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他跨界強行出手.遭到對方的狠命反擊.狀態絕對不會好到哪裡去.

「你說誰是老賊禿.」

任行天性格向來罵罵咧咧.有什麼說什麼.當即便回了一句.

「任上師別激動.繼續壓住陣紋.別有閃失……」

「好.一切聽王上師所言.」任行天聽到王瑞的話.這才悻悻地退後了去.繼續守著「天璇」的陣位.

王上師坐鎮七星陣的中央.手握拂塵.看向那對生死眼.聲音淡漠無比.

「你聽著.就算你說自己是異世來人.我也信了.不過.那又如何.這裡是玄門的地盤.辦什麼事.那就該按照玄門的規矩來辦.」

他身為武靈高手.說起話來.本就中氣十足.更何況現在看起來.似乎還是自己這邊站著優勢.讓他更有一份底氣在.

所以.他沒道理放棄這個樹立自身威信的機會.說起話來針鋒相對.毫不示弱.

「好.好一個玄門的地盤.好一個玄門的規矩.別說是你們玄門了.就算是你們整座城池.整個大陸.遲早也會我們玄武大陸版圖中的其中一部分.到時候.我看你們還記不記得.自己今天所說出的大話.」

狂傲不羈的一陣笑聲.那對生死眼的死眼驟然睜大.瞳孔里爆出一道道的璀璨金光.霸道威猛的黑氣.從這一時刻起.席捲全場.

「砰砰砰」一連三道的爆炸聲.響徹在了空中.

大地震顫.陣法動搖.

「大家注意.加緊靈氣傳輸.固守陣法.別放他給跑了.」

王瑞眼前一亮.神色肅然至極:「絕情上師.你來補位「天璣」.還有楊上師.你去加固「開陽」……」

「老賊禿就是老賊禿.廢話多得很.我若要逃走.你們之中.又有誰能攔得住我.」

只見對方的生死眼倏然睜大起來.一道道的鮮血從死眼處流下.落在地面上.發乎「噝噝」的聲響.化為一片血霧.

很顯然.為了能夠順利逃走.他也是拼盡了全力.像是在籌備發動著什麼似的.

「什麼.」

王瑞看著眼前濃郁衝天的黑氣.從古老陣紋中緩緩升騰而起.一如之前吸走他靈魂神念的時候.

他的臉上.旋即露出了一道愕然之色.

「不好.大家別攻擊他.那團黑氣.或將吸收大家的靈魂神念.大家退遠點.別接近它了.不然的話…….」

「啊.」的一聲慘叫.只見索真人痛叫一聲.抱著自己的頭腦.疼痛猶如潮水一般向著他襲來.

王瑞見狀一愣.眉頭不由得緊緊皺了起來:「不好.」

他沒想到.對方跨了兩界之遠.竟然還能放出足以威脅到靈魂神念的劍印圖紋來了.

然而.有了索老靈魂神念被黑氣吸引住的例子.其餘人等的心中都有了一定的忌憚.就算出手.也不敢盡全力了.

七位上師和其他真人稍稍一鬆懈.七星大地陣的某個角落.立時出現了一個破綻.

「呼……」

那對生死眼在黑氣的包裹下.眼前一亮.空中急電劃過.終於是成功穿了過去.

只不過.他自己的狀態.顯然也不是太過好受.

「逼我跨了兩界.去使用這劍印傳承.消耗也太大了些.」

他稍微停頓了片刻.眼中露出些許蕭瑟之意:「唉.葉雪儀.看來這次.是沒法把你給帶回去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抬眸看向了遠處那個小山坡.其實.他也大致能猜到.葉子鋒他們逃去的方向.應該就是在那邊.

只不過眼下.他已經沒有什麼精力.在擺脫這麼多武靈、武者高手的圍攻之下.再去追逐他們了.

「罷了.」王瑞沉吟了片刻.咬了咬牙.看著那盤旋不散的黑氣.這是連他也忌憚的東西:「他若要走的話.就讓他走吧.」

天空之中.那隻巨大無比的生死眼猙獰著露出滿腔的殺意.旋即飛到了這天門附近.

靈氣如同波浪一般蕩漾開來.他終於是趕在厚重的玉石板關上之前.進入其中.

「今天算你們走運.不過.你們等著吧.一年之內.我和我的同伴們.終將歸來.葉雪儀.還望你們好生伺候著.如若不然的話.一年之後.我們必將血屠玄門.」

蒼茫古樸的聲音.迴響在了眾人的耳畔.怕是半個玄門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隨後.只聽「轟」的一聲響.

玉石板落下地面.塵土激蕩.數不盡的奇異光點.統統凝聚到這天門之上.

寂靜.針落有聲.

剛才還戰得不可開交的場面.轉眼之間.便已經歸於了虛無.

