你都沒看明白?」

慕西何皺著一雙眉,他的手從依舊是緊緊的牽扯住女人的手掌,將她護在自己的身旁。

溫暖的觸感,就這麼的暖和了她冰涼的手掌。那樣的感覺,有著異樣的溫馨。

李雪面上一怔,眼裡劃過了一瞬的懵怔,隨即卻還是用著陰冷的目光瞪著雲初夏,恨不得能用自己的眼光將她碎屍萬段。

「是她,就是她!除了她還有誰想要我生不如死!一定就是她……」

「夠了!你要鬧回你屋裡自己去鬧!小夏是我叫回家來的,你不願待見你就給我待一邊去!」一聲渾厚的怒喝響起,慕智遠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依舊是眉目慈祥,這樣的慕智遠永遠給初夏一種家人的溫暖。

「小夏快進來,陪爸說說話。」慕智遠笑咪咪的走到初夏面前,招手著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身旁。

雲初夏這才回過神,從慕西何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

「小夏,這一年你都去哪了?爸很擔心你。回來了就不走了吧?」慕智遠柔和的看著初夏。

「嗯,不走了。外公年紀大了,雲家除了我就沒有後人了。」她彎著唇笑意清淺。

「那你回來準備做什麼?回喬家還是去西何舅舅那,如果你都不願的話,你可以來AM,雖然現在是厲北在打理公司,但我跟西何在裡面還是有股權。安排你一個職位還是沒問題。」

「不用了,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業。」

初夏跟著慕智遠閑聊了一陣,轉眼就到了晚上,雲初夏奈何不過慕智遠的盛情,只好留下來用過晚餐。

「爸,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等有時間我在來看您。」初夏跟著慕智遠告別,這才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的夜清冷,只有寒風蕭蕭的肆意凌厲。

站在大街上等著計程車,昏黃的燈光將她的影子拉成,在寂寥的冬夜裡,顯得越發的孤單孱弱。

「我送你。」不知何時,慕西何已經將那輛黑色的賓利停在了她的面前。

「我自己打車,就不麻煩你了。」經過上一次的教訓,她此刻有了戒備,在這深夜裡上他的車就如同上了賊船。

冷笑著看著她那冰冷的神色,慕西何撩著狹長的眸,那勾唇一笑就有著邪肆的魅惑,「怎麼不敢上車,怕我吃了你?」

「慕西何,你有點臉面成不成!別在這麼死皮賴臉的出現在我面前,你以為你死纏爛打我就會重新跟你嗎?你以為我能忘掉你曾經對我的傷害?你別忘了,你當初對我所做過的事情,那些事就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烙在了我的腦海里,這些傷痕永遠都在,即使現在癒合了也留下深深的傷疤!你一出現,就將他們撕扯的鮮血淋漓,你知不知道我一看到你我就多麼厭惡噁心,腦中全是你陰冷著一張臉帶著撒旦一般的絕情,我永遠都記得在我跟喬洛之間,你將生存的機會留給了喬洛。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怎麼還要出現在我的面前,為什麼你不滾!你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永遠不要在出現在我的面前!」

嗓子撕裂的憤怒,她像是失去了控制的朝著他咆哮。為什麼,他還要死皮賴臉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為什麼自己還會有著不該的心動!為什麼她就是不能將這個男人的身影從自己腦海里移出!

她真是恨透了自己!

睜大雙眼,頎長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那墨黑的眼眸已經是璀璨耀眼,勾著人心的光華。

