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寧一口氣,說了一大堆瑞星的缺點。

「太好了,有了這麼多條缺點,只要我們暴光到媒體上去,相信夠瑞星喝一壺的。」

王志東一拍大腿,興奮的回道。

「好,就按張寧兄弟的意思辦。」

一邊的周鴻偉也是興奮,大為同意張寧的計劃。

不過,張寧在兩人興奮的同時,又再次說道,「兩位,淡定一些,我還沒有說到重點呢?」

「重點,剛才說的不是重點?」

「剛才我說的只是很普通的缺點,瑞星的最大問題可不是上面這一些。瑞星的最大問題是,據說,瑞星公司有一份國內各大軟體的名單。只要上了他們這一份名單裡面,那麼,瑞星殺毒就會認定你的軟體是安全的。但是,如果你的軟體沒有進入到瑞星這一份軟體名單當中,那麼,瑞星就會認為你的軟體是危險軟體,甚至認為是病毒,並且會提示刪除。」

這一說,王志東與周鴻偉卻是有一些傻眼。

不是太了解技術的王志東震驚的問起了張寧,「瑞星公司真有這樣的一份名單?」

而對技術有一些了解的周鴻偉卻是連忙說道,「這個,好像沒有吧。」

「呵呵,有沒有我不知道。如果瑞星公司認為沒有,你倒可以叫他公開源代碼證明看看。」

最新章節由創世首發,白憂閣轉載! >一語驚醒夢中人。

張寧的話,就像一道霹靂一樣,讓周鴻偉與王志東猛然醒悟。

這樣的策略下去,瑞星,還玩不死你?

當天晚上,新浪新聞頻道負責人「程義」接到了一個秘密的電話。

「是新浪的程義程總么?」

「是的,您是。」

「我手上有一個重大的新聞,不知道您感不感興趣?」

「什麼新聞?」

「關於瑞星公司收取軟體開發商保護費的新聞。」

「還有這事?」

「有沒有,到時候您一看就知道了,我已經將資料發到了您的郵箱。」

說完,這一個電話就已經掛掉。

得到消息之後的程義立即登陸了自己的郵箱,此時,郵箱裡面已經有了一份新郵件。

點擊查看,郵箱裡面例出了一份國內各大軟體的清單。

清單上面,有軟體的名字,類型,特點,以及後面所附加的價格。當然,大多數知名的軟體是沒有價格的,而對於一些不知名,或者比較少見的軟體,多則10萬,少則1000元的額度,赫然例在了上面。

並且,在這一份清單的最後,這一份郵件還寫著。

瑞星殺毒純粹就是騙紙公司,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多少殺毒能力。而所謂的殺毒,只是向國內大大小小軟體公司收取保護費而已。如果你交了這一筆費用,那麼,你的軟體便是安全放心的軟體。而你沒有交這一筆費用,那麼,你的軟體就有可能被打上未知軟體或者是危險軟體的稱號。嚴重者,他們甚至以流︶氓軟體以及病毒的提示,要求用戶刪除這樣的軟體。

這樣的一份郵件並沒有屬名,也不知道是誰發過來的,程義在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將這樣的新聞公布出去。因為,這還沒有證實,做為新浪的新聞中心負責人,程義不可能直接暴光。但是,在程義暫時壓下去的同時。幾乎是所有的互聯網媒體論壇,都在同一時間收到了這樣的一份資料。並且,這一份資料還以論壇貼子的髮式,發到了各大論壇。

一時之間,整個的互聯網媒體全線震動。

首先反應激烈的,當要數不知真相的網民。當他們看到這一系列極其專業的清單,以及清單之下細數瑞星殺毒的種種缺點之時,他們不由得選擇了相信。同時,當這樣的新聞發布去之後,更有一些網友也站了出來,表示瑞星的確就是這樣。本身殺毒能力不行,比什麼卡巴,諾頓之類的差多了,而且還時不時將一些安全軟體定義為危險軟體。

「我了個去,難怪我上個月下載的一個軟體居然被暴是危險軟體。原來,這個所謂的危險軟體只不過是沒有向瑞星公司交錢呀。」

「靠,居然是這樣。這太坑了,瑞星呀瑞星,你還是殺毒公司嗎,你這樣的做法比流︶氓還流︶氓呀。不,簡直就是,居然向一些安全軟體收保護費。」

「我曰,還說什麼3721是流︶氓軟體,我看,瑞星才是真流︶氓。」

「強烈抵制瑞星,以後再也不用瑞星的產品了。」

一夜之間,無數的用戶在這一刻鄙視起了瑞星。

而當這樣的討論越來越多之後,做為門戶網站的新浪網終於將這樣的內容,暴光到了他們的頭版頭條。雖然在這樣的暴光當中,新浪以「網傳」的方式,並沒有直接點明瑞星就是真正的收了保護費。但是,當一系列證據,一系列用戶的反饋出來之時。無數的朋友們選擇了相信,他們相信瑞星就是個流︶氓公司,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殺毒能力。正如之前的熊貓燒香,瑞星公司不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嗎?

