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棒撩天!

狼牙棒再次砸下,地面像是被隕石砸中,碎石四濺,李宇狼狽的翻滾躲過砸擊。

「你的對手是我!」黎叔上來擋住炎天雄,李宇已失去活捉炎焱的最佳機會。

「給我上!把他們全都殺了。」炎焱被護衛扶走,他指揮著眾多蠻族武士開始圍攻李宇等人。

「炎兄,你找到了目標,怎麼不和兄弟們說,我來幫你解決這個小子吧。」不僅是炎焱,在他身後又有一群蠻族武者涌過來。 趕過來的是金鷹帶領的金氏一族武者,他身後的蠻族武者也是陣容驚人,光是氣感境的武者就有七位。

各個氣勢凝實,如淵似海,默默的將這片區域圍住。

不過金鷹並沒有急著動手,像是準備坐收漁人之利。

畢竟李宇這邊還有數位氣感境武者,若是逼得太急,金鷹這邊也會付出慘重代價。

金鷹自己則走向李宇,他笑哈哈的說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就是你奪得了蠻神石碑吧。」

「乖乖把蠻神石碑交出來,那我還能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看金鷹的樣子,是要親自動手抓住李宇,幾名氣感境的武者也在一旁虎視眈眈,準備找准機會一舉擒下李宇。

「金鷹,你讓開,這小子是我的,蠻神石碑也是我的!」炎焱對金鷹怒吼道,可他卻站在原地一步未動。

炎氏一族和金氏一族本來就有一定的競爭關係,金鷹也始終不服炎焱。

這回抓到機會,金鷹既是為了奪回蠻神石碑,也是為了證明自己比炎焱更強。

金鷹並沒有看到李宇擊敗炎焱的場面,他自信無比,直接手捏成鷹爪,抓向李宇。

「小子,乖乖過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你身上應當放不下蠻神石碑,讓我看看你把蠻神石碑藏在哪了。」

金鷹用的是裂風鷹爪,是與蠻龍拳法相當的爪法,一爪就能開山裂石,他自以為可以輕鬆重創李宇,可他卻沒看到炎焱嘴巴的詭笑。

鐵拳無敵!

李宇一拳正中金鷹的手掌,罡勁勃發,對方一聲慘叫,右手被拳勁轟斷,扭曲成一個可怕的角度。

不給金鷹任何反應的機會,李宇一掌拍斷金鷹的另一隻手掌,李宇陡然貼近他,方寸拳出手,手肘頂在金鷹胸口,將他徹底打得癱軟在地。

「大膽小子,放開金少爺!」金鷹帶來的高手面色大變。

李宇扣住金鷹的脖子:「我抓到了這樣的大籌碼,你覺得我會輕易放開他么。」

金氏一族的天才聲色俱厲的吼道:「小子,你最好趕快把我放開,不然你到時候被擒住,一定會受到非人的折磨!」

咔擦!

金鷹發出一聲痛吼,李宇將他的雙肩扳成一個詭異的角度,廢掉了他的雙手。

「現在是我處於主動,你居然還敢威脅我。」李宇冷聲道。

對付這種不可一世的蠻族,就該如此做。

炎焱也沒想到金鷹這麼不堪一擊,眨眼間就被李宇擒住,他也有點束手無策。

金鷹在金氏一族中也是重要人物,他是現任族長的兒子,由於金鷹兄弟眾多,他還算不上是族長繼承人,可也算地位尊崇,炎焱也不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殺。

因為金鷹被擒,雙方都暫時停下爭鬥,黎叔等人護在李宇身旁。

「你們幾個給我退後,不然我就把他撕成兩半!」李宇提起金鷹。

金氏一族的武者連忙退後,生怕李宇一時衝動,做出不可挽回之事。

炎天雄則看向炎焱,徵詢他的意思。

「我們也暫退一下。」炎焱搖了搖頭,他本只是想坑一下金鷹,讓他受點教訓,結果演變成這樣,也是出乎他的預料。

「秦姑娘、黎叔,你們先走,我隨後就來。」李宇轉頭提醒黎叔。

幾人點了點頭,之前已經商量好對策,他們很快就離開現場,反倒只有李宇一人抓著金鷹換換退離。

「追!一定要把他追住!」炎焱低吼一聲,帶著手下追向李宇撤走的方向。

可他們追出去沒多遠,就被桃花毒瘴擋住去路。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又是這種噁心的毒瘴,我們換個路徑追他們!」炎焱不禁有點惱怒。

