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張嘴,半魔魔葉開口:「鳳尊?」

「師尊,她就是半魔魔葉。墨九卿神魂被封印,就是她夥同黑袍長老乾的。她和天道也有勾結。而人魔陳凡的下落,說不定她會知道點什麼。」

月千歡看向鳳九黎,後者矜持優雅的點了點頭。

半魔魔葉驚呆了。「師尊?什麼師尊?月千歡你是鳳尊的徒弟?!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月千歡冷冰冰看著半魔魔葉。她說:「憑你這種小蝦米。靠著骯髒的手段,也能封印墨九卿。我為什麼不能是鳳尊徒弟?」

「不!這個鳳尊是假的!武元界誰人不知,鳳尊根本沒有徒弟!」

半魔魔葉不可置信的尖叫。「假的!一定是假的!」

看來,月千歡是鳳九黎徒弟的消息。比墨九卿破開封印,更讓半魔魔葉驚嚇難以接受。

冷冷看著半魔魔葉。鳳九黎開口:「半魔魔葉,你三番五次傷本尊愛徒。本尊還未和你算賬。如今你還敢質疑本尊愛徒。你當真以為,無人能殺你半魔?」

隨著鳳九黎優雅好聽的嗓音,無形的威壓籠罩在半魔魔葉身上。

咔咔咔!

半魔魔葉身上,骨頭一寸寸的斷裂粉碎。

親眼看到半魔魔葉的身體軟塌下去。碎骨扎穿皮膚,鮮血汩汩流出。很快將半魔魔葉染成了一個血人,鮮血順著流下來在地上匯聚成血泊。

鳳九黎威壓不停,半魔魔葉無法發出聲音。只能不住的抽搐,臉孔扭曲不成人形。

鳳九黎又道:「你在本尊愛徒與徒婿大婚之日,與天道合謀。壞本尊愛徒婚禮,傷本尊愛徒的至親摯愛。半魔魔葉,你好大的膽子!」

啊!

半魔魔葉痛到扭曲。她張大嘴,無聲的哀嚎慘叫。

見此,月千歡眨眨眼。有些驚呆了。墨九卿捏了捏她的手心,低語:「這才是鳳尊。」

人說鳳尊正道之首,武元界人人崇拜仰慕的巔峰。但鳳尊並不就是無心無欲無求的神仙。聖潔高雅,鳳九黎也能下手狠辣。高高在上,也會走下神壇,沾染紅塵世俗。

說鳳尊無情。那是他們沒見過鳳尊對自己愛惜在意之人的維護。從前的一個琴尊,實力同樣強大。用不著他做什麼。

此刻唯一的愛徒被人欺負,幾次下殺手。鳳尊震怒,露出雷霆手段!

月千歡眼看著半魔魔葉活活被她師尊折磨的痛昏過去。而她師尊指尖一動,半魔魔葉又無聲慘叫著醒了過來。

武尊強大的自愈能力。在這兒,成了半魔魔葉的噩夢,求死不能!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態度,就算是每天朝夕相處的兩個人也會對於同一件事情有著不同見解,所以存在不同是普遍的現象。就像在如今的生活里,女孩子大多覺得很好的女孩子,王窪港在於男生看來卻並是怎麼好,但是那些在女生看來不喜歡的同類,在於男生的眼裡卻是一束溫柔的白月光。

有的事情發生了,在心裡就永遠就是一根刺,你不去碰它,可能他就是在那裡存在著,不會給你帶來什麼不快,但是你要是碰它了,那麼他就會一直在你的心裡刺撓著你,讓你徹夜難眠。

有的痛苦經歷過一次是絕對不想再有一次,唯有一次,就是痛徹心扉。

誰還想著再去經歷那樣的一次苦楚,千萬不要產生依賴感,畢竟自己做自己的世界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痛苦了。

對於任夏天來說,自己只是一個女生,是一個平凡到平凡不能再平凡的女生,對於有的事情自己在內心是很介懷的,就像是接陳宇電話的這個女生,不是一次是她接到電話了,已經兩次了,自己心裡不免有了什麼想法,畢竟女生最了解女生不是嗎?