「這,這是怎麼回事?」

正當瑞星的王昆準備邀請一大堆it界人士討伐3721的時候,不想,討伐還沒開始,自己的後院卻是起火。而且,這火燒得很大。幾乎是瞬間,很多的朋友都選擇了相信。並且,幾乎在同一天的時間之內,瑞星公司就接到了幾十萬起用戶卸載瑞星的數據。

這一定是有人在抵毀,一定。

王昆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肯定是有公司想抵毀瑞星。不過,不管有沒有公司抵毀,現在的瑞星得向媒體做出回應。如果不然,無數的民眾還真的會認為瑞星就是個流︶氓殺毒的軟體。為此,王昆也在同一天的時間,立即召開了一次新聞發布會。發布會特彆強調,網上暴光的所有新聞都是虛假的,至於瑞星像各大軟體公司收取保護費的事情更是不可能。

可是,不等王昆的新聞發布會結束。媒體當中再一次有人爆出,有一位據說是個人軟體製作者的程序員,他就向媒體再一次暴光。他說,他是一個自由程序員,他喜歡設計各類不一樣的軟體。可是,每當他設計出來的軟體出來之後,瑞星公司都將他開發出來的軟體當成是危險軟體。而他諮詢瑞星得到了反饋卻是,他的軟體沒有經過瑞星公司安全認證。如果要認證,必需將軟體提交給瑞星公司並且交1000元的軟體安全認證費用。

這樣的事件暴光之後,更是讓人們對於瑞星收保護費的事件深信不疑。

無數的人紛紛罵著瑞星,說他打著安全認證的恍子,其實就是強制收保護費。

你們不是殺毒軟體么,用殺毒軟體判斷這是不是病毒,是不是木馬就可以了,何必要拿到你們那裡去認證。當然,如果你們覺得人工認證更為的準確,那為何又要收1000元的好處費用呢?這不是收保護費,又是什麼?

獨佔總裁 甚至,在王昆領導的瑞星公交團隊不斷解釋說,這是污衊,這不是真的之時。更多的不相信,不認可的聲音,不斷的湧來。甚至,還有一些網友直接就說出。有沒有這個清單不是網友說得算,也不是媒體說得算。瑞星公司如果要想證明自己的清白,其實也很簡單,只要暴光自己的源代碼。當所有的源代碼都暴光出來之後,一切不是真相大白嗎?

這樣的聲音,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對,暴光源代碼不就可以了嗎?

你不是說自己沒有嗎,只要暴光出來,是真是假,網友們自會辯論。

可是,這樣的暴光網友們喊得熱烈,事實上,卻讓瑞星公司幾乎陷入到抓狂到地步。

這一些網友不是計算機業內人士,對於源代碼,對於軟體的認知可是一無所知。他們還以為暴光源代碼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一樣,事實上,暴光源代碼簡直就像暴光某種產品的製作工藝,這能暴光給你嗎?而且,一但暴光,瑞星就不要辦殺毒軟體了。

最終,在王昆挺不住這一個壓力之下,王昆將電話打給了3721的周鴻偉。

「周鴻偉,好樣的,你的心可真毒呀。」

沒錯,王昆第一個認為的,就是3721周鴻偉要搞他。

不過,這時的周鴻偉卻是笑嘻嘻的說道,「王總,你說的是什麼,我可不明白。你再這樣說,我可要告你哦。對了,我們3721上網助手也一直被你們瑞星公司評為流︶氓軟體,我還沒有告你們瑞星公司呢,你現在居然來說我,真是讓我感到失望。」

「哼,周鴻偉,少來,想要什麼條件,說吧。」

「呵呵,王總,你說的我真不明白。不過,你說的條件我倒還真想提。」

周鴻偉一點把柄都不想留給王昆,雖然他知道,這只是王昆打給自己的私人電話,但是,誰知道王昆有沒有對電話進行錄音。所以,周鴻偉是打死也不會承認的。不過,既然王昆問及,周鴻偉也就裝著受害人一樣,對瑞星所代表的瑞星公司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第一,瑞星公司立即撤除對3721流︶氓軟體的稱號。」

「沒問題。」

此時還能說什麼呢,王昆沒有反對。

「第二,你們瑞星公司必需公開向我們3721道歉。」

「哼……」

王昆冷哼一句,雖想拒絕,但面對著現在這樣的情況,最終只好點頭,「可以。」

「第三,賠償此前一段時間瑞星刪除3721所帶來的3000萬人民幣的損私。」

「你……」

王昆氣得吐血。

你說撤銷流︶氓軟體稱號,賠禮道歉之類的都好說,反正不痛不癢,先過完這一關再說。

可是,最後這傢伙居然提出了3000萬人幣的賠償,這不明顯是敲詐嗎?

