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聽到這話,才點點頭,鬆開了手。

所謂丹麥海峽,是指在北大西洋的北歐冰島與丹麥屬地格陵蘭島之間,它是北美洲和歐洲的地理分界線。海峽北端為北冰洋,南端為大西洋。長約483公里,最狹處寬290公里。德國戰艦進入到這裡,就能夠威脅大西洋上,來往於美洲與英國之間的運輸船和商貿船。 兩天後,進入到丹麥海峽埋伏的德國艦隊,右舷出現了一艘英國皇家海軍的重巡洋艦。據書妖介紹,那是英國本土艦隊新任司令——約翰·托維海軍上將,提前布置在丹麥海峽的『蘇夫克號』(亦作『薩福克號』)重巡洋艦。這艘重巡洋艦距離德國巨艦隻有13公里!

事實上,在德國兩艘巨艦的左舷也有一艘『諾福克號』重巡洋艦,只是那裡有濃霧遮擋,沒有被發現。奇怪的是,這片濃霧竟然連『深淵之眼』和『洞察之眼』的探測都瞞過了……

不多時,這艘重巡洋艦也縮到濃霧中去了……

一個多小時后,那艘英國重巡洋艦從濃霧中探出頭來,對著德國『歐根親王號』重巡洋艦就是一個齊射!那「隆隆!」的炮聲,將張凡的煉金戰艦躲避處的冰川都震得崩裂,一塊塊巨冰從冰山尖部滑落,差點砸中了煉金戰艦的背甲!嚇得『洞察之眼』連忙操控煉金戰艦遠遠的躲開這個危險的地帶。潛入到深水中去,一直繞到德國艦隊的側後方安全處,埋伏下來。

這艘英國重巡洋艦並未攻擊主艦『俾斯麥號』,大概是估計自己的主炮炮彈無法擊穿對手戰列艦的裝甲,所以放棄攻擊對手主艦。只是與自己同級別的重巡洋艦糾纏。

而此時,『俾斯麥號』戰列艦數十根炮管旋轉,對著自己的側翼。英國的重巡洋艦位置實在太差了,正好面對德國戰艦的側翼全部火力,這是海戰中的最佳t字陣位!也就是用自己的戰艦的側翼全部火力,面對對手的艦艏火力。

不到兩分鐘,『俾斯麥號』竟然進行了五次齊射!好快的炮速!這艘德國巨艦用的是輕型高速穿甲彈。只是可惜,炮手用力過猛,三次齊射,都是遠遠的跨過了英國戰艦,將一片遠海的流冰轟成了碎片。還有兩次齊射,炮彈在英國戰艦的不遠處炸起十多米高的水柱。

那艘英國戰艦一看對手火力超猛,而且戰位對自己不利,知道不敵,立刻放出大量的煙幕,再次躲進濃霧之中。

就在張凡以為雙方會休整一下的時候,忽然『洞察之眼』興奮的傳來影像。只見四架木鳶一隻半機械螳螂從雲層中突兀的沖了下來,對著『俾斯麥號』就是一通亂射!

阿肯!這一定是阿肯這機靈鬼才能選擇的最佳時機!趁著德國戰艦剛剛趕走英國人,最鬆懈的時候,發動忽然襲擊!只是這木鳶的火力如此單薄,面對敵人的裝甲巨艦,有什麼可能讓對方受到傷害呢?除非骷髏木鳶的血肉炸彈……

可是阿肯並沒有讓木鳶投下血肉炸彈,而是讓四架木鳶掩護半機械螳螂,攻擊破壞了『俾斯麥號』前端的搜索雷達!這等於挖掉了這艘巨艦的眼睛!

只見,四架木鳶在『俾斯麥號』上空輪番衝擊,八道暗金色光彈,甚至帶著雷光,掃射著巨艦的甲板,只把那些艦上的水兵射得無處躲藏!這些靈力子彈都是無視防禦的!而趁著德國巨艦上的高射機槍列陣,開始跟蹤射擊這四架木鳶時……

瑤姬駕駛著半機械螳螂一閃而現,站在甲板上的高層天線上,螳螂兩把鐮足猛砍那些天線雷達,就好像在鋼鐵巨樹上砍柴一樣,一陣令人牙酸的「鏗鏘!」聲中,那方形的鐵網狀雷達,被螳螂砍斷了根部,砸在了巨艦的甲板上!

