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蒂韻慵懶的躺在床上,沒有動。

「你不去了?」張蕭問道。

「休息一下嘛!就一天,明天再去也行吧?」嵐蒂韻說道。

「呵呵,實在想不到,堂堂的龍族族長大人,竟然賴在床上?」張蕭好笑的說道。

「我們龍族可是沒有這麼舒適的大床的。說實話,你們人類還真是會享受啊!」

「好吧,既讓你不想走,那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張蕭不管嵐蒂韻了,直接轉身離開了。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子!休息一下不行?」嵐蒂韻不滿的說道,不過還是乖乖的起身,跟著張蕭離開了客棧。

張蕭叫住了一輛馬車。

「兩位,去哪裡?」馬夫問道。

「臨城。」

「臨城?斗靈帝國的臨城?不去,那是要經過深淵之地的。太危險,不去!」馬夫搖了搖頭,他才不去呢!

「不是要你去,你這馬車我們買了,多少錢?」

「買馬車?」怪事年年有,不坐車,還要買車?

「買車?這個我的車可是很貴的。一口價,五十萬金幣。」馬夫說道,不過他是一臉的奸詐。

張蕭也明白,這有點坐地起價了,一輛馬車能有那麼貴?不過張蕭也不在乎這個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追上簡綺靈他們。

「好吧,我買了。」張蕭直接掏出了五十萬金幣給了馬夫。

「你會駕駛嗎?」嵐蒂韻問道。

「這玩意,上去就會了。快點上來吧。」張蕭試了試,果然挺好上手,一會就找到了駕駛馬車的竅門。

馬夫正在那偷笑,今天可是宰了個肥羊。

「馬夫,我好心告訴你一句,要是被錢家的人知道了,你可就倒霉了!」張蕭一笑,然後用力一揮手中的馬繩,馬車就向著聖城外疾馳而去。

馬夫有點納悶,怎麼和錢家又扯上了關係?

聖城,尉遲家。

「少爺,你讓我們注意的那個人出了聖城了!」一個下人來報。

尉遲子林笑了笑,心裡卻是說道,「他終於出來了!真想不到,這小子竟然來到了聖城魔武學院,要不是前段時間金憐說出來,還真就錯過這個人了!黃金聖龍蛋,還有那個神秘的東西,看來終究是我的。」

「去通知四叔,讓他來我這裡。」尉遲子林吩咐道。

過了一段時間,一個爽朗的聲音就傳來了過來。

「哈哈,子林,找你四叔什麼事啊!你該不會還在為金憐那丫頭生氣呢?要照我說,現在好女孩多的事,怎麼你就非認定金憐了。」

一個大漢走了進來,直接坐在了尉遲子林的身邊。

這段時間尉遲子林可是鬱悶非常。趙老大的喪事過後,尉遲家便再次提親。金智賢倒是沒有什麼問題,劉光那邊當然也是很同意。可是沒想到的是,金憐不知道從哪得到的消息,說趙老大遇襲是尉遲子林搞得鬼。還說的證據鑿鑿,說是張一七留下的信息。

不過,就憑几句話,又怎麼能證明金憐所說是事實呢?之後金憐無奈,只能說出了張蕭。不過在尉遲家和金智賢的壓制下,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可是尉遲子林卻上了心,知道了張蕭,也猜出了張蕭就是當時的那個少年。所以派人盯住了張蕭的行動。

