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天魔老祖等強者一個個震驚之中,眼光分外不善了,紛紛殺機暴露,誰也不想頭頂有一位隨時置他們於死地的強者。

「還有誰?」

武祖微微一笑,掃視四方,眼角餘光在落到紫皇身上時,盪起了微不可查的漣漪,又掃視到了血海老祖身後的呂小布,烏烈皇旁邊的蠻吉,顛倒老祖身旁看起來十分憨厚的牛犇。(未完待續)

鎮天峰下一場大戰,撐天山處一場搏鬥,而天武皇朝也迎來了敵人。

丁峰開啟了天武皇城的大陣,守護子民,卻獨留皇宮之處沒有被大陣籠罩,這是開門揖盜,正面抗衡。

唰……!

幾道流光橫空而來,停在皇宮上方,他們每一個的氣息,都有鎮壓三千億里大地的威能,站在上方,龐大的威壓形成的浪潮,讓天武皇城的大陣都發生劇烈的漣漪,震蕩不休。

「武皇,出來受死!」

這是金麒麟,祖麒麟的大兒子麟金德,一身實力驚天動地,赫然達到了大羅金仙圓滿境界,十分不可思議。

在他身後站著六位絕世大能,每一個都比金麒麟強上千百倍。

丁峰騰空而起,來到了金麒麟對面,在他身旁只站著大牛和乾坤老祖,至於金峰等強者,不入准聖,再這樣的爭鋒中用處不大。

「好謀划,當真好謀划!」

丁峰感嘆道。

祖麒麟遍邀天下強者,圍殺武祖和法祖,同時開闢第三個戰場,將天武皇朝一舉摧毀,為兒子報仇。

他這是要將位於中州中心的勢力一舉拔出,為他今後統一的步伐剷除障礙,不得不說這一步棋走的非常漂亮。

可祖麒麟千算萬算,也想不到丁峰的實力,想不到武祖和法祖的實力,更想不到某些變化。

「你就是所謂的道師武皇?」

金麒麟看向丁峰,露出一抹殘忍之色。

「見了道師,還不跪下參拜?當真不孝,該打屁屁!」

大牛體內的熱血已經沸騰。整個人都散發著無盡的光和熱,肌肉都不停的彈跳,躍躍欲試,卻強行壓制,調侃了起來。

「讓我參拜。就他也配。」金麒麟不在意,只是冷笑,「武皇,你也別想著武祖能夠救你們了呢?此時今日,整個天下,也沒有生靈能夠救得你們。不過我大人有大量。只要你敞開胸懷,讓我奴役你的真靈,你還有活命的機會,否則,我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丁峰笑了,笑的很古怪,對著身旁的大牛道:「你看看這個傢伙,張牙舞爪的,像不像一條被寵壞了的寵物狗?再弄條鏈子拴著,鬥弄鬥弄,一定很樂呵!」

「哈哈哈!我還真沒發現呢,你這麼一說。要是將他打回原形,可不就是一條獅子狗嗎?

大牛詭異的打量著金麒麟,不由得大笑。

乾坤老祖嘴角扯了扯。心說,這兩位太無恥了,特別是武皇,哪有一點道師的樣子。

金麒麟卻差點氣爆了:寵物狗?獅子狗?

「該死!」金麒麟暴喝一聲,「給我殺,殺了他們!」

可不等他們出手。大牛的裂天斧已經凌空劈下,攜帶著開天之威。直劈金麒麟的頭頂。霸道無邊的力量,讓金麒麟神色瞬間大變。不禁驚恐,好在他身邊有強者,這才穩定住心神。

「休傷少主!」

其中的兩位長老立即祭出了至寶,抵擋裂天斧的攻擊,可乾坤老祖卻撇撇嘴,手指一點,施展出大挪移之術,將兩位長老的攻擊斗轉星移到了別處。

可准聖強者的反應何等快速,又有兩位長老倉促出手,卻擋不住裂天斧。斧光落下,金麒麟一顫,從眉心爆發出一團金色光芒,繼而分成兩半,驚恐的眼神,徹底的寂滅了生機。

裂天斧一擊,轟殺了金麒麟。

金麒麟帶來的六位長老頓時一呆,然後露出極度狂暴的羞怒之色,在他們眼前殺了少主,這是何等的羞辱,想也不想,全部出手。

「最高不過准聖中期,竟敢闖我們的天武皇朝!」

乾坤老祖嗤笑道,「道師且寬心,看我的手段!」

丁峰點點頭,以乾坤老祖准聖圓滿的境界,再加上至寶乾坤鼎,還真看不起這些強者,更何況還有大牛這位戰神,以及不知深淺的他這位道師。

目光一轉,他看向了北方,露出怪異之色。

鎮天峰下,武祖乾脆利落,一拳轟出,崩碎萬法,讓祖麒麟心神狂跳,卻也起了爭勝之心,喝道:「我向來自負體魄之強,不比祖龍弱,不比天下任何強者差,武祖,就讓我試試你的力量達到了何種程度?」

唰……!