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此愛翻山海,山海皆可平。

山海皆可平,最難是君心。

這是任夏天在陳宇開始這段距離之戀之後最喜歡的幾句話,不是什麼文藝的少女,卻是為你記住了這幾句有韻之話。

男生的個性可能就就是大大咧咧,但是對於女生來說可能有的事情就會一直記住,現在的陳宇可能還沒有意識到這個他一直認為是朋友的女生會是自己以後兩個人隔閡的開始。

陳宇在學校應為體育學堂元真的就是沒有什麼女生,但是他參加了學校的籃球隊,籃球對有自己的啦啦隊,而且每一個打籃球的男生都是女生口中說的陽光少年,所以一陳宇的這支籃球對在喧囂里還是有很多的女粉絲的,只是陳宇只是把他們的喜歡當作是支持。

可能大都是是支持,只是對於他們外貌或是球技的一時迷戀,但是有的女生就不一定是了。

其實很多次陳宇都收到過別人送的花,送的巧克力、、、、,只是陳宇不知道是出自誰的手,好幾次想退回都不知道退給誰,每次都在隊友的起鬨聲中把巧克力好吃的東西大家一起分了。

就算已經是受到這麼按時的禮物陳宇也只當是粉絲送的,根本沒有多想,畢竟連一個署名都沒有。

與籃球隊接觸最多的女生也就是啦啦隊的了,有很多比賽的時候,他們都是一起訓練的,甚至是隊長與隊長之間會有很多交流,如果陳宇在剛上大學的時候沒有告訴過大家自己有女朋友,那大家肯定會他們倆往一起湊,畢竟他們每次都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每次他們這麼說陳宇都會嚴肅的說讓他們不讓亂說,其實在這個時候,自信的人會發現女生眼裡失望的神色。

楊檸作為拉拉對的隊長,膚白貌美大長腿,是多少男生心中的女神啊!

但是有的人需要一眼就夠了,只是時間不湊巧。

其實楊檸覺得自己的幸福是要由自己來爭取的,所以從小答道只要是自己認準的事情,不論對於錯他都不會放棄,就像是現在的陳宇,他明明知道陳宇已經有女朋友了,她對自己說自己可以等,但是有的時候自己還是忍不住想要去自己爭取一下,就像是這兩次接陳宇電話,她是看到是任夏天的來電她才接的,未來自己他覺得自己沒有錯。

「陳宇,大家要一起吃飯你來嗎?」楊檸很喜歡熱鬧,大多在周末的時候都會叫一起的同學來聚餐,他的性格在男生面前又是那種收放自如的,所以男生都喜歡和她在一起玩。所以每次大家都會出來一起玩,並且每次她都會有意無疑的提醒陳宇有沒有來,每次都是她叫陳宇出來。

還在睡夢裡的陳宇接起電話:」又吃飯啊,我i還沒起呢,我不想去了,你們玩吧。「陳宇想到上次玩的時候讓別人結了電話惹到任夏天不高興了,所以這次陳宇就有意地避開,說自己不想去了。

這邊的楊檸說道:」那好吧,下次在一起玩吧。「如果仔細去聽的話還可以聽出楊寧話語中透露出的一絲失望。

」怎麼樣,陳宇來嗎?「一個人走過來問。

楊檸搖搖頭,這個人開口說:」我來叫吧,這個宇哥不來玩什麼啊,我就不信把他叫不出來。「

、、、、、、、

」哎,哥,你怎麼回事啊大家都準備好了,就等你了,i怎麼能不來呢,你快來吧,大家都在等你呢。「說完不給陳宇說話的機會就掛斷了電話。

」放心吧,宇哥一會兒救來,咱們先玩會兒吧。「則和個人說完就又融入到大家的圈子中去了。

只留楊檸自己在這邊一個人露出了滿易的笑容。

陳宇坐在床上也很糾結呢,自己很不想去,但是一起的哥們又叫自己了,陳宇這個人還帶點之前混社會的交互氣息,很看重哥們朋友義氣,沒辦法糾結之後又開始洗漱去了,只是這次在去之前先給任夏天報備了一聲。

陳宇:」我今天要出去和朋友玩,晚上回來在聯繫你哈。「

任夏天;」好的,去吧,少喝點酒。「

陳宇:」好的。「

、、、、、、

發完消息任夏天才慢慢的又開始自己想,這次去還有那個女生嗎?

這個女生到底長得什麼樣啊?

漂亮嗎?

