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范浪,也不敢保證絕對的安全。

他的心提了起來,生怕被發現。

終於輪到了范浪操控的傀儡接受檢查,數道意念降臨下來,在傀儡身上仔細檢查,連內在的丹田都沒有放過。

傀儡在范浪的操控之下,老老實實站著,大氣都不敢喘。

有兩道意念從空之界所化的塵埃上面掃了過去,當真是險之又險。

「沒什麼問題,下一個!」有人喝道。

范浪稍稍鬆了口氣,以為通過了盤查。

「慢著!」為首的隊長大喝一聲,然後走向了被操控的傀儡,把手伸了過去,伸向的位置,剛好就是空之界所在之處!

范浪剛放下的心重新懸了起來,而且懸的更高了。

隊長在緊張的氛圍之下,將手按在了受控傀儡的身上,皺眉檢查一番。

時間彷彿被拉長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隊長才收回了手,皺眉道:「沒你的事了,歸隊繼續效命吧。」

「是。」傀儡老老實實的答應了一聲,然後回歸本隊,算是虛驚一場。

各方面的盤查都沒能發現問題,對這片區域的盤查只能告一段落。

整個王爺府繼續保持這種嚴格戒備的狀態,上上下下各司其職。

王爺府的上空,忽然降下了一場鵝毛大雪,每一片雪花都透著神聖冰潔。

無上神威降臨下來,籠罩了整個王爺府,所有人都有所感召,抬頭望向了上空。

一道被冰霜所包裹的倩影,出現在了風雪當中,吸引了萬千視線。

人們仰望著她的到來,認出了她的身份。

她就是雪月神國的統治者——雪月神帝! 雪月神國的統治者是一名實力強大的女武神。

她在此刻降臨,以至高無上的絕美姿態,出現在世人眼中。

她身穿著一套雪白的衣甲,每一片護甲,每一寸布料,都是精心設計而成,與她那高挑火爆的身材完美貼合,凸顯出每一寸曲線的驚艷美感。

在她的身後,伸展出三對冰晶凝結而成的神翼,折射出晶瑩剔透的神光。

她來到哪裡,哪裡就會下雪,周圍到處都在飄落雪花,這些雪花比自然界中的雪花更加純凈。

至於雪月神帝的容貌,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根本不敢直視她的臉,這是一種生命層次的壓制。只有強者,才有資格欣賞到她的美麗——那種鳳儀宇宙,君臨眾神的強大之美!

范浪操控傀儡,對天空驚鴻一瞥,旋即底下了頭,只是匆匆看了雪月神帝一眼。

「把這個老娘們引來了!」

范浪心中一凜。

如果雪月神帝能讀到范浪的心理活動,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雪月神帝能跟極光神帝分庭抗禮,實力可想而知,范浪肯定不是對手,如果此時暴露身份,十有八九要死在這個「老娘們」手上。

范浪心中忐忑,操控化作塵埃的空之界藏到了更深處,鑽進了傀儡後背的皮肉當中。

三者之間的關係,就好比是環環相套的套娃。

「雪漫乾坤,月照萬古,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整個王爺府的人一起參拜高呼,喊聲整齊劃一。