德國人氣急敗壞的調動高射機炮,對準半機械螳螂猛烈射擊。但由於這隻詭異的飛行怪物,實在太靠近甲板上層建築了,機炮手怕傷及戰艦的部件,那些子彈都是擦著半機械螳螂的身邊飛過。未能傷及瑤姬和暗櫻。

「任務完成,大家閃啊!」阿肯的聲音在團隊成員心中響起。

原來他們是接到了場景任務了!張凡心中激動,立刻大喊道:「幹得漂亮!」然後命令『洞察之眼』操控煉金戰艦浮起,對準『俾斯麥號』就發射了一枚靈力魚雷,兩門臼炮『深淵之錘』也是拋射出圓形光彈,砸在『俾斯麥號』的甲板上!

一時間,『俾斯麥號』艦體震動,但也僅僅是震動而已,並未有多大的損傷。但這樣就給阿肯他們贏得了沖入雲層中的時間,張凡一擊之後,立刻下潛,躲到了冰川后。『俾斯麥號』遭到莫名其妙的打擊,正要尋找攻擊者,卻被『歐根親王號』告知,一艘英國戰列艦出現了……

『俾斯麥號』只得放棄搜尋剛剛詭異的打擊者,轉而沖向英國的重巡洋艦,但『蘇夫克號』早已逃之夭夭,跑到15海里之外了。

團隊通信立時熱鬧起來,雙方互道分別後的事情,瑤姬和暗櫻更是嘰嘰喳喳的,愣是把張凡問得不知回答誰的話了。

雙方好不容易在綠翼大喊安靜后,才控制住混亂場面。由阿肯先行向張凡通報離開團隊之後的事件。而後再由綠翼講述了在多佛港遇到阿肯,雙方合兵一處,加盟了英國空襲對岸的空軍部隊。那真是好一場廝殺!雙方都是損失慘重。

德國被英國的空襲部隊擊毀了近三分之一轟炸機,都是在機場地面沒有來得及起飛的。五分之一的戰鬥機也在這一次空襲中被消耗!這可是一場大勝!但英國派遣的第二梯隊轟炸機群,遭到了來自德國本土調集的戰鬥機,和第一波空襲中倖存戰鬥機的頑強阻截,對英吉利海峽沿岸港口的空襲沒有造成多少破壞。即便如此,港口中的德國運輸艦,也是損失慘重,想要在短時間內組織對英國本土的大規模登陸,恐怕是很難了……

即便如此,英國轟炸機在損失了四十架左右,戰鬥機損失了三十多架,卻將德國近四分之一的空軍力量給毀滅了!而且大多數是能夠對英國本土進行破壞的轟炸機!這樣下來,希特勒和戈林的空襲計劃,要受到很大的局限了。至少,這次『不列顛空戰』的場景,要比原來的歷史,容易經歷的多,納粹德國要組織像樣一點的空襲,轟炸機的數量將成為大問題。

不過,這一戰,也暴露了英國皇家空軍的力量,而且飛機損失超過了7月10日以來戰機損失之和,更重要的是,這次不是本土作戰,導致那些被擊落的飛行員,恐怕難以生還了。而在本土作戰時,被擊落的飛行員是可以挽救的。

這也是『不列顛空戰』能夠堅持到最後勝利的很大原因。在歷史上,『不列顛空戰』英國損失了400多優秀的飛行員,而德國損失了數千飛行員!

「不過不是空戰擊落敵機,是不能算數的。否則我們的飛行器不但是真正的王牌,而且還是超級王牌!」阿肯得意的說道。「而且對方陣營的持戒者也參與了這次阻擊,那架雙層翼飛機,差點就被擊落了,說起來我們還救了他們一次……」

那空中大搏殺,場面之激烈,讓他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后怕。那些從英國轟炸中倖存的德國戰鬥機,就好像瘋子一樣,對英國戰鬥機作死亡衝擊!寧可與英國戰鬥機同歸於盡,也沒有一架逃跑的!特別是那些從本土衝殺過來的德國戰鬥機,簡直殺紅了眼,帶著希特勒的憤怒,不惜一切代價的攻擊英國轟炸機編隊!

他們即便是快要沒有燃油了,也絕不退縮!彈盡油絕之後,便直接撞擊!也正因為這些德國戰鬥機飛行員的亡命阻擊,才讓第二批轟炸機編隊無法繼續擴大空襲的成果!不然,這次『不列顛空戰』就要因為德國轟炸機被全部炸毀,而提前結束了!

