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君驚訝道:「哎吆,終於上來了,孫恆早就是省行的副行長了,沒有這層關係,孫曉輝還不一定能留校呢。」

李新年楞了一下,說道:「看來你對他還挺了解?」

張君說道:「這又不是秘密,誰不知道。」

「他在哪個系任教?」李新年像是不經意地問道。

張君猶豫道:「好像就是你們系吧,怎麼,顧紅沒有告訴你嗎?孫曉輝現在已經不教書了,去年就調省行工作了。」

李新年獃獃楞了一下,驚訝道:「顧紅倒是沒有提起過,我還以為他還在學校呢。」

頓了一下,裝作一臉憂慮道:「哎,一朝君,一朝臣,也不知道孫恆上台之後會不會對顧紅有什麼影響,畢竟,她是杜秋谷提拔上來的。」

張君笑道:「這你就放心吧?既然顧紅跟孫曉輝有交情,孫恆的三把火也燒不到她吧?」

「你覺得顧紅和孫曉輝有交情?」李新年問道。

張君遲疑道:「沒交情的話怎麼會請她去參加婚禮?怎麼就沒有請我呢?」

李新年乾笑道:「你畢竟沒有在銀行系統工作嘛,不過,顧紅去參加婚禮也未必是孫曉輝邀請的。

你不知道,孫曉輝的老婆徐雯雯的母親跟我丈母娘以前是一個銀行的同事,後來又跟顧紅是同事,只不過現在退休了。」

張君楞了一下,驚訝道:「還有這層關係?這也真巧了。」

頓了一下,又說道:「不錯,現在說來,孫曉輝倒是跟顧紅成同事了。也許什麼時候你也會見到他呢。」

既然孫曉輝成了周繼雲的女婿,今後自然少不了來寧安市,這麼一來,顧紅跟他接觸的機會就更多了。

這麼一想,李新年頓時就有了一種危機感和緊迫感,恨不得馬上把孫曉輝的底細以及跟顧紅的來往情況摸清楚。

不過,他生怕引起張君的疑心,話說到這裏也就不打算多問了,何況,張君好像跟孫曉輝確實不太熟,再問也問不出什麼名堂。

媽的,總不能問她孫曉輝跟顧紅是不是有一腿吧?

張君好像也不願意多談孫曉輝,見李新年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急忙說道:「你這陣有空吧?我找你有點業務上的事情商量呢。」

半個小時之後,張君離開了辦公室,李新年坐在那裏怔怔楞了一會兒,隨即拿起手機撥通了顧雪的電話,說道:「你上次不是說想去毛竹園住一段時間嗎?眼下洋洋的假期還沒有結束,為什麼不現在帶他去住上幾天呢?」

顧雪楞了一下,隨即嗔道:「怎麼忽然要把我往外面趕,難道我什麼地方妨礙你了嗎?」

李新年小聲道:「我聽妙蘭說趙源和蔣玉佛昨晚去了毛竹園和如蘭談潘鳳那些配方的事情,結果鬧得不歡而散。」

顧雪一聽就明白李新年的用意了,遲疑道:「我前幾天還真準備帶洋洋去毛竹園住上一陣子,可家裏忽然刷房子給耽擱了。」

李新年疑惑道:「家裏刷房子又不用你親自動手。」

顧雪嗔道:「哎呀,如果我搬去毛竹園住的話,家裏豈不是就騰出了一間卧室,媽還會讓爸住她的房間嗎?」

李新年一臉恍然地笑道:「你倒是挺有孝心啊。」

顧雪嗔道:「你不也一樣嗎?」

李新年說道:「那你現在可以帶着洋洋去毛竹園了,看來媽和爸是打算恢復正常夫妻關係了。」

說完,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急忙道:「對了,你問問如蘭什麼時候有空,讓她來家裏給爸把把脈,否則老頭又要怪我忽悠他了。」

