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這麼反常?

好端端的,怎麼會在沙發上睡著了?

江南去把暖氣打開,看到茶几上,幾乎沒動過的一碗泡麵。

她就吃這個?

眉頭緊蹙著,江南收拾好了茶几,這才拍醒她。

司徒雲舒迷迷糊糊的醒來,揉著眼睛,「江南,你怎麼來了?」

聲音帶著初醒時的軟綿,低低軟軟的,格外溫順。

「打你電話沒人接,我就過來了。」

他其實是擔心她出事。

坐起身,司徒雲舒揉了揉腦袋,似乎睡得太久了,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很難受。

一手撈起手機,看了一眼,上面滿是江南的未接電話。

「手機調靜音了,我沒聽到。」

她不是故意不接電話的。

江南脫下大衣外套,隨手掛了起來,挽起薄衫袖子,「餓不餓,我給你做點吃的?」

「好啊。」雖然她沒什麼胃口。

江南的廚藝很好,不到半個小時,就做好了簡單的三菜一湯。

公寓里飄散著飯菜的香氣,司徒雲舒肚子里的饞蟲,成功的被勾醒了。

摸著咕嚕嚕抗議的肚子,她到餐桌前坐下。

「嘗嘗這湯味道怎麼樣。」江南給她盛了一碗湯。

司徒雲舒喝了一口,鮮甜的湯,令人食慾大開,「很好喝。」

「是么?好喝就多喝些。」

江南一直在為她布菜,司徒雲舒放下筷子,抬眸看他,「你不吃么?」

「我吃過了。」

他吃過了,卻來為她做了一頓晚餐,司徒雲舒心裡很過意不去。

自從江南向她表明心跡之後,她對江南,就再也沒辦法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給予的好了。

總覺得,自己虧欠他許多。

司徒雲舒一臉愧疚,「江南,你不要對我這麼好。」

真的不要對她這麼好,她實在無力償還他的好。

她如今孑然一人,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回報給他的了。

「對你好,是我自願的。你不需要有心理負擔。」

司徒雲舒搖頭,「怎麼可能沒有心理負擔呢?江南,我真的沒有什麼可以回報給你的。你……也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燈光下,江南清雋的面容微微沉了下來。

「雲舒,你答應過我,要結婚的。」

「對不起,我做不到。」司徒雲舒誠懇道歉,如若江南不愛她,她還能安慰自己,她跟江南是各取所需。

可江南愛她,她發現自己沒辦法利用一個真心喜歡自己的人。

她無法回報他,註定會在這場婚姻中,失去了最初的目的。

「不談這些了。」 契約萌妻掌心寵 江南及時打住這一沉重的話題,「今晚我在這裡住下,明天去逛逛街吧?」

「逛街?」

司徒雲舒深深懷疑自己耳朵出現了幻聽。

他不是最不喜歡逛街的么?

「陪我去買衣服吧。」

「好啊。「

…………

第二天,兩人吃過早餐,便出門了。

陪他買衣服是借口,他早就發現她的衣櫃里,衣服不多。 羅宓吃驚的是,根據她所獲得的資料,商崇連還只是處於武王中期至後期這個階段,怎麼可能如此快的晉級?

而古木吃驚亦是如此。

顯然兩人都沒想到,商崇連會晉級的這麼快,這麼突然。

看到羅宓和古木驚愕,羅老爺子笑了笑,繼續說道:「其實商家那小子能夠晉級武皇,也是有原因的。」

「前輩,什麼原因?」古木急忙問道,他馬上就要和商崇連比斗,這貨晉級武皇,絕對是一件壞消息。

他可不認為,商崇連這種天才,在晉級武皇后,自己可以如擊敗唐家家主那般輕鬆。

老爺子眯了眯眼,道:「這小子覺醒了商皇血脈,憑此一舉突破至武皇修為。」

「什麼?」古木更加吃驚了。

曾經在歸元劍派得知商崇連有什麼商皇血脈,他曾問過師尊是否覺醒,而司馬耀的回答則是覺醒了。

可是如今才覺醒,這是要鬧哪樣?

而更讓他崩潰的是,羅老爺子繼續說道:「根據中州傳來的消息,商家小子只是初步覺醒了商皇血脈。」

「初步……覺醒?」古木無語,聽老頭所說,這血脈還有二次,三次覺醒?

還別說,真讓他猜對了。

老爺子這麼解釋道:「商家小子的商皇血脈契合度達到十分之一,但由於修為過低,只是開啟一次覺醒,以後隨著實力增進,還會有二次,三次,甚至是十次。」

古木聽完,頓覺有點暈。

自己的對手初次覺醒,直接跳躍到武皇層次,若是明天來個二次,三次,或者十次的覺醒,豈不是直接成就武神了?

要真那樣,半個月的比武也甭去了。

過去豈不是找虐?

