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看你身邊的女人!這個原本是你小妾的女人,你若是愛莉娜,你爲什麼那麼快就讓她取代了莉娜的位置?”芙蕾指着露比大聲罵道。

“哼,達克一直都沒有忘記莉娜!”露比突然插嘴道,“我只是莉娜離開後必須填補位置的人罷了,若是她真得愛我,我也不會只有芮恩一個女兒。”

“狡辯,爲了活命你現在可以隨意狡辯!”阿爾加特指着露比說。

“哈哈哈哈!”達克再次大笑了起來,“芙蕾,你想知道莉娜死去的真相嘛?”

芙蕾側目看着達克,她當然想讓達克承認他的罪行,這樣她的篡位就顯得名正言順了。

“你還有什麼想狡辯的?”芙蕾怒道。

“大殿的後院,有一座地球花園,你去過嘛?”達克突然扯起了其他。

“那是莉娜的以前的寢宮,我又怎麼會不知道?”芙蕾正色道。

達克一邊笑,一邊突然低下了頭,過了一會,他的雙眼突然含着淚光地亮了起來說:“你帶大家去挖開地球花園裏最大一棵樹前面的那塊綠地,你就會知道莉娜死去的真相了!”

衆人愕然,哪怕這些大臣們一起出入落日城王宮,但是沒有人知道後院的花園還隱藏着什麼祕密。那地方一直是達克的禁地,任何人都不能出入的地方。

“陛下,達克慣來詭計多端,想必這又是他得緩兵之計,請陛下下令處決達克!”阿爾加特是急性子,他不是那種拖泥帶水地人。

芙蕾此時卻執意甩了甩手說:“達克,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花樣可以耍!”

芙蕾猛地一個轉身,搶先前往後殿的地球花園,文武百官知道芙蕾得意思,他是已經認同了達克的話,要讓達克在地球花園證實莉娜的死因了。

在侍衛和武將們的押解下,達克等人被壓到了地球花園。還沒有人注意到,達克等人的魂力手銬,其實就是虛掩着,根本沒有效力。

地球花園距離大殿的距離並不遠,親兵先是包圍了這個地方,然後芙蕾才跨了進去,隨後是三將軍加上重臣,最後纔是達克。

地球花園的大門相當地精緻,儼然是一座人類莊園的樣子,打開花園的大門,在煉獄根本見不到的綠地和草坪出現在了大家得眼前。地球花園得頭頂,是一個用魂力能源支撐起來了光罩,惡魔們就是用這種方法模擬地球得陽光,雖然不算完全一致,但是乍一看是可以亂真了。

芙蕾走到了達克所說地最高一棵樹下,那是一顆松樹,看起來頗有些年頭了,芙蕾站在下面已經被樹蔭完全蓋住了。

“就是這棵樹嘛?這棵樹下面就隱藏着莉娜死去真正地原因嘛?”芙蕾看着這顆松樹不屑地說。

“達克,若是證實你所說的不過是子虛烏有的東西,那我阿爾加特第一個把你撕成碎片!”阿爾加特咆哮着說。

“難道你現在不想把我撕碎嘛?”達克倒是顯得冷靜異常。

芙蕾似乎對於這個所謂真相地急切程度更勝過其他人,他招呼兩個惡魔過來,指了指松樹的下面說:“是這裏嘛?”

達克點了點頭,他那種有內而發的淡定讓芙蕾開始顯得不安了起來。長久以來,他都用莉娜的死是因爲達克來麻醉自己,因爲這樣,他就有了可以推翻達克的充分理由。但是萬一現在挖出來的某些證據真得對達克有利而對自己不利呢?那她自己應該怎麼辦?其實她大可以不去理會達克的諸多理由,只要殺死達克,沒有人會懷疑她所做的,幾十年後,所有的人都將忘記這些故事,歷史未必會留住這些雞毛蒜皮的東西,但是芙蕾不能,這其中的原因,芙蕾硬是吞在了肚子裏。

徐飛則只能順着達克的腳本繼續觀察下去,徐飛覺得,自己在這個故事中,也許只是一個配角。事情真如徐飛預料的那樣?這也許只有等所謂的答案揭曉了吧。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鐵鍬將本不應該存在於這裏的地球泥土一鏟一鏟翻了起來,所有的人都倒吸了口氣,凝神靜氣地看着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

這會是一切的根源嘛?芙蕾的政變,達克來到人類世界,徐飛一家被附體,煉獄的激盪,一切的根源都會在這裏嘛?