即便如此,德國人在短時間內,恐怕很難組織起一場像樣的空襲了!這一次逆襲,讓英國朝野舉國歡騰!只是他們的戰鬥英雄,卻又接到新的任務,跑到冰冷寂寥的北大西洋,阻截德國『俾斯麥號』戰列艦去了。

就在英國皇家海軍航空兵和英國特工,發現了『俾斯麥號』戰列艦下海的情報后,立刻組織了對這艘德國最大戰艦的截殺。皇家空軍的戰績,讓皇家海軍憋了一口氣,如果沒什麼成績的話,海軍部以後在空軍部面前就要抬不起頭,預算也會少很多。

而阿肯這個功勛卓著的外籍飛行團隊,被暫時借調到英國本土艦隊海軍航空兵部隊,隸屬『勝利號』航空母艦,參與這次圍獵『俾斯麥號』的行動。所以才有了這次跟蹤打擊『俾斯麥號』戰列艦搜索雷達的場景任務。

當然,阿肯也是極力爭取這次借調的,不然多佛港皇家空軍是絕對不會放走他們的。因為,阿肯知道,張凡一旦得到場景發出的提示,必然會跟上『俾斯麥號』。而且以張凡的運勢來說,他所在的煉金戰艦,很容易就與『俾斯麥號』開到同一條航線上去。

自己只要找到『俾斯麥號』,就能夠與張凡會合。果然,自己剛剛完成場景任務,就受到了老大的訊息,這傢伙要是在半路幹掉了這個大傢伙,大家又要過一段時間才能碰頭了。 張凡也講了自己的遭遇,被對方圍追堵截,最後僥倖逃脫,也讓大家捏了一把汗。現在阿肯的小任務完成了,也不急著幹掉『俾斯麥號』,現場欣賞一下真正的海戰,對自己將來的經歷會有幫助的。而且這一仗,『俾斯麥號』要在6分鐘內擊沉英國『胡德號』戰列巡洋艦,這可是一場好戲,值得看看。而且這次沒有『威爾士親王號』戰列艦在場,又會有什麼樣的變數呢?

張凡收起了煉金戰艦,和夥伴們一起在高空觀戰。這艘煉金戰艦似乎只能對付一下驅逐艦一下級別的戰艦,對這種裝甲巨艦,傷害並不是很大。除非衝上去用撞角撞一個洞!

此時已經是子夜,兩艘德國巨艦,加速到30節航行,天空下起了暴雪,海面上能見度很低。遠在高空雲層上方的張凡團隊,探測上並未受到任何影響。只是海面上那一片範圍很大的詭異濃霧,依舊無法看透。這讓阿肯也很奇怪。

一直到了凌晨五點半,大家才遠遠地發現一首英國巨艦駛來,位置在『俾斯麥號』的左舷。但此時張凡和隊友卻收到到了戒指提示的場景任務:

『協同海戰』:配合英國『胡德號』戰列巡洋艦攻擊德國『俾斯麥號』戰列艦和『歐根親王號』重巡洋艦,務必讓『俾斯麥號』戰列艦的耐久度下降50%!任務完成,獎勵500功勛值,5個加成點,失敗扣除2000功勛值……

啊?!這是讓自己團隊充當缺席的『威爾士親王號』戰列艦啊!這場景也太看得起自己的煉金戰艦了吧!更離譜的是,『俾斯麥號』身上亮起了淡金色光芒,這好像是提高了防禦力的標誌。經過『洞察之眼』的探測,那是一種叫做『第三帝國的光榮』的超級防禦技能!靈能力攻擊削弱70%,實彈攻擊削弱50%,負面狀態免疫!

這還怎麼玩?!難道真的讓自己的煉金戰艦去衝撞?!煉金戰艦這一根小小的撞角,捅一個窟窿也不能給這艘巨艦造成多大損壞啊!看樣子哪怕是自己的『艦隊之怒』也不是對手呢!或者考慮接舷戰?自己這邊不到十個人,對方可是有近2000艦員!