顧雪猶豫道:「那我等一會兒先給如蘭打個電話。」頓了一下,又說道:「對了,我那套房子有人要呢,賣不賣?」

李新年楞了一下,隨即明白顧雪指的是她在青年公寓的那套房子,自從監聽事件發生過後,他和顧雪再也沒有去那套公寓鬼混過,因為心理上總覺得有點不自在。

「價格合適嗎?」李新年問道。

顧雪說道:「還能小賺一點。」

李新年猶豫了一會兒,隨即揮揮手果斷地說道:「賣。」

顧雪猶豫道:「如果賣掉的話,咱們兩可就沒地方去了。」

李新年有點哭笑不得,沒想到顧雪居然會擔心這種事,沒好氣地說道:「你愁啥,我媽的房子不是一直空着嗎?」

顧雪猶豫了一會兒,說道:「也好,只要你不擔心被你媽抓到,我怕什麼。」

說完,就像是撒嬌似地說道:「你媽那房子這麼長時間沒人住,可能都快被灰塵埋掉了吧?既然你打算把我攆到毛竹園住一陣子,那今天咱們抽個時間去打掃一下。」

李新年馬上就明白大姨子又想那事了,不過,扳著指頭算算,也確實有一段時間沒有跟顧雪親親我我了,畢竟是虎狼之年,恐怕有點熬不住了。

「晚上肯定不行,你下午等我電話。」李新年說完急忙把手機掛斷了。

。 李南尋看的是目瞪口呆,這仗還能這樣打?難道西楚國的先生是會教遇到妖族怎麼打的?

這點還真讓李南尋猜對了,西楚教兵法的先生,不管是在學堂上的教書先生,還是加入軍隊了,軍隊里的下到伍長,上到將軍,那都是會教,遇到妖族是怎麼打仗的,這是人家都傳統。

在張寧回來跟李南尋說完話的時候,直接轉頭往像,武夫戰場那邊,張寧看著蒙表,他知道,蒙表就是這北武國的領軍人物了,張寧帶著玩味笑容,看著蒙表,蒙表也察覺到那邊情況,現在看到張寧看向自己,也回望回去。

張寧看著蒙表看回來,並且看著他的表情應該是考慮這什麼,張寧笑了,指了指妖族軍隊方向,又搖了搖頭,又伸出手掌勾了勾,意思是,你這軍隊不行啊,要不要在來點?

蒙表看到張寧的挑釁,不以為然,他真的在考慮還派兵么?答案是是的,他還有兵,只是看到張寧帶來的軍隊,他就知道,他在派也無濟於事,除非打算魚死網破,蒙表很冷靜,別沒有被張寧的挑釁激怒,而是扭頭就走了,其他人一看蒙表走了,也紛紛甩開自己的對手,御空而走。

張寧嘴角一勾,你們還有一個不能飛的啊,果然,王見山也注意到,地下那頭狼雖然也在逃竄,但是因為不能騰空,他的同伴又都在跑,王見山一個箭步,一掌就按下巨大了狼頭,猶如泰山壓頂。

顧三星趕來一箭砍下妖族頭顱,避免了妖族自爆。

其他的四位地階上品,回頭看見這一幕,也沒有管,回過頭去,繼續走了。

張寧等人大笑著凱旋而歸,並且戰利品不少,一千三百多的妖族,就是吃肉也吃一陣啊。還有皮毛什麼的,讓士兵穿在盔甲裡邊,冬天保暖,還能增加防禦力,妖族的皮毛都是有很強的防禦能力的。

李南尋等人回到連西城內,張寧又帶來了三十萬騎軍,這一仗根本沒怎麼折損,前出發的騎軍主要起到牽制,能傷就傷的,用弓箭,這樣的遠處武器傷害,傷亡根本不大,後邊的重騎兵,就算被打落在地,那也是沒事,只是受傷,被後邊的同胞的馬踩到,因為盔甲的硬度,防禦力,都是頂尖的,損失的微乎其微,總的加起來,傷亡都不超過一萬人,並且還是極快的速度解決戰鬥,李南尋到現在還贊贊稱奇。