徐飛內心突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順着泥土地一點一點被翻動而抖摟出來,他甚至覺得這些泥土似曾相識。

達克還是一臉自信,他平靜而又信心滿滿地看着惡魔們的挖掘。

半米,一米,一直挖到兩米的時候,惡魔的鐵鍬突然挖到了一個類似透明金屬外殼的器皿,感覺到接近物體的挖掘者們放輕了手腳,放緩了挖掘步驟,開始小心地排除着埋藏在地心物品的器皿周圍的泥土。

芙蕾轉頭不去看地下的物品,她似乎是想擠壓一下內心的好奇心,讓裏面的東西可以一覽無遺,而徐飛等人則因爲站得比較遠,視角扭曲的關係,而沒有辦法看到究竟。

“陛下,是個人類!”負責挖掘地惡魔收起了鐵鍬,對這芙蕾說道。

芙蕾這才緩緩低下了頭,他看了看埋藏在土地中的東西。從她的表情來看,她似乎聯想到了什麼,但是她並沒有馬上說出來,而是示意惡魔把東西吊出來。

惡魔們帶上了繩索,三下五除二就把地球花園中埋着的東西吊了出來,那是一口用透明特殊製材製作的棺木,徐飛不能確定那是什麼材料,想必應該是人類世界不存在的材料。

“媽媽!”徐飛不自覺地叫了出來。

徐飛對於母親的印象,應該只停留在小時候而已,但是看到棺木中躺着的女子,徐飛卻很明顯地感覺到,這就是她的母親。不知道是因爲相片的關係,還是母子血緣的關係,徐飛就是這麼肯定。

對於徐飛會突然這麼叫出來,所有的人都覺得詫異。在大家的嚴重,徐飛的身份是惡魔王子菲利,她這麼叫,也就是說棺材中的那個人,應該就是他的母親。但是菲利的母親,明顯就應該是露比啊,那又怎麼會是棺材中的女子呢?

“達克,這個女人是誰?爲什麼菲利會叫他媽媽?”芙蕾臉上一下子黯淡了下來,也許是他自己已經感覺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你果真不認識她嘛?你爲什麼不再仔細地看一下呢?”達克這個時候的氣勢卻強盛了起來。

芙蕾下意識地又瞄了一眼,但是她很快就收回了眼神,他恢復了女王的高傲,然後對着達克說:“我怎麼會認識人類的女子呢!”

“哈哈哈哈!”達克再次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他看了看芙蕾說,“虧你還一直口口聲聲地說要爲你的妹妹報仇,可是當你妹妹出現在你眼前的時候,你卻根本就認不出來。”

“你是說,這……這是莉娜……”芙蕾的聲音突然小了下去,她猛地轉頭看着徐飛,然後問,“你的意思是說,菲利不是露比的兒子,是莉娜的兒子?”

達克用被手銬銬住的雙手扶了扶眼鏡,然後對芙蕾說:“你又錯了,菲利確實是露比的兒子,只是,現在站在你面前的這個孩子,他的名字叫徐飛!”

所有的人都驚愕於達克的話,他們都現在的局面給弄糊塗了,徐飛,菲利,這兩者只見究竟還有着什麼深層次的聯繫?這是營造在所有惡魔心中的一個問題。現場,只有芮恩和陳夢晶瞭解真實情況,但是哪怕是瞭解真實情況的他們,也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身份盲點所攪渾了。

“他,就是莉娜的兒子,他的名字叫徐飛,他纔是煉獄的王子。”達克犀利地對着衆人宣佈。

這是一個連徐飛自己都沒有想到的答案,他瞪着眼睛看着達克,這只是達克計劃的一部分,還是真就是這樣的情況?自己真就是煉獄的王子嘛?可是他自己分明是人類的身份啊!