沒有辦法,張凡下到海中,放出了煉金戰艦,看看這艘戰艦那兩門小小的臼炮,再看看對手那8門380毫米的主炮,還有幾十門各式艦炮,一大堆機炮和機槍,張凡口中有些發苦。

書妖適時的打擊了張凡,「不要指望『胡德號』,這艘戰艦一炮都沒有打中對手,『俾斯麥號』歷史上在這次海戰中,受到所有的傷害,都是『威爾士親王號』造成的。『胡德號』唯一的作用就是為你們吸引火力……呃,另外兩艘重巡洋艦,他們是來打醬油的,一炮都沒有開……」

「謝謝你的提醒,我該怎麼感激你呢!」張凡惡狠狠的瞪了書妖一眼。

書妖詭異的笑著,「不客氣,提供準確的資料,這是我應該做的。剛剛我測算了一下煉金戰艦的攻擊能力,還有『艦隊之怒』所能提供的靈力傷害總和,減弱70%以後,你們在一個小時以內,能夠給予『俾斯麥號』戰列艦耐久度下降65%的打擊。而這次海戰的時長為28分鐘,從5點52分開始,至6點20分結束……也就是說,在這個時段,你們只能夠有效降低對手30%的耐久度……如果你們沒有額外的傷害,這次任務很難完成……」

這時候阿肯插話了,「你漏算了『信仰風暴』和骷髏木鳶的血肉炸彈,這樣勉強能夠達到50%傷害,如果不夠,只能夠讓煉金戰艦去撞幾個窟窿了。這麼低的獎勵,不可能有多大的難度。」

「哎——」書妖訕笑了一下,喃喃道:「我就想嚇唬一下張凡大師……」

張凡無奈的說道:「你以為我是給嚇大的……」

煉金戰艦從水中浮起,『深淵之錘』臼炮翻動著淺淺的炮口,兩團濃郁的光團凝聚起來。海面下的魚雷發射管,也是吸收著海水中的靈力,好像將這片海水中的光芒都吸進了抹香鯨的口中。十艘幻影戰艦也從遙遠的海平面沖了過來,齊齊的在『俾斯麥號』戰列艦艦艏橫開,佔住t字陣位,數十根巨大的炮管,以及百餘根小一點的艦炮,都是對準了這艘德國巨艦,那黑洞洞的炮口,好像把那片海域的光芒都吸收了,『俾斯麥號』上的呂特晏斯將軍,心臟有些收縮起來……

「轟——轟——轟——」的巨響,遠處的『胡德號』戰列巡洋艦發出怒吼。

煉金戰艦距離『俾斯麥號』非常近,一道陰險的水跡往『俾斯麥號』撞去!兩團靈力炮彈,拋射出兩道高高的弧線,準確的降落在『俾斯麥號』的甲板上!不過只是蕩漾起一層淡金色的波紋。此時,水下的靈力魚雷也撞擊在巨艦的水線下,杳無聲息……

而『胡德號』的炮彈,卻沒有打中『俾斯麥號』,反而在煉金戰艦旁邊不遠處炸出一道十多米高的水柱,差點沒把張凡嚇死!這個烏龍擺的……

煉金戰艦在海面上被震得差點翻了個身,書妖立刻命令『洞察之眼』貼上『俾斯麥號』,這樣反而安全。『俾斯麥號』巨大口徑的火炮,無法攻擊到煉金戰艦,而且有『俾斯麥號』擋住,其他戰艦的炮彈無法攻擊到自己。當然,對手可以用機槍掃射,不過這對於煉金戰艦的防禦來說,就夠不成任何威脅了。

這時候,阿肯率領木鳶和半機械螳螂,也從高空撲了下來!四顆血肉炸彈,在『俾斯麥號』的甲板上肆虐開來,不過依舊沒有造成多少的損害。那血肉碎骨,還有灰色的怨靈,只在甲板上晃悠了一下,便被那淡金色的防禦之光給溶解了……

下一刻,只聽見一聲巨響,幻影艦隊,一個齊射,數百顆大大小小的靈力炮彈齊齊的落在『俾斯麥號』的甲板上!瞬間,黑紅色的地獄之火,將整個『俾斯麥號』的甲板上層建築吞沒了!這個場面,就好像『俾斯麥號』變作了一個海中的火盆,在這冰冷的北大西洋海面上燃燒!