「四叔,這次叫你來,是有重要的事情。」

「哦?什麼事情?說來聽聽?」尉遲豪問道。

「四叔,記得我當時說過的黃金聖龍蛋嗎?還有那神秘的東西。」

「哦,你說的那個啊,當時不是沒有找到嗎?」尉遲豪倒是知道這個情況。

「那個人我已經找到了,現在正在出聖城的路上。四叔,你現在快點帶人去深淵之地,一定要攔下他!」尉遲子林說道。

「哦?好的,我立刻去!」這可是大事,不能含糊的。尉遲豪應了一聲就要離開。

「四叔,記得要穿上我找來的聖魂軍團的衣服。」尉遲子林又吩咐了一句。

「聖魂軍團?這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尉遲豪有些不解的問道。

「這小子貌似身後有些勢力,我正巧查到了他與秦狂有些衝突,既然能嫁禍到秦家身上,何樂而不為呢。」尉遲子林陰笑道。

「哈哈,子林,你果然聰明!好的,四叔記下了。沒有問題,我這就去。」尉遲豪大笑一聲便下去了。

尉遲子林陰笑著,心裡很是得意。「金憐,你想不到吧,這是第二次你把這個人的消息透漏給我了,說實話,我倒要謝謝你了!」

金憐此刻不知道,自己竟然又害了張蕭一次。

聖城,秦家。

「兄弟,這小子出去了,正是機會啊!」范笙輕輕抿了一口茶,不由的笑道。

「這次可是要多謝你了!」秦狂也是笑道,「我也不多留你了,我現在要去準備了。」

「好的!那我先走了。我先預祝你成功!」范笙說道。

范笙走了,秦狂的笑臉卻是僵了下來。他的神情一陣變化,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來人!整頓好,隨我出城!」秦狂大喝一聲。

在秦狂走出秦家大門的那一刻,兩個人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范大哥,你這計謀可是相當的妙啊!」一個少年說道。

范笙得意的笑了笑,「這次你大哥,可是要栽了,今後你的地位可是就無法撼動了!」

「這次可要多謝范大哥了。」少年陰笑著說道。

冷魅首席的致命戀人 … 聖城,趙家。

趙同陰沉著臉看著前來彙報的下人。

下人的身體有些顫抖。在趙家,所有的下人現在都人心惶惶的。因為趙同的情緒很不穩定,說不定就莫名其妙的發怒。身邊的下人要是被打一頓還是好的,很多下人都被趙同給殺了。

「少爺,事情就是這樣的。」

「你下去吧!」趙同低聲說道。

下人可算是鬆了口氣,連忙下去了。

「表哥,你打算怎麼辦?」旁邊的趙俊問道。

「張蕭既然出城了,這也是我們下手的機會。你帶點人速度去深淵之地,這次不要再有失誤,一定不要再放過他!」趙同惡狠狠的說道。

趙俊平靜的看著趙同,沒有動作。

趙俊這麼不聽話,趙同瞬間臉色就拉了下來。

「趙俊,怎麼,連你也不聽我的話了?別忘了,當初是因為你才和張蕭結仇的!」

趙俊笑了笑,「表哥,你誤會我了。雖然你現在的地位有些下降,但是我還是很尊敬你的。所以我也要奉勸你一句。最好不要再惹張蕭這個人了。」

「哦?張蕭放了你一命,沒想到你就幫他說起話來了?我倒沒想到,你竟然這麼慫。」趙同有些生氣的說道。

趙俊搖了搖頭,很嚴肅的看著趙同說道,「表哥,要不是我和你這麼好,根本不會跟你說這麼多的話。上次的情景我也是跟你說了,這張蕭可是真的不簡單。而且我父親聽說后,也堅決禁止我再與此人為敵。表哥,你清醒一點吧。」

趙同有些沉默了。這些天來,他可算是受盡了苦難。自己下面沒有了,也影響了自己的地位。現在趙家有很多聲音,取消自己趙家家主繼承資格。這無疑是對他一個很大的打擊。不過趙俊還算是很好,並沒有疏遠他。所以現在他也在考慮趙俊的話。

「表哥,說真的,那個人實在太可怕了!」趙俊現在想起張蕭,還能感受到徹骨的寒冷。

看著趙同貌似被說動了,趙俊算是鬆了口氣。「表哥,有件事我想告訴你,可是怕你不高興。」

「說吧。不高興的事太多了,不在乎這一件。」

「表哥,家族不是派人去獸靈帝國了嗎?看來把狐媚兒要來也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了。不過我想勸表哥一下,狐媚兒此人,還是不要動的好。」

「什麼!」趙同猛地一拍桌子,「讓我放了狐媚兒,你覺得可能嗎?」

看著趙同猙獰的樣子,趙俊還是說道,「表哥,確實是狐媚兒把你搞成這樣,不過伯父不是已經找到方法能將你的身體恢復了嗎?如果這次家族把狐媚兒捉來了,你殺了她或者用其他方法處理她,這就等於將張蕭得罪死了。這種情況,真的好嗎?」