“達克,這怎麼可能,這個身體不是惡魔菲利附體的身體嘛?你可別想用這種方法來渾水摸魚!”阿爾加特激昂起了魂力大聲叫道。

“哼,二十年前,我和莉娜去到地球考察。我們附身在了蜜月旅行遭遇車禍,生命垂危地徐遠達夫婦的身上。”達克開始講述起了那時候的故事,“這是我第一次試圖公平地和人類進行接觸,我們沒有強制附身,而是選擇和這對夫婦接觸,因爲這對夫婦的生命是我們挽救的,也許已經死裏逃生了一次,所以在我們說明來意後,那對夫婦認同了我們的附身,他們沒有要求,他們甚至和我們說,能多相愛一秒鐘,都是我們給他們的恩賜。”

現場沒有人插嘴,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將是一段塵封在記憶中的歷史。

“這對夫婦的意識於是在我們內心中存在了,我們也沒有刻意去壓制他們,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們很快就熟悉了地球的生活。”達克繼續說。

“那後來呢?”這個時候,最迫不及待的人反倒是徐飛。

“後來,後來……”達克的聲音逐漸小了下去,他看了看芙蕾,在確定了芙蕾也對這一切感興趣後繼續說,“後來,莉娜犯了一個不可饒恕地錯誤。”

“不可饒恕地錯誤?”徐飛突然問。

“是的。”達克看着徐飛回答,“莉娜喜歡上了人類世界的生活,她不想回到煉獄去了,於是,他趁我不注意,融合了這個女人,也就是你母親的身體!”

徐飛瞪大了雙眼,他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若真是這樣,那徐飛真就是煉獄女王的兒子,也就是煉獄的王子了。

“一派胡言!簡直是一派胡言!”芙蕾憤怒地敲擊着徐飛母親的棺木。

“我說服不了莉娜,又不得不回煉獄,於是我只能在陪伴了莉娜一年後,返回了煉獄。”達克說,“在這一年裏,徐遠達的意志十分消沉,我用盡了全力才讓他振作起來,我將我的魂力意識,殘存在徐遠達的身體中,直到看到了徐飛出世,我才離開人類世界,返回煉獄,繼續當我的煉獄之王,而用我殘留下來的魂力,支撐着徐遠達繼續在人類生活,成爲我的一個分身。”

達克這麼說,這也就是意味着,雖然徐飛是人類的軀體,但是實質上,他有着惡魔的心靈以及惡魔的魂力潛力。這樣一來,達克選擇了徐家附身,一直不拆穿徐飛的身份,一切的一切都順理成章了起來了。

“達克,你編故事的能力越來越出色了,你以爲你這樣就能瞞天過海嗎?”芙蕾這個時候是絕對不會輕易相信的。

“你可以看看這個人類女子的脖子,你就知道答案了!”達克繼續自信地說。

芙蕾猶豫了一下,但是他最終還是俯下了身子,打開了透明棺木的罩子,看着莉娜人類肉身的屍體。

莉娜的身體雖然已經死去了多年,但是還是顯得如沉睡一般,芙蕾不知道達克究竟取用了什麼技術,但是這種技術確實是匪夷所思。

芙蕾翻動着莉娜的脖頸,她的神色已經告訴了達克答案,答案如他所料,芙蕾沒有辦法否認這個女屍就是她的妹妹莉娜,因爲無論惡魔怎麼附身,脖頸後面的惡魔螺紋,是怎麼也沒有辦法消除掉的。