靈力武器最大的優點就是準確,只是這看似無可匹敵的攻擊,卻只是讓這艘超級巨艦減少了十分之一的耐久度。看來,書妖的推測還真是十分的準確。而這個時候,阿肯的飛行團隊卻不能進行俯衝攻擊,不然就要被那熊熊的火焰給燒著了,木鳶可沒有什麼超級靈力防禦,而且也沒有買過保險,可不要讓自己的幻影艦隊給幹掉了……

也許,有一個辦法能夠重創這艘超級巨艦!張凡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煉金戰艦潛入了水底,往遠處遊了一段距離,然後調頭對準『俾斯麥號』就撞了過去!煉金戰艦的艦艏抹香鯨彷彿咆哮著,額頭的兕角閃動著雷光,在水中傳遞著,竟然把整個煉金戰艦都包裹了進去!這是最大力量的兕角撞擊!

煉金戰艦後部的海蛇頭顱,也是憤怒的嘶鳴,好像有一頭長著海蛇長尾的獨角巨鯨虛影,在海中顯現,附在了煉金戰艦的船身上,怒吼著沖向巨大的戰艦!

「嗵——」這一撞,竟然將巨大的『俾斯麥號』給撞得搖晃了起來,船艙里的德國水兵,驚慌失措的以為遭到了英國人的魚雷攻擊!

這一撞,差點讓船艙里的張凡的頭給磕到艙壁上,而且巨大震動,讓他感到天旋地轉,摔倒在地,半天沒有爬起來!一種想要嘔吐暈船的噁心感,充斥在胸膛,連呼吸都很困難!書妖早就化作一本羊皮書,在船艙里亂飛,這傢伙也受不了這一撞……

而船艙外,煉金戰艦的撞角深深的插進『俾斯麥號』的艦艏!六米長的巨角,洞穿了巨艦的水底護甲。『俾斯麥號』竟然被撞得船頭偏離了角度,這對於這艘巨艦的炮手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他們丟失了剛剛計算好的炮火測距目標,現在必須重新調整炮位,計算校正彈著點。

這一撞,煉金戰艦的巨角攻擊部位正好是『俾斯麥號』二號燃料槽,當煉金戰艦倒車退出兕角后,大量的燃油從『俾斯麥號』的水線下泄露出來!

這一擊,讓『俾斯麥號』耐久度下降了六分之一!

歷史重演了!原本由『威爾士親王號』造成的傷害,現在由張凡團隊的煉金戰艦繼承!

更讓『俾斯麥號』受傷的是,煉金戰艦兕角上電火花繚繞,竟然點燃了船艙里的燃油,這一處燃料艙迅速在內部起火,艙內頓時濃煙滾滾!但煉金戰艦倒退拔出兕角后,隨之湧進艙里的大量海水,卻又迅速稀釋了燃油,淹沒了火焰,讓原本能夠重創『俾斯麥號』的火焰傷害,直接中斷了。

而此時,張凡召喚的幻影艦隊,開始了第二輪齊射……

黑紅色的火焰,再次蔓延了這艘德國戰列艦的甲板,『俾斯麥號』的耐久度堅定的往下倒退! 看來這樣還是不行!張凡讓煉金戰艦退後,想要再次撞擊這艘巨艦。書妖提醒道:「這樣的撞角攻擊,你還能夠再來兩次,我們的煉金戰艦也是有耐久度的……」

張凡覺得頭腦一暈,看來必須找准『俾斯麥號』的弱點,不然自己撞死了,也沒能夠解決它!這個位置怎麼樣!張凡一點『俾斯麥號』的艦尾推進器,即便不能夠重創它,也要讓它無法快速脫離,好讓英國後續部隊,迅速包圍殲滅它!

想到此處,張凡命令『洞察之眼』操控煉金戰艦瞄準了『俾斯麥號』的主推進器。這就是潛在水下的好處了,對方拿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

『洞察之眼』迅速計算出對手主推進器的薄弱部位,操控著煉金戰艦沉到水底,然後頭朝上,成45度角,對準巨艦的主推進器根部衝去!張凡在船艙里早就站立不住,抓住固定在艙板上的桌子腿,屏住呼吸,等待撞擊。

「嘭——」這一次撞擊,沒有想象中那麼猛烈,大概是因為這一處的防禦比較薄弱的關係。兕角斜斜的插在『俾斯麥號』巨大的螺旋推進器的根部船艙里。哪裡是電機所在的位置。兕角上所帶的電弧,瞬間將此處電力系統短路。更有海水灌進去,淹沒了這一處機艙。

