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障中無數大陣密密麻麻,一環套着無數環,即便是源塵,都感覺眼花繚亂,一時間竟破解不了其中的陣法,這就有些恐怖了。

而且這還只是屏障的一角。

整個屏障並非只有一層,而是有着十八層,每一層都有着廣闊的空間。

老者輕車熟路的從各個大陣縫隙中鑽了過去,源塵跟着走了進去,如此走了十層,源塵對這個大陣的理解便有了一些感悟。

只要給源塵一段時間,他便能夠破解大陣。

說來也奇怪,源塵總覺得這個大陣與萬門仙陣有些相似。

觀察剩下八層大陣的陣痕,源塵已經感覺大腦脹痛,雙眼都要流血。

如果讓他逃出這個大陣,他能做多,但是要讓他完全掌握這個大陣的原理,他實在是做不到。

實力不夠,眼界不夠,能力同樣不夠!

“我可能會需要一些時間,你自己小心。”源塵這個時候有些懷疑老者的身份,如果他是冰神族的長者,又怎麼可能沒有打開大陣的方法!

“這個老人的實力很強,我不能揭穿對方。”源塵心道。

不管對方有什麼企圖,他都不能主動揭穿對方,否則可能會非常危險。

源塵索性直接盤膝坐在地上,開始研究這個大陣。

如果源塵沒有猜錯,這個大陣並非是對外的,而是對內!

這就有些恐怖了,如此費心勞力的大陣,只爲封存其中的東西。

冰神族中有什麼恐怖的存在嗎?還是說冰神族中封印着什麼恐怖的存在。

一天一夜過去,不知不覺中,有一道大陣的陣痕偷偷連接上了源塵的身體,緊接着是第二條、第三條。

隨着時間的推移,源塵像是一個終端,在他身邊密密麻麻的全是線!

這些線每一條都是大陣的一部分,如今連接在源塵身上,令源塵整個人的氣勢姐姐攀升。

老者正在破解,突然發現感受到一聲巨響傳來,然後他就看到源塵渾身冒煙的從黑煙中走出。

“咳咳咳……好險,差點小命不保。”源塵滿臉灰塵,有些後怕道:“還好我成功突破到天靈境,不然真的要死翹翹了。”

老者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源塵,然後又看了眼源塵身後黑煙中的大陣。

那裏的大陣已經毀的七七八八。

源塵尷尬的笑道:“失誤、失誤。” 老者回頭看了眼自己鼓搗出來的小洞,頓時臉面有些掛不住。

不禁厲聲道:“你這樣做會造成大禍,當年我就不應該讓你離開冰神族,想不到你變本加厲,性子越來越惡劣了。”

老者雖然話語嚴厲,語氣也非常生硬,但是面色上卻浮現出一抹讚許之色,好像是在鼓勵源塵的行爲。

源塵面色古怪,道:“老爺爺,你到底是在批評我還是在讚許我?”

源塵說完便知道自己說錯了,誰曾向老者並沒有在意,只是吹鬍子瞪眼道:“臭小子,出去一趟回來,我的輩分就長了一輩?”

說着老者擼起袖子,就要揍源塵一下,誰曾向就在這時,一道紅影從源塵身邊飛略過去。

這道身影根本沒有停留的意思,他直接衝入煙霧,然後消失在大陣之中。

源塵方纔修煉所造成的影響實在太廣,十八層大陣全部受到波及,紅影直接衝出大陣。

老者臉色大變,撇下源塵便追了上去。

老者走後,源塵才感覺有一道熱流從他身邊掃過,某一瞬間,源塵真的以爲是焱天火來了。

但是源塵知道不可能,剛纔的身影,沒有毀滅氣息,並不是焱天火!

只剩下源塵,源塵索性坐下鞏固自己剛剛突破的實力。

“已經到天靈境了啊,不知道我的天劫什麼時候來,希望這一次不會出現什麼幺蛾子。”

源塵心裏打着鼓進入冥想,身體開始緩緩適應,他的靈魂則進入到仙靈空間中。

源塵靈魂世界中的蒼穹是天靈境之前便有的,所以這次突破到天靈境後,源塵靈魂世界的蒼穹上出現了一輪巨大的月亮。

月亮皎潔明亮,隨着源塵的修煉,月亮表面出現一層層陣痕。

陣痕密密麻麻,從最開始的第一層,向着第二層、第三層……延伸。

只是這些,源塵不知道。

進入仙靈空間,源塵差點一口氣憋死,這裏的空氣中靈力似乎突破到另一種層次。

狠狠喘了幾口氣,源塵才緩了過來,他不禁苦笑道:“沒想到我的空間,現在連我都適應不了了。”

在源塵靈魂之上,有許多靈魂碎屑瘋狂脫落,沒過多久,源塵已經小了好幾圈。

隨着源塵向前走,他的身形在飛速的縮小,似乎也在返老還童,向着更小的年齡而去。

“我該不會活到孃胎裏去吧。”

源塵看了眼終於不再變化的靈魂身軀,只能苦笑,連連搖頭。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就在這時,一匹棗紅馬從源塵身邊飛馳而過,然後十九個白銀士兵也從源塵身邊跑過。

這些人源塵都認識,他們就是自己第一小隊的人,只不過現在他們似乎沒有時間看他一眼。

他們像是在訓練!