桃花毒瘴可以封鎖一片區域,有專門負責追蹤的高手在,他們換條路線還是能繼續追殺李宇等人。

此時李宇已帶著金鷹和黎叔等人會和,金鷹的身份足夠高,應該能拷問出一些情報了。

「小子,你把我虜來又能怎樣,難道你還敢殺了我不成?」金鷹冷哼一聲。

他見李宇第一時間沒有擊殺他,就知道他應該是要拷問自己,金鷹準備咬緊牙關,抵死不說。

「看來給你的教訓和痛苦還不夠,居然還敢在這叫囂,你真當我不敢殺你不成。」李宇輕輕一下便把金鷹的腿骨捏斷,讓他臉色發白,冷汗直冒。

「我知道你們想從我口中套出情報,那就看是你們的手段夠狠,還是爺爺我的骨頭夠硬!」

蠻族簡直是一脈相承的硬骨頭,若是在拷問金鷹時浪費太多時間,很有可能被炎焱追上來。

秦素雅默默的拿出一枚迷魂丹,趁金鷹張嘴時將藥丸彈入他口中,蠻族天才下意識的將其吞咽下去。

「你們給我吃了什麼鬼東西!」金鷹臉色一變。

「當然是給你吃了吐露真話的東西,到時候你連你小時候尿了幾次床都乖乖說出來。」李宇笑道。

迷魂丹的藥效生效得很快,金鷹的眼珠一番,便失去了意識,成為了任人提問的傀儡。

「說,這次蠻族共集結了多少人馬,由誰主導發動對天命城的攻勢?」李宇提起金鷹湊近問道。

「我們聚集了炎族、金族、雷族、風族、石族五大氏族,欲奪回莽荒山脈周邊的地盤,天命城更是最主要的目標。」

蠻族均以部落的形勢群居生活,每個部落氏族均有自己的姓氏,像炎焱、炎血和炎天雄都是炎氏一族的成員。

在莽荒山脈外圍,活動得比較頻繁的便是金族、雷族兩個部落,炎族等其他三個部落實際上都是在莽荒深處更深處生活。

此次行動,居然連炎族等三族都參與進來,可謂是大動干戈,難怪能一舉攻下莽荒鎮。

金鷹接著說道:「本次行動由炎氏一族的族長炎陽主導,他不知從哪獵殺了一隻赤血地龍,讓他兩個兒子都沐浴了龍血,還以此製作出一批龍血勇士。」

「炎族靠著龍血勇士收服了風族和石族,炎陽雄心勃勃,便聯合我們金族和雷族,要攻下天命城!」

龍血勇士便是服用了龍血的氣感境蠻族,煉體境的武者沐浴龍血,那是打下堅實的基礎,以後前途無量。

而氣感境武者服用龍血,則可極大的提升戰力,碾壓同級武者。

李宇不禁問道:「赤血地龍雖是雜交的亞龍,可也起碼都是三階蠻獸,有的赤血地龍巔峰時期甚至可晉陞為三階異獸,堪比莽荒異種。」

「以炎族的勢力,可以獵殺一隻正直壯年的地龍?」

三階蠻獸相當於先天境的武者,在天命城的先天境武者屈指可數,武館的正館主或是三大世家的太上長老或許也只有這個境界。

「炎陽已突破到先天境界,還修成了龍象霸絕天功的第一層,獨自一人就可與赤血地龍對抗!最後也是他斬下了地龍的頭顱。」 炎陽作為炎族族長,他正直壯年,卻已突破到先天境界,超越了其他幾位氏族的族長。

蠻族每個氏族之中都有先天境的武者,那都是部落的底蘊所在,年齡一般都超過了四五十歲,輕易不會出手。

炎陽新晉為先天高手,他還能擊殺赤血地龍,戰力極為驚人!