「張蕭,張蕭,你當我真怕了他?!」

「表哥!你冷靜一點!」趙俊也是提高了聲音,「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為家族惹來災難!」

「哼,災難?」趙同冷哼一聲,「你到看得起張蕭,趙家,誰能憾得動?」

「表哥,要是此事都完整告訴伯父,相信伯父也會不同意你那樣做的。」

「我父親?」趙同沉吟了一下,「趙俊,說實話,張蕭真有這麼大的背景?」

趙俊苦笑一聲,「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個張蕭實力肯定很強!你也可以想想,狐族三大至寶,他就那麼幾天就找到了,背後的實力可能簡單嗎?這次就算你派人去了,也不見得能把他怎麼樣的。反而完全招惹了他。還不如賣他個面子,如果抓狐媚兒回來,倒不如完好無損的送給他。這樣就可以改善與他的關係。」

趙同不甘心,十分的不甘心。自己受了這麼大罪,就這麼放掉狐媚兒?可是他也知道趙俊的話說的很對。現在的跡象表明,這張蕭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處理不好,確實會對自己的家族產生影響。如果自己的父親知道此事,也是會讓自己把狐媚兒送出去,家族才是最重要的。

「這次就算了吧。」趙同嘆了口氣,「這張蕭以後我也不會再招惹了。至於狐媚兒,到時候再說吧,實在不行就送回去。這次,我受這麼大罪,算是買個教訓吧。」

趙同做出了很大的讓步。不過也是因為他的父親,趙家家主找到了恢復他身體的方法,過段日子他就能完全恢復了,所以現在他才肯妥協。要不然,現在他的耳邊誰的話也聽不進去。

趙俊點了點頭,「表哥你能這麼想最好了,你要明白,你要是當了趙家家主,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

「現在別跟我談女人!」趙同沒好氣的說道。

趙俊識相的閉了嘴。

此事就這樣解決了,張蕭要是知道了,肯定會讚賞趙俊的,這事情辦得太漂亮了,解決了一個大患啊。說實話,張蕭面對趙家,雖然可以把趙家完全清除,但是付出的代價也要很高,所以還是消除仇恨比較好。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張蕭可是賺大了。

聖城,魔武學院。

「大哥,張蕭終於要出城了。」洪天佑高興的說道。

「他是要回家?」洪天澤一邊練習著槍法,一邊問道。

「不是,吳空回來了,但是毒發,生命面臨著危險。不過張蕭他和寒雪好像有了什麼方法能救活吳空,現在朝著斗靈帝國的方向去了。」洪天佑說道。

洪天澤立刻停下了,眉頭緊皺,「你確定他們找到了辦法?」

「是的,我派人在醫師那邊得到了消息,說他們找完整了藥材,不過具體什麼藥材,倒是沒有打聽出來。怎麼,大哥,有問題?」

「當初吳空中此毒,曾經讓有醫仙之名的納蘭學姐看過,納蘭學姐開出了一個藥方,說是能集齊其中的藥材,便能醫治吳空。此藥方一直由寒雪所保管,不過我還是得到了消息,說上面的藥材極為難得。僅僅是寒雪,是無法將藥材集齊的。」

「大哥,你的意思是張蕭幫了很大的忙?」

洪天澤點了點頭,「這張蕭,身後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天佑,讓你聯繫那幾個人,有什麼結果?」

「趙同趙俊一直在趙家,閉門誰也不見,我並沒有聯繫到他們。而歐陽軒那邊,他自然很爽快的答應與我們結盟。這次,他可是對張蕭恨之入骨了!不但名聲受到了很大的損傷,而且他一直引以為豪的校長之徒的地位,也沒有了。」