雪月神帝目光冰冷,掃視全場,最後落在了剛才的事發之處。

她揚起修長聖潔的手掌,對著下面一招手。

一些屍體殘骸當空飛起,正是雪狐死後留下來的。

「雪月神國少了一名功臣。」雪月神帝淡淡道。

「是臣保護不利,請陛下降罪。」此地的王爺飛上來躬身請罪。

「你的責任還在其次。眼下的當務之急,是找出兇手,為雪狐報仇,要是能找到他的靈魂就更好了。」

「臣在第一時間就做出部署,封鎖了整個王爺府,那個兇手很可能被困在了王爺府內。」

「我來親自找找看,周圍的雪花統統都是我的耳目,一切都無所遁形。」

雪月神帝神軀微震,周圍降下了鵝毛大雪,雪花四散飄落,每一片雪花之上都有著元神意念,以及道之法則,能夠探查萬物,洞悉一切。

范浪也不能肯定自己會不會被發現,凡事都要承擔風險,這就是他刺殺雪狐所帶來的風險。

散落的雪花遍布整個王爺府,為花草樹木以及亭台樓閣覆蓋了一層銀裝素裹。

雪花落在人們身上,卻沒有人敢出手撣落。

范浪所操控的傀儡,身上落的雪花越來越多。

他不敢釋放太多的意念出來,也不敢有太多的動作,盡量低調行事。

雪月神帝親自出手探查,可比剛才那些衛兵的探查厲害多了。

突然,雪月神帝轉頭望向了范浪所在之處,伸手凌空抓了過去。

一股無上神力向那個受控傀儡包圍過去,將他重重包圍。

不好!

范浪察覺苗頭不對,果斷的催動空之界,硬生生的脫離了傀儡的血肉之軀,以塵埃般渺小的體積,匆匆逃向了別處。

下一刻,神力將傀儡包裹而起,抓到了半空中。

「此人身上有問題,他的意念被別人給控制住了。」雪月神帝厲聲道。

她的探查能力當真強大,竟然連這種隱藏的問題都能發現。

范浪操控空之界避開一片片雪花,悄悄藏在了一片花瓣下面,情緒緊繃如弦。

雪月神帝對那名傀儡進行檢查,解開了對方的意念操控,順藤摸瓜的尋找施法之人,結果線索在中途斷掉了。

她收颳了一下傀儡的記憶,看到了施法剎那出現的戲神眼。

「竟然是戲神眼,宇宙中最強的瞳術幻術之一,整個宇宙練成者不超過百人。 重生七零我把大佬渣了 對方控制這樣一名無名小卒,肯定是為了逃離此地。哼,殺了我們雪月神國的功臣,休想活著離開!」

雪月神帝施展更多的強大手段,要揪出暗藏的兇手。

范浪暗暗叫苦,他本來是想依附在一名衛兵的身上離開,現在是沒戲了,只能另想辦法。

雪月神帝把各種手段都用上了,甚至施展出了「命運法則」來推算。

命運法則是至高法則的一種,非常的深奧玄妙,能夠洞徹天機,推算命數。

世上能夠掌握命運法則的人少之又少。

雪狐被人所殺,這是他的命數,而且這個命數與兇手是相連的,藉此就能順藤摸瓜,算出兇手的身份與位置。

就見雪月神帝抬起玉手,一根根纖細修長的蔥指飛速點動掐算,每一個指節,每一個手勢,都有特殊意義。

隱藏的命運法則受到牽動,如同鏡花水月,漸漸顯現出來,越來越清晰。

范浪有所感應,彷彿有幾個無形的矛頭指向了他。

癡情總裁請接招 他急忙催動六道金輪,攪亂命運法則的指引。

輪迴法則跟命運法則之間,有著互通之處,可以互相影響。

不同的法則,並非涇渭分明,而是互相呼應,彼此疊加。

范浪的六道金輪飛速旋轉,上面的六道景象不斷變化。

雪月神帝的推算受到干擾,到了一定程度就被打斷了,無法算清楚對方的具體身份,只能冥冥的感應出對方來自極光神國。

「原來是極光神國的人!雪狐潛伏在極光神國,近期已經暴露身份,極光神國這是在報復我們。這次出手的人,肯定是極光神國的一流強者,要是能殺了此人,一命換一命,我們就不算虧!」

雪月神帝殺心熾烈。

所有的人,包括雪月神帝在內,都認為行兇者是一名上位神。

殊不知,殺人的只是個下位神而已!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幸虧范浪藏的夠深,愣是躲過了雪月神帝的探查,熬過了這段艱難的時間。

雪月神帝找了很久沒找到人,再加上其他方面的考慮,本尊暫時離開此地,留了一道化身在此坐鎮。

只要周圍有所異動,這道化身就會察覺而且雪月神帝下了死命令,繼續封鎖整個王爺府,禁止任何人出入,誰都不準離開!