「每位先天高手都可以一敵千,可光憑先天高手還主導不了一場戰爭的勝負,蠻族還有何依仗?」李宇繼續逼問。

「五大氏族派出精銳進入莽荒秘境,在蠻神殿中取出了各自先祖留下的重寶,蠻龍號角便是其中之一,是石族的重寶!」

「我們攻下莽荒鎮之後,便以人族武者的鮮血舉行祭祀,再加上炎族保存的部分地龍精血,三天的血祭之後,便可召喚來莽荒山脈中的三階蠻獸。」

「以三階蠻獸為前鋒,無數蠻獸為大軍,對天命城進行衝擊,我們便可一舉攻下天命城!」

金鷹將蠻族的打算全部吐露出來,讓李宇和秦素雅的臉色都凝重不已。

一隻三階蠻獸足以毀滅一座小城,天命城雖城高牆厚,也難以抵擋住數只三階蠻獸帶領的蠻獸大軍的圍攻。

僅僅是一隻蠻龍號角,便對天命城造成致命威脅,蠻族此次發動大戰果然是準備極為充分,計劃周詳。

「李兄,沒想到蠻族連三階蠻獸都可召喚過來,我們該怎麼辦,是向天命城示警,傳遞情報么。」秦素雅不禁詢問李宇的意思。

李宇深吸一口氣,他沉吟一番后才說道:「天命城早已進入最高戰備狀態,只需向他們傳遞這個消息既可。」

「光憑天命城的力量,恐怕扛不住蠻獸大軍的蹂躪,我們需要尋找援軍才行。」

李宇目光灼灼的看向秦素雅:「秦姑娘,你是秦稷忠大將軍的侄女,若是你趕到龍騰城向秦大將軍求援,他一定會發兵來援,天命城便有救了。」

龍騰荒野距離天命城只有七百里的距離,若是全力趕路,足以在兩天之內來回一次,向龍騰城求援時間是足夠的。

龍騰城是直面蠻族的戰略要地,龍騰城和其周邊的三座瓮城內共駐守了數十萬大軍。

其中高手如雲,精銳無數,向龍騰城求援,其可派出的力量超過了楚寧郡城。

這回弄清楚蠻族的戰略,龍騰城便可有針對性的出兵,這是決勝之機。

秦素雅點頭道:「叔叔半個月前正好進京面聖,他因此才將虎賁令給我防身。」

「叔叔本人不在龍騰城,可我以虎賁令去求援,一定能帶著援軍及時趕來。」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可出乎秦素雅的預料,李宇毅然搖頭道:「我不能跟你們同行。」