洪天澤很滿意,歐陽軒實力強悍,而且身後也有一幫追隨者,能結盟是最好的了。「那青鳳那邊呢。」

「青鳳那邊沒有什麼緊張,小妹找到了青鳳,也把意思挑明了,可是青鳳不為所動。不過她的追求者們倒是很好說話,不少人已和咱們聯盟了。」

「青鳳此人確實如此,高傲,正直,不屑於做這種事。這次也是因為李燕副校長,不然青鳳不會說謊的。不過拉了不少人,結果還不錯。」

「那大哥,這次咱們還要阻擊張蕭嗎?」洪天佑問道,這才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

洪天澤沉默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要,這次還是要擊殺張蕭。這才是最為穩妥的方法。雖然我們聯盟的人很多,但是張蕭在學院的勢力太強了。新校長,兩個副校長,如果不按常理出牌,咱們也沒有什麼辦法。此人與我們結成了死仇,還是儘快除掉的好。通知洪古,速度去阻擊張蕭。」

「真的要通知洪古瑪?上次與他說了此事,可是他顯得很不願意啊!」洪天佑有些鬱悶的說道,上次洪古可是差點跟他翻了臉。

「現在風揚那邊緊盯著咱們的一舉一動,只有洪古那邊他們沒有任何的察覺,這也是最為穩妥的方法。至於洪古,身為血靈帝國的皇家禁軍之一的火雲衛,實力強悍,當然不屑於去阻擊一個少年。不過這次他奉命保護你我,父皇也讓他聽命於我,你直接去下命令即可,他不敢不從的。」

火雲衛,在血靈帝國可是很有名的一隻禁軍,坐騎火雲駒,身著火雲甲,氣勢非凡。洪古便是此軍的將領,在整個血靈帝國,也是知名人物。這次是洪古帶領著20名火雲衛奉命來保護洪天澤等人的,沒想到被安排了這麼個任務。身為軍人,怎麼能做這樣的事?這不是有辱火雲衛的名聲嗎?可是身為軍人,大皇子的話,他又怎麼能不聽?

「是,大哥,我馬上就去通知洪古。」洪天佑說完就下去了。

洪天澤站在原地,許久沒有動。到了現在,他的心裡終於生出了一絲的後悔。當初為什麼縱容無雙跟這個張蕭交惡?這張蕭的背景越來越強了。到了現在,不得不用禁軍去襲殺張蕭。他確定,這是他最走眼的一件事。不過何為帝王,就是自己錯了,還要把他變成對的!

張蕭此刻正駕駛著馬車,還在聖城的街道上疾馳。他絲毫不知道,危險正慢慢的向他靠近。

… 峽谷小城城主府,花園.

陳老靜靜的坐在石椅上品著茶,旁邊一對父子正恭敬的站著。

「有什麼情況,需要向我來彙報?」陳老淡淡的說道。

「陳爺爺,一共三件事情。」孫毅開口道。

現在他也稱呼陳老為陳爺爺,一方面是孫良是陳老的徒弟,陳老也一直把孫良看成兒子一般。另一方面,孫毅現在這個代城主做的很好,深得陳老的滿意,所以陳老也默許了這句陳爺爺。

「第一件事,小宇快回來了。隨行的有一人,需要借兵。」

陳老擺擺手,「張蕭不在,你就是城主,你決定就好了。」

「第二件事,峽谷小城的擴建,這是一件大事,毅不敢擅做主張。」

峽谷小城的擴建是現在孫毅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峽谷小城對比起聖城,還有那些帝國的城池確實小了多。而且現在峽谷小城的名聲在外,所以前來定居的人口也越來越多,現在的峽谷小城人口趨於飽和,急需擴建。

「嗯,的確不是小事,你等張蕭回來,你們倆商量吧。」陳老是不打算摻乎這些事了,做個閑散的老頭挺好的。

「第三件事,是關於城主的。暗瞳傳來消息,城主在聖城遇襲,不過之後不知為何,襲擊之人與城主和解,並跟隨城主。現在城主因事正迅速離開聖城,而暗瞳發現,三路人馬盯上了城主,估計是要對城主不利。」

暗瞳,意思是暗影處的眼睛,峽谷小城的情報組織,十分神秘。也是由陳老親自帶出,散布大陸,收集各類的情報,而孫毅也是剛剛接手暗瞳組織,然後就接到了這些消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