羅老爺子看到古木臉色難看,咧著嘴『哈哈』大笑起來,道:「小子,是不是怕了?」

翻了翻白眼,古木聳聳肩,道:「老爺子,我古木從來沒怕過誰。」

「那你意思是,半個月後還要和商崇連比斗?」羅老爺子問道。而古木則撇了撇小嫩嘴,道:「當然,不就是剛剛晉級武皇嗎。」

這貨嘴上說的很不在意,心裡卻盤算,商崇連要是真的挺猛,那自己索性直接開溜得了。

正如他自己所說,他就沒怕過誰。

而選擇開溜也是技術性撤退,因為他知道,敵強我弱的時候,如果還硬要扳扳手腕,那是送死的行為。

根據羅老爺子對古木的了解,他也認為這小子如果知道對手很強,肯定會選擇避而不戰,畢竟他不知道武者尊嚴為何物。

於是笑著打趣,道:「商家小子擁有化無之力,可化解萬物屬性,此番晉級武皇,哪怕境界不穩,你想勝他難度不小啊。」

「這還用你說嗎?」古木暗暗腹誹。

如果換做別人晉級武皇,他有自信可以與之練練,但商崇連晉級武皇,他便有些信心不足,畢竟這傢伙只比自己大幾歲,晉級這麼快,又有化無能力,肯定不是唐家家主這種檔次。

古木在這裡鬱悶,羅老爺子則悠哉的說道:「武者感悟天地,領悟化虛為實,達小成境。

領悟天地法則,為大成境。

領悟其真元,則是通天境。

商家小子體質特殊,而那化無之力則是將萬物屬性歸於虛無,歸於自然,實乃武者剋星。」

聽老爺子在這自言自語,古木感覺羅家家主是在看自己笑話。

站在旁邊的羅宓,則悄悄推了他一下。

後者見狀,頗為不解。

「……」看到這貨好像沒理解什麼意思,羅宓只好輕聲說道:「還不問問爺爺,有什麼辦法?」

古木聞言,頓然恍悟。

這老頭唧唧歪歪半天,難道有辦法對付商崇連的化無?

於是急忙拱手請教道:「前輩,商崇連既然有化無之力,晚輩若與之交手,可有破解之法?」

羅老爺子笑了笑,道:「化無之力雖破萬物,但終究不是無敵,想要破解,辦法當然多的是。」

古木大喜,道:「還請前輩指點。」

羅老爺子淡淡說道:「你雖天賦出色,卻不過是我羅家門客,想讓老朽指點,還不夠資格。」

「……」

古木無語,這老頭昨天還說要指點指點武道,咋得現在又變成不夠資格呢,這翻臉翻的也忒快了點吧?

沒辦法,誰讓自己有求於人。

古木還是抖著笑臉說道:「昨天還和前輩看病,屁股上又被踹了幾腳,這都自己人了,還不夠資格嘛。」

總裁強歡:前妻請回房 羅宓聞言一怔,旋即暗暗無語,道:「難道被踢了幾腳,就成自己人了?」

羅老爺子也這麼認為。

盯著古木,卻道:「說的不錯。」

然而停頓一下,繼續說:「不過,只是踢了幾腳而已,距離自家人還差的遠,小子,把屁股撅起來,讓我再踹幾腳,這樣就可以了。」

古木嘴角一抽,徹底無語。

同時心想著:「這老頭果然有踢屁股的癖好啊!」

羅宓聞得爺爺所言,以及看到古木那表情,頓時忍俊不止,暗道:「無恥的古木還有這窘迫表情,倒也難得。」

古木如果知道羅宓心中所想,肯定大呼冤枉!

我無恥嗎?

和你爺爺比起來我一點都不無恥!

「不同意?」看到古木遲疑,羅老爺子問道。

「為了自己的武者尊嚴,被踢幾腳又如何?再說了,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古木暗暗想著,於是說道:「前輩既然用屁股來決定是不是自己人,那我只能如此。」

話說完,古木走到羅老爺子面前,這就把屁股撅起來,獻了上來。

羅宓看到古木那滑稽模樣。

最終難以忍耐,掩口笑了起來。

看到這個女人還笑的出來,古木頓時暗嘆,自己的英明形象全毀了!

羅老爺子看他如此配合,緩緩抬起腳,這就要踢上去。

不過卻見古木突然轉過頭,搓著臉道:「前輩,最好選右邊的踢,左邊還疼著呢。」

踢個屁股還得選著來?

「老子不分左右!」

「呼!」

羅家家主猛地抬起右腳,強悍靈力驀然爆發,充斥在周遭。

古木做好了被踢的準備。但突感強悍靈力爆發出來,臉色頓然大變,心中驚道:「這老頭要玩真的?」 昨天和羅老爺子相見,古木雖然被踢了幾腳,但後者始終沒動用靈力,也僅僅是普通人的力道,對他而言根本沒啥事。

可如今感覺到老爺子爆發出武道修為!

古木便知道,這要是一腳踢上來,屁股開花是小,重傷在地才是大!

「不帶這麼玩的啊!」他心中悲哀的吼道,不過並沒有挪動,一如既往的撅著屁股。他知道,這老頭或許是在試探自己,若選擇躲開,想要獲得指點怕沒希望了。

只能賭了!

古木選擇不退,而且已經做好在榻上休養幾天的準備。

不過就在此時,那爆發出的武皇驀然消散,旋即聽羅老爺子淡淡的說道:「算了,看你這小子如此配合,老朽不為難你,把屁股放下吧。」

古木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

看來自己的屁股是保住了。

不過也就此時。

那剛剛把腳放下去的羅老爺子,驀然抬腳,精準無誤踢在了古木的屁股上,而後者由於分心,馬步不穩,頓時一頭栽在草地上。

「我靠,這老頭耍詐!」栽在地上,古木捂著屁股,心裡嗷嚎著,不過唯一讓他欣慰的是,羅家主並沒有動用靈力!

「嗯,這樣,你小子也算是我羅家的朋友了,起來吧,隨老朽來。」羅老爺子踹了古木一腳,心情頓然舒暢,然後站起身走出小亭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