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我看看,是你們的魔法力多,還是我們的多!所有魔法師,輪番轟炸,直至嗜血巨鱷沒反擊之力!”

隨着趙青的命令,更強大的一波魔法技能,從人類陣營,朝着沼澤內的嗜血巨鱷怒射而去!

······

深林之處,原本安寧祥和的一片沼澤之地,此時看上去卻是千瘡百孔,猙獰獰泥,一片狼藉。

和人類對戰的嗜血巨鱷,許多實力低下的巨鱷已經被擊斃。

反着身子,露出那白色的肚皮。

“嘶~~!”

唯獨那嗜血巨鱷之王,一個接着一個強大的魔法技能,對轟人類陣營。

“嘖嘖嘖,果然不愧是嗜血巨鱷之王,實力真強。”看着千瘡百孔的沼澤,看着嗜血巨鱷的不屈服,周陽微微感慨。

“何必要堅持呢?這樣只會讓嗜血巨鱷一族,走向滅亡。”

周陽不懂嗜血巨鱷的做法,周陽心知人類的看法,那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看似人類陣營甚至上沒有任何的閃失,人類也沒有誰死亡,可是那零散,以及有些捉襟見肘不能抵抗嗜血巨鱷的魔法技能。

持久的釋放魔法技能,人類這邊的魔法師魔力已經有些捉襟見肘,黔驢技窮。

魔力總有用光之時。

“魔法師停下,下面該咱們這些戰士了。”看着魔法師們,因爲精神力消耗過大,而面色蒼白,趙青知道,魔法師已經差不多了。

隨後一指嗜血巨鱷,趙青冷喝:“戰士們,上!”

旋即,趙青轉頭看向自己身邊的錢老,在同等境界下,速度最快的錢老,低聲道:“錢老交給你了。”

“當然,要保護好地龍根,千萬別給傷了。”

錢老輕輕點頭,他知道,沒有成熟的地龍根,自然不會有太強的強化身體的效果。只有成熟的地龍根,纔好!

趙青的意思就是,從嗜血巨鱷手裏搶來地龍根的看護權。

成熟後,採取。

隨着趙青的命令,彷彿裴虎和聞人光仁都是他的手下一樣,聽從自己的命令。

兩人如趙青身後的那些生死境強者一起,衝上前去,對抗嗜血巨鱷。

“狡猾,趙青果然是在利用自己手中這些資源,這些棋子,這些炮灰,在爲自己達到想要達到的目標。”

“這就是家庭有背景的好處!”

看着那麼多人爲趙青賣命,周陽心中一陣感慨。

隨着人類的衝殺,原本釋放魔法技能的強大的嗜血巨鱷魔法師們,也朝後退去,而走在最前端的,無疑是嗜血巨鱷種族裏,那些強大的戰士,嗜血巨鱷戰士。

在修煉一途,無論是人類還是魔獸,都是一樣的。

只不過,魔獸一途之中沒有陣師而已。

轟!

“喝!”

“給我死!”

“嘶~!~~”

而嗜血巨鱷最強大就是防禦極高的鋼鐵皮甲,以及血盆大口和那鋒利的獠牙,最後是嗜血巨鱷最強大的尾巴!

嗜血巨鱷同樣在反擊着人類的侵入!

一時間,場中廝殺瀰漫。

“強!怪不得說,同等級的魔獸一般要比人類要強的多!”看着場中的廝殺,周陽感覺到了人類和魔獸廝殺時的艱難。

“幸好自己有着強大的虛無!不然,自己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樣子!”

思考的周陽,隨即眼眸一亮。

“快,速度果然很快!比一般生死境強者,速度要快的多!難怪趙青留下錢老,看樣子他想讓錢老替自己取得地龍根。”

看着錢老如影一般的行動着,身體每每在空氣之中都劃落一段殘影,周陽皺着眉頭。

“就是不知道,這是不是錢老的極限速度!”

看着錢老的速度,周陽心中惴惴不安。

突兀!

“大哥!”

聞人雪那清脆的聲音,驟然打斷了周陽的思考。

周陽急忙看去,場中的聞人光仁赫然被嗜血巨鱷之王的一記魔法技能所傷。

頃刻間,周陽明白了!其實嗜血巨鱷的這個魔法技能原本是轟殺錢老的,只不過錢老沒有硬抗,憑藉自己優勢的速度閃開了。

錢老的閃開,自然使得轟殺他的魔法技能轟擊在了正在廝殺的聞人光仁的身上。

“轟!”