“莉娜是怎麼死的?”芙蕾的問話已經表明了她現在已經基本認可了達克的話。

“生下徐飛幾年後,得了癌症死亡。”達克說,“她本不該得這種疾病的,只是他附身的時候太過於激進,並沒有消除人類身體上隱藏的病患,面對疾病,很多時候,以惡魔的魂力也是無藥可救的。”

這就是一切的真相嘛?這就是達克隱藏着的祕密嘛?在這個場合裏,徐飛纔是心潮最澎湃的人。一直以來,他都將自己當成人類,並與惡魔作戰爲己任。他希望能救出父母,救出姐姐,但是到了現在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是惡魔。達克讓菲利和徐飛互相融合,就是爲了讓徐飛得到更多的力量。惡魔融合惡魔,這絕對是開天闢地以來的第一次,但是這種第一次就是因爲這種機緣巧合而實現了。徐飛也終於明白了爲什麼達克肯還給自己羅盈的身體,因爲對於達克來說,羅萍和羅盈其實與她無關的,他徹頭徹尾想培養的人就是徐飛,而芮恩只不過是一個附帶品罷了。

地球花園的氣氛突然凝固,當真相公諸於衆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需要時間去調節。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兜兜轉轉一大圈,所有的人這才發現,原來達克把所有的人都耍了。從達克去到人類世界的第一天,他就已經謀劃好了全盤計劃。徐遠達是達克在人類世界的分身,也是他的一條退路,而徐飛則是達克在人類世界培養的繼承人。當達克發現煉獄的局勢短時間不可逆轉的情況下,他就想到了自己留在人類世界的一步棋,也許若是煉獄相安無事,他永遠不會去用到這步棋,但是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他就不得不這麼做。

徐飛是莉娜的兒子,達克原本希望他可以成爲一名普通的人類,畢竟這是莉娜的希望,也是她的選擇。但是當他看到徐飛巨大的潛力的時候,達克知道他這個兒子將成爲一個煉獄的強者,那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在短時間裏擁有惡魔的能力呢?那就只有讓自己另一個兒子菲利把魂力融合過去。

事情的發展果然不出達克所料,菲利附身徐飛肉體的時候,徐飛體內惡魔的抗性本能地起了作用,就好像達克所預期的那樣,徐飛將菲利吞噬在了身體裏。這更是讓達克看到了徐飛的潛質,而且就算是菲利附身徐飛成功,那達克也有什麼好惋惜的,畢竟菲利也是自己的兒子,他擁有了徐飛的潛質後,實力也會大幅提升,可以說這是一步不會產生什麼副作用的棋。當然,也許他的潛意識裏,他是一直期望着莉娜的兒子能接自己的班的。

徐飛不知道,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講究竟是公平還是不公平,他沒有辦法選擇。人不可能選擇父母,除了用命來形容以外,就沒有辦法來形容徐飛的境遇了。

“故事很動聽,但是,故事就是故事!”阿爾加特在大家都沉寂的時候,狂傲地站了出來,“哪怕是編造的故事再動聽,你現在也就只是階下囚罷了。”

“阿爾加特,從極北放出芙蕾,聯動七將軍叛亂,這一切幕後的策劃者,就是你吧?”達克冷峻地說。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又何必再問呢?”阿爾加特凝起了目光看着達克說,“是我從北方把芙蕾找了回來,是我牽頭策動七將軍反抗你,也是我幫助芙蕾平息四下紛起的煉獄獸人,你以爲,你讓那些獸人動亂,就能阻擋我的腳步嘛?”

“你果然是傲慢的阿爾加特啊!”達克仰天大笑道,“你的計劃都很好,但是唯獨少了一條,那就是知我於死地。”

“現在也一樣!”阿爾加特燃燒起了鬥氣站在了達克的面前,他的魂力隨着他的腳步而震盪,地球花園的草地瞬間變得坑坑窪窪。

“等一下動手,阿爾加特!”芙蕾試圖阻止阿爾加特。

“陛下,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達克現在必須要死!”阿爾加特一意孤行,“你今天不殺死達克,他會放過你嘛?你不要忘記了,你的王位是怎麼來的,不要因爲你那畸形的憐憫而壞了大事!”

