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商隊為了做生意雇傭古武修鍊高手護鏢。

看來最近商隊較少。

第二天白天很快也過去了。

帕慕克現在非常希望明天這兩個小怪物蘇醒。

三天也很了不起了,意念之珠誕生的時間長短決定其先天屬性的強弱。

三年是純金珠,三月是白銀珠,三周是青銅珠,三天是沉鐵珠,一天是軟錫珠。

三天了,誕生沉鐵珠就不錯啦!

帕慕克自己就是沉鐵珠。

意念師關鍵還在於後天努力,若是積累到一定程度,意念珠也可能升級。

所以帕慕克更希望這兩個孩子依仗後天努力,而不是先天太過妖孽。

金珠意念師肯定能抵達神級,銀珠經過後天努力也有可能衝擊神級。

天境巔峰是無疑的。

天境已經能夠誕生世界了。

神境意念師是必定能誕生神界的。

銀珠能誕生幻世界,青銅誕生虛擬世界,沉鐵可誕生一半虛擬世界,軟錫則能誕生局部真實世界。

各珠的升級方向有所重疊,但也有不同,各自有自己的特點。

最終的方向都是誕生真實的世界,各自在過程中都會有變異。

比如,軟錫意念珠若機緣好會突然跳級成金珠。

其中轉換的程序非常複雜,絕對不比宇宙誕生的程序低。

因此,帕慕克只希望這兩個小傢伙趕緊凝聚意念珠,以後的事再說。

但現在已經是第二天晚上了,兩人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

天黑了下來,不一會兒,帕慕克就看見了一支火把從遠處走來。

「壞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快,逃出去的信使在這!」

領頭的兩個黑衣人發一聲喊,呼啦一下就圍了過來。

帕慕克來不及喊醒夏洛奇。自己第一時間殺了出去。

全力以赴的大地境高級中階意念擊刺,立馬撂翻一人。

那中招的黑衣人慘呼一聲,鼻血長流,腦袋裡漿液開了鍋。

頓時斃命。

此人實力約為大地境高級初階。 帕慕克在奮鬥,神經緊張之極。

這麼好的兩個意念師的好苗子。

若毀了,他會痛恨這個世界。

同時也不會原諒自己。

看著幾十個黑衣人源源不斷的朝這邊圍過來時,帕慕克心裡一片清明。

他知道這時需要他做什麼。

沒有什麼需要保留的了,沒有什麼不能損失的了。

他取出自己的筆與畫夾,十幾頁貝葉紙在畫夾上隨風翻動。

幾十名黑衣人離帕慕克還有三十米遠。

陰陽同修 第一張貝葉紙上迅速的躍出一隻怪獸猛虎。

大地境中級初階,這是帕慕克能夠釋放的最高極限了。

帕慕克的臉色一陣蒼白。

每釋放一隻猛虎,他的生命值下降一個點。

畫的非常快,十幾隻猛虎很快撲了過去。

「不好,怪獸猛虎!」

「準備打野!」

其中一名黑衣人喊道。

顯然是這群黑衣刺客的首領。

十幾隻猛虎不斷的釋放咆哮技能。

利爪的金屬性物理攻擊也非常犀利。

在帕慕克意念的控制下,經常四五隻猛虎圍攻一個人。

這是意念師可怕的地方,尤其是細密成真意念師的獨門絕技。

但這十分消耗意念師的生命力。

短短一分鐘,帕慕克的頭髮已經開始變白了。

十幾隻老虎十幾根白髮。

群控攻擊還消耗心力。

幾十名黑衣刺客在短暫的慌亂后鎮定了下來。

他們發現這些猛虎的等級實力並不似很強。

