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怔,葉晨雖然來到村裏一年多了,可一些陳年的事,他不主動去問,還真不知道。

揉了揉少女的小腦袋,葉晨笑道,「好,那先生就教你醫術。」

「先生,我也要學。」

「我也想學。」

孩子性格,人家要學的,他們也搶著要學。

而等到真正開始學的時候,恐怕一個個都會後悔不已。

「都別叫了。」戒尺拍了拍面前跳的最歡的幾個小蘿蔔頭,葉晨開口道,「你們想學的為師都可以教你們,不過在此之前,先把課上好,把為師教給你們的真氣練好。」

鎮壓下這些一時興起的小蘿蔔頭,葉晨開始給他們上課。

上午理論課,講論語,講數學。

下午體育課,練拳,打坐,修鍊氣感。

學堂里一共十個娃娃,王林和虎妞成親離開后,就剩下八個。

八個小傢伙里年紀最大的十三歲,最小的五歲。

這些孩子裏,如今修鍊出氣感的有三人,張圓圓、米雪以及王敏。

王敏是個男孩,就是現在學堂里年紀最大的,瘦削,因為跑得快,所以叫了個敏字。

當然,離開學堂的王林和虎妞也找到了氣感。

至於其他年紀更小的少年,因為年紀小,還沒有**,自然不能煉精化氣。

之前讓他們修鍊,除了忽悠他們安靜,也算是讓他們提前積累些經驗。

不過年紀小修鍊不了真氣,卻是可以練太祖長拳。

和林鐵交易的時候,林鐵可沒有說不讓葉晨把拳法外傳,或許在他印象里,用那麼貴重東西換來的東西肯定是要好好藏起來的。

「手臂再往上點,別總是軟趴趴的。」

小傢伙們排成一列,嘿嘿哈哈,一招一式地比劃着,葉晨走在其中,不時用手中的戒尺糾正他們錯誤的姿勢。

「先生,可是我覺得往上一點和往下一點好像沒什麼區別,要是我的敵人比我矮,我這一拳要是往上,可就打不到人家了。」

少年按照要求,乖乖抬高手臂,可心中疑問並不會因此消散。

都是小孩子,還沒經歷過這個世界的禮教刻板,所以,他們還能夠大膽提出自己的質疑,甚至是質疑老師。

聽着這小傢伙的話,葉晨眼中露出一抹滿意的神色。

沒有死板練拳,有自己的想法,這很好!

「這一拳,你打上打下其實都可以,可無論你打上打下,你的小臂都要直,如果你的小臂不直,力量的傳導就會大打折扣,到時候就算你的拳頭打在人家身上,也不過是撓痒痒一般。」