、、、、、、

各種問題在任夏天的腦子裡蹦出來了。

」青青啊,你說男生是不是很容易對那種長得好看的女生有好感啊。「任夏天突然扭頭問施文青。

」這個問題我也不是男生,我也不怎麼清楚啊,但是我覺得是,因為畢竟男生都是視覺動物嘛。「

聽完施文青清的話,任夏天自能力就想晚上我一定阿哥要問問他那個接他電話的女生長得漂亮嗎?

很多的女生都會因為太在乎而胡斯亂想,還有就是有的時候女生沒有感覺到足夠的安全感,所以也會胡思亂想。

有的人就說,現在的社會對於男生的要求太高了,其實換個角度想想是不是男生能夠做到的太少了,所以才會覺得要求高呢? 眼看半魔魔葉被折磨的都快變形了。月千歡只能開口阻攔,「師尊等等。先審問出人魔陳凡的下落,再收拾她也不遲。」

「好。」鳳九黎點點頭。

等半魔魔葉靠著自愈能力恢復了一點。月千歡正打算審問她,結果墨九卿將她拉入身後,「我來。」

月千歡:???

想了想,半魔魔葉是魔族人。由墨九卿這個魔帝來審問她,好像也沒毛病。於是月千歡聳了聳肩,選擇了跟鳳九黎一起圍觀。

墨九卿:「說,人魔陳凡在何處。」

「墨九卿,你休想我告訴你!」

「不說?」墨九卿好像一點也不生氣,反倒嘴角勾了勾笑的邪氣。

他掐訣默念咒語,半魔魔葉頓時凄厲慘叫起來。從她身上冒起陣陣黑煙,畫面有些慘烈。

月千歡挑眉,「這是什麼?」

鳳九黎:「魔族控術。只對魔族有效。魔族視身份而定,身份越高,魔族控術就能控制懲罰下等魔族。這是燃燒靈魂的一種懲罰。」

「哦,原來是這樣。」月千歡明白了。

只是。她忽然覺察到什麼。看看鳳九黎,又看看墨九卿。

月千歡摸了摸下巴。她怎麼覺得,這兩個男人是故意的。故意折騰半魔魔葉,來為她出氣,報仇。

嘴角彎了彎。 總裁的變身情人 月千歡沒有點破。而是悠閑的站在邊上,看著墨九卿出手。半魔魔葉撐不過一炷香,求饒了。「我說!我說!」

「這就撐不住了?廢物。」墨九卿收回手,有些可惜的樣子。

他目光冷戾,嗜血煞氣的盯著半魔魔葉。「說吧。敢有一句假話,你知道下場的。」

「我說。我說!陳凡想要復活,就必須喝到傳承血脈。他盯上了月千歡兄妹,所以和我聯手。」

「這個我們都知道了。我想聽的,是人魔陳凡逃到哪兒去了。」

「我,我也不知道。」半魔魔葉痛到臉孔扭曲。她沒想到她衝進妖龍谷時,人魔陳凡居然帶著沈華容丟下她跑了!

心中暗恨,惡狠狠的咬牙。半魔魔葉又後悔,自己鬼迷心竅居然送上門。

如今落到墨九卿和月千歡手裡。他們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月千歡冷冷開口:「人魔陳凡碰見了我師尊。他靠著燃燒吞噬沈華容靈魂的代價,逃走了。我們懷疑他會逃亡魔族領域。」

「半魔魔葉,你和人魔陳凡接觸這麼久。難道就不會給他指路,或者幫他藏到哪兒嗎?」

「閩城!他可能躲到閩城去了!還有白土城,和葉城。這三個地方,他肯定在其中一個!」半魔魔葉怕了,她受不住刑法。一問立馬就統統說出來。

墨九卿冷傲盯著她,「沒有說謊?」

「沒有!絕對沒有!」

「這三個地方,先告訴神老。讓神老立馬去查。人魔陳凡重傷垂死,也逃不了多遠。不用著急。」月千歡說道。

比起人魔陳凡,他們更在意的是龍道。

半魔魔葉喘息道:「我都說了,你們滿意了吧?」

「半魔魔葉,我還有一個疑問。你三番五次殺我,只因為我是魔族魔后?」 看過大話西遊的人都知道至尊寶說過的一句話:」曾經有段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說,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段感情前面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這大概是這個電影裡面讓人最難以忘記的一段詞,還有一個場景也是在心中久久難以忘懷。