如果能夠看到『俾斯麥號』的速度值,那麼可以發現,它的速度下降了60%。而這艘德國戰艦的耐久度又下降了一截,不過距離50%,還有一段距離……

遠處海面上,英國『胡德號』戰列巡洋艦已經被命中一炮,后甲板正在起火,耀眼的火光照亮了冰冷的海面,這讓德國戰艦更加容易瞄準。二戰這個時期的艦隊炮戰,更多時候是一種運氣,雙方相距近十海里,全靠炮手的感覺,調整炮位和角度。

除非雙方已經接近到幾千米以內,不然就好像在一張大桌子的兩端,芝麻大的炮彈飛過幾十公里,要打上一個火柴盒,那是很讓人鬱悶的事。

而這場『丹麥海峽海戰』,張凡的煉金戰艦正忙著在水底鑿『俾斯麥號』的船底時,『胡德號』卻已經被『歐根親王號』重巡洋艦給擊中了。當然這在書妖看來很正常不過,他的本體羊皮書正翻到這場海戰的那一頁,書頁上一艘鋼筆素描的巨艦,正在燃起火焰……

「距離十九公里,時間5點56分,『胡德號』被『歐根親王號』命中第一彈……,距離十八點五公里,時間5點57分,『胡德號』被『俾斯麥號』命中一彈……」

張凡這時好不容易站起來,「看看我們的戰艦受損情況……」

『洞察之眼』將煉金戰艦的艦身各部位情況形成影像,只見艦艏的抹香鯨頭骨有許多骨裂,痕迹明顯。「再撞擊一下,恐怕艦艏艙就要裂開了。」書妖點動影像的幾個部位,面無表情的說道。只發的眉頭皺了起來。

書妖繼續報告,「我們的幻影艦隊,齊射攻擊的威力正在被『俾斯麥號』的超級防禦體系近一步削弱,看來對方的防禦技能是能夠進化的。幻影艦隊還能有幾次齊射?」

「一共九次齊射,我想應該差不多了吧……」張凡想了一下說道。

書妖飛落到張凡眼前,書頁翻動,一行行計算公式飛快的在書頁上顯現,而後末尾一個等於號後面出現了一個放大的數字『53.43028%』……

「我想差不多了,這兩次撞擊讓『俾斯麥號』很受傷。巧合的是,你的攻擊決定,與歷史上『威爾士親王號』命中『俾斯麥號』的時間與攻擊部位驚人的一致!看來歷史總是在重演……」書妖黃色的頁面上,出現了一副素描畫,正是歷史上『俾斯麥號』中彈后的畫面。燃油泄漏,發電機和發動機受損。然後一團暗紅色火焰在戰列艦上燃燒,看來這是新加上去的,幻影艦隊的攻擊。

張凡揮了揮手,讓書妖離開,「好吧,看來我們代替『威爾士親王號』的角色,做得還不錯。既然如此,就讓煉金戰艦到海底休養一下吧……」

書妖繼續彙報,「『胡德號』戰列巡洋艦又被兩炮命中,距離十五點五公里,時間5點58分,看來這次『胡德號』難逃一劫!」

「難道真的挽救不了『胡德號』沉沒的命運嗎?」張凡問書妖。

書妖在船艙里飛來飛去,「我不知道,不過想要挽救他,必須在50秒以內阻止『俾斯麥號』再次攻擊,因為這一次齊射,『胡德號』會被擊沉!」

張凡立刻聯繫阿肯,「有沒有辦法在45秒以內阻止『俾斯麥號發動攻擊』?」

正在德國艦隊上空盤旋的阿肯沉默了兩秒鐘,回答道:「有……」然後他讓骷髏操控木鳶往海面上俯衝,在接近海面時,阿肯縱身躍入冰冷的海水中,骷髏木鳶重新拉起,衝上天空……

下一刻海面翻騰起來……

在煉金戰艦的影像中,兩條上半身為美麗女子,下半身是海蛇身軀的海妖在海中游弋。其中一條看上去比較木訥,應該是阿肯身上鎧甲召喚海妖的技能,召喚來的。另一條剛剛出現,就和阿肯糾纏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樣子十分親密,那面目不就是敖靈。

「快辦正事……」阿肯的嘴巴好不容易擺脫敖靈豐潤的唇舌,立刻和她說道,「看看能不能幹掉那艘大傢伙?!」

敖靈看著那艘巨艦,猶豫了一下,「有些難……它太大了!」

「只要讓它不能開炮就行……」

敖靈點點頭,「我試一下……不過要是能夠鑽進去,我就能在它內部……」下一秒,還是巨浪翻騰。海面上並沒有多大的風,這巨大的海浪出現的很突兀,只是仔細看,那海面海水彷彿是隨著敖靈翻卷的長長尾巴在舞蹈。