「你就這麼恨我?就真的不願見到我?」黯啞的嗓音里晦澀成片,他低垂著頭,深深幽暗的目光里,卻是透著幾分的失落。

孤單雙人牀 她瞪大眼看著他,「對,我就是不願意看見你。我再也不想跟你有任何的牽扯,我就是不願在……唔,慕……你放開……」

唇上被突然堵住,那樣深沉的吻,狂熱中帶著急切,將她緊繃的神經都吻到了瀕臨垮塌的境地。

她氣的握著拳就砸了過去,輕而易舉的就被大手握住拉著貼在了他胸口處的位置。他就那麼的禁錮著她,直到懷中的女人呼吸不暢,他才意猶未盡的鬆開了她。

初夏是又氣又惱,白皙的臉蛋上是紅彤彤的一片,看著可愛而又通透。還沒等她回過神,就被男人一把拽進了車裡。

身子抵在了車椅上,身前是男人精碩的身軀。她被困在中間動彈不得。

「慕西何,你放開我,你……」

唇瓣上再次被男人的唇覆蓋,他雙手捧著了她的臉蛋,那滾燙的溫度就在臉蛋上傳來。

這樣的吻,曾經譴卷的令人心醉。可是如今,讓她的心一陣陣的抽疼。

濕熱的舌竄入,她張口就狠狠的咬了他一口,頓時就有血腥味在兩人的口中蔓延。可是他依舊不放,自顧的吻著她,恨不得就這麼將她柔化在了自己的嘴裡。

等他吻夠了,氣踹噓噓的睜著眸看著她,她揚起手就甩了他一個耳光,「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們之間是表兄妹,你知不知道!慕西何,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令人噁心,以後不要在碰我!」

她邊說著還抬起手來擦拭著被吻過的唇,一臉的厭惡鄙夷。

那樣嫌棄的眼光,帶著尖銳的犀利,一下一下的扎在了他的心口處,細小的傷口卻是讓人疼的不見血色。

伸手,她用力的一把就推開了面前的男人,迅速的打開車門像逃難似的立即跑開。

一路小跑著,遇見了一輛空著的車租車,雲初夏倉惶攔下后就離去。

「呵呵。」自嘲的輕笑,慕西何看著女人那利索的毫不留念的逃走,終於頹敗的笑了出聲。

為什麼這個傻女人就是不肯相信自己,他圍著她轉,她的眼裡根本就看不到自己。他就是傻缺了才被一個女人牽扯的失魂落魄。

計程車在門前停下,雲初夏剛下車就見著了準備出門的安辰。

看到她安全回來,安辰臉上的憂慮一下就輕鬆,嘆了一口氣,有些責備的看著她,「怎麼這麼晚才回來,電話也沒人接,害的我以為你出事了正準備出去找你。」

「我沒事,謝謝你。」臉上掛著溫淡的笑,眼裡滲出的疲憊,還是被他盡收眼底。

笑笑著走上前,安辰伸手將她抱入在懷,「這才只是開始,你要堅持下去,小朵小豆,還有我都在你身邊。」

她眼眶一紅,「謝謝。」

索性就將自己的頭靠在了他的懷裡,就讓自己貪戀著鬆懈自己的緊繃。

刺耳的喇叭聲響起,緊接著就有一道刺目的燈光打了過來。雲初夏抬頭,隱約的見著是黑色的豪車。

慕西何?

莫名的就猜到了是這個男人,她從安辰懷裡離開,那身形如玉的男人已是下車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他就是你男朋友?就是這個姓安的明星?」他的語氣很平淡,聽不出一絲的情感波動。

可就是這樣的平靜,卻讓人最不安。

雲初夏昂著頭,目光緊凝著男人那陰鷙的眉眼,閉著唇不回答。

「說話!」他溫聲,陡然之間就控制不住的怒喝,「雲初夏我在問你話,這個姓安的就是你男朋友?就是小朵的爸爸?你給我說話!」

夜色下,將一身矜貴的男人襯托的更加的清冷高傲。那隱忍的眉心,突突的青筋直跳,隨時都有將人撕碎的駭人。

初夏迎視著他的目光,抿著唇,「是又怎麼樣!我跟你已經沒關係了,難道你還要指望我為你守著一輩子不嫁人!你現在看到了,我跟他很幸福,請你以後不要在來糾纏破壞我們的感情!」

安辰略微的皺了眉,卻還是忍著沒插話。

「呵,我總算是明白了,我們剛離婚你就轉身投入他的懷裡,還生下了女兒!雲初夏,你這個女人就是這麼對我的?去年你看著我像個傻瓜似的為你衝進火海里,你是不是希望我就這麼死了,你就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跟他在一起?我的一片真情,就是被你這麼踐踏在腳下?」

「你給我住嘴!你沒有資格跟我說這些話!當初是你先對不起我的,我現在有自己的生活,我過的很好,你不要在來了。」初夏狠戾的剜了他一眼,轉身就拉著安辰往屋子裡走去。

下一秒,身子一個踉蹌。她被男人大力的往後拽了一把。

手指攥著女人的手臂,遒勁的力道抓著她不放。「要我說幾百遍你才相信當初我是為了你才選喬洛,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去問江皓,他清楚知道一切。如果你不信,你還可以去問陸璟年,因為一個你,我跟陸家暗地裡計量。為了一個你我不顧跟璟年的交情與陸家為敵是為什麼?你這個女人,你到底有沒有良心!你總是問我如果是真的那我們的孩子在哪?我告訴你,我們的孩子她活著你信不信?信不信?」