「周鴻偉,你這可是敲詐,3000萬,你怎麼不去死。」

「王昆,我可沒有敲詐。你要知道,我們這三年以來一直在推廣3721,光是推廣的費用都用了幾千萬。而如果不是你們瑞星,3721恐怕早在幾年前就已推廣成功了。你說,我像你們要求賠償3000萬過不過份。當然,你也可以不賠。至於不賠之後……」

後面的不賠之後,周鴻偉沒有繼續說下去,他知道,王昆懂的。當然,所說的3000萬賠償,也只是周鴻偉噁心王昆的,他知道這賠不了,周鴻偉也沒想過讓瑞星公司賠。

「周鴻偉,這次算我認載,下次,你等著。」

「好,我等著。」

恨恨的,王昆掛掉了電話,而另一邊的周鴻偉,卻是仰天大笑了起來。

第二天,瑞星公司正式解除了對於3721的封禁限制,同時,在他們的官網對3721做出了道歉,首次承認3721是安全放心的軟體。同時,瑞星公司董事會也在當天時間,親自解除了ceo王昆的事務。解除的理由是應對危機公關不利,由另一位叫做「郭旭」的人擔任。

「王昆呀王昆,你也有今天。」

當消息傳到3721,此時的周鴻偉大笑了起來。不過,在他笑過之後,他卻想起一個月前張寧在那位保安面前說的話:「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年輕人,或許,幾年之後,他就可能成為所有人仰望的存在。那一個看起來事業成功,什麼都有的成功人士。也許,幾年過後,他一切都不復存在。那一個叫王昆的,我可以告訴你,三年之內,他絕對會在中關村消失」

「沒想到,在短短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居然成真了「

那個王昆,未來是否還會在中關村周鴻偉不知道。但周鴻偉知道的是,王昆的職業生涯,已經走到了盡頭。」

最新章節由創世首發,白憂閣轉載! >「對了,張寧,最近沈佳宜可是找了你好幾次。」

「啊,她找我做什麼?」

「這就得問你了,快說,你是不是跟她有一腿。」

「大哥,我高考完就去燕京了,怎麼可能跟她有一腿。」

「那可不一定,要知道,沈佳宜可是連續問了我好幾次呢。」

正待劉贛飛還想繼續追問的時候,突然,前面突然出現了一位扎著馬尾,一臉清秀的女孩。

「沈佳宜。」

這個女孩,正是沈佳宜。

「哈,沈佳宜,剛說你你就來了,可真巧呀。」

劉贛飛笑嘻嘻的說道。

只是這會兒沈佳宜卻沒有搭理劉贛飛,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張寧。

而且,越看,沈佳宜的臉色越是不好,似乎滿臉上都寫著委屈。

「這個,老大,看來你真跟沈佳宜有一腿,幫不了你了,我先走了。」

劉贛飛看出了情況不妙,便趕緊開溜。

張寧也是尷尬,看著眼前盯著自己的沈佳宜,張寧苦知道,「沈佳宜,好久不見。」

可是,張寧這一句剛剛說出,沈佳宜一下子哭了起來。

「大騙紙,你這個大騙紙,為什麼一直躲著我?」

「躲你?」

張寧感覺莫明其妙,「沒有呀,沒有躲你,現在不好好的出現在你面前嘛。」

只是,這會兒沈佳字宜卻哪裡聽得進張寧解釋,更是不斷的流著眼淚。

「這個,不要哭啦。」

張寧最怕女生哭了,這一哭,幾乎亂了張寧所有的陣腳。

「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錯,我不該去燕京,更不該這麼久不回來。」

終於,張寧開始道歉。

「哼,沒誠意。」

「有,有誠意,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請你吃飯。」

見張寧開始道歉,沈佳宜破涕而笑,這變臉的速度,讓張寧大是不解。

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以後還是少惹為妙。

「真的,那我們去水雲居。」

「啊,水雲居呀。」

張寧頓感肉疼,水雲居可不是普通的飯店,在裡面隨便吃一個飯,最少也得幾千塊。

不過,為了哄小姑娘高興,張寧只好點頭,「好吧,水雲居就水雲居。」

說完,張寧便帶頭,往水雲居方向而去。

只是,兩人剛到了水雲居,沈佳宜卻往另一邊而去。

「沈佳宜,你去哪,不是要吃飯嗎?」

「是呀,是吃飯。」

沈佳宜拉了拉張寧的衣袖,「走吧,我們去那裡吃。」

「不會吧,你不是說到水雲居嗎?」

「是呀,可我還沒說完呢,我是說到水雲居附近的街邊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