可怕的是,在『俾斯麥號』和『歐根親王號』的中間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德國巨艦竟然被海浪搖晃起來,甚至開始被漩渦弄得轉向了。如果不是這艘巨大的鋼鐵戰艦噸位夠重,恐怕就要被敖靈搞出來的巨浪和漩渦給弄翻!事實上,海妖的能力,在海上是能夠讓古代的一支艦隊都覆沒的!只不過敖靈進化成海妖的時間還不長,還奈何不了這艘四萬噸重的近代鐵甲巨艦。

兩艘巨艦的艦炮,剛剛一次齊射,卻是將炮彈射得不知去了何方……

阿肯問張凡:「你們撞得那兩個大洞在什麼部位?」

張凡立刻將『俾斯麥號』船底的傷害,告訴阿肯,「……當心艦艏,那裡可是燃料艙……」

阿肯也不分說,揮了下手,那條召喚而出的海妖立刻往艦艏的那個破洞里鑽了進去。阿肯握住白色海螺,等候敖靈完成施法……

煉金戰艦中,書妖顯出老學究的樣子,盯住影像道:「阿肯幹得不錯,『俾斯麥號』和『歐根親王號』被那條海妖弄出的海浪和漩渦晃得沒法瞄準了!嘖嘖,要是這條海妖再厲害點,這個漩渦恐怕能夠將兩艘巨艦吞沒呢!看來『胡德號』有救了……」

趁著兩艘巨艦被海浪和漩渦顛簸的自顧不暇,阿肯帶著敖靈一頭便鑽進了艦尾的那個破洞里。這個艙室早就海水瀰漫,十多具德國水兵的屍體漂浮在其間。只是這裡已經被底艙的水兵將密封艙門給封死了,在這黑暗的空間里,阿肯找不到出路……

「吾愛,我就是你的眼睛……」敖靈在阿肯耳邊輕聲呢喃,阿肯忽然感到眼前一亮,竟然能夠看到一片暗綠色的底艙景象,那是敖靈能夠看到的紅外光。

阿肯大喜,立刻找到了底艙封閉的艙門,用力旋動艙門的把手,敖靈也是上前幫忙。可是阿肯近十個普通人力量的體能,加上海妖敖靈,都無法將這個封閉的艙門推開。這海水的壓力實在太大了。艙門兩邊的壓力不一致,力量再大也無濟於事。

在阿肯的示意下,敖靈立刻在海水中製造了一個很大的氣泡,將艙門附近的海水擠開。這被海水壓住的艙門兩邊的壓力一致了,這才輕鬆推開艙門。敖靈撤銷了氣泡法術,海水立刻涌了進來。一時間艙內紅燈閃爍,開始預警……

驚慌的水兵立刻往上層跑去,想要關閉艙門,可是阿肯如何能夠答應,帶著敖靈在水兵中一路衝殺!敖靈手中多了一把雙股『海妖叉』,一邊在艙壁上迅速遊動,一邊刺殺企圖關閉艙門的德軍水兵。這件武器還是阿肯贈送給她的武器『曙光村正』戰矛,現在看來已經升級了。

敖靈金色豎瞳收縮,她身後的海水彷彿化作一條粗大的海蛇,跟隨在她身後一路殺來。阿肯近十倍常人的敏捷,竟然只能勉強跟上!他們身後的一切,立刻被淹沒在緊跟敖靈衝過來的海水中。可憐那些德國水兵俱都被海水封堵在艙室里……

『俾斯麥號』戰列艦的另一頭艦艏,那條阿肯召喚的幻影海妖,早已穿透實體的艙門,衝進了艙室里大開殺戒。在這艘巨艦內部,那超級防禦技能,似乎並沒有效果。 而此時在『俾斯麥號』戰艦上空盤旋的木鳶和半機械螳螂上,綠翼和其他戰友,得到了阿肯已經成功殺進德國巨艦內部,都是既興奮,又緊張。畢竟阿肯只有一個人,這艘巨艦上可是有近兩千船員,難免寡不敵眾……