范浪算是被困在了這裡,不敢輕舉妄動。 眼下的局面,算是一種僵局。

雪月神帝找不到范浪,而范浪也不敢輕舉妄動。

空之界內。

范浪坐在一座山頂之上,身前是不斷運轉的六道金輪。

他座下的大山非比尋常,整座山都是由碧空晶凝聚而成,可以做為空之界的能源,強化種種空間效果。

之前在外面的時候,范浪曾經用面具來隱藏本來面目,現在就沒那個必要了,他的臉上什麼都沒有。

「范浪,我竟然死在了你的手上,真是不甘心啊!就算死了,我都不能瞑目,要用靈魂詛咒你!」

六道金輪當中,雪狐的靈魂發出怨念的詛咒。

「你有什麼好不甘心的?你自己都做過什麼事,心裡沒點逼數?你這樣的間諜,一開始就應該有所覺悟,活著是你運氣,死了是你活該!」范浪呵斥道。

「我就算死,也該死在神帝一級的大人物手上,死在你這種小輩手上,我豈能甘心!更何況我是被你偷襲所殺,死的稀里糊塗!」

「看來你是嫌自己死的太便宜了,沒關係,我會好好滿足你的,讓你死的更慘烈一點!」

范浪被困此地,本就有些火大,哪有心情聽一個死人聒噪。

他催動六道金輪,製造出一個小型輪迴,將雪狐的靈魂收攝其中,動用各種酷刑進行懲罰,把雪狐折磨的死去活來。

不管雪狐叫的多麼慘烈,都打擾不到范浪分毫了。

范浪分心打開系統,之前殺死雪狐的時候,彈出了幾個系統提示,當時沒來得及看,現在才有機會。

除了幾個基本都獎勵提示之外,還有一個額外的提示,告訴范浪他已經攢夠了經驗值,隨時都可以突破到萬古境了!

這是下位神的最後一個大境界,屬於一個分水嶺。

到了萬古境,可以延長壽元,還能獲得其他方面的提升。

武道實在太漫長了,時間與壽命是登上巔峰的基礎,沒有時間一切都是空談。

武神可以做到長生,卻做不到永生。

傳說永生是仙人才能涉足的領域。

「突破萬古境鬧出的動靜太大,現在必須低調,就別指望突破了。等度過這次危機之後,再找時間突破吧。」

范浪心中無奈,只能暫時擱置此事。

……

范浪總不能一輩子都困在此地,開始挖空心思思考脫身之策。

現在他不敢跟外界聯絡,完全屏蔽了各種信號,甚至連繫統與子系統之間的聯絡都不敢用,畢竟這也是信號的一種,有可能驚動雪月神帝的化身法相。

雖然不能聯絡,但外界肯定已經知道了他受困的大致情況,不會坐視不理。

極光神國、星雲盟、銀大帥,甚至是洛神,都有可能展開對他的營救行動。

范浪有兩個選擇,要麼自己想辦法,要麼等外人來救。

「還是盡量靠自己吧。系統一直是我最大的依仗,這次想要脫困,多半還是要在系統上想辦法。」

系統就是范浪的老本行。

他開啟系統,打開海量的兌換列表,從中尋找能派的上的東西。

宇宙中大部分的東西,都可以通過系統兌換,這麼多的選擇,總有可以用的。

范浪找來找去,看中了兩張卡牌,一個叫做「瞞天過海」,一個叫做「大道無阻」。

兩張卡牌都很高級,需要消耗海量的宇宙幣來兌換,其中的「大道無阻」還是一次性卡牌,用完就會報廢,更顯珍貴。

就算是以范浪的財力來兌換這兩張卡牌,也要狠狠的肉疼一下。

他花了宇宙幣,把兩張救命用的卡牌兌換出來,動用一鍵修改進行全方位的強化。

兩張卡牌的效果大大提升,原本只能用一次的大道無阻卡牌,現在變成了能用十二次!

這絕對是個天與地的區別!

「這兩張卡牌可以互相配合,替我爭取到一次逃出生天的機會,非得賭一把不可了!」

范浪把心一橫,決定放手一搏。

他又做了一些準備,調整到最佳狀態。

拼了!

范浪開啟十二倍狂暴,這是逃走的基礎,否則一切免談。

Leave a Comment