“碰!”

看着朝自己而來的魔法技能,聞人光仁瞬間做出了防禦,扔出了一卷土系陣師的魔法卷軸,燦爛的黃色光暈在聞人光仁的身前,凝聚出一塊堅固的土牆防禦。

只不過,緊接着就被那強大的水箭,轟殺的支離破碎,聞人光仁也如斷了線的風箏,被高高掀飛。

擦拭嘴角流出的鮮血,聞人光仁一肚子的怒火,他怎能不知道,這是錢老故意而爲之。不過爲了得到地龍根,他緩緩呼出一口氣。

彷彿是安慰自己的妹妹說道:“沒事!”

“戰場廝殺,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你也不是不知道,錢老自然沒有必要爲自己抵擋那一擊!”

“一時大意!”

話語雖輕,可着實提醒了裴虎。聞人光仁的用意也就是提醒裴虎,錢老的奸計,想讓自己等人都受傷。

聽着聞人光仁的話,裴虎眉頭緊皺。

“哈哈哈,聞人兄,你怎能如此不小心,有沒有事?”看着聞人光仁受傷,趙青安慰道。

不過心中則是冷笑:“想跟我搶寶貝?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

“下一個,就是裴虎了!”

隨即,趙青冷眼一瞥不遠處的裴虎,眸光如刀。

聽到自己大哥的話,聞人雪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退後站在周陽不遠處。

······

沼澤。

斷臂殘骸,血氣沖天。

有了近身的廝殺,沼澤更加的猙獰,狼藉。

興許是有了聞人光仁的提醒,最終裴虎都沒有遭到錢老的陷害,不過裴虎的其他兄弟,則成爲了不幸的目標。

而此時,場中戰鬥零碎,顯然沒有剛開始的激烈,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一個地龍根,就要了嗜血巨鱷的一個種族的生命。”看着衆多的嗜血巨鱷的死亡,周陽心中有一種難以莫名的情緒。

不斷的在心底繚繞。

周陽無奈的搖了搖頭。

彷彿應了周陽的話,看着越來越少的族人,嗜血巨鱷之王的眸子中,有着悲傷,難過,憤怒,還有一絲必死的死氣。

越是強大的魔獸,靈識越是開闊。

看着族人的一一損落,嗜血巨鱷之王怎不難過。

旋即,在數千人的眼皮之下,嗜血巨鱷之王,做出了一件讓趙青等人無法接受的舉動。

“嘶~~!”

巨大的血盆大口,仰頭對天,那血盆大口之中發出一種難以概括的嘶吼聲。緊接着,嗜血巨鱷整個碩大十多米的巨大身體,整個的覆蓋在那一根不大的地龍根上面。

看着嗜血巨鱷之王的舉動,在場之人,沒有不認爲,只要嗜血巨鱷之王,輕輕的把自己的身體趴在地面上。

那地龍根就一榮俱損! 寧爲玉碎不爲瓦全。

一時間,嗜血巨鱷之王的極端做法,讓周陽、趙青等人一陣驚愕。

愣了!

完全意料之外的事!

“好樣的,嗜血巨鱷就該這樣做,他們不讓你得到,你也別讓他們得到!”

“對!壓下去,壓下去。讓趙青等人,白忙乎一場!哈哈哈。”

“嗜血巨鱷真強大,做的好,支持你!”

反之一些外圍觀看,而不能踏入,不能爭奪的人,則是拍手叫好。

趙青不讓別人得到,那別人自然也不想讓趙青等人得到!

“住手!都退回來。”

看着嗜血巨鱷之王的做法,趙青急忙勒令,冰冷的沉聲道。

“原本的計劃即將要成爲現實,該死的嗜血巨鱷,怎麼會做出這等極端的做法!”

看着嗜血巨鱷之王肚皮下的地龍根,趙青爲難的想着。

“怎麼辦?妥協?”趙青搖了搖頭。

地龍根是什麼?是堪比下品神器的珍寶!其強大能力毋庸置疑,任誰,誰也不可能放棄!

“一定有辦法,一定有辦法!”趙青來回踱步的想着。

一時間,嗜血巨鱷的做法,讓趙青等人,停下了廝殺的舉動,回到了人類的陣營。

完全的手足無措!

廢了那麼大的勁,換來的只是沒有成熟的地龍根,這必然是在場之人,都不想看到的。

強者們回到了自己的陣營,而遠處那高昂直立,霸氣無比的嗜血巨鱷之王,彷彿成了一座石頭雕琢的雕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