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到放不下心,我追著杜世奇出了教室。

5班和6班的教室也只間隔數米的距離,我走出門,見杜世奇已經來到了5班的儲物櫃前。他是要把情書從儲物櫃的縫隙里塞進去嗎?這應該是個不錯的方法,畢竟早上上課之前,大多數人都在教室里,這時走廊上也沒人。

但是,正當杜世奇想要把情書塞進貼有任雪楓名字的儲物櫃時,一個女生從5班的教室中走出來,來到儲物櫃前,杜世奇連忙將情書藏起來,然後轉身向回走。只見那個女生打開儲物櫃一陣亂翻,難道是找不到課本了嗎。看杜世奇那躊躇不定的神態,應該是那個女生的儲物櫃距離任雪楓的很近,因此他沒辦法在不被她發現的情況下把情書塞進去吧。

那個女生一連翻找了幾分鐘,似乎也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時,預備鈴響了,劉老師出現在走廊里,似乎5班的第一節課是劉老師教的語文。

「上課了,都回教室!」

那個女生聽見劉老師的話之後,聳拉著臉,放棄了翻找東西,回到教室。杜世奇也只好訕訕地走回來,我也迅速回到了座位上,開始準備第一節課要用的數學課本和筆記本。

「糟糕,光顧著看杜世奇,語文作業忘了送到辦公室去了……」

我不禁有些懊惱,不過想到劉老師第一節課有課因此也批改不了作業,下課之後送去也可以吧,於是我調整了一下心態,準備上課。

今天的數學課上講了很多新內容,我記下了那多到驚人的作業之後,抱起一疊語文作業本,前往樓上的教師辦公室。

「等等……全零……」

走到樓梯口時,聽見那柔弱的聲音,我轉過頭來,發現杜世奇手裡拿著一個作業本追了上來。

「怎麼了,忘交作業了嗎?」

「我記得我好像交了,不過似乎沒交……剛找到作業本,給你……」

「好吧。下次別忘了啊。」

「好……那我回去了。」

杜世奇將作業本交給我之後就跑回去了。真是的,我記得我之前也將作業收齊了,最後還是數錯了嗎,要是被劉老師得知,又要訓斥我一頓了。

我走進辦公室,將作業送到劉老師的桌子上,然後就回去了。

在下午上課之前,杜世奇告訴我,他總算是趁中午午休,走廊上沒人的時間,把情書塞進任雪楓的儲物櫃了。

我頓時如釋重負,這件事終於就此告一段落了。

不,不對,還有任雪楓那邊沒有搞定。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我準備立刻去5班找任雪楓,確認一下情況。如果昨天她說的話是開玩笑就好了,要是她真的看了,那我非得想個辦法消除她的記憶才行。

「全零,跟我來一趟。」

沒想到一出門,任雪楓就站在6班門口,居然主動找上門來了。不過看她那冰冷的表情,其中絕對沒有任何喜悅的成分,我不知為何想起了初中時,被某個女老師叫去訓話的可怕情景。難道她已經看過了嗎?

「喂喂,這不是5班的班長嗎?」

「對啊,就是那個成績全年級第一,才貌雙全的美人,她找全零幹什麼?」

「可惡……為什麼不是找我……」

聽見後面男同學的低聲議論,我還是決定趕快跟著任雪楓走,之後,她又帶我來到了兩天前談話的那個小展廳里。

「於是,你看了……嗎?」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後悔了。

真是的,我的腦子恐怕是因為寫作進展不太而憋出了毛病吧。一開始就不要找任雪楓告訴她這件事情就好了,這樣情書無論是我寫的,還是杜世奇寫的,最後她都不會找到我頭上,這下子,跳進浴缸都洗不清了。

根據她的表情判斷,她大概不是覺得那封情書很好笑,專門過來嘲諷我的,多半是看了之後大發雷霆,想要狠狠把我罵一頓吧。雖然可能性非常小,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她看了之後會心跳加速,現在只是裝成生氣的樣子而已。不過我希望千萬別是這種情況,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怎麼應對。

「你在捉弄我嗎!你放在信封里的,就是這種東西?!」

果然生氣了。太好了,沒有心跳加速。就這樣把我狠狠罵一頓吧。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之前也說了,這是我替別人寫的,因為他事先要過目所以我也不能糊弄,而且我都叫你別看了……」

我深深地低下頭道歉,但是任雪楓卻完全不接受。

「這是道歉就能解決的事情嗎?!」

她那凜然的聲音迴響在整個走廊。

「求你了,不要這麼大聲……我也知道錯了……」

「如果真的是你寫的情書,我看完之後嘲笑你一番就罷了,但是你居然給我這種東西?」

任雪楓氣憤地將信封扔在我的臉上。

等等,「這種東西」?