因為有多這麼多人,就全部駐紮在城外了,讓受傷的士兵進城接受治療,其他的包括李南尋軍隊的人,全部駐紮在城外。

張寧回來了,眾人都挺高興,也沒想到張寧還能搬來救兵,紛紛都詢問道怎麼回事,張寧笑著說道:「這些騎兵是西楚騎軍,因為我有一個朋友,她現在是西楚國皇帝,當然也不僅僅是因為我和她是朋友,才借兵給我的,主要還是天下大勢,她自己也將領兵支援南離。本來也要支援北武的,既然我去了,我們又是朋友,所以就把騎軍交給我了。」

聽到這話眾人都紛紛對張寧表示感謝,說要不是張寧及時趕到,他們今天恐怕就交待這了,妖族也將打到生肖山去,對生肖山形成兩面夾擊的趨勢。

王見山不虧是老江湖,歲數大,經歷的多,看著張寧,笑容玩味的說道:「因為朋友那皇帝就把三十萬騎軍交給你了?聽說西楚新上任的皇帝是個女帝呀,恐怕不是簡單的朋友吧!啊,張寧!」張寧親眼看到說道最後的王見山這老匹夫臉上一股八卦的意思。

旁邊華淵一下從凳子上站起來,臉上表情驚訝,看著張寧,「寧哥,西楚國,女帝,不是她吧?」

張寧只能點點頭,順便用餘光看了一眼柳蟬衣,柳蟬衣恰巧也在盯著她,眼裡帶殺氣。

張寧趕忙收回視線,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華淵倒是很激動,「沒想到啊,這麼多年不見,姜星竹居然都當上皇帝了,還是一位女帝,果然能贏我們的人就是不一樣。」

張寧趕緊咳了幾下,打斷華淵,真是的,這磕磣事也能瞎往出說?

張寧趕緊叉開話題,說道:「我在來的路上接到消息,南離的情況很糟糕,我的那位朋友,也就是西楚女帝姜星竹,她起支援的時候已經晚了,南離國已經淪陷,皇帝都被人摘了腦袋,現在南離國的殘兵敗將,逃往西楚國境內,姜星竹也接納了他們,並且改變策略吞併邊境,隨時準備迎接妖族。」

李南尋點點頭:「我也接到消息了,我們的情況還是不容樂觀。」

張寧繼續說道:「我是這樣想的,我們不能在保守了,爭取出擊,奪回西北以京城為首的一帶,讓西楚國也不至於兩邊受到威脅。」

李南尋點點頭:「我們今天剛取得勝利,又是西楚國借的兵,我們理應如此。那我們要怎麼準備反擊?」

張寧說道:「首先還是情報,先派出斥候,查看京城一帶情況,得到情報我們在探討細節,今天大家都累了,先休息吧。」

今天戰鬥確實激烈,大家也確實累了,聽到張寧這麼說,也就相繼退去了。

張寧和李南尋,柳蟬衣,華淵,這些關係比較好的,都留了下來,張寧看到莫燕醒了也很高興,說道:「方仁和雙兒情況怎麼樣了?」莫燕說道,「雙兒也醒了,跟我一起醒的,但是因為打仗了,我不想讓她去,趁她不注意,把她打暈了,方仁則是沒醒,不過我相信他,一定會醒的。」

張寧欣慰的笑了笑:「你能這樣想是最好的了,我也始終相信,這小子好不容易要追你成功了,他怎麼會捨得不醒。哈哈哈哈!」最後最後是看到莫燕的大紅臉而笑,「還臉紅什麼?」

莫燕表示:「我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感到羞愧,他是因為我才這樣的,我怕別人以為我是因為他救我我才以身相許的,其實不是,我就是喜歡他,只是沒好意思說之前。」