初夏怔了幾秒,溫溫的笑意不減,「信又怎樣?不信又怎樣?我已經不再愛你了,你如今說這一切又有什麼樣?」

用力甩開男人的手臂,雲初夏拉著安辰瀟洒的離開。

砰的一聲,慕西何看著合上的大門,腦中一直回蕩著她最後的那句話,「我已經不再愛你了,你如今說這一切又有什麼樣?」

不再愛了,不再愛了。

可是他卻抑制不住的愛著,看到她跟著安辰抱在一塊,他恨不得衝上前一拳將那男的打倒在地。他恨不得將那個女人強拽著塞進車。

不愛嗎?那他就讓她重新愛上自己。她是他的,只能屬於他一個人。

……

第二天,雲初夏醒來的時候就頂著了兩隻黑眼圈。惺忪的眯著眼抱著睡醒的小朵下樓。

門外窸窸窣窣的動靜有些大聲,屋子裡的人就可以聽得清。安辰一身慵賴的出來,帶著未睡醒的惺忪,見著出現在底樓的初夏問道,「外面怎麼這麼吵?」

「我也不知道,剛下樓就聽見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初夏的話一落,門外的鈴聲就拚命的想個不停。傭人這個時候出去買菜,而另外的傭人一個抱著小豆,一個還在廚房忙著做早餐。

初夏只好抱著小朵走上前開門。

「啊!」開門的剎那,初夏的尖叫聲立即傳來。安辰警惕的立即沖了上前,伸手就摟住了雲初夏的肩膀,「怎麼回事?」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還有那閃光燈不斷的劃過。兩個人總算是明白過來。

只是他們所住的別墅隱蔽,才回涼城不過一個月,這些狗仔就能正確的掌握他們的行蹤住址?

初夏的心緊緊擰成一塊,昨晚慕西何跟著自己找到這個地方,第二天所有的狗仔都堵在了家門口。

這一切,難道都是慕西何安排的?

護著懷裡的小朵,雲初夏往後退開。安辰將身子擋在了初夏的面前,將她們母女安全的隔在了自己的身後。

一場混亂持續了十幾分鐘,被趕來的民警趕了出去。

初夏抱著小朵坐在沙發上,慘白著一張臉,渾身都是忍不住的發抖。

為什麼,這個男人就非得要弄得自己如此聲名狼藉才甘心!

當日的報紙雜誌媒體網路,全是雲初夏抱著小嬰孩跟著安辰出現在鏡頭前的畫面。有人深挖出一年輕在外地時,兩人就住在一起,初夏懷裡的小女嬰就是她跟安辰的私生子。

昨天才跟著慕西何在車內的親密照曝光,今天又爆出她跟安辰之間同居還生下小孩,無論哪一則報道,對於初夏就是一種無形硝煙的炸彈。

她真的害怕自己的外公看到這些會不會被氣的倒地住院,打電話回去,卻發現雲家沒有人接聽電話。她著急的將小朵小豆交給了保姆,急沖沖的換好了衣衫就出門。

黑色的賓利一股煙的停靠在了她的面前,雲初夏抬頭見著出現在視野里的男人,頓時就是無數的恨意上涌。

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揚起手來沒有一句言語的就朝著男人扇了過去。

手腕被男人在半空中截下,慕西何深邃的眼眸深深眷眷的凝視在她倦色的臉上,「你以為今早上的事是我做的?」

「難道不是你?」她瞪著他,用力的掙脫著被擒住的手腕,「你就是因為嫉妒我跟安辰在一起,你恨不得我過的生不如死,所以你就要這樣的羞辱我。你讓全城所有的人都知道我雲初夏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一會跟著你糾纏不清一會跟著安辰曖昧不斷。你就是想要我在你眼裡狼狽不堪,現在好了,我外公不理我了,我女兒也被曝光了。網上安辰的粉絲都罵著我不要臉,現在你很滿意了是不是?!」