我連忙將信封打開,發現裡面有疊好的三張信紙。不對啊,我昨天寫的情書只用了兩張紙啊,難道多放進去一張嗎?

我將那張幾張紙展開。

第一張上面畫著一個詭異的長條狀單眼生物,露出參差不齊的牙齒大笑。

第二張上面畫著一隻長著人頭的駱駝,翻著白眼,臉上還露出紅暈。

第三張上面畫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線團,將一個做鬼臉的人倒吊著。

每一張都是惡趣味的塗鴉,我當然不會畫這種東西,更不可能把這個裝進信封交給杜世奇,而杜世奇看著我寫的東西也確實很滿意,那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說吧,你到底是想幹什麼?」

「等等,這是誤會,我寫的是情書,絕對不是這種噁心的塗鴉……」

「啊,是嗎,那麼把你的那個情書,拿出來啊。」

「我已經交給同學了,然後應該是同學放進你的儲物櫃里的,但是……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感到無話可說,只得不停道歉。

「是不是一開始就不存在『那個同學』,一切都是你編出來的謊話,拐彎抹角地說要給我情書,結果居然是搞出這種無聊的把戲……真是氣死我了!」

「說的像是你很期待看到我寫的情書一樣……」

「你給我閉嘴!」

惱羞成怒的任雪楓揮起手來,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嗚,好疼啊,我老媽都沒打過我。

「不是的,那個同學真的存在……」

「你還狡辯?」

「對不起……」

我捂著被打的臉,痛苦地嘟噥道,這樣下來只好屈打成招,承認這是我故意為了捉弄她而搞的蹩腳把戲嗎?

「對不起,是我的錯,求你原諒我吧。」

我再一次深深低下頭道歉。恐怕今天唯一幸運的地方就是,即使任雪楓發出這麼大動靜,也沒人過來看一眼,不知是二樓的這個地方真的人煙稀少,還是聽見聲音的人以為是話劇社的排練呢,總之沒將影響擴大就太好了。

又過了大概兩分鐘,任雪楓一句話都沒說,我手腳不停發抖,感覺周圍的溫度已經達到零下了。上帝保佑啊,雖然我是無神論者,但也只能這麼祈禱了。

「全零同學,就如同我想的一樣,你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呢。」

「………」

「哼,這次就看在初中同學的份上,姑且饒了你吧。如果還有下一次,你就等著教導主任把你的家長叫到學校里來吧。」

說完之後,任雪楓高傲地揚起頭走了。

被原諒了,居然就這麼被原諒了。我在感到安心的同時,任雪楓在我心中的形象又變得高大了。如此廣闊的心胸,簡直就是天使!我不禁一時間產生了從後面緊緊抱住她的衝動,但是又想到如果真的這麼做那我就完蛋了,於是剛邁出半步的腳又收了回來。我慢慢地目送任雪楓從視線中離開,然後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全零同學,就如同我想的一樣,你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呢。」

回想起任雪楓的話。

是啊,我確實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初中的時候就想要成為作家而開始寫作了,但到了現在還是在原地踏步,不僅這樣,還給以前的同學留下了如此壞的印象。

我現在這副樣子,哪裡像是作家,就連想要成為作家的人都不像,究竟是哪裡出錯了呢?

還有,交到任雪楓手裡的信封,裡面為什麼裝的是亂畫的塗鴉?

我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大理石瓷磚上,望著天花板發獃了好久,當然,無論哪個問題,都不會有人來回答。

看著天色變晚,我站起身,拍了拍塵土,打算返回教室拿書包回家。

回到教室,我走向靠窗戶那一排我的座位的方向,只見教室里已經一片空蕩,大家都已經離開了。

除了尤尼沃斯。

他站在自己的座位前,似乎是在等待我一樣。

「喲,零。你忘了嗎,今天是我們組做掃除啊。結果你一放學就被漂亮的女孩子叫走了,一直沒有回來,所以我只能替你做你那份工作了啊,啊~啊,真是累死了。」

糟糕,這種事情我都忘了,這下子欠下尤尼沃斯的人情了。

「抱歉,讓你替我做值日了。」

「哈哈哈哈!瞧你說的,每個組有七個人,只不過是從七分之一的工作量變成七分之二而已,這根本沒什麼吧。」

「想不到你這傢伙還很大度,那剛才又說什麼累死了之類的……」

「我只是想聽零你對我道歉啊。」

「嗚……」

氣死我了,早就知道他是這個德性,我拿起書包準備走人。

「等等,零。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要留在這裡嗎?」

「打算等我回來走了之後鎖門吧。教室門鑰匙居然交給了你……記得送到值班室去啊。」

我不想再多和他說話,轉過身大步向門外走去。

「這倒是原因之一,不過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尤尼沃斯拿了自己的書包之後跟上來說,「零,你難道不好奇嗎,自己究竟是為什麼這麼不幸的?」