而那天門上的奇異光點.便像是被微風吹散了一般.統統消散開來.就連天門本身.亦是緩緩化作透明一般.忽明忽暗.即將消失.

「這……」

眾位上師和真人.似乎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此刻怔怔地對視著.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話了.

所以.幾乎就是下一刻.他們便把視線.統統投向了王瑞和古元武.

畢竟.這幽魂死鎮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是最清楚的了.

「王上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剛才那對眼睛是什麼怪物.我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生物.」

「是啊.王上師.還有他和葉雪儀之間.到底有著何種關係.難道.他是為了葉雪儀而來的不成.」

「不會吧.我聽說那個葉雪儀.她本人的出身.只是一個鄉下的小家族而已.怎麼可能會引起這種級別的高手的關注.」

「關於這個.我恐怕.也是有些一言難盡了.」王瑞沉沉地嘆了一口氣.自己的腦袋.也是「嗡嗡」作響.一片頭大.

雖說他是比眼前這些人清楚一點.不過這其中的秘密太多.讓他來回答.那還不如讓葉子鋒來回答.

對了.該是時候.把葉子鋒該拎出來了.

他沉吟了片刻.復而說道:「對了.來人啊.葉子鋒和他妹妹在哪裡.快點把他們給找出來了.」

「不用找了.」

「什麼.」

王瑞皺了皺眉.猛的回過頭去.想要看看.是哪個不開眼的弟子.竟然敢當著眾人的面.違逆自己的意思.

然而.映入他眼帘的人.赫然便是葉子鋒.

「……葉子鋒.」

三里的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也不會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就能讓葉子鋒趕過來的.

除非.他是很早就看出了對方要離開的意圖.根本就是毫無畏懼地一路跑過來的.

葉子鋒面色肅然.恭敬作了一禮:「子鋒見過各位上師和真人.」

「你來得正好.正好要問問你……」

王瑞的話.剛開口說到了一半.便被葉子鋒打斷.

「不.王上師.現在事態緊急.還望幾位上師.趁著這天門尚自存在.快點去幽魂死鎮.營救其他學子.」

「是啊.各位上師.妹妹柳凝紫還在這死鎮之中.生死未卜.」就在剛才.稍稍安定下來之後.柳冰倩聽葉子鋒說起了她妹妹的事情.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一片.立馬衝上前來請願說道.

「這個么.現在這種情況下.恐怕已經.難以救活了吧.」

古元武遙遙抬起頭來.看著那忽明忽暗的天門.心中「咯噔」得跳了一下.

「那也未必……」 王語嫣見林平之提出此問,也是連忙上前。

她是知道段譽跟喬峯是結拜兄弟的。

也聽說了林平之與喬峯結拜的事情。

“明月公子,他是段譽,是你和喬幫主的結拜兄弟。”王語嫣說道。

林平之立刻來了一個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來是二哥啊,你怎麼叫我二哥呢,差點誤會了。”林平之笑着說道。

段譽見林平之的神色,心中一喜,不過這也反應過來,原來這大名鼎鼎的明月公子,竟然是自己的三弟。

鳩摩智見林平之忽略了自己,心中有些不悅。

“明月公子……”鳩摩智還想說話。

但是林平之打斷了。

“你就是鳩摩智?”林平之問道。

“正是小僧。”鳩摩智再度行了個佛禮。

林平之點點頭,走到王語嫣的身邊,然後大馬金刀地跨坐在凳子上。

“我不知道你武功如何,也不知道你到底抓我二哥做什麼。”林平之話語突然一冷,“但是你不放了他,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鳩摩智臉色一變,他沒想到林平之的態度竟然這麼強硬。

他拎起林平之,轉身就要走。

“這杭州是四盟的地盤,我跟四盟的關係很好,你覺得你能逃得出杭州?”林平之沒有攔住他們,只是做在那裏說道。

鳩摩智停下腳步。

他知道,誠如這蘇明月所言,如果四盟的人要抓自己,自己根本逃不出杭州。

“明月公子待如何?”鳩摩智冷冷地看着林平之。

“很簡單,放人。”林平之站起來說道。

鳩摩智一聽這話,頓時不樂意了。

放人?

自己好不容易從天龍寺把段譽抓來,劍譜都沒問出,竟然就讓自己放人?

“明月公子,這女人給你可以,段譽不能給你。”鳩摩智堅定地說道。

林平之當然知道鳩摩智不會輕易放人了。

換做是他,他也不會輕易放人。

“那很簡單,動手吧,打贏了我,再躲過四盟的追殺,你就可以帶我二哥走。”林平之說道。

鳩摩智臉色一沉,他不想跟林平之動手。

因爲他知道短時間之內分不出勝負。

“那小僧只好殺了段施主,然後再逃之夭夭了。”鳩摩智抓着段譽脖子的手一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