她怒紅著水潤的雙眸,聲嘶力竭的朝著他怒吼咆哮。

慕西何的心,被重重的擊碎。他勾著唇,撩出諷刺的弧度。「雲初夏你清醒一點,這些事都不是我做的,為什麼你就不肯相信我。做這些事的人就是制止我跟你有複合在一起的可能,你就不仔細想想,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做,難道就只是鬧出緋聞這麼簡單?你知不知道,他們是想要離間我跟你,讓你離我越遠越好,才有機會對你下手!你知不知道!」

—題外話—謝謝xieleih的月票,今天一萬更更完了。 倉惶的從車上逃跑了下來,初夏一直都處於混混沌沌之中。

慕西何的一席話在她腦子裡打著轉,不斷的堆擠著她的每一根神經末梢。

經歷了兩次的生死,她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慕西何的話。可是剛才在車裡,她看著男人深沉的眉眼,有著心痛的悲涼,她的心也跟著在柔化,有著心酸的柔軟。她也想要去相信他的話,可是腦海里總會不斷的浮現出他冰冷著一張臉,抬起手臂指著喬洛,「我選她。」

那一幕就像是一場可怕的夢魘,總會不自覺的就出現在她的腦中。

她忘不掉,忘不掉那絕望的一瞬間。從高高的雲端墜落在深淵的絕望魍。

一臉無力的神情懨懨,她迅速的打車回了雲家。

「外公他怎麼了,是不是特別生氣不願意見我?」雲初夏走進雲家,就見著了家裡的傭人,先問了雲霆的情況。

「老爺他氣的把自己關在了書房,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出來,也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不過,傅先生過來了,現在在書房裡。檎」

「傅先生?哪個傅先生?是傅厲北嗎?」雲初夏有絲驚愕,傅厲北他怎麼去找了自己外公,他們之間到底又在談論著什麼。

輕著步子上樓,她敲了敲書房的門,壓低著聲音朝著裡面說道,「外公,我是初夏,您開開門讓我進去好不好?」

有腳步聲傳來,書房的門很快就被人從內打開。看著出現在門口處的傅厲北,雲初夏還是怔了怔。

「回來了,外公心情不好你就好好哄哄他。」他低頭,深眸里噙著溫溫明明的笑意。

她勾了唇,淡淡的點頭,還是有些不自在的尷尬,「謝謝你。」

傅厲北錯過身讓初夏走進書房,他轉身就下了樓。

雲霆坐在那張大躺椅上,見著初夏走進來,立即就別轉過頭,冷哼一聲就閉上了自己的雙眼。置氣的不跟她說話。

「外公。」她走上前,屈身蹲在了雲霆的面前,雙手就握住了雲霆的雙掌,「外公你還在生氣?我知道自己做錯事情惹您生氣,你就不要在氣了好不好?要是您氣壞了身子,我就成了不孝的外孫了,您就忍心我被所有的人罵啊?」

她撅著嘴,粉嫩的唇瓣撒嬌般的可愛。

「哼!」鼻息間噴出一聲冷哼,雲霆這才緩緩的睜開自己的眼,一副怒意未消的瞪著初夏,「你現在怕被人罵了?那你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你怎麼就不怕?跟著自己的親表哥糾纏不清,還跟一個演戲的男的鬧出這麼大的事,我問你今天報紙上的是怎麼回事?」

身子怔了一下,晶亮的眸里星光熠熠。她謹慎而又小心翼翼的噏動著自己的紅唇,「外公,如果我說那個小孩是我的,你會怎麼樣?」

嘆息了一聲,只見著雲霆搖著頭,那一聲的輕嘆,初夏就已經從自己的外公眼裡看到了失望。

她緊緊的盯著雲霆,一動不動的不曾移開自己的目光,「外公,我知道我做錯事情了,您要是心裡氣恨你就打我吧,是我讓你失望讓你在鄰里受了嘲笑。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您千萬不要憋著生悶氣,您打我罵我都成。」

雲霆的身子動了動,抬起自己的頭來,眼裡的目光如同大海的深沉,讓人看不透。

「那孩子在哪?叫什麼名字?」

眼眸閃過晶亮,初夏的唇立即就牽著笑來,「他們現在在家,小名叫小朵小豆,大名叫雲菱和雲煜。」

「兩個?雙胞胎?」雲霆的眼裡明顯的多了欣喜的激動,緊緊的握著初夏的手反問。「雲家終於有后了。」

點了點頭,她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外公,「是龍鳳胎,他們很可愛。雲家不會孤孤單單的蕭條下去,外公,你想不想看看他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