“你……你說什麼?”芙蕾似乎感覺被阿爾加特說到了痛處。

“你瞞得了別人,但是瞞不了我。”阿爾加特的魂力場已經籠罩住了整個區域,“若不是你對莉娜的感情超越了姐妹,你也不會如此的針對達克,所以,你別無選擇,你必須讓他死。”

阿爾加特肆無忌憚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根本就不是一個臣下應該對陛下有的口氣,也許除了傲慢的阿爾加特敢這麼說以外,沒有人敢這麼說。

“既然來了這裏,我就已經做好了決戰的準備!”達克突然打斷了現場阿爾加特一個人表演的氣氛說道。

“你覺得現在的你還有能力反抗嘛?”阿爾加特進一步激發魂力,兩個人就好像在比拼着魂力一般在地球花園中激昂。

達克用一個近乎於誇張的動作震開了虛掩着的魂力手銬,他扭動着自己的手臂擺出了和阿爾加特決一死戰的姿勢。

“格瑞德,哈伯裏希,還不快去幫忙!”惡魔副官布雷克在芙蕾身邊指揮着。

格瑞德和哈伯裏希都不爲所動,他們就好像完全沒有布雷克說的那樣。

“你們兩個傢伙,難道這個時候你們倒向達克了嘛?”阿爾加特大叫道。

“不好意思,阿爾加特大人,作爲煉獄的最高上將,我們在不弄清楚誰是王者之前,是不會動手的。”哈伯裏希陰陽怪氣地說。

“哈哈哈哈。”達克猛地大笑了起來,比起阿爾加特的突然失落,達克完全有理由得意,他根本就沒指望格瑞德和哈伯裏希能幫到自己,能讓他們置身事外,那就已經是完成了達克的預期了。

看到達克準備開啓戰鬥,徐飛,芮恩,露比已經陳夢晶都卸掉了手上的魂力手銬,四周的侍衛在格瑞德的阻止下,沒有一個敢輕舉妄動的。

“都是叛徒,都是叛徒!”布雷克一個人在芙蕾的身邊大叫道。

芮恩卻猛地躍了起來,對準布雷克所在的位置就放出一個魂力球。布雷克畢竟不是等閒之輩,他也有他的絕活,不然他也沒機會在煉獄生存那麼久。

“布雷克,你的對手是我。”露比趁着布雷克躍起的時候,佔據了他的位置,露比轉動着魂力骰子和他兩兩相對。

“徐飛,芮恩,芙蕾就交給你們了。”達克冷哼了一聲,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徐飛必須直面芙蕾,也就是他母親的姐姐。

芙蕾的心理明顯經歷了一次大起伏,他用很輕柔地動作甩掉了象徵煉獄王者的披肩,燃燒着自己炙熱的雙眼看着徐飛和芮恩。

徐飛沒得選擇,這個時候他只有戰鬥,只有戰鬥才能活下去,只有戰鬥才能思考自己的下一步。

“菲利,哦,不,徐飛,就讓姐姐我替代你作戰吧!”芮恩很早就知道了徐飛的身份,但是她就是改不過口來,她生怕徐飛因爲知道真相而消沉。

“不,芮恩,這是我自己的戰鬥!”徐飛和芮恩並排而立。

徐飛不知道爲什麼而戰!爲達克?那個一起瞞着自己的父親?爲芮恩?徐飛自己都已經是惡魔的身份了,救回了姐姐又如何?爲地球?徐飛沒那麼偉大,這不是他的責任!

“徐飛,你要爲你自己而戰!”陳夢晶在這個時候突然說了一句,她是夢天使,她能讀懂人的心。

“是的,爲自己而戰!爲我是徐飛而戰!”徐飛的雙眼堅定了起來,他的眸子裏如同可以射出火焰一般衝向了芙蕾。

“莉娜的兒子,達克培養出來的戰士。”芙蕾冷哼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