聽到這句話,我停住了腳步。

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好,那我們就用幾分鐘時間,開始解謎吧!」

尤尼沃斯滿臉興奮地,開始了對我的懲罰時間。 第408章議論,不是軟柿子

顧若熙上了電梯,心裡想著她還有畫稿沒畫完,最好再有單子接,工作忙碌起來,生活和思想才能充實,才沒時間去想一些分散自己思維的亂事。

可耳邊總是會不經意聽到一些議論紛紛,來攪擾她安寧的心神。電梯里有幾個打扮很時尚的美女,圍著手機,議論不聽。

「不但擁有天人之姿,還坐擁千億財富,只要是女人,就拒絕不了喜歡上他。」

「李夢涵太有手段了,原先在圈裡不溫不火,現在一下子就紅透半邊天!不但有了有錢的男朋友,身價也一下子猛翻好幾倍。」

「李夢涵的手段不簡單吶,以前那麼多女人跟陸少傳出緋聞,她算堅持時間比較長的了。」

「我就不明白,李夢涵哪裡漂亮?論姿色,我們幾個跟她比毫不遜色!陸少怎麼就看上她了!」

「估計床上功夫好吧!」

她們幾個許是發現電梯里還有人,就悻悻地閉了嘴,等電梯門開了,顧若熙牽著小笑笑走出電梯,那幾個美女又開始憤憤不平地議論起來。

能住在這所公寓的人,大多都是各大公司的骨幹,或是各界名人出差來此暫時居住,也有一些娛樂圈的明星住在這一棟公寓里。這裡雖不豪華,但地段非常好,很多大公司都在這附近,上下班可以給這些忙碌的人,節省很多寶貴的時間。

顧若熙就屬於名人出差,暫時居住的那一類人。所以,這裡的一切,她都不該產生任何情緒起伏,雖然這裡曾經是她的家鄉,可對於服裝設計師曼蒂,這裡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應該是陌生的。

疾步匆匆往她住的房間走,差一點撞上住在隔壁的那個美女。那美女大概有一米七五的個子,長得很漂亮,身材也很火辣,聽夏紫木說,是個車模,還挺出名。

那美女對人很客氣,顧若熙第一天住進來的時候,在電梯里,她還很熱情地跟她打招呼,說她就是住隔壁的。

不過顧若熙不太喜歡經常晚上帶男人回來過夜的女人,而且還是不同的男人。前天晚上她熬夜畫稿子肚子餓,下樓去買宵夜,撞見那女人跟男人在電梯里親熱,看見她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匆忙走出電梯。第二天中午,顧若熙起床出門,居然又看到另外一個男人從隔壁房間出來。

換男人如此頻繁的女人,實在讓人無法生出太多的好感。但顧若熙已不是原先保守又單純的思想了,雖對隔壁車模沒什麼好感,但也不至於厭惡。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著急趕時間,沒看路。沒有撞到小朋友吧。」女人很客氣地道歉,還對小笑笑燦爛一笑,從兜里掏出一塊糖塞給小笑笑,踩著高跟鞋匆匆跑去電梯。

顧若熙到了房門口,在包里翻鑰匙。

小笑笑拉了拉她的衣角,她正翻鑰匙翻的認真,「幹嘛?」

「媽咪媽咪,我們的鑰匙不是丟了嗎?」小笑笑認真地眨了眨藍汪汪的大眼睛。

「……」對哦。

給夏紫木打電話,她居然還在工廠,那邊出了點問題,一時半會還趕不回來。讓顧宇軒去工廠拿鑰匙再送回來,又很浪費時間,工廠距離市區比較遠。顧若熙索性就讓夏紫木找開鎖公司來開門。

漫長又無聊的等待有點煎熬,小笑笑拔糖果包裝的聲音在無人的走廊里有點刺耳,顧若熙奪下小笑笑費了半天力氣才扒開要送入口中的糖果。

「保護好你的乳牙。」顧若熙直接將糖果丟入自己口中。

小笑笑委屈地扁扁嘴,將手中的糖果包裝,失落落地丟入一旁的垃圾桶,然後失落落地回來,眼巴巴地看著含在顧若熙口裡的美味糖果。

顧若熙瞥了小笑笑垂涎的小眼神一眼,很沒有同情心地對小笑笑說了一句,「太甜了,鹹的很。」

糖果確實很甜,吃完就覺得口乾,想出去買瓶水,又懶得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