一拳破空,他竟然迎向了武祖的拳頭。

在場的老祖,都感覺理所當然,祖麒麟的體魄之強,正如他所言,當世罕見,絕對處於最頂層。唯有紫皇眉心突突直跳,露出怪異之色。

砰……!

上一個瞬間,祖麒麟還分外自信。

下一個瞬間,祖麒麟驚愕萬分。

又一個瞬間,祖麒麟露出驚恐之色。

他的手臂,在碰上武祖的拳頭之時,就感覺到一股不可抵擋的毀滅之力湧來,瞬間沖毀了他的力量,灌入拳頭,沒入手臂,只聽一聲炸響,手臂粉碎,爆裂開來。

「啊……給我鎮壓!」

祖麒麟大叫一聲,瘋狂爆退,同時體內的大地印被激活,湧出浩浩蕩蕩的力量,瞬間鎮壓住毀滅之力,讓大地印都顫了顫。

要不是有大地印這件至寶,他毫不懷疑,半邊身子都會被轟碎了。

「祖麒麟,你的體魄確實不簡單,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徹底崩潰,當真難得!」

武祖讚賞的點評道,「可惜啊,距離我就差遠了!」

說著,他踏步上前,一步一個黑洞,兩步之間已經追上了祖麒麟,大手一掄,形成一方世界,狠狠的拍了下來。

神體大成,威能何等強悍。

武祖猙獰的一面,開始顯現世人面前,讓血祖等強者臉色全部不好看,甚至震驚萬分。

祖麒麟斷臂上金光閃爍。臂膀恢復如初,要想再恢復到先前的強度,就需要耗費大量的本源了,可這個關頭,他又怎麼會做。看著大手落下。祖麒麟抬手一指,大地印飛出,頓時一股鎮壓無窮大地的力量,讓周圍的強者都身子一沉。

先天至寶,鎮壓蒼茫。

轟……!

大手破碎,大地印也倒轉而回。

「這才有點意思!」武祖露出了嗜血的笑容。「殺!」

他沒有祭出至寶,只用拳腳。

「基礎拳法!」

「基礎步法!」

「基礎腿法!」

武祖一拳一腳,有板有眼,演繹最平凡的武道功法,然而越是基本。越是基礎,越直指大道本質,武道精髓。

大道至簡,就是此理。

容納蒼天萬道於一拳一腳中。

「好一個武道,好一個武祖!」

祖麒麟是何等強者,自然看出了武祖的恐怖,一拳一腳,引動萬法。崩斷天道,平凡的拳腳,蘊含著恐怖的威能。

「大地印。鎮壓!」

祖麒麟手一指,大地印化作萬丈大小,散發著無窮無盡的黃色光芒,鎮壓下來,蒼穹為之顫抖,大地為之驚鳴。

「來的好。看我的直拳!」

武祖興奮莫名,血脈化成江海浪濤。洶湧運轉,每一根大筋都如至寶一般崩動。每一個細胞都好似永動機提供無法無天的力量,每一根骨頭,都如至寶一般堅硬,他的力量擰成一股,貫穿拳頭之上。

神醫萌妃:狼性王爺霸道寵 一拳出,驚天動地,一聲爆響,大地印被轟飛千萬丈高空,直接撞出一個巨大的黑洞,地火風水湧出。

武祖也被震落高空,砸出一個深淵,他卻身子一縱,再次出現高空,根本沒有受什麼傷害,只是拳頭龜裂罷了,連一滴血都沒有流出來,更別說傷著骨頭了。

嘶……

看到這一幕,無論血祖,還是天魔老祖,亦或者是吞天,還有光芒、逆道、如來佛、金剛佛等等,全部倒吸口涼氣,不停的哆嗦。

「這真的是武祖的體魄嗎?」

他們都不禁發愣。

作為絕世大能,他們每一個都知道淬鍊體魄的難度,強如祖麒麟,天生體魄強大,卻也距離武祖天差地別。

還有來自天巫大世界的烏烈皇,更是震驚萬分。

烏烈就是淬鍊體魄,時常以體魄之強而自傲,甚至比祖麒麟更勝一籌,可今天看到武祖的體魄,他徹底的沉默了。

「這絕對是堪比至寶的身體啊!至寶的體魄,至寶的力量,不是聖人卻勝似聖人,還怎麼打?」

雪女神哆嗦個不停。

紫皇雖早有所料,卻也不禁呆了,「這小子,這小子的一個分身,竟然這麼恐怖,體魄淬鍊到了極致,堪比先天至寶,那麼法祖呢?又強大了何種程度?丁峰這個本尊呢?也成了道師!丁峰啊丁峰,不愧是被我選定的一生對手啊,讓我都有種絕望感,不過你強才能激發我的鬥志,不行,接下來還要繼續修鍊!要想快速提升實力,只有一種方法了!」