源塵有些哭笑不得,這時一位高大的少年出現在源塵面前,有些奇怪的打量源塵,然後道:“你也是公子派來訓練隊員的?”

儘管源塵只有兩三歲的樣子,不應該懂很多東西, 但是這裏的一切都不能常理猜之。

待在這裏的時間越久,蒙落對源塵便越是崇拜,因爲這裏簡直太好了。

他以前也修煉過,自知實力差勁,所以決定去當兵,這在他生活的那個年代非常普遍。

那個時代如此,當兵其實已經是非常好的一種選擇了。

那個時代,人之下,還有奴隸。

沒有絕對公平的事情,他們小隊的死,本來就是命中註定。

可是源公子的出現改變了他們的命運,他們又活了過來,不僅如此,這裏沒有戰亂,也沒有爾虞我詐。

這裏就是世外桃源!

是他們的安樂鄉。

可是如果他們真的安樂了,就愧對源公子對他們的信任。

其實來到這裏的外來者,都需要經過沉睡,這樣才能真正的完成蛻變,脫胎換骨,另類重生!

但是他們沒有這麼做,一是他們不知道,二是他們只有不斷的提升自己,才能讓自己安心。

這裏的桃子隨便吃,說到桃子,就不得不說相映紅分支桃子的厲害。

一個桃子至少可以增加普通人十年壽命,這簡直就是桃子界的長生果啊。

當然,蒙落他們也不知道,所以吃起來毫無壓力,平均每人每天吃二十個。

這樣的吃法,如果他們的身體還不發生變化,他們也不用呆在這裏了。

廢物可以有,但是不能無藥可救!

源塵看着少年俊美的臉,有些不敢置信,這真的是那個蒙落嗎?怎麼變得這麼白了,根本不像是當兵的,倒像是演戲的。

“嗯啊。”源塵奶聲奶氣的點了點頭。

說完,源塵就閉嘴了,他的聲音他自己聽着都彆扭。

“那好,跟我來吧。”蒙落點了點頭,然後向着棗紅馬跑路的方向飛去:“現在我正在對他們進行訓練,訓練題目叫‘地獄五萬裏’。”

“地獄五萬裏?!”源塵眼睛一突,死死盯着蒙落,現在他覺得蒙落真是一個做隊長的料,現在源塵已經打算將自己的整個軍隊都交給蒙落。

這樣誰也不會偷懶。

在現在的仙靈空間,連源塵都不時犯困,更不要說是蒙落等人,但是奇怪的是,蒙落等人精神抖擻,一點都不受影響!

難道是‘銀月清輝’戰甲的作用。

源塵想了想,點了點頭,他覺得還真的有可能啊。

雲霧縹緲,空間悠悠,粉紅色的桃花海洋中,不時有棗紅色與白銀色略過。

“你們這是訓練的什麼?”源塵看到白銀色似乎有些暗淡,顯然隊員們已經有些吃不消了。

“靈敏度,體能。”蒙落一邊在前面走,一邊說道。

這個時候源塵才注意到,明明蒙落看上去很是瘦弱,可是他卻落地有坑,地面都砸出一個個腳印。

和源塵不用,蒙落的白銀色戰靴非常的晃眼。

源塵細細感應,總算髮現了緣由,似乎是‘銀月清輝’戰甲的重量便大,不然以蒙落的重量,不可能在仙靈空間的草地上留下坑。

雖然這些坑很快便恢復如初,可是依然看的源塵眼皮狂跳。

先前源塵就已經蒙落一定是變得更強了,可他沒想到蒙落如此之強。

他竟然也是天靈境了!

這就有些欺負人了啊,源塵費盡心機,走過很多地方,才突破到天靈境,可沒想到蒙落竟然僅僅在仙靈空間呆了幾個月,便出現了這樣的飛躍。

源塵並沒有眼紅,他只是在思索,究竟是留在仙靈空間中閉關,一直到帝靈境,還是在紅塵中行走,完成未了的心願。

重生前的種種,現在在源塵眼中,突然有些虛幻!

源塵只是覺得天荒涯一役有些詭異,似乎是自己在配合洛神冰在完成這一佈置。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源塵的記憶絕沒有問題……

“應該沒有問題,當時我那麼強,怎麼可能會被人控制,不會的。”源塵自我催眠。

"再過三天,他們就會結束這一項訓練,接下來的日子,就交給你了。"蒙落說完,便走開了。

他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休息了,是時候該睡一覺了,如今有人來替他的班,他內心還是非常激動的。

然後在源塵驚悚的目光下,蒙落盤膝坐下,進入冥想之中。

“就這麼休息?”源塵搖了搖頭,這樣睡覺的話,遲早有一天會出現大問題。

“我還是幫幫你吧。”源塵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枚令牌。

令牌一出,原本盤膝坐下的蒙落硬挺挺的站了起來。

這倒是嚇了源塵一跳,不過看到蒙落還沒有醒,不由得鬆了口氣。

若是蒙落清醒,看到自己被控制住,一定會出問題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