在城樓上的兩人,也不是真的是你還是一個替身,雖然離開的身影被說成是像狗,但是也是難以控制眼淚的下落。

看每一個故事,看每一段感情,都隨著別人的感情自己的情緒而波動,卻不知道什麼時候你也就是故事裡的人。

唐曉凡從上大學就是一個酷酷的存在,當大家知道他的事情之後,才知道她是一個有故事的女同學,怎麼說呢,章打折嗎大誰還沒有一點故事呢,有的人眼睛里就寫滿了故事,但是有的人是歷經滄桑卻是滿面淡然,看不見滄桑。

唐曉凡很早就說過,可能是自己失敗過,所以在有些事情上可能走的就是小心翼翼的,比如朋友,比如說愛情。

在友情方面唐曉凡最討厭的詞語就是「閨蜜」這個詞語,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在好的人只是朋友,而在朋友之間悠久只有朋友和好朋友的區分,哪裡來的什麼閨蜜,有的時候總有人聽著有想噁心的感覺。

在唐曉凡覺得最幸運的事情就是上了大學之後,碰到了任夏天錢寶寶這麼一群人吧,不說什麼閨蜜,畢竟那是一種高攀不起的東西,只是好朋友,大概形容下來就是在生命的一個階段當中最重要一部分組成吧。

友情是圓滿了,但是愛情呢、、、、、、

當你周圍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都已經告別了單身,你還是孑然一身的時候,這個時候的你是否會焦躁不安,覺得自己這輩子可能會遇不到自己生命里的那個人了,其實不然,只是時間問題,無論什麼時候都記得自己不是一個被上帝拋棄的人。

有的人說最大的自信是什麼,大概就是被人多看了你一眼,你就覺得那是喜歡?

自信未嘗不是意見好事?

「重大事件,重大事件,你們才我看見了什麼?」簡一一回到宿舍氣都沒喘勻,咕嚕咕嚕一大杯水喝進去說道。

「看見了什麼,看見了什麼。」錢寶寶的還其心最重,已經搶在所有的前面開口問了,其他人也都是一臉好奇的看著簡一一。

簡一一拍拍胸膛,以次來讓自己不太喘:「我看見凡哥和一個男生在人工湖邊一起散步。」那可是學校里公認的情人湖,不論寒來暑往,那個湖邊都是會有很多人在那裡散步,湖邊便四季景色不同,自是情侶約會的好地方。

「不可能吧,你是不是看錯了,凡哥可是不進男色的。」施文青說道。

「我沒看錯。我這個5·3的視力怎麼會出錯呢?」簡一一很自信自己的視力是不會出錯的。

「你們要是不信,等會兒凡哥回來你們自己問唄。」簡一一又說道。

眾人覺得說的有道理,如果真是的話,這樣的好事應該大家一起分享分享。

、、、、、、、

過來一會兒唐曉凡回來,大家都沒有開口,只是齊刷刷的看著她。

起初的唐曉凡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只是到了後面覺得自己不管幹什麼都好像有眼睛在看著自己,於是她就仔細的觀察她們,她在觀察她們,她們也在觀察她。

「你們沒事吧?」唐曉凡問道。

眾人睜著無辜的眼睛齊刷刷的搖搖頭,表示自己沒有事。

唐曉凡點了點頭之後就有走了,但是那種被別人一直看著的感覺一直存在,突然回頭,眾人又是齊刷刷的搖搖頭。

「你們說吧,什麼事情啊,不然你們老是盯著我幹嘛,並且還是四雙眼睛八隻啊,你們想想多嚇人啊。」唐曉凡坐下,準備一定要問清楚,她們老看自己幹什麼肯定是有問題的。

「一一說看見你和一個男生。」錢寶寶大聲說。

「和一個男生在一起散步。」施文青懷著壞笑的說道。

「並且還是在人工湖哦。」任夏天接著說。

唐曉凡一個眼神掃向簡一一,簡一一迅速的低下了頭。

唐曉凡心裡想這個簡一一啊,最怎麼這麼快,看見的時候自己含祝福她要保密呢,這才多大會兒啊,大家都知道了。

「凡哥,你就沒想說那個男生是誰嗎?你們怎麼還在人工湖去散步呢?」施文青帥帥自己的大波浪,一副要聽故事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