紫皇又嘆息一聲,「在陽宇宙還不顯,如今來到了陰宇宙,當年你隨手的布局,卻……作為老朋友,又怎能不支持你,等將來站在巔峰……嘿嘿,有意思,當真有意思!」

武祖卻不給祖麒麟發愣的功夫,一步破碎虛空,來到了祖麒麟對面,橫腿踢向了他的脖子。

「大地印,無盡玄黃!」

祖麒麟一個哆嗦,連忙操控至寶大地印破碎虛空,瞬間來到了他頭頂,激發了這件至寶的另一種功能,操控無盡的大地之力。

萬億里內的大地之力洶湧而來,形成了絕對防禦,將祖麒麟籠罩裡面。

「我為鎮天峰,散!」

武祖眉頭一凝,他要是強行打碎祖麒麟的防禦,必將萬億內的大地之力轟散,到時候地脈暴動,必將生靈塗炭,這可不是他願意看到的,不過他也不是沒有方法。

身形一晃,體內衝出一股玄奧的氣息,瞬間勾通了鎮天峰的力量。一聲暴喝,祖麒麟體內的防禦之光竟然砰然破碎,連大地印也顫鳴一聲。

「你、你竟然容納了鎮天峰的氣息?怎麼可能?」

這下子,祖麒麟真正的驚恐了。

鎮天峰啊,支撐蒼天,鎮壓大地,在洪荒世界,什麼至寶,什麼神通,都絕對沒有他的鎮壓之力強大,沒有他蘊含的大地之力磅礴。

這才是真正的鎮壓,絕對的掌控,哪怕武祖只是引動少許力量,也讓大地印失去了操控大地之力的威能。

唰……!

一腳將大地印踢飛出去。

正在這時,祖麒麟臉色一白,感應到了金麒麟被殺,血脈牽動,心神狠狠一顫。

「好機會!」

惡總裁的拒婚新娘 武祖真正的認真了,將踏虛飛仙步施展到極致,破碎空間,逆轉時間,自身又化作一座無量神山,剎那間撞在了祖麒麟的身體上,讓他連召回大地印的功夫都沒有。

絕對的速度!

絕對的力量!

砰……!

祖麒麟慘叫一聲,身體撞成了血霧,不等他操控血肉之中的意志之力進行恢復,無量神山發出吞噬諸天的力量,將祖麒麟的所有血肉盡數吞了下去,之後一道真靈堪堪被趕回來的大地印護住。

「救我!」

祖麒麟驚恐大叫,他想操控大地印破空而去,卻無奈的發現已經做不到了,這一刻他萬分後悔,為什麼要報仇,為什麼要圍殺武祖,為什麼要第一個出頭。

顧不得什麼顏面了,連忙呼喊,可恢復真身的武祖,又一拳轟在了大地印上,同時他眉心裂開,死神之眼發出一道黑光,順著拳頭破開的通道,沒入了大地印深處。

啊……!

祖麒麟凄厲的慘叫,好似讓人看到,他的真靈四分五裂,遭受了最凄慘的懲罰。

唰……!

大手一抓,將震顫的大地印拿在手中,無盡的氣血湧出,灌入進去,瞬間封印,手臂一晃,大地印已經被他收了起來,卻不知藏在何處。

祖麒麟被打碎真身,被吞了神體,被打碎了真靈,被鎮壓住大地印,被封印禁錮。

一代絕世大能,萬獸宮的皇祖,號稱走獸一脈的領導者,註定了黯然的下場。

直到這時,周圍的強者才反應過來,可想出手已經來不及了。

武祖出手太快了,太迅速了。

祖麒麟落敗的也太快了,快的讓人不敢置信。他可是天地間少有的大能啊,即使不敵武祖,他們也相信能夠支撐很長時間,可、可、可結果讓他們膽寒。

祖麒麟有這樣的下場,那他們嗎?

想到這裡,天魔老祖等強者一個個震驚之中,眼光分外不善了,紛紛殺機暴露,誰也不想頭頂有一位隨時置他們於死地的強者。

「還有誰?」

武祖微微一笑,掃視四方,眼角餘光在落到紫皇身上時,盪起了微不可查的漣漪,又掃視到了血海老祖身後的呂小布,烏烈皇旁邊的蠻吉,顛倒老祖身旁看起來十分憨厚的牛犇。(未完待續) 車子一路飛快的開到了學校,她總算沒有遲到來到學校。今天是大課考試,林北望快速的找到了教室。

坐下來后的林北望看到了走進考場的老師,居然還是季楠風。

林北望看著講台上正在準備髮捲子的季楠風,心中想這難道只是巧合?

想著這些的時候試卷已經到了手上,林北望搖了一下頭,打消到自己腦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讓自己沉下心來好好答題。

講台上的季楠風看到林北望時,眼眸中滿是喜悅,他就坐在講台上定定的看著林北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