看似刻板的拳架子,可不只是擺設,什麼樣的姿勢能夠爆發出更大的力量,那是經過創作者深思熟慮琢磨出來的。

「所以,你們都記住,不要以為差一點,差不多都一樣,大不一樣!」

「也不要耍小聰明,覺得自己的想法更好,其實只是更蠢。」

「拳法,的確要靈活,上上下下,拳力的變化要隨心,不能拘泥,可那是你們在掌握了核心拳架的基礎后才能研究的,現在,連最基礎的拳架子都打不好,何談其他?」

「有問題很好,把你們的問題記下來,等你們掌握了核心拳架后,有些東西你們自然就會明白。」。 保鏢們臉色頓時劇變,他們也同李興一樣,完全就沒看到蕭陽出手。

此刻暈死過去的同伴,他的實力如何大家都很清楚。

蕭陽能如此輕易便將他擊敗。

對比之下,他的實力竟是顯得如此不堪一擊。

這種事情,讓保鏢內心根本難以接受。

「李管家,這小子的實力強得有些可怕,咱們要不要去叫支援?」

不知何時,便有一個保鏢湊到李興面前,朝他低聲詢問道。

「混賬東西!」

「這都還沒有開始打,你就先慫了?張家花這麼多錢養著你們,是讓你們吃白飯的嗎?」

李興聽到保鏢這話,臉色無比陰沉。

當下,就狠狠的將他給訓斥了一頓。

「可是……」

保鏢苦著臉,他心裡對蕭陽的實力感到有些畏懼。

可是礙於李興面前,實在是不好說出口。

「沒有可是。」

「這是少爺親自交代下來的任務,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必須要完成。」

「要是做不到,你們不僅要丟了飯碗,還要遭受嚴厲的處罰。」

李興此時臉上充斥著怒火,對著那名保鏢便是劈頭蓋臉的罵道。

同時,也說清楚了其中利害關係。

見此,眾位保鏢神情一怔,只感覺自己肩上出現了一股無形的壓力。

「俗話說得好,雙拳難敵四腿。」

「你們人多勢眾,未必就沒有機會能拿下這個蕭陽。」

李興一臉狠厲,直接打碎了保鏢們的想法。

但也知道,蕭陽方才展現出來的實力令他們心中感到忌憚。

於是,便打算說出這一番話來激勵他們。

「我把話先撂下,誰要是能將蕭陽打倒,我親自到少爺面前為他請功。」

此話一出。

眾位保鏢頓時眼前一亮。

按照少爺以往的行事風格,李管家親自出面請功,那這獎勵定然豐厚。

想到這裡,他們心中對於蕭陽的畏懼,便不知不覺弱了幾分。

「兄弟們,李管家說得對,就算這小子實力不俗,可咱們人多。」

「只要找到合適機會,未必不能將他擊敗。」

「別慫,一起上。」

很快,便有人鼓起勇氣,大聲喊了出來。

保鏢各個身手不凡,也都是心高氣傲之人。

要不是忌憚蕭陽展現出來的實力,他們都未必會聯合到一起。

可事到如今,這無疑就是最好的選擇。

「一群不自量力的傢伙。」

蕭陽站在原地,眼神清冷朝眾人掃去。

見他們還妄想跟自己叫板,嘴角下意識就挽起一個弧度。

當即,便不屑的冷哼道。

「上!」

走廊通道,並不算寬敞。

此時,眾位保鏢雙眼嚴肅的盯著蕭陽,下一秒就直接行動起來。

三兩下,便將蕭陽給團團包圍起來。

隨著保鏢們一起出手,攻勢從四面八方朝蕭陽襲來。

蕭陽一臉淡然,面對保鏢們轟出的拳頭,他眼裡露出濃濃的不屑。

就這點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傷得了他。

於是,蕭陽沒有還手。

他就站在原地,任由保鏢的拳頭砸在他身上。

胸口,後背,腹部,以及身上各個要害部位。

「這小子怕是嚇傻了吧?居然不躲不閃的站在原地,任由他們攻擊?」

看到這一幕的李興,不禁被逗笑了。

他實在是看不明白,蕭陽這傢伙究竟葫蘆里在賣著什麼葯。

保鏢們內心原本也感到詫異。

可隨著拳頭一次又一次轟在蕭陽身上,卻見他沒有吭聲。

而自己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

「這傢伙的身體是石頭做的不成?一拳打下去,這反震的餘力,差點沒將我的骨頭給震碎。」

「真是見了鬼!他像個沒事的人一樣站著挨打,可受傷的卻是咱們。」

「好邪門的事情。這小子,實在是太古怪了。」

保鏢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兩隻拳頭都已經紅腫起來,此刻更是不斷的發抖。

看向蕭陽的眼神,就跟見到了瘟神一樣,連忙與他拉開了距離。

「廢物,都是一群廢物。」

「人都站在原地給你們打,你們居然還干不倒!我要你們有何用?」

李興看著眼前一幕,頓時火冒三丈。

這要比他們敗在蕭陽手中,還要讓人覺得恥辱。

「李管家,這小子的身體跟石頭一樣硬,我們的拳頭根本就傷不了他。」

「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保鏢們見李興對他們這般責罵,頓時心裡很不服氣,便看向對方解釋道。

他們可不是什麼廢物。

隨便叫出一個,都擁有以一敵十的實力。

之所以在蕭陽面前,表現得這麼不堪一擊。

完全就是因為,他們與蕭陽之間的實力差距太過懸殊。

而這些,李興自己根本就沒有意識到。

「實力不濟就給自己找理由,我看你們這些人也不過如此。」

李管家一臉不屑,輕蔑的朝保鏢說道。

「這事你還真不能怪他們,誰讓他們碰到的對手是我呢?」

見李興對保鏢們一頓臭罵,此時站在原地的蕭陽卻忍不住出聲,為他們辯解。

蕭陽這番話聽起來雖然略顯裝逼,但此刻他無疑最有發言權。

「蕭陽,你別得意的太早。」

「得罪了我家少爺,你以為懂些拳腳功夫,就能幸免於難嗎?」

「哼,別太天真了,你要是不乖乖向少爺服軟,你的下場定會無比凄慘。」

李興臉上露出倨傲之色,並未因為蕭陽表現出些許實力而感到畏懼。

在他眼裡,張振哲若想要收拾蕭陽,辦法多的是。

「哈哈哈……」

「我實在好奇,到底是誰給你的勇氣,居然讓你敢當著我的面說出這種話來。」

蕭陽覺得李興就像個白痴,說話都不經過大腦。

什麼狂言亂語,都敢對自己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