其中一名黑衣人,明顯是這些人中最厲害的傢伙。

來去如風,一出手必斬殺一隻猛虎。

半個時辰,帕慕克到了心力憔悴的地步。

頹然坐倒,口鼻滴血,頭髮白了一大半。

但他沒有放棄,繼續用心力在貝葉紙上畫了一隻飛虎。

長有翅膀的怪獸猛虎。

多了一個技能,那就是臨空攻擊。

防禦性能大增。

飛翅猛虎需要蓄勢,不是剛開始就能畫出來的。

至少需要半個時辰的蓄勢,才能畫出一隻飛翅猛虎。

帕慕克勉強的大筆一揮,猛虎「昂~」的飛出,帕慕克噴出一口鮮血。

已到極限了。

剩餘的意念必須用來控制剩餘的怪獸猛虎與飛翅虎。

飛翅虎的加入令黑衣人陷入被動。

因為諸多攻擊技能是從空中發出。

黑衣刺客夠不著它,它卻能不斷的通過吼聲意念轟擊他們的靈魂。

好幾名黑衣人陷入眩暈狀態,倒了下去。

那名實力最高的黑衣刺客一看不好,這飛翅虎的攻防太厲害。

頓時後退。

他現在有些明白。

這些猛虎怪獸以及飛翅虎的出現似乎跟前面不遠處的那三名信使有關。

拉開距離,他果斷的做出了決定。

果然,超過三十米后,這些猛虎怪獸與飛翅虎隨即停止不前。

帕慕克心中悲涼。

邪帝霸寵:血族萌妃 敵人若是如此相持不退,等到自己力盡,豈不是要束手就擒?

那名黑衣人首領好聰明。

帕慕克隨即收了意念,猛虎怪獸與飛翅虎淡然消失在夜幕中。

黑衣刺客們心下也是一陣惴惴。

再撲過去怕引來更多的猛虎。

這次進攻,黑衣刺客在三十米外被猛虎怪獸阻擊,損傷五名。

被帕慕克轟死一名,被細密猛虎咬傷三名,被飛翅虎攻擊傷了一名。

相持了十分鐘,帕慕克恢復了些意念力。

原本癱倒的身軀再次坐直了。

又過了十分鐘。

黑衣人摸不到底,但又不肯撤,聚在那裡密謀。

帕慕克心裡也發慌,他不知這些黑衣人還會做什麼。

當即勉力站起來,緩緩往前走。

靠近。

必須靠近這些黑衣人,逼退他們。

於是,儒雅瀟洒的帕慕克邊走邊從畫筆中釋放猛虎怪獸。

走十步,放一隻。

這一下,帕慕克來到剛才三十米處,猛虎已然可以夠到那些黑衣人了。

領頭的那名黑衣刺客首領奮力擊殺了三隻猛虎。

終於明白朝他們走來的是名偉大的意念師。

頓時有些猶豫了。

於是,揮手率眾往後退。

帕慕克像一個黑夜裡的牧羊人。

手裡不斷的釋放著意念猛虎,將這些黑衣刺客逼退了一百米。

然後,盤膝坐下。

休息冥想恢復。

幾十名黑衣刺客有些懵,這怎麼打?

這名意念師似乎能召喚無窮無盡的猛虎怪獸。

就這樣,帕慕克憑藉這一手細密成真絕技,硬是擋住了黑衣刺客一夜。

兩天兩夜過去了,夏洛奇與摩蘇雅來兩人沒有絲毫蘇醒的跡象。

進入第三天了,好歹也能凝聚一枚鐵珠。

美女總裁俏媳婦 帕慕克心下安慰,但那些黑衣人並沒有退去。

似乎後面還有源源不斷的黑衣刺客聚攏過來。

早晨的太陽終於露臉。

帕慕克此時站在一棵大橡樹下。

一身黑衣,一根潔白髮亮的腰帶。

插著畫筆。

雙手抱著畫夾,閉目凝神,巋然不動。

一百多名黑衣人蒙著臉,在百米外不敢上前。

這些黑衣人看見了帕慕克,而帕慕克卻絲毫不看他們。

夜晚看不清,這時發現只有帕慕克一個人。

後面兩個孩子坐在那裡冥想。

黑衣刺客終於動了。

一百多人全部撲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