「我和暗櫻去接應他……」綠翼命令瑤姬負責指揮,她趁著『俾斯麥號』甲板上的地獄火焰剛剛熄滅,張凡召喚的幻影艦隊下一次齊射攻擊還未到的時候,讓軒轅星降低飛行高度,然後縱身一躍跳到一個巨大的炮塔上。暗櫻也是化作一道流光出現在綠翼身旁……

二女速度很快,在幻影艦隊數百顆炮彈飛來前,都是鑽進了甲板上的指揮艙。在這種地形複雜的空間里,暗櫻如魚得水,早就將身形隱沒,掩護綠翼衝殺。這些場景中的船員和指揮官,在難度加成下,也只有三倍於普通人的能力,自然不是武技高強的綠翼和暗櫻的對手。頃刻間,指揮艙里便是屍體橫陳,其中大部分都是被暗櫻襲殺的。

阿肯聽說綠翼和暗櫻下來幫忙,心中感動,不過他很擔心綠翼,因為這個場景綠翼的加成並不是很高,只有五倍普通人的能力,要面對這麼多艦員,還是有些危險的。

他從空間中取出一本封面上烙印著六芒星的書籍『所羅門的智慧』,喃喃念動咒語,那本書籍從他手中飛出,在他身後變成一扇打開的大門,門內七彩光芒閃耀,無數身披璀璨彩色戰甲的骷髏戰士從裡面沖了出來……

三千骷髏戰士!如狼似虎的撲向『俾斯麥號』戰列艦的各個部位。一時間,這艘德國巨艦上亂作一團,槍聲大作。驚慌失措的德國水兵,看著耀眼而恐怖的骷髏向自己撲來,都是尖叫著胡亂開槍,但卻發現子彈對這些恐怖的死靈戰士毫無作用!

彩色戰甲的骷髏都是戰魂虛影,並不懼怕實體傷害,但它們的傷害卻是忽視防禦的,雖然這些水兵並沒有穿什麼防具……

戰鬥變成了屠殺,這鋼鐵戰艦的內部艙壁,成為阻礙水兵逃生的障礙。而虛影戰魂卻可以穿行無礙。那些試圖躲藏在某個密封艙室里的艦員,卻發現這個密封艙成了自己的棺材。四面堅固的鐵壁上,骷髏戰魂獰笑著穿了出來……立刻,這些密封艙里傳出絕望的吼叫……

雖然這些戰魂的能力只有普通戰士的60%,但對於已經崩潰的水兵來說,也是致命的。通常是一堆戰魂將一個士兵淹沒,然後換下一個……

迷宮一般的船艙內,慘叫聲、呼喊聲、槍聲、爆炸聲,此起彼伏。而甲板上又被幻影戰艦的炮火覆蓋住,沒有一個艦員能夠在衝上甲板後生還。這就斷絕了這些艦員的最後逃生的希望。

底艙的海水,在敖靈的操控下,飛快的上漲,一個艙室一個艙室的佔領著。中部和上層的艙室里到處都是骷髏戰魂在肆虐。甲板上暗紅色地獄火焰在熊熊燃燒。

張凡在煉金戰艦里看不到這些畫面,但書妖面前的羊皮書上,那『俾斯麥號』戰列艦的耐久度隨著海水的侵入漫灌,堅定的下滑……

『歐根親王號』的通訊艙中,時刻保持著與『俾斯麥號』的通信聯繫。但此刻的話筒里,隨著一聲恐怖的慘叫后,「啊——上帝啊!這都是些什麼怪物……啊——」便只剩下一片嘈雜的呼救聲和槍聲。林德曼艦長不明所以,努力的呼叫著主艦,但卻得不到任何回答。

這時候,一架英國皇家空軍的桑德蘭式水上飛機從雲層中鑽了出來,在德國艦隊上空盤旋。四架木鳶和瑤姬操控的半機械螳螂也跟著從雲層里沖了出來。他們得到阿肯的命令,要求盡量騷擾那艘『歐根親王號』重巡洋艦,讓它無暇顧及射擊『胡德號』。

林德曼命令『歐根親王號』發出防空警報,對著天空中的飛機掃射。而這時,顛簸中的『歐根親王號』發現兩道魚雷的水線,向自己沖了過來。這是『胡德號』發射的魚雷,一聲沉悶的巨響在『俾斯麥號』底部發出,戰艦劇烈的震動起來,給這艘已經被骷髏戰魂和海妖蹂躪的巨艦上,增添了一道無法磨滅的傷害……這在歷史上,本來是可以避免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