張寧和眾人還是哈哈大笑,莫燕這回臉紅了,這可真是不好意思了,張寧笑夠了才說道:「不管是以身相許還是早就暗許芳心,那都是很美好的事啊,兩情相悅,祝福你倆吧。」 早上。

葉秋去上班。

剛走進醫院大廳,導醫台的幾個漂亮小護士就將他團團圍住,嘰嘰喳喳說道:

「葉主任,網上那封戰書真的是你寫的嗎?太霸氣了!」

「李明翰可是大韓醫聖的兒子,醫術很厲害,葉主任,你真要挑戰他?」

「葉主任,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葉秋一臉認真的說道:「我是真的要挑戰李明翰。」

「那葉主任,你有多大的把握?」一個小護士問。

「把握?」葉秋一愣,這個問題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說道:「我沒把握。」

果然,葉醫生也認為自己輸定了。

可是既然明知是輸,為什麼還要向李明翰發起挑戰呢?

難道,是為了嘩眾取寵,博關注?

沒想到葉醫生是這樣的人。

幾個小護士有些失望。

可就在這時,卻聽到葉秋說道:「我對李明翰不了解,所以對於挑戰並沒有把握,但是,我不會輸。」

不會輸?那就是會贏啰?

幾個小護士頓時又興奮起來。

「葉主任,看來你對挑戰充滿了信心。」

「我們也對你充滿了信心。」

「我們還指望你能贏了李明翰,把我們調到中醫科去呢。」

葉秋一口答應:「只要李明翰接受挑戰,等我贏了他,我就把你們全都調到中醫科去。」

「葉主任你真是太好了,對了,你吃早餐了嗎?我這裏有包子。」

「包子?」葉秋眼神在說話的那個小護士面前一掃,笑道:「我不喜歡吃小籠包。」

刷——

那個小護士瞬間臉紅,羞澀不已。

旁邊幾個護士哈哈大笑。

「行了,我先去科室了,再見。」

葉秋揮揮手,徑直來到中醫科。

進門,就見蘇小小,老向,傅炎傑三個人頂着濃濃的黑眼圈,眼裏佈滿了紅血絲。

看到葉秋進來,傅炎傑就忍不住說道:「主任,您可算是來了,您知道嗎,昨晚您把那封戰書發出去之後,我一夜沒睡好。」

「是啊,我也看了一晚上的微博。」蘇小小說。

老向道:「我提心弔膽了一晚上,果不其然,大家都在關注這件事情。」

「所以,你們昨晚都沒睡?」葉秋問。

三人點頭。

「為什麼不睡?」葉秋道:「我睡得挺好的。」

蘇小小:「……」

傅炎傑:「……」

老向:「……」

這是人話嗎?

我們為什麼不睡,你心裏沒點逼數?

三人氣鼓鼓的看着葉秋。

葉秋跟沒看到似的,問道:「現在網上是什麼狀況?」

蘇小小回答道:「網上現在基本上分成了兩個陣營,一個陣營是支持您的,說您作為一名小醫生,敢挑戰李明翰,勇氣可嘉,撐起了中醫的風骨,是所有中醫的表率。」

「另外一個陣營,則是罵您不自量力,嘩眾取寵,更有甚者,說您為了想出名想瘋了。」

「總之,說什麼的都有。」

傅炎傑道:「您的這封戰書,熱度很高,現在已經快要爬上微博熱搜榜了。剛剛宣傳科的人還過來問我們,需不需要他們出面,把這個事情壓一壓?」

「為什麼要壓?」葉秋疑惑。

老向苦笑道:「葉主任,您有所不知,幾個院領導和宣傳科的電話都快被打爆了,很多記者都想來醫院採訪,現在江州醫院,已經處於風口浪尖。」

「哦~」

葉秋淡淡哦了一聲,拿出手機,給林精緻發了一條消息。

「林姐,幫我把話題頂到微博熱搜第一,李明翰只要一天不接受挑戰,我就在微博熱搜第一不下來。」

葉秋的這封戰書之所有火爆全網,林精緻的功勞最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