見美麗少女露出疑惑的表情,李宇解釋道:「現在蠻族都知曉我手中有蠻神石碑,我已成為了蠻神追殺的重點目標。」

「若我與你們同行,將會吸引來蠻族追兵的追殺,到時候真不一定能趕回龍騰城。」

「所以還是由我來吸引追兵,給你們更安全的環境吧!」

秦素雅還欲再說,李宇卻擺了擺手,見他態度堅決,秦家少女便遞給了李宇一塊令牌。

「這是盛華商行的盛華令牌,商行是我秦家最重要的產業,只有秦家的重要成員或是合作夥伴才能拿到這一令牌。」

「你若是能逃回楚寧郡城,可能也會遇到不少困難,就可拿此令牌到盛華商行求助,希望能幫到你。」

李宇接過令牌:「多謝好意!」

他將金鷹扔在一隻戰馬身上,自己也反身上馬:「我會帶著金鷹趕往楚寧郡城方向。」

「蠻族會以為我帶人向楚寧郡城求援,你們也儘快上路吧!」

看著少年果決轉身離去,秦素雅與黎叔對視一眼,他們點了點頭后便也帶著人手踏上另外一條路。

「小子,你到底想幹嘛,既然不想殺我,就早點把我放了。」被李宇綁在戰馬上,金鷹無法動彈,只能迎著狂風吼道。

可李宇卻根本不理會他,在逃出天命城外一百里時,他便被炎焱帶人遠遠追著。

李宇所騎的是從某位蠻族天才那奪來的赤虹馬,其速度本該與蠻族武者速度差不多,可由於還背著金鷹這個壯漢,速度自然慢下來。

「你這個累贅,你就替我做點貢獻吧。」李宇低頭看著金鷹。

在他驚懼的眼神中,李宇將他的四肢都粉碎,然後掛在一處懸崖下,李宇自己則轉身離開。

半個時辰后,李宇距離楚寧郡城還有一百五十里,可他已經被炎焱追上。

「小子,你把金鷹拋下,只能引走金氏部落的武者,我可是要將你活捉回去的!」炎焱距離李宇還有數百米,便高聲吼道。

看著身後越追越近的炎焱,他看清了炎焱座下的是異種赤虹馬,速度自然比李宇的赤虹馬更快。

這回炎焱身後不僅跟著炎氏一族的高手,還有其他蠻族高手死死跟在後面,他們均對蠻神石碑勢在必得。

「現在離楚寧郡城已經不遠,狼煙傳遞出去后,楚寧郡城肯定已派出援軍,你一直追到這裡,就不怕被大楚軍士給圍殺么。」李宇警告道。

「哈哈,那就在那之前將你擒下!」炎焱一揮手,跟隨著他的蠻族武者便開始搭弓射箭,一片箭矢將李宇籠罩。

砰!砰!砰!

李宇連忙揮拳,將射向自己和赤虹馬的箭矢全部擊飛,他渾身一震,座下的戰馬還是受到了影響,速度減慢少許。

「繼續射!」炎焱一揮手,又是一輪箭雨落下,李宇已遙遙在望。

「殺!」前方居然出現一隊全副武裝的蠻族武者,那是風氏部落的武者,這個氏族以速度快而著稱,連坐騎都是更具爆發力的馭風鹿。

鐵拳無敵!

李宇全身籠罩在血甲之中,他硬扛住最先一騎的劈斬,一拳將其打得身軀爆裂而亡。

「人族小子,休得猖狂!」一名氣感境武者飛撲而來,長劍在空中「唰唰唰!」刺出三劍,將李宇全身三處要害籠罩。

砰!

李宇以鐵拳硬生生將精鋼長劍崩斷,在貼身情況下瞬間打出三拳,方寸拳的勁力爆發,將這名高手重創。

李宇落在對手的馭風鹿背上,他又是連斃三人,催動馭風鹿衝出包圍。

「那小子可徒手崩斷精鋼武器,千萬不要依仗兵器之利與之對敵,有靈武寶具一齊出手將他分屍!」炎焱怒嘯道。

靈武寶具均是以玄鐵這個級別的材料打造,還會在上面刻錄陣紋,使之堅固無比,也就只有靈武寶具才能在李宇的罡勁下不損。

「雷光矢!」雷氏部落中一名氣感二層的武者射出三根勁矢,箭矢上雷光閃耀,讓李宇臉色一變。

嗤!

竭盡全力下,李宇才崩開兩根箭矢,他的身軀一僵,第三根箭矢擦著他的面頰射入馭風鹿體內。

這隻煉體八層的蠻獸發出一聲悲鳴,它被雷光矢射穿背部,側著摔倒在地,李宇也狼狽的翻滾下來。

「李宇,這下你死定了!」炎焱帶著眾多蠻族武者沖了過來,有不少武者從側面包抄過來,李宇一下就陷入了絕死險境。 李宇傲然挺立在地上,炎焱帶著眾多蠻族高手圍攏過來。

他們都坐在高頭大馬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李宇,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不過李宇現在確實是陷入了死地,不說其他眾多的氣感境高手,光是達到氣感境四層的炎